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爷叔被邻居砍进医院!还是因为这件事,多年积怨爆发→

2021-07-31 11:11:26 上观新闻

7月29日凌晨两点左右

嘉定汇源路518弄一小区

发生持刀伤人事件

15、16楼的住户

因长期以来的噪音纠纷

一方持刀划伤另一方

导致受害人右手手臂

手指均被伤

其实

早在上个月小观就报道过

这一对互相折磨的邻居

可没想到一个月过去了

矛盾不但没有调解好

反而越演越烈

深夜用铁棒手动震楼3年

多年矛盾积累

据了解,涉事双方是上下楼的邻居关系,分别居住在15和16楼。6月时,15楼的李阿姨就向记者反映,每到凌晨1点,楼上就会传来16楼张阿婆拿铁棍敲击地板的声音,有时这种声音会一直持续到凌晨5点,而且这一情况已经持续3年多

敲击地板用的铁棒

1601室的张阿婆告诉记者,敲地板是反制行为,原因是15楼白天先发出各种噪音,影响到了她休息。

其实早在2020年,双方就曾经闹到法院, 15楼丁先生曾因损坏16楼褚先生家的房门、门锁及摄像头,向褚先生赔偿300元后,双方签订了“和解协议书”,双方均保证不人为制造影响双方正常生活的噪音,同时,丁先生保证不再上门骚扰、砸门及辱骂褚先生,但矛盾却始终没有解决。

矛盾升级

15楼住户被刀砍伤

7月29日,双方的矛盾再次爆发。

凌晨12点,16楼敲地板的声音再起。1点半左右,李阿姨的丈夫丁先生终于忍无可忍,于是上楼找张阿婆家理论,但没想到的是,门一开,张阿婆的丈夫褚先生手里却提着刀。

不一会,丁先生的家人便接到电话,得知丁先生被褚先生持刀划伤。

现场地面、墙壁上,血迹斑斑,随即警方赶到,丁先生就被送医救治。

(↑事发现场,图片由受害人家属提供)

验伤报告显示,丁先生右臂、手指多处受伤,致右前臂远端尺背侧有一长约4-5cm的横行伤口;右拇指有长约1-2cm的横行伤口,皮肤严重撕脱,伤口内可见掌指关节尺侧副韧带部分断裂;右食指有5-6cm纵行伤口,伤口深达指骨。

记者赶到事发小区。16楼的事发现场已基本清理完毕,但墙壁上还有部分残留血迹。

目前,丁先生的伤势逐渐恢复稳定,但仍在医院接受治疗,警方正在进行事件后续处理。

小观万万没想到,当初关注过的事件,如今居然会如此激化!解决邻里矛盾需要,住户、居委多方的协调,但关键还是当事人自己,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此前报道:

上海一老人深夜用铁棒手动震楼3年:我在你别想睡

大家是否还记得

上海一居民连开五年震楼器

最近,嘉定一个小区一户人家

震楼器都不用

直接手动震楼

还震了3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家住嘉定区汇源路518弄5号楼

1502室的居民李阿姨反映

每天凌晨1点

楼上1601的邻居

总是用铁棒敲击地板

发出咚咚的声响

有时候一直会持续到凌晨5点

而且,这一情形已经持续3年了

家人整宿整宿无法休息

(黑眼圈很深的李阿姨)

李阿姨:“真的是太暴力了!我们小孩半夜里给她敲得哭醒,现在还害怕,门都不敢开,这样要给她吓出病来的,反正半夜里两点钟敲、4点钟也敲……”

住在1601的这对老夫妻

与李阿姨究竟有什么仇什么怨?

要在深夜频繁地敲击地板

并且这一敲就是整整3年呢?

