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审死刑!上海杀妻焚尸案被害人父母的497天:无言的沉默,只有电视机24小时开着

2021-07-30 19:19:10 纵相新闻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陈丽娜 蔡黄浩

因台风“烟花”延期的这场宣判,终于有了结果。

今天上午,上海杀妻焚尸案被告人严豪杰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放火罪判处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受害者父母非常激动,母亲瞿女士一度哭晕倒地,老两口含泪表示:“今天会去墓园把这个消息告诉女儿。”

(图说: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蔡黄浩 摄)

497天:无言的沉默,只有电视机24小时开着

“他们今天凌晨2点就起来准备了,睡不着。”

和老刘夫妻俩今天一起来现场等宣判结果的,还有他们的亲戚朋友。“出事后这一年多来,他们就像丢了魂一样,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受害者的舅妈龚阿姨告诉纵相新闻记者,大家每周轮流去看他们,烧饭、陪陪他们,但是也不知道说什么,“能劝的话都说过了,没有用的”。无言的沉默中,只有电视机24小时开着,为这个家“制造”一点声音。

除了电视机,家中还有一只小狗陪伴夫妻俩。

“这是出事半年前,她女儿带回家的流浪狗。”瞿女士的朋友邹阿姨告诉纵相新闻记者,当时受害者连着好多天出门都看见这只狗,觉得可怜就抱回来养了。

“他们家原来还有一只从小养到大的小狗,叫糖糖。”出事当天上二楼救“姐姐”,但是火势太大,就再也没下来。“现在夫妻俩看见流浪狗,就想到女儿。”

流浪狗有了新家,而他们的女儿却再也无法回家了。睹物思人、物是人非的痛苦,谁能解?

“一次我带女儿开车去看望刘老师父母,一进车库,刘老师的爸爸就‘啊’一声喊出来。”受害者生前的学生家长张女士非常惦记这个案子,今天特地来现场等待结果。

原来,张女士的车型和受害者是一样的。“刘老师的爸爸一下子就爆发了。”今天在现场面对媒体的采访,老刘答复认真、简短,也欲言又止。克制与隐忍的背后,是一个中年男人难以诉说的丧女之痛。

“结果出来后,他们可以暂时舒一口气了。”老刘的亲朋表示,就看十天内对方会不会上诉了。“希望尽快执行判决,多拖着一天,他们的心就‘吊’着一天。”

当记者问龚阿姨觉得严豪杰会不会上诉时,她说:“他做了那么恶毒的事,还有什么脸面上诉?!”

今天,被告严豪杰的父母并未到现场。被告一方出席公开宣判的是三位严家亲戚,他们不愿透露自己的亲属关系。其中一位告诉纵相新闻记者,严父已是肠癌晚期了,“人病得很厉害,没法来”。

令人唏嘘的是,正是严父的病令孝顺的被害人刘某死于非命。

上海市一中院判决书中提到,严豪杰与被害人为新婚夫妻,严因欠赌债而向刘某索要钱款还债,刘某拒绝给钱是因为该钱款准备给严的父亲治病所需,故刘某在本案中无任何过错。

而索要钱款未果后,严豪杰到一楼厨房拿起水果刀刺向了刘某。

一审宣判结束后,这三位首先走出法院,匆忙离开,不愿接受采访。

一审宣判:性质恶劣不足以从轻

去年11月19日,一审开庭当天上午,受害人父母前往墓园看望女儿,告知庭审即将开始的消息,他们表示“只希望能判处严豪杰死刑”。下午,上海一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严豪杰故意杀人、放火案,当庭宣布择期宣判。

如今,法院的宣判可以告慰两位老人,告慰他们死去的女儿。

一审开庭至今半年多过去,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此前再次联系受害人父亲老刘询问案件进展。他告诉记者,由于台风影响,开庭宣判延期了。对于案子和夫妻俩目前的情况,老刘婉拒了,只是说,“(宣判)当天会到现场”。

(图说:受害人父亲老刘向媒体展示案件相关材料。蔡黄浩 摄)

刑事判决书中,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严豪杰杀人、放火性质恶劣,后果严重;同时,法院认定,被害人在本案中无任何过错,严豪杰杀人后没有对自己行为后果严重性的认知及悔罪的主观意愿,还放火烧毁房屋,危害公共安全,具有极大的人身危险性。因此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最终,法院判定被告人严豪杰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放火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此外,严豪杰有上诉的权利,不过他当庭并未提出上诉。受害者代理律师樊颙告诉纵相新闻记者,他觉得对方有可能上诉,“上诉期限为收到判决书后的十天”。

(图说:受害人代理律师樊颙接受纵相新闻等媒体采访。蔡黄浩 摄)

晴天霹雳:遇害前一天女方验出已孕

2020年3月20日下午,上海市浦东新区一幢民宅内燃起大火。火被扑灭后,消防人员在民宅内发现了一具烧焦的女尸。她并非死于失火,而是死于新婚丈夫严豪杰的刀下。

受害人父亲老刘曾向媒体回忆:“我是7点半上班,刚到单位,就接到邻居打来的电话,说我家起火了。我赶紧往回赶,回去后发现是二楼我女儿的房间着火了,我想冲进去想救人,但是火势太大已经进不去了。等我再见到女儿时,女儿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下半身都没有了……”刘军说,女儿刘某去世时只有26岁,生前是上海一所小学的语文老师。

