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大腿、摸胸、性骚扰,朱军是遭人陷害还是确有其事?

2021-07-29 22:56:00 本主儿侃江湖

7月28日,朱军妻子谭梅晒出自己的工作照,

她妆容精致,皮肤紧致,手上的大钻戒尤为闪耀。

曾经朱军是央视一哥,谭梅总被称作朱军太太,

自从2018年性侵门之后,朱军已经鲜有消息,

没有新闻、没有节目,也没有公开工作,

外界反而希望通过谭梅来获得朱军的消息。

在性侵门刚刚被曝光的时候,谭梅曾经力挺丈夫,

发文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两年后,本该去年12月审理的案件,

已经两次延期,至今依旧没有一个真相。

谭梅的生活工作早已恢复正常,而朱军依旧沉默,

性侵门背后的朱军真的肮脏不堪吗?

1964年,朱军出生在甘肃兰州,爸爸是部队里一名单簧管演员,

母亲则大字不识一个,家里有七个孩子,朱军是老幺。

一家九口靠着父亲那一点微薄的工资生活,

原本就很辛苦,而舅舅和姥姥也和他们在一起,

一家十一口可想而知的艰辛。

小时候朱军从来没有穿过新衣服,

都是捡哥哥姐姐的衣服穿。

朱军从小便看着母亲帮他改衣服,

把旧衣服改一改,变成了他的新衣服,

朱军长大后便也学会了做衣服这门手艺。

给朱军带来最大影响的还是父亲,

虽然生活艰苦,但父亲总是尽力多照顾一些这个老幺。

有时候父亲值夜班,早上便会给他带来自己的晚班干粮,

有时候朱军还舍不得吃,要和哥哥姐姐一起分享。

朱军从小听着父亲吹单簧管长大,

他在父亲的指导下也学会了演奏。

当时朱军的目标是像父亲一样考上部队的文工团,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学习单簧管的过程中,

对于他的气息节奏得到很好的训练,

为以后学习相声、做主持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7岁的时候,朱军如愿参军,成为宣传队里的演员,