记者来到1601室见到了张阿婆

张阿婆坦然表示

敲击地板是其反制行为

原因是15楼首先发出了各种噪音

影响了她的睡眠

同时向记者展示了她敲击地板用的铁棒

张阿婆说:“我3年没觉睡了,走路是蹬起来走的,就怕你听不见。她就白天吵,晚上人家下班了就不吵了。关门是掀的门。有我在她就别想睡觉。”

不过,张阿婆的反制

并没有让生活恢复平静

反而让邻里间的矛盾不断升级

张阿婆表示

楼下不知哪户居民曾经上来闹过

还在自己家门口倒过墨水

张阿婆和李阿姨

一个憔悴到躺在床上

一个黑眼圈深得像只熊猫

大家都深受噪音困扰

哭笑不得的是

双方既是对方口中的噪音制造者

又是本方口中的噪音受害者

3年里,关于两家人的矛盾

已经调解数次

却始终不见效果

居委介绍

张阿婆和儿子住在同一小区

居委曾建议母子俩是否可以互换一下住址

张阿婆儿子却表示

居委提出的同小区换房子建议不现实

因为自己家的隔音也不好

(汇源社区居委会筹建组组长 徐坚)

居委工作人员表示,接下来

他们还会再次走访两户人家

努力协调双方矛盾

目前最重要的是,双方都必须要各退一步

都说“远亲不如近邻”

为了大家都能睡个好觉

退一步海阔天空

希望双方都能停止制造噪音

还自己和邻居

一个安静的生活环境!

延伸阅读:

什么仇什么怨?震楼器一开整五年,居然只因为这件事

浦东新区上南花城社区,有一幢楼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居民们不约而同地做着同一件事,家家户户屯着一大堆耳塞。这幢居民楼位于小区当中,按理说是最为安静的位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原来,该楼502室住户与楼上602室发生矛盾,一怒之下使用了震楼器,这一震就是五年。

图说:通过手机App测试,震楼器和各种噪音经常达到五六十分贝(非专业测试仅供参考)。新民晚报记者 刘歆 摄(下同)

一件琐事震楼5年

日前,记者来到该居民楼,见识了震楼器的威力。首先,是一种类似规律敲击榔头的声音,三下一个轮回,持续不断。此外,还有不间断播放音频,听着似乎是某种“黄色音频”。

居民告诉记者,白天因为有白噪音,所以还能遮蔽一些,最痛苦的是到了夜深人静的晚上,这些噪声会变得异常清晰,声音随着楼板蔓延全楼,整幢楼都深受其苦,最让他们受不了的是,噪声还只是震楼器威力的一小部分。

“最厉害的,是一种低频震动,这个功能一开,震栋楼都在抖,震的人脑壳嗡嗡响,几分钟就吃不消。”居民说,在他们的抗议下,这户人家稍有收敛,这一功能如今偶尔使用,但两种噪声攻击是24小时不间断进行,已经持续了整5年。

究竟是什么仇怨,让邻里关系变成一场噩梦?记者来到了当事人之一的602王女士家中了解情况。进门就看到,王女士在客厅铺上了席梦思,她晚上就睡在这里,桌子上放着一堆耳塞,这是楼里家家户户的标配。她家的卧室,是主要“攻击”目标,噪声这里变得异常清晰,记者用手机分贝软件测试了一下,最高达到了68分贝。

说起和楼下的恩怨,王女士一声叹息,说多年前和他们家还是好朋友,一起散步一起逛街,直到2016年发生了一件小事反目成仇,引发这场持续5年的“战争”。

当时王女士家阳台的水管老化渗水影响到了楼下,因为没有好好沟通,这点小事逐步升级,两家人从亲密相好变得形同水火。到了2017年,楼下就开始使用震楼器进行“无差别攻击”。

图说:居民无奈只能将床垫放在客厅噪音较轻处

邻居“躺枪”苦不堪言

位于“攻击”最前沿的602自然是苦不堪言,王女士的丈夫很久之前就已经搬出去住。而其他居民也是无辜“躺枪”,最倒霉的要数702的住户。702住着一对老夫妻,记者上门时,85岁的钟老伯正在睡觉,晚上睡不着只能白天打个盹,这样生活已经持续了五年。

他的妻子王阿婆告诉记者,老伴的身体原来很好,就是这几年迅速衰老,因为他们家离“战场”最近,卧室里的声音只比602稍微轻一点点。本来就睡眠不好的钟老伯经常一夜无眠坐到到天亮,因为精神萎靡还摔了两跤,断了5根肋骨,原本精神矍铄的他已经被折磨得浑浑噩噩。

