来自曾被暴恐势力摧残小镇的维吾尔族女孩投书环球时报:我要为我的中国发声!

2021-08-01 08:06:25 环球网资讯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林小艺】“我要为我的中国发声!”近日,一位来自新疆轮台县阳霞镇,名叫然衣拉·阿不力肯木的维吾尔族女孩向《环球时报》投书,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读者讲述真实的新疆。她是一名“天山脚下的牧羊女”,如今,“牧羊女”已成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大学生,过去几年,她的家乡经历过极端思想侵蚀、暴恐势力的摧残,经过一系列反恐去极端化措施的实施,当地如今已重归稳定和繁荣。她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希望有更多的维吾尔族同胞把自己的故事说出来。”

曾经变味的家乡:被感染极端思想的长辈骂“异教徒”

然衣拉今年21岁,她的家乡轮台县阳霞镇位于天山脚下,是一个不到14000人的小镇。生于新疆,长于新疆,然衣拉对自己的家乡有着无限眷恋。“家乡对我来说是个美丽、和谐、令人怀念的地方,那里四季分明,夏天我们会去在河里捉鱼,冬天的时候湖面结冰了,家人就会给我们做木板放在冰面上滑行,这些美好的画面始终坚持留存在我的脑海里。”然衣拉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图:然衣拉·阿不力肯木(左)

然而,这个风景如画、民风淳朴的地方曾经一度被浓厚的极端思想侵蚀,变得让人感到陌生。

当然衣拉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她的父母选择让家中的三个孩子去了同时教授国家通用语言和少数民族语言的学校,“我们家因此受到了村里很多人的数落,他们认为我学国家通用语言就是‘异教徒’。”

“记得母亲有一次哭着说,她的朋友们说她被洗脑了,是在做错误的事情,会送三个孩子下地狱。父亲听后很生气地对她说,哭什么,他们懂什么,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时间会证明一切!你现在受点委屈不要紧,目光别这么短浅,要看得长远。”然衣拉在自己的投书中这样写道。

然衣拉回忆,“我身边的很多玩伴也开始对我不理不睬,成天不见踪影。他们中有很多人后来就辍学了,有人甚至去非法的地下讲经点‘学经’。”

极端思想让每个被侵蚀的人都发生判若两人的改变,在投书中,然衣拉提起两件曾让自己伤心的往事,“在我童年的最初记忆中,二婶是个慈祥的人……她的女儿是我的好朋友,我们经常一起玩。但不知从何时起,她们家变得很奇怪,门经常是锁着的,她的女儿辍了学,也不再和我玩。有一次,二婶和她的小儿子来我们家,我看到许久不见的小弟弟,就跑过去搂着亲了亲他的小胖脸,没想到,二婶冲过来一把将我推开,不断地用衣衫给小儿子擦脸并辱骂我,说我是个‘异教徒’,有什么资格亲他的小儿子,还说我很脏……他们走了,我呆呆地站在那里,泪流满面,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接受这样的谩骂和羞辱,心里充满了委屈。”

小叔和我们家的关系一直很好,吃喝是不分的,他也是因为感染了极端思想,才慢慢地发生了改变。许多年前,有一次我在洗衣服,家里突然停水了,我想到小叔家的院里有一口井可以打水,就抱着盆去洗衣服。突然一个很凶的声音朝我吼,原来是小叔,他指着我骂道‘你这个异教徒,别在这留下你的脏水,滚回家洗去’。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我真的特别难过,这还是我认识的小叔吗?”然衣拉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当时她伤心到几乎窒息,“那种失望和痛苦他人是很难想象的。”

“我的妈妈差点就被炸死!”

“三股势力”的侵蚀最终酿成恶果,2014年9月21日,一伙暴徒在然衣拉的家乡阳霞镇制造了一起暴恐事件,造成10人死亡、54人受伤,79辆汽车受损。

然衣拉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恐怖袭击发生时,她的母亲正在逛街。当爆炸、持刀袭击突然接二连三地发生,她和很多人都吓得躲进了服装店的更衣室,但是记挂着家人的安危,然衣拉的母亲鼓足勇气从更衣室跑出来,骑着摩托车赶回家,就在她刚进家门时,离家几百米远的一个加油站爆炸了。

“当时我妈妈差点就被炸死了!过了很久,她才和我诉说这段惊心动魄的往事。”

在投书中,然衣拉写道,自己从一段视频里看到了暴恐分子充满血腥、令人发指的罪行。之后,“听轮台县阳霞派出所的一位民警说:‘暴徒抱着要和我们同归于尽的想法,根本就没有躲避我们,而是朝我们冲过来,挥刀向我们民警砍,朝群众扔爆炸物,像疯了一样’。”

家乡发生的暴恐事件令然衣拉觉得心痛,但她始终相信,进行暴恐活动的暴徒是少数,绝大部分的新疆民众始终是善良的。

教培中心让家乡人民认识到教育的重要性然衣拉:美西方反华势力不用替中国人“操心”!

