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围挡是这样拆掉的!参与者说“郑州市民不仅有爱,而且很理性”

2021-07-31 21:37:41 大白新闻

7月30日,郑州沙口路地铁站设立追思专区,在地铁站D口郑州市油化厂院内辟出悼念专区,前往纪念7.20事故遇难者的市民可以从办事处免费领取鲜花纪念。

据正观新闻报道,7月30日上午郑州地铁集团有限公司领导班子成员、中层管理人员、员工代表和现场群众,怀着沉痛的心情在沙口路站B1出口静默肃立, 深深三鞠躬,向逝者敬献鲜花寄托哀思之情。

另据“郑州发布”消息,7月29日,全市灾后全面恢复工作推进会议召开。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主持会议并讲话。会议一开始,全体参会人员集体肃立默哀,向在这次特大暴雨灾害中牺牲的同志和遇难的群众表示深切哀悼。

“这样多好!说明政府在进步。”郑州市民周江涛认为,郑州的城市管理者很睿智。大白新闻了解到,周江涛正是7月27日凌晨在沙口路地铁B1口和王金雷等一起拆除围挡的市民之一。7月30日,大白新闻与周江涛面对面,了解到拆除围挡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应该为这个城市做点什么

大白新闻:你当时为什么加入到拆围挡这件事中?

周江涛:因为郑州遭水灾非常严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感觉很痛心,第一时间给红十字会捐了款,在这件事发生的前一天,我到豫北的卫辉捐赠物资。我觉得自己应该为这个城市做点什么。刚开始早上有人送花,我看到图片就很感动,下午看到地铁围挡的图片时,觉得特别诧异,群众自发悼念的行为是一种富有温度和爱,很有感情的一件事。这是一件好事,为什么要围挡起来,遮挡起来的话,对这个城市是一个什么样的影响。(地铁围挡)给大家一种封闭,肃杀的感觉。所以我觉得这件事不对,我要去。

大白新闻:你是怎么介入到这件事情中?

周江涛:7月27日凌晨零点27分我到达地铁站,发现围挡还在那,围挡外还放了一些花,现场有二、三十个人,气氛很压抑。

我很想拆掉它,但我知道这个围挡必须先了解清楚情况才能做决定,如果真是有正规合理的用途,直接拆也是不对的。当时先打了市长热线询问为什么要设置围挡,工作人员表示可拨打郑州城管局的执法热线进行询问。随后我拨打城管局的执法热线反映围挡没有告示牌,没有占道的手续,并且告诉他们这个围挡太丢人了!工作人员回复会向上级反映。

大家听说是非法围挡之后,就有人开始动手拆围挡。我觉得大家都很勇敢,特别的感动。我拿着手机开始拍视频,一边拍一边鼓励大家。围挡拆除后我觉得特别的踏实。

大白新闻:第二天你是什么时候过去的,看到围挡又被围上了吗?

周江涛:中午1点左右,朋友告诉我围挡已经被拆掉。当时我觉得很欣慰,觉得城市的管理者还是很睿智的,能够听到老百姓的声音,能够理解老百姓的情绪。大家如果有什么想法,尽量还是要通过正常的途径去沟通去申诉。

现场参与的人都是自发的

大白新闻:多数人都很认可拆围挡的行动,也还有少数人对拆围挡有误解,你怎么看?

周江涛:对这个事情(围挡)我很气愤,很多朋友认出我的声音后,都在问我有没有事。说实话,没有任何执法部门的人过来找我, 最让我接受不了的是,有一些网友说我们“是有组织的,是有境外势力操纵的”。有必要澄清一下:第一,现场的人相互不认识,大家没有任何人组织;第二,我是一个清清白白、非常守法的一个人,我非常热爱我的国家。我做这件事,也是一种爱国的表现。

郑州朴实可爱,应反哺这座城市

大白新闻:做这个事也需要勇气,是什么力量让你挺身而出?

周江涛:应该是对城市的一种爱吧。我祖籍不是河南的,大概4岁来到郑州。我非常喜欢郑州,觉得郑州很有包容性。郑州这个城市很朴实,郑州人都很实在。下暴雨的那天晚上,我就建议员工不要回家,并将自己经营的酒店当一个落脚点,接待了70多个陌生人。我一个朋友也将自己酒店贡献出来,让过路避雨人家进来休息。当这座城市遇到困难的时候,大家都在反哺、回报城市。郑州是一个发展迅速的、蒸蒸日上的城市,我很荣幸能生活在这个城市,(城市)每一次闪光都应该是光明的、给人正能量的。

周江涛

郑州市民不仅仅有爱,而且很理性

大白新闻:对于此事,你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周江涛:王金雷喊“别挡住回家的路”,这也是我想说的。这么大城市,已经是一线城市了,现代化的设施,现代化的地铁,都很先进。但是,因为一场大雨,十几个坐地铁的人再也回不了家了。有老人,有孩子,还有外地过来出差的。没能回家,是城市的一种悲剧。说到这里我有点哽咽。我们表达哀思的话,也是希望悲剧不再重演。老百姓放的有上千束花了吧,这都是老百姓自费去买的。

而且我7月27日晚上去送鲜花时,发生了一个故事。我在丰庆路边买花,人家说39一束,我没有时间跑花店,问能不能便宜点。当我说献花时,老板直接说39给两束。自发拿着钱买花去献花都是很有爱心的。而且我看到小学生戴着红领巾排队去献花,我觉得特别有温度,特别感动。

我觉得大家把围挡拆掉是做得很对的一件事。我注意到,外省的外市的媒体都对这个事表示称赞的。这个事做的没有错。包括王金雷,当时参与拆围挡的都是英雄吧。如果大家能够站出来,是很好的。我今天就想让更多的人知道,郑州市民并不仅仅是有爱,而且是很有理性的。我打电话包括到现场,是经过再三斟酌,与相关部门沟通,各种渠道去沟通,并不是一种对抗。而且我们还是通过合法渠道做这个事。

我们热爱这个城市,每个人都要守法

大白新闻:地铁目前正在抢修,沙口路地铁站辟出专区悼念,您怎么看待?这件事过程中,有没有遗憾?