此时,其他居民也纷纷赶来,现场犹如“吐槽大会”,他们这几年也是深受其害。有一位居民已经很久没有在家睡觉了,每天晚上安顿好妻儿,就到丈人家休息,因为他睡眠不好,一夜无眠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无法正常上班。他的孩子也不止一次向他抱怨,休息不好没法好好学习,但学校就在边上没法逃离,他非常担心孩子的学业会受此影响。

另一位居民更是倒霉,刚花了千万买了这套房子,她如今非常后悔居然没有在看房时发现这一情况。“我还以为是普通的装修噪声,没想到日日夜夜不停,天天睡不好,早知道怎么也不会在这里买房。”

图说:居民多方反应,仍无法解决震楼器扰民问题。

取证艰难无法维权

为什么不联合起来制止这种行为?居民们哀叹道,什么办法都试过了,毫无效果。

首先是602室,也曾经用敲击地板等方式反击过,但随即招来更大的报复,加上邻居抗议,只能偃旗息鼓。其他居民也上门沟通过、砸过门、报过警、拉过电、信访过、投诉过、打过官司、写过联名信、制定过楼组公约,但502只用一招化解:“坚守不出”,没有任何办法能阻止震楼。

每当居民报警,民警都会上门,但敲不开门,声音只是暂时停止,等民警一走,噪声攻击又开始继续。这几年附近派出所的民警不知道上门处置过多少次,但就是因为取证难,不能固定证据,无法对其进行强制措施。

而且即便民警锁定了证据,处罚手段也非常有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理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对于故意制造噪声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第一次给予警告处罚;警告后仍不改正的,将对其处以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的罚款处罚。

再说去法院起诉,居民被告知要去指定的专业检测部门出具环境检测报告,如果分贝数超过标准,才可能发起诉讼。但检测机构却表示,被噪声检测的对象,必须是单位,比如工地、工厂之类,不能是个人,所以通过司法渠道解决也走不下去。

上南花城居委会张书记告诉记者,居委会也曾采取了各种方式进行调解,搭建平台让居民进行协商,但均无效果。上钢新村街道信访办杨主任也表示,5年来他们为此跑了不知多少次,甚至去502住户的单位沟通,但被告知此人已经退休,这是个人行为,单位无权管辖。

图说:为了减轻噪音的影响,居民家中常备各种耳塞。

拒绝沟通诉求存疑

究竟502住户的诉求是什么?他们又有什么委屈?怎样才能停止震楼?记者来到502室试图采访当事人,但一直没人应门。一位居民告诉记者,502室曾经与他们家主动接触过,告诉他们不要参合其中,不要和其他居民一起“搞”他们。

“他们的诉求非常奇怪,我至今也难以理解。”这位居民表示,这对夫妻上门后首先是诉苦,说602的行为对他们的生活造成影响,而其他居民都帮助602来“欺负”他们,丈夫还说他的妻子已经搬到其他地方住,除非妻子能够回到这里正常生活,否则就不会罢休。但说到“震楼”一事,夫妻俩就绝口不提。也有居民曾经了解到,502的诉求就是想让602搬走。

一位居民曾经在502室开门时看到过屋内的场景,装着好几个监控摄像头,桌子上也放着一堆耳塞,白天几乎看不到这户人家出门,只在夜深人静悄悄出没,电梯如果有人,只走楼梯。如此殚精竭虑,小心翼翼,顶着全楼的压力一心报复,邻居们很难想象是怎样的动力让他们甘愿牺牲正常生活,将损人不利己坚持到底。

602室王女士告诉记者,说她愿意“投降”。“只要他们愿意开门沟通,我马上就下楼赔礼道歉,或是其他什么解决方式,都可以商量,只要停止震楼什么都好说。”王女士说,至今还记得和楼下邻居相处甚欢的时光,现在她每天睡在客厅的席梦思上都会思考,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而邻居们更是欲哭无泪,两户人家的邻里矛盾为何要殃及全楼?震楼器为什么随手就能买到?法律难道拿这种行为就毫无办法?他们何时才能恢复正常的生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