在之后的几年中,新疆依法开展反恐怖主义、去极端化斗争,坚持“一手抓打击、一手抓预防”,既依法严厉打击暴力恐怖犯罪,又重视开展源头治理,通过着力改善民生、加强法制宣传教育、依法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以下简称“教培中心”)进行帮扶教育等多种方式,最大限度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免遭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侵害。

然衣拉在投书中写道,家乡一些人也进入教培中心学习。寒暑假时她曾在村委会帮忙,做过几次回乡宣讲,自己记得有次演讲结束后,村委会主任对几个参加会议的中学生说了一段话,令人感动:“我知道你们的父母去教培中心参加学习了,但你们不用担心,每个月你们都有生活费,不要消极,必须用功读书,考出去念大学,不要被这些影响。你们的父母和你们一样也在接受教育,相信你们也感觉到了,你们的父母每次放假回家都在发生着变化。他们上课不在家的时候,你们有什么需要,就给我们讲,有什么心里话也可以和我们聊。”

2021年寒假,然衣拉又回到了家乡,这一次,她惊喜地发现家乡父老乡亲的观念和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转变。

“今年寒假回到家里,我坐在炕上戴着耳机听音乐,突然有人推门而入,我仔细一看,是许久未见的二婶,我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知说什么好。二婶和蔼地说:‘敲了好几下门没有反应,我就自己进来了。听说你从学校回乡度假,就过来看看你,给你带了点好吃的。’二婶对她说:‘我现在觉得当年你的父母真是特别聪明,不管处境多么艰难,坚持让你们念到大学,读书太重要了,能够改变人的命运。’”然衣拉写道。

然衣拉接着问二婶“为什么这样说?”二婶告诉她,自己也是去了教培中心才明白的这些道理:“读书会让人变聪明,能分辨是非,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那个时候真该让女儿上学,时间不可重来,有些错误是无法弥补的。”

然衣拉的小叔也是一样,“之前,他老是让儿子‘学经’,不去学科学文化知识,并以此为荣。但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了,我和他的对话中明显能够感受到小叔对教子有方的新诠释,可以从他焦虑的眼神中体会到对儿子读书的关心和着急,他不停地问我怎么样让儿子愿意主动学习。”然衣拉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们在教培中心里体会到了教育的重要性,也很后悔之前没有重视对孩子的教导,希望在当下能够做出一些补偿。”

通过和二婶和小叔的交谈,然衣拉愈发地对一些西方媒体对教培中心的污蔑感到愤怒。“他们把这些教授知识和技能的地方渲染成了一座座‘集中营’,可如果新疆人民在里面受到了所谓的‘种族灭绝’和‘强迫劳动’,他们的内心肯定会被仇恨充占据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去认真地思考怎么让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变得更好。”

然衣拉也和一位曾在教培中心做医生的朋友聊起那里的生活,那位医生对西方炮制出的“强制绝育”谣言嗤之以鼻,反而对教培中心里出色的伙食和老师学员们融洽的关系津津乐道。

“我还认识一个姐姐,她在教培中心里学会了缝纫,可以给自己做漂亮的裙子,现在她在一家裁缝店里工作,在攒够本金之后,她想要自己开一家店。”然衣拉兴奋地说道,由衷地为那些通过教培中心获得谋生技能、逐步走向充满希望的未来的人们感到高兴。

然衣拉认为,美西方的一些反华势力不用替中国人“操心”,更无权用恶意去揣测新疆的各种政策,因为她家乡的人民真的很爱自己的国家。

面对当下境外反华势力炮制的涉疆虚假新闻,做为一名就读于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三年级的学生,然衣拉感到重任在肩,“作为一名新闻专业的学生,我想努力为中国、为新疆发声,也希望有更多的维吾尔族同胞把自己的故事说出来,让更多人相信我们在这么强大的国家的保护之下,新疆人民的幸福感是越来越提升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强_NN602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