周江涛:最起码,首先让情绪表达有一个出口,有一个场所。群众的情绪应该被释放。如果越去堵,对抗性越强。稍稍遗憾的是,我打过电话的相关部门并没有给予回复,我自己抖音号里发送的拆围挡被封掉了。当然结局好才是真的好,这些都可以忽略。

个人认为,郑州地铁遇难者“头七”当天,如果郑州市政府领导能够与民众一起悼念,会让市民的凝聚力、城市的温度进一步升华和提升。当然,我也关注到昨天郑州市委政府的领导在会议上向暴雨中遇难者默哀,这已经是难得的进步,应该为政府点赞。

面对误解,第一,理性对待城市管理当中与百姓想法产生的误差,通过正常渠道进行沟通了解。每个人都要守法,不要贸然做一些过激的行为。其次,我们素不相识,我们只是热爱这个城市,想让这个城市更美好,想让这个城市在中国、在世界上更加光彩夺目。

此前报道:

拆郑州地铁围挡男子:让遇难者"回家" 曾准备好上警车

7月26日晚上开始,陆续有社会各界人士来到郑州地铁五号线沙口路站悼念“7.20”暴雨遇难者。在地铁B1口已经放满了鲜花。四个地铁口被放置了黄色挡板,送花的人来往悼念很不方便。

公开的一段视频资料显示,一位郑州本地中年男士动手拆掉了围挡。他边拆边说:“太棒了!我觉得郑州市民应该勇敢一点,与不文明现象作争!”“别着急,文明一点,咱们都是文明市民!”有帮助拆除的人说“不要挡路,让人家早点回家好不好?”

这个人是谁?昨天全网都在寻找他,为他的义举点赞,为他的安危担心。

大白新闻从多方渠道获悉,拆除挡板者是市民王金雷,他声明:我每天都会来,如果明天再挡上,我明天还会拆!

7月27日晚,大白新闻辗转联系上了王金雷先生。王金雷在微博发布了内心独白,讲述了拆除围挡的整个过程。

《拆了那个墙,没人叫我去喝茶》全文:

出乎意料,这事儿闹大了。那我就索性说一下,我的初衷或本意吧!

昨天下午,看到一些沙口路献花纪念的照片,还有卡片上的文字,心里真的好难受!生活中,我其实是个很粗犷的男人。20号那天,我在外面办事,看着雨势以及网上流传的一些照片、视频,我感觉,这不是寻常的雨,没准儿要成灾!

我赶紧让办公室的同事们回家,因为女孩儿多,自救能力差。讲起来,我们一个行政小姐姐就在这个站下的车,真是万幸啊!那天要是正点下班,她刚好就赶上停运雨水倒灌,幸好幸好!!!

当晚,我看到地铁口被莫名其妙的围了起来!我当时心里真的只有一个想法:走,拆了它!让那些遇难的小姑娘们“头七”回个家!

看着那些遇难者名单,我感觉她们就像我身边的同事一样,平时拍头鼓励,而今却踏上了另一条不归路,怎不令人心碎!

我住的近,十分钟就来到地铁口。到了之后,看到不少人在那拍照围观。我走近细看,只见水马围挡上面,有铁丝有塑料扎丝,不太好办。我就到隔壁超市去买剪刀。超市老板仿佛明白我的用意,问“你只是用一下是吧?” 我说是的。老板听罢,转到柜台后面拿出来一把特大号的剪刀,我心想,这老板是不是早就准备好了?!

我二话不说,拿起剪刀返回地铁口,看围观的人少了,就过去开始拆。从拆第一块开始,边上几个人以为出了什么状况呢,都不吭声!

我也就不说话,只管埋着头,一个劲拆……后来,围观的人群中有人鼓掌,有人拍照,也有人鼓足勇气上前帮忙,三下五除二就拆完了!

我清楚的记得,拆墙过程中,我对一个帮忙的伙计说:不要挡路,咱让他们回家!

为了不影响行人,我把拆下的板,堆旁边放好!

拆完围板,我向地铁口深深鞠了一躬!

差不多过了两三分钟,来了一辆警车。此时,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我干的,拉我走就拉走!

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们也没下车,隔窗拍个照就走了。

我在路边站了会儿,一点左右打车离开。

身边的同胞遇难了,市民献花表达哀思,这事儿再正常不过了。我觉得给围起来,真的有些莫名其妙!好好的自发纪念,围起来干嘛呢?这么一干,丢了我大郑州的善良和宽容!

说到这,我要特别申明:我不是对抗谁,更不是要发起什么!作为一个有良知的郑州市民,我只是做了一个办公室里小姑娘们眼中的大哥哥该做的事,一个热心的郑州市民想做的事!

视频中,那个穿白色短袖衣的就是我!李宁牌的,胸前有俩字,“中国”那一款!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