三年后,他随军乐团参加三十五周年国庆,

荣立三等功,受到“大人物”的接见。

朱军进入部队后,意味着家里最小的孩子也长大了,

父母身上的担子也没有那么重了。

21岁朱军离开部队,考入了甘肃省曲艺团,

但他的目标是父亲曾工作过的兰州军区歌舞团。

在曲艺团,朱军学习相声,提升各方面技能,

经过三年努力后,终于如愿被军团歌舞团录取,

他又回到了熟悉的部队大院。

就在24岁他刚刚进入歌舞团那年,

他遇到了18岁的谭梅。

那天朱军刚刚打水回来,看到院子里一群小姑娘在跳舞,

谭梅穿个背带裤,站在正中间。

那时还算不上朱军的一见钟情,

他当时只是觉得这个小姑娘太有活力了,

跟自己好像两代人。

不久之后,歌舞团到新疆演出,

朱军还要兼职在舞台上打追光灯,

这时他看到了那天在院里跳舞的小女孩,

站在舞台上的她已经没有了那天的稚气,变成了一个曼妙的女郎,

那一刻朱军的心才被真正击中了。

那天演出,谭梅一共跳了四场,

有时是领舞,有时是伴舞,

但朱军的灯光不由自主全都给了谭梅。

之后朱军便开始追求谭梅,

每天跟在她屁股后面转,自告奋勇帮她提包,

有事没事搭茬聊天,慢慢两人便好上了。

当两人确定恋爱关系后,朱军非常正式建议谭梅告诉父母,

于是谭梅便写了一封信,附带朱军的照片和简历寄给了家里。

结果没过多久,谭梅的妈妈就要来看她,

与其说是看女儿,还不如说是看未来女婿。

当朱军知道丈母娘要来时,激动得睡不着觉,

而且他住的部队宿舍只有几平米,

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太过寒酸。

于是朱军便开始折腾起来,

他把家里的破旧的木箱子找来,

东拼西凑、拆拆补补凑成一套高低柜,

然后又找来旧衣服、棉花做成靠垫。

小时候看父母干活学来的手工全都派上了用场,

心灵手巧的他将自己的宿舍焕然一新。

谭梅的妈妈见过朱军之后非常满意,

长得精神,又体贴懂事,

爸爸是团里的元老,妈妈人很和善,

出身算不上多好,却是老实本分的家庭。

最重要的是,朱军对谭梅特别好,

他甚至还给谭梅做过衣服,什么事都让着她。

而朱军的父母对谭梅也很满意,

双方家长见过后,两人的事就算定下来了。

收获爱情的同时,朱军也遇到了事业上的机会,

在歌舞团,朱军不仅说相声、吹单簧管,

有时还兼任主持、场工,

连续演了上百场也不抱怨,获得了不错的口碑。

当甘肃电视台招收主持人时,

朱军便被推荐了过去,并且成功被录取,

获得了主持综艺节目《花好月圆》的机会。

来到甘肃电视台后,朱军的事业算是稳定下来,

到了更大的平台,不用经常四处演出,

可以安稳下来组建家庭了。

1993年,29岁的朱军和23岁的谭梅结婚了,

也是这一年朱军获得了去央视的机会。

最初央视主持人杨澜来到甘肃主持一个晚会,

而电视台给她安排的搭档正是朱军。

工作结束后,杨澜对朱军的印象非常好,

认为他业务能力很强,应该去央视试试,

否则在地方台很快就会被埋没。

那时朱军刚刚结婚,并没有想离家去北京,

而且央视对他来说,好像太遥远了。

结果几个月后,央视一个导演来到兰州执导节目,

他看过朱军的节目后,同样建议他去央视,

并且还给他留下了一张名片。

这张名片让朱军动了心,

他回家跟谭梅商量,这或许便是他人生的转折。

谭梅非常支持朱军去拼搏事业,

并且让他放心,自己会照顾好家里。

有了妻子的支持,朱军坐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

来到北京,他联系了那个央视的导演,

对方推荐他到《东西南北中》栏目组,

最初只是打杂,并不是主持人。

朱军为了省钱,在离央视很远的地方租了一个八平米的小屋,

每天去央视要转好几次车。

《东西南北中》是一档刚刚开播的节目,主持人是许戈辉,

朱军做场工、道具、场记等各种杂活儿,

同时也会跟着节目组开会。

虽然朱军心里有点憋屈,毕竟他在甘肃台已经有了自己的节目,

但他来了就没有回头路,只能等待机会。

有一天,在开完策划会后,

制片人孟欣突然让朱军汇报一下会议内容。

朱军听得很认真,此前又是专业主持人,

还学习过相声,他立马逻辑清晰、条理利落,

同时有声有色得将策划会的内容整理出来。

会议结束后,孟欣叫住朱军说,

下一期节目你和许戈辉一起主持。

朱军终于等到了央视主持人的机会,

他的才华也被更多人看见,

《中国音乐电视》也交到了他的手上。

在央视的工作稳定后,谭梅也考上了解放军艺术学院,

两人在北京团聚。

而他不知道的是,父亲已经病得很严重。

1996年,在朱军登上春晚的前一年,

朱军的父亲六次突发脑溢血。

家人担心影响朱军的工作,一直没有告诉他,

直到最后一次病发,朱军才得到消息,

匆匆从北京赶来,依旧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父亲去世后,母亲忧思成疾,一病不起,

