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岁老人学芭蕾舞!儿子强烈反对,“凭什么你快活享受,我来承担压力”

2021-07-30 14:21:58 方圆

《如蝶翩翩》剧照。(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在70岁的高龄,重拾芭蕾梦,听起来会不会太不可思议?

基于漫画改编,韩剧《如蝶翩翩》讲述了一个关于追求梦想与重拾初衷的故事。70岁的沈德出决定在生命的最后,为年幼时的芭蕾梦想再拼搏一次,然而年迈体弱、家人阻拦、老师前期的百般刁难,都成了他实现梦想的障碍。

如何克服外界反对的声音?如何在日渐衰退的身体上开拓更多的可能?如何去完成最初的梦想?这些话题构成了这部剧的主题。

《如蝶翩翩》探讨了一个浪漫而又现实的问题:当生命老化、枯萎,你是否愿意再次破茧成蝶,翩翩起舞?

在死之前,至少能飞翔一次

剧情以一场葬礼开头。追悼会上,沈德出与老友们聊起了近况。有的人因为没挺过漫长的治疗期不幸逝世,有的人在照顾家中身体不佳的老伴,有的人在国外带孙子……

这时一位老友突然感慨道,“我们这个年纪,要么是给自己穿尿布,要么是给孙子孙女换尿布,没有其他选择了。”

这是东亚老龄化社会的真实写照。变老是一件无法阻挡的事情,老去的生活也成了一种恒定不变的模式:身体好的老人左手菜篮子,右手小孩子,来平衡家庭的忙碌;身体差点的左手药瓶,右手拐杖来平衡自己的生活。

大部分老人都习惯于按部就班的生活,就算不能帮到儿女,也绝不会给儿女添麻烦,似乎这就是老年人所应该拥有的觉悟。

追悼会结束后,沈德出准备前往养老院探望一位老友,途中偶然看见正在练习芭蕾的李采禄,曼妙而充满力量的舞姿顿时唤醒了沈德出年少时被掐灭的梦想——芭蕾,曾是他的心之所向,也是他最深的遗憾。

沈德出回忆起9岁时,他总爱趴在戏院窗台上,偷偷看人跳芭蕾。单腿蹲、大跳跃、转圈等一系列的舞步,经常让沈德出看得入了迷。可有一次,父亲出现了,揪着他的耳朵大骂,“你一个男生想抹粉跳舞?想要贫穷过一辈子吗?也不看看我是为了谁才辛苦的工作?这绝对不行”。

长大后,为了养活老婆孩子,保住公务员的铁饭碗,沈德出选择将芭蕾梦埋藏在心底,只能偷偷将芭蕾的剪贴报剪下来,趁工作之余看多几场芭蕾舞剧。

一晃60年过去了,如今的沈德出体态丰腴,骨骼逐渐疏松,记忆力开始衰退,身体柔韧度也大不如前。他自知力不能及,“70岁学芭蕾,未免有些迟了”,所以他不敢想,不敢说,不敢试。

望着舞蹈室里正在练习的李采禄,沈德出的眼神里透露出渴望、羡慕和难以言喻的忧伤。那是一个渴求起舞的灵魂,被困在年老力衰的身体里,显得那么的无能为力。

“你还不迟,趁着脚还有力气,神志还清醒的时候,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在养老院的老友给出了答案。

唯有热爱,才能抵挡岁月漫长

追梦的路途并非一帆风顺,第一步就已经足够艰难。沈德出找到了李采禄的老师奇昇主,却遭到奇昇主的不理解和不接纳。

“如果你的一句拒绝我就会放弃的话,那我压根就不会来的。请让我先有个开始吧。”沈德出的回应与三顾茅庐的执着最终打动了奇昇主,他将沈德出安排给了李采禄,也就是沈德出第一次在舞室见到的那个少年。

其实,奇昇主是有私心的。他主要是为了帮助自己的爱徒李采禄找回跳芭蕾的热情。李采禄年仅23岁,却是一个天赋异禀的芭蕾舞者,花了一年的时间就到达了专业舞者的水平。因为父亲入狱、母亲离世,让他缺少了情感的支持,因而他的舞蹈动作也少了很多情感,这在艺术中是可谓是“大忌”。

奇昇主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当他看到头发花白、步履蹒跚的沈德出为了跳芭蕾恳求的样子,他想起了四年前李采禄也曾有过一模一样的眼神。因此,奇昇主希望沈德出能够帮助爱徒李采禄唤醒对芭蕾的初心。

就这样,李采禄成了沈德出的老师,而沈德出则成了他的经纪人。一开始李采禄对此表现出极度不耐烦,为了让沈德出主动放弃,他甚至设置了一个高难度的施教资格考试:双足并立,踮起,举高双臂,保持平衡1分钟,如果沈德出一星期后能做到,就答应收他为徒弟。

李采禄在指导沈德出练习芭蕾舞的动作。(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编剧在这一段的叙述中并没有美化老年人追梦的过程,反而将现实中的所会面临的困难毫无保留地呈现出来。