当时,老刘只当是家里电路出了问题,没往坏处想。后来通过警方得知放火的是女婿严豪杰,而放火前他已将女儿杀害。老刘透露,女儿和严豪杰是2019年1月经邻居介绍认识的,2019年8月,严豪杰和刘某领取了结婚证,2020年1月1日办了婚礼。

“主要我女儿愿意,我们就尊重了她的意见。”刘军回忆,他们婚后感情很好,几乎没见到两人闹矛盾。“出事是在周五,星期二和星期三我女儿和严豪杰住在她婆家。星期四我女儿在家里上网课,晚上就和我们一起住的,严豪杰没来。当天晚上我们还一起看电视,一切都正常,没想到周五就出事了。”案发前一天,女儿还用试纸测出了早孕。

案发后,经法医尸检,刘敏腹内确实已有婴儿胚胎成分。

(图说:受害人父亲老刘与亲朋在法院外等待开庭。 蔡黄浩 摄)

擅于伪装:用谎言构建人生的严豪杰

邹阿姨告诉纵相新闻记者,严豪杰从小读贵族学校,不在当地念书,因此周围邻居对他的了解并不多,很多都是男方的一面之词。

“家中独子”、“留学海归”、“工作不错”……女儿出事后,老刘才发现,严豪杰的这些经历全是假的,他一直生活在用谎言构建的人生中,而他的父母是他的“帮凶”。

严豪杰实际上是家中养子。他的父亲之后在接受上海一档法制栏目采访时说,家中第一个孩子因白血病去世,严豪杰是后来从安徽领养的,但是从来没跟他说过,像亲生孩子一样百般呵护。

而所谓的“留学海归”,压根没有毕业证。高考后,严豪杰觉得大学不理想,读一段时间就放弃了。为了给他换一个新环境,严父送他到英国留学,但最终毕业证也没拿到就回国了。

出事半年前,严豪杰其实已经失业了。此前,严父给他找了个汽车配件生产的工作。2019年9月,严豪杰从公司辞职,但每天仍假装去上班,瞒着妻子一家,而后将大量时间用于网络赌博。

一审庭审时,老刘曾向纵相新闻记者回忆:“他太擅于伪装了。吃饭时跟我们讨论工作情况,说按时打卡上班。一个人伪装一两天还正常,谁能想到他能装半年。”

其实,严豪杰嗜赌成性并非无人知晓。严父称,家里先后给他还了近200万元。在此前的采访中,严父称:“他在家里给我们跪下,还写了保证书,保证以后不犯。我们当时给他两条路:一是保证改正,改的话我们帮他还这些钱,还掉以后好好工作,结婚;二是,如果犹豫的话就给亲家通报一下,就不用结婚了。”

这一切,受害人一家都是在女儿出事后才逐一知晓。

截至目前,严豪杰养父母从未看望过老刘一家,也未向他们一家表示歉意。今天,老刘告诉纵相新闻:“事发一年多来没有任何联系,电话、信息都没有。当年我女儿的追悼会很多学生家长都来了,但他们家没有参加。”

(图说:受害人刘某的母亲接受媒体采访。 蔡黄浩 摄)

如愿以偿?庭审一心求死,宣判忝颜偷生

“被告人今天走进法庭的眼神、精神面貌比较颓废、萎靡。”樊颙告诉纵相新闻记者,他认为被告人应该是准备好接受法律的审判,对死刑做好准备了。

“不过,我也感受到他本能的求生欲望”。樊颙说,被告人代理律师在庭上的言辞中表达了“无论如何一定会上诉”的意思。

严豪杰究竟会否上诉,十天内将会有答案。

然而,一审庭审时,严豪杰表现出一心求死。面对检察官的询问,他并无过多忏悔。严豪杰说:“这些提审什么的,除了让我难过外,改变不了我内心的任何想法,就是希望死。”

今天,上海一中院公开宣判严豪杰故意杀人、放火案。

(图说:上海一中院一审公开宣判严豪杰故意杀人、放火案。图源:上海一中院)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严豪杰自2018年起因沉迷赌博,欠下大量赌债,其父也曾为其归还百万元赌债。

2020年3月20日上午,被告人严豪杰驾驶朋友潘某的轿车,于8时许驶至其岳父母住处,在二楼卧室内向其妻被害人刘某索要钱款用于归还赌债,遭刘某拒绝,严豪杰遂至厨房拿水果刀返回二楼卧室,持刀再次向刘某索要钱款,被拒后即持刀连续戳刺刘某颈部致刘某死亡。为毁尸灭迹,严豪杰在该卧室内用打火机点燃书本等引燃屋内物品后逃离现场,致该房屋二楼室内物品及楼房结构严重毁损。

经鉴定,被害人刘某系生前被他人用锐器戳刺颈部造成左锁骨下动脉破裂致大失血死亡,并且死后被焚尸;楼下车辆物损价值人民币34,159元。作案后,严豪杰在家人陪同下向公安机关投案,到案后如实供述上述犯罪事实。

上海一中院认为:被告人严豪杰故意杀死一人,又以放火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放火罪。严豪杰的行为手段残忍、动机卑劣,后果严重,具有极大的人身危险性,严豪杰投案自首的行为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结合本案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当初一心求死的严豪杰,能否“如愿以偿”?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女士为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