到医院检查后确诊癌症。

朱军坚持将母亲接到北京,还带老人去了一趟海边。

然而母亲第一次来海边,第一次坐飞机,

也是最后一次,父亲去世的第二年母亲也走了。

痛失双亲的朱军以泪洗面,迟迟无法从悲痛中走出来,

然而也是在这一年,他站上了春晚的舞台,

成为了连续18年的主持人,开始了央视一哥之旅。

那一年朱军主持的《乡韵风情》获得了音乐类节目第一名,

两年后他便遇到了对他影响深远的《艺术人生》。

那几年是访谈类节目的热潮,

《鲁豫有约》《超级访问》《对话》等,

轻松的、严肃的、深刻的、诙谐的,

几乎各种形式的访谈遍布各大卫视。

作为央视的访谈节目,最大的优势便是嘉宾好请,

基本上没有请不到的人。

这档节目一做便是17年,

朱军采访了无数嘉宾,各种明星,

最初成绩非常耀眼,几乎成为央视的王牌节目。

而这档节目也是朱军最大的诟病之一。

冯巩曾调侃《艺术人生》就是套近乎、忆童年、煽情,

总要找到泪点,来点悲情音乐,哭了就对了。

在电视综艺飞速发展,各大卫视变着花样抢占收视率的时候,

《艺术人生》一成不变,而且还端着央视老大哥的架子。

播出十几年后,这档节目也从王牌变成了鸡肋,

但朱军却稳稳地成为了央视一哥,

春晚女主持从周涛变成了董卿,

但朱军依旧稳稳地站在C位。

这期间,朱军有了自己的儿子,

谭梅成为了一名演员,事业生活双得意,

是人人艳羡的三口之家。

虽然朱军不断发福,外形不再俊朗,

央视年轻面孔层出不穷,

但没有人可以动摇他一哥的地位,

真正让他跌下神坛的是一个叫弦子的实习生。

2018年1月,弦子在网站上公开斥责朱军性侵自己,

此文一经发出便引起千层浪,

最初更多的网友选择站在朱军这边,

认为弦子只是一个想蹭热度的网红。

然而弦子却爆料出更多细节,

她的发文也引来很多女权意见领袖的支持,

加上职场性侵是个敏感的话题,这件事开始反转。

按照弦子的描述,她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

在央视实习,此前并没有和朱军合作过。

那天朱军有两档节目,中间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在他休息时,化妆间只有他和弦子两人。

弦子说,朱军最初向自己吹嘘自己的人脉和资源,

还借口会看手相把弦子的手拉过来。

后来朱军便越来越近,将手伸向了她的裙底,

并对她性侵近五十分钟,直到一个嘉宾进来,她才逃脱。

第二天弦子在老师和同学的鼓励下报警,

并在网上公开了这件事。

随着时间细节被公开,网友开始站到弦子这边,

朱军从根正苗红的央视一哥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色魔。

同一时间,朱军各种‘黑历史’被挖,

网友指责他太过傲慢、耍大牌,

还晒出截图,说朱军想牵董卿的手。

铺天盖地的谩骂和指责朝朱军袭来,

事件发生了逆天反转,警方受理了此案,

好像将朱军定罪一般,让事态变得更加严肃。

朱军的工作被停止,他通过律所发表声明,

并将弦子告上法庭,状告对方诽谤,

并提出65万元的赔偿。

然而这也是朱军唯一一次对此事发声的机会,

因为案件迟迟没有结果,朱军已经被定义为嫌疑人,

他无法出现在央视的舞台上,再也没有露过脸。

而弦子获得了众多支持,俨然女权明星,

每次开庭都被各种摄像机对准。

但仔细看看弦子的指控和证据同样漏洞百出,

首先在她的衣服上并没有检测到他人的指纹或DNA。

其次弦子所说的嘉宾也模糊不清,

最初说水均益,后来又说阎维文,

也让这两位嘉宾蒙上了包庇、撒谎的不白之冤。

另外弦子也向法院提起诉讼,并要求朱军赔偿,

但案件的审理一再推迟,真相难以分辨。

的确在性侵的案件中有很大的取证难度,

再加上弦子并没有当场报警,

她的理由是害怕对方实施暴力,让取证更加困难。

虽然性侵案至今没有结果,但公众已经给双方判刑,

朱军已经消失3年多鲜有露面,

而弦子却成为了女权捍卫者,

积极作为代表参加各种活动。

看一个人的过往难以界定本质,

即便刚刚过去一天的事情,也难以判定真相。

但这件事也说明了道德是观众对于公众人物最基本的要求,

一旦做出违反公序良俗的事情,

即便没有犯罪也难逃观众的谴责。

但愿这个案件早点查明真相,

弦子也好,朱军也罢,其中一人需要一个清白,

也平息网络上关于这件事的所有纷争。

文|Nancy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