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朝鲜战场牺牲,毛主席曾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抢回遗体”

2021-07-29 22:37:48 江西卫视

昨晚,《跨越时空的回信》第四季播出第二集主题“忠骨”。

2014年,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的大门外,第一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望着载着烈士遗骸的军车缓缓驶过,两位老人忍不住放声大哭。

这两位老人是邓其平、邓菊平,他们的父亲,就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邓仕均烈士。

1916年,邓仕均出生在四川省苍溪县两河乡友谊村五组的一个佃农家庭里,他16岁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19岁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了长征。

1940年8月,在“百团大战”中,邓仕均腹部中弹,他临危不惧,带领仅剩的20来人,杀出一条血路,成功突围,一战成名。

战斗结束后,1连荣获“血战磨河滩英雄连”的光荣称号,邓仕均被授为“晋察冀边区特等战斗英雄”。1944年,邓仕均随部队到达延安时,毛主席立刻点名接见了他。

新中国成立后,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87师第559团团长的邓仕均接到入朝参战的命令,他告别了家人,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战场,却不知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在朝鲜战场,邓仕均依然迎着炮火冲锋陷阵,毫无畏惧。战争间隙,他给家中妻子和儿女寄去一封家信,信中表达了对妻子的思念,还有对孩子的嘱托,“我希望其平长大以后要参军入伍,要当解放军,我想让他先当个参谋。菊平长大以后,也参军入伍,在部队当医生,给伤员治伤看病。”

信写完不久,邓仕均还没有等到妻子的回信,在一场战斗中,邓仕均被两发炮弹击中,当场牺牲。战火纷飞中,战友只能将他的遗体就地掩埋。听闻噩耗,毛泽东主席当即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抢回邓仕均遗体,可遗体掩埋地已被美军占领。

邓仕均的遗骸,能否顺利归国?

2014年,邓其平和邓菊平都已两鬓斑白,他们满心期待这次与父亲的“重逢”,但让邓其平和邓菊平没有想到的是,那次回家的志愿军,并没有父亲邓仕均。

节目中哥哥邓其平说:“这是我第一次为爸爸戴黑纱,我们的嗓子都哭哑了,后来我得知,他们遗骸的挖掘地离我父亲牺牲的地方比较远,这次归国的烈士遗骸中并没有我的父亲。”

邓其平、邓菊平兄妹一直在打听、寻找父亲遗骸的下落,他们找到邓仕均生前的警卫员陈月明,年逾九旬的陈老回忆起那段历史仍然激动不已。从陈老的口中,他们听到“凤尾山”“吉谷里”两个地名,这一丝微弱的信息,给了兄妹两莫大的希望。

邓其平决定去往韩国,可是年代久远,当地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依然没有找到父亲的骸骨。“我们到了凤尾山,就是当年父亲打阻击战的地方。找到了吉谷里,我把父亲的遗像插上”

说到这里,73岁高龄的邓其平难掩激动,“虽然没有找到父亲的遗骨,但这是六十多年以来,我离父亲最近的地方。”

回国后,邓其平再找到陈月明老人,陈老送给了邓其平一张珍贵的照片,这是他与父亲唯一的合影。而没有合照,却是妹妹邓菊平最大的遗憾“我特别羡慕哥哥,他有和父亲的合影,还有那么多跟父亲在一起的回忆,我和父亲从来没有一张照片,成为我的终生的遗憾”

为了填补邓菊平没有与父亲合影的遗憾,节目组通过技术手段,将三人的照片合成在一起,兄妹二人看到这张特殊的合影,用手摩挲着父亲的影像,感受父亲的温度。节目最后,邓其平用一封跨越时空的回信,回应当年父亲的嘱托,缅怀先烈,寄表哀思。

延伸阅读

毛泽东曾给刘少奇发绝密电报 称"不须对任何人说"

山东地区西邻冀豫,北依平津,东濒大海,南连陇海铁路,境内山脉纵横,地势复杂,是连接华北、华中两大地区的重要纽带,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在漫长的八年抗战中,山东是中国共产党在敌后的重要抗日根据地之一,直接威胁着敌人南北交通的主要干线——津浦铁路,是插在日本侵略者脊梁上的一把利刃。

早在1940年毛泽东在给彭德怀的一封电报中,就特别指出:“发展则应着重鲁苏皖豫鄂五省,目前请特别注意鲁省。该省我们已有基础,但缺一个领导骨干,当敌人的新进攻到来时请考虑解决这个领导骨干问题。”

此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毛泽东又先后发出了《山东根据地今后的任务》、《对山东华中战略部署的意见》等电报,进一步阐述了山东根据地战略地位的重要性和特殊性,并对山东根据地的任务和战略部署作出了明确具体的指示。

1942年春,在抗日战争最艰苦、最关键的阶段(即敌人的新进攻已经到来),适逢刘少奇准备从苏北去延安参加党的七大,可以取道山东,考虑解决山东的“领导骨干问题”。刘少奇到山东后,毛泽东的这种考虑更加成熟,意图也更加明显。1942年6月1日,毛泽东考虑到去延安路途无保障,山东又需统筹全局之人,曾电商刘少奇,以中央全权代表资格长驻115师,指挥整个山东及华中党政军全局。

1942年7月9日,毛泽东给从华中返回延安途经山东的刘少奇,发了一份“目前不须对任何人说”的绝密电报。电报指出:

“我们的方针是极力团结国民党,设法改善两党关系,并强调战后仍须合作建国。整个国际局势战后一时期仍是民主派各党合作的统一战线的民主共和国局面,中国更必须经过民主共和国才能进入社会主义。因此就须估计日本战败从中国撤退时,新四军及黄河以南部队须集中到华北去,甚或整个八路新四须集中到东三省去,方能取得国共继续合作的条件(此点目前不须对任何人说),如此则山东实为转移的枢纽。同时又须估计那时国民党有乘机解决新四的可能,如蒋以重兵出山东切断新四北上道路,则新四甚危险,故掌握山东及山东的一切部队(一一五师、山纵、杨苏纵队)造成新四向北转移的安全条件,实有预先计及之必要。……上述掌握山东任务须请你担负之。至于执行此任务,自以你在山东为便利,但如苏北比山东安全则在苏北亦可执行,或在山东一个时期再返苏北,最后再去山东,请你斟酌情形决定。在你确定行止后,中央即通知华中、山东及北方局付托你以指挥山东、华中全局的权力。”

在这份电报中,可以看出毛泽东高瞻远瞩,透过黑暗,看到黎明,思虑着抗战胜利以后可能出现的形势和应当采取的方针,从而,对新四军作出新的战略思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