沈德出年过古稀,有限的体力和精力便是他面对的第二道难关。第一次练习最基本的平衡动作的时候,手刚举起来,人就摔倒了。起初他以为是袜子打滑,就脱了袜子继续练习,不慎又摔了一跤,还撞破了头。

沈德出心想,应该是太久没锻炼,腰和腿都没劲了。于是他又从仓库中搬出陈旧的运动器械锻炼,开始晨跑,就连吃饭的时候脚下也一刻不停歇地在练习。

从最初一站立就摔倒,到慢慢可以坚持十几秒、几十秒。天道酬勤,在正式考核的那一天,沈德出成功做到了。即便汗如雨下,心跳加快,浑身颤抖,沈德出仍满心欢喜,只因他从中找到了年轻的滋味,如焕新生。

这一切,沈德出都是瞒着家人偷偷进行的。即便是陪伴多年的妻子崔海南,也无法理解和认同沈德出的所作所为。她是“为孩子活着”的典型人物。而在儿孙看来,沈德出的做法简直伤风败俗,荒唐至极。

其中大儿子沈成山强烈反对,甚至对父亲沈德出说出了“凭什么你快活享受我来承担压力”这样过分的话。

剧中的细节特别扎心。沈德出兴冲冲地去买芭蕾舞衣,店员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请问您孙子几岁呢?”当沈德出说是给自己买时,店员诧异的眼神,仿佛是在打量一个怪物。

可从来没有为梦想奋斗过的人,甚至从未有过梦想的人,怎么能体会追梦者的心情呢?

跳芭蕾舞之前,沈德出曾经发出感叹:“一天真是太长了,我不知道该干点什么。退休也不是一两年了。”他没有一分钟是在为自己而活,于是在不停地自我消耗和无意义中度过,毫无满足感可言。而自从学习芭蕾舞之后,沈德出每天都精神抖擞,容光焕发,感觉一天的时间都不够用,与先前的状态形成了鲜明对比。

剧中有一句台词,“当你找不到自己的时候,任何地方都没有归属感。而当你真正找到自己的时候,你会发现,唯有热爱,才能抵挡岁月漫长”。

内卷当道,我们还要追梦吗

沈德出夫妇和芭蕾舞老师李采禄温馨地坐在一起 。(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剧中除了讲述沈德出和李采禄相互治愈、相互扶持、相互成就的故事,还为我们展现了不同阶层、年轻的人在寻求梦想中所经历的种种挣扎和困顿。

脱离职场多年的家庭主妇,在儿女长大成人后,还能重回职场吗?夫妻多年尝试生育未果,丈夫政选屡屡失败,他们该如何重拾对生活的期待?胸怀大志的足球少年,却因教练体罚入狱,球队被迫解散,又要如何才能放下对教练的憎恨,重启梦想?……

在这个微缩社会中,你总能找寻到自己的一点影子,他们正在用心中的热爱告诉你答案。

剧中沈德出的小儿子沈成观曾经是一名外科医生,因为一次手术失败,没有救回病人而陷入深度自责,便辞去工作,终日无所事事。当得知父亲沈德出患有阿尔兹海默症后,他决心为父亲记录下学习芭蕾的过程。

这一过程让他有了新的感受:病人最需要的东西其实是有更多活着的时间,而只要能帮到大多数病人,医生就是有价值的。救死扶伤,这是他的初心。最终他选择继续从医,继续绽放他生命中的激情。

初入职场的孙女沈恩浩也是如此。她在父母的过度“教育”和保护中成长,从小衣食无忧,按部就班地听从父母的安排,拼命念书,顺利毕业,再进入大厂。为了转正、不让父母失望,在面对顾客辱骂、上司PUA的时候,她都选择忍气吞声。可就在她以为这样能够顺利入职的时候,生活给了她沉重一棒,她被公司淘汰了。

郁郁不得志之时,李采禄告诉她:“你需要找到那个让自己感到幸福的事,或许就是你要从事的工作。

她开始正视自己,寻求属于自己的梦想,后来误打误撞进入电台成为助理。在不断地寻找、体验、思考的过程中,沈恩浩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感和幸福感。

内卷当道,大家都在拼命努力生活,谈及梦想似乎成了一件可笑甚至被厌弃的事情。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太忙了,忙到只能不断去输出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却鲜有机会去倾听自己内心真正的需求,去感受生命中的火花,去主动积累生命的养分。

所幸能有这样一部温暖治愈的电视剧,以一个智慧老人才能拥有的内敛而笃定的视角,告诉这个世界,我老了,但我还能飞。同时也告诉年轻人,不管怎么样,梦想永远不该被厌弃。请不要等到梦想枯萎,才追悔莫及。(本文有删减, 全文见《方圆》6月下期杂志 )

本文为《方圆》杂志原创稿件,转载时请在醒目位置标明作者,并注明来源:方圆(ID:fangyuanmagazine)。

编辑丨肖玲燕 刘琦刘岩

见习记者丨房佳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