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公公的再婚对象以后,我想和老公离婚

2021-07-30 06:35:02 笔尖岛二

01

听到公公说起他要再婚的想法时,我和老公陈阳丝毫没有感到意外。

一来,婆婆去世两年了。二来,公公只不过52岁,而且长相比实际年龄还要年轻一些。再者,他条件很好。

因此,别说他想要再婚,就算他娶个20岁的年轻姑娘,我们也不感觉稀奇。

所以我和陈阳都表示:好啊。

我们都是开明的儿女,别说是父母想要再婚,即便他们是想要生二胎三胎,我们也不会反对。

我和陈阳都不在意多一两个人分财产。钱是老陈赚来的,他想分给几个人也是他的权利。

公公说:“那改天你们见见吧。”

然后就到了周末。

公公说:“今天带你们见见我的女友。”

我和陈阳说好。将近中午时,我们换好衣服,和公公一起来到他订好的酒店。

我们先到的。然后我们就坐下来等着见新婆婆。

过了二十分钟,包间的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她一头卷发,妆容精致,穿一件黑色连衣裙。

我顿时愣住了。

同时愣住的还有陈阳。他正在喝茶水,见到女人以后,茶杯停在了半空中。

我们有想过公公的未婚妻可能会比较年轻。因此我们意外的并非是这个女人的年纪,虽然她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年轻一些。而是因为,这个女人我和陈阳都特别熟悉。

她看上去也有点意外,在门口站住了,看看我和陈阳,又看看公公。

精明如公公,一看我们三人的表情就明白了。他问:“你们认识?”

姚瑶款款走过来说:“是啊,这么巧。我和韩月还有陈阳是朋友。只不过很久没联络过了。”

我和陈阳对视一眼,这么巧?我们怎么这么不相信呢。

公公笑了,“那正好,你们既然是熟人,那以后相处起来肯定会更加融洽的。”

能融洽才怪。当然,我压根儿不想和她成为一家人,所以相处融洽这个概念基本不存在。

姚瑶坐在公公身边说:“可不是么,看来我们真有缘分啊月月。”

我轻扯了一下嘴角,勉强做出一点笑意。

服务员开始上菜。菜上齐以后,公公对我和陈阳说:“要是你们俩没意见的话,我和姚瑶就准备结婚了。”

陈阳举手说:“我有意见。”

“哦?”公公挑眉看着他,“说说看。”

陈阳说:“我认为你们俩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

“年龄。”

公公笑了,“我们俩都不在意这个,你为什么在意呢?”

陈阳皱眉,“我当然不希望一个和我同龄的女人给我当继母了。”

公公说:“习惯就好了。”

陈阳还想继续反对,公公波澜不惊地说:“先吃饭,菜要凉了。”

很显然,他根本没把陈阳的意见放在眼里。所以前面说的那句“要是你们俩没意见的话”也只是象征性的客套话而已。他实际上并没想过要征求我们的意见。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这顿饭我和陈阳吃得十分郁闷。公公和姚瑶倒是吃得挺愉快。公公还不时地给姚瑶夹菜。姚瑶看着公公笑得一脸甜蜜。

因此我们俩更是食不下咽。

好不容易吃完饭,我和陈阳先离开了。

一路上,我们俩谁也没说话。因为遭遇这样的情况实在太过狗血。我们俩根本不知说什么好。

02

姚瑶曾经是我姐姐的高中同学,比我大二岁。见过几次以后,我们俩发觉彼此很投缘,于是一来二去我们俩成为了朋友,比她和我姐姐的关系还要好。后来她们高中毕业,考入了不同的学校,我姐姐读了本科,姚瑶只上了一所大专,她们俩就没什么来往了。反倒是我和姚瑶一直没断联系。

工作以后,我们俩因为在同一座城市,所以经常见面,一起吃饭一起逛街,有时还一起住。

姚瑶学历不高,因此工作收入也相对低,而且她家里条件也不大好,所以我们俩一同出入几乎都是我花钱。我个性大方,而且收入还算不错,因此和好朋友之间从不计较。

我和姚瑶一起认识的陈阳。陈阳相貌英俊身材挺拔,而且脾气温和工作出色,算是一个比较优秀的男人。

姚瑶对陈阳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彼此熟悉以后,她就开始猛烈追求陈阳。

不过陈阳对她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把她当朋友看待。并且陈阳也跟她说清楚了。然后陈阳开始追求我。

没错,我对他也很有好感。最终我接受了她。因此姚瑶和我决裂了。

为了一个男人,闺蜜反目这种狗血剧情真真发生在了我身上。

姚瑶一气之下,抢在我们前面和一个追求她的男人火速结婚了。并且她还拉黑了我的电话和微信。

我确实感觉有点对不住她,但是感情这回事,岂能勉强呢?

陈阳家境很好,他爸爸开公司,他妈妈开店。

我和陈阳恋爱一年时,他妈妈生病去世了。

所以又过了一年,我们俩才结婚。因为就剩公公一个人了,所以婚后我们一起住,为的是有个照应。而且房子够大,上下跃层, 200多平,也没有什么不方便。

如今我们结婚一年多,公公打算再婚了。再婚对象竟然是姚瑶。

我和陈阳都不相信姚瑶会对此不知情。

她进入包间时表现出来的惊诧肯定是表演。为的是给公公看,从而显得自己一无所知毫无心机。

这真是现实版的“不能嫁给你,我就当你妈”啊。

回到家以后,我说:“要不,跟爸说实话吧?”

他想了一下,然后说:“只能这样了。”

于是等公公回来以后,我们俩对他实话实说,姚瑶曾经追求过陈阳。

公公听完以后,面色十分平静,“哦,这样啊。而实际上他们俩什么事也没有?”

我和陈阳对视一眼,随后一起点头。可是,即便如此,她的身份就不尴尬了吗?让这样一个女人来给陈阳当继母,给我当婆婆,这合适吗?

公公说:“那有什么的。”

陈阳说:“爸,你们俩真的不合适。一来,她跟我们俩同龄。二来,她曾经喜欢过我。”

公公摆摆手,“我说过了,年龄没必要在意。而她曾经喜欢你,那已经是过去了。如今我们俩很相爱。这就够了。”

看来公公真是被姚瑶给迷住了。

只是,这种家庭组合难道不荒唐吗?

我们俩还想继续反对,公公说:“好了别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03

无论如何,我也不相信,姚瑶是因为爱我公公才要嫁给他的。

可是公公相信。或者说他愿意相信。因为他根本不在意姚瑶到底是爱他的人还是爱他的钱,男人在意的是拥有,而不会去追根溯源。

陈阳说:“她是来报复我们的吧?”

我说:“说不好,但十有八九如此。而且还能一举双得。”

毕竟给陈阳当妈她也不亏。公公年纪是比她大了二十多岁不假,可是公公看上去并不显老,身体也很好,一起跑步时,陈阳都追不上他。并且他还有钱,姚瑶嫁给他自然可以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她也是离过婚的女人了,所以权衡之下,她也值得。

陈阳偷偷从公公手机里拿到了姚瑶的电话,然后让我联系她。

我约她见面谈谈,她答应了。

我在咖啡馆包间里等了姚瑶一个小时,她才姗姗来迟。一身蓝色连衣裙,配着蓝色高跟,像是一朵蓝色妖姬般娇艳魅惑。

她落座以后,我开门见山:“你是故意的吧?你明明知道陈远山是陈阳的爸爸是不是?”

她不置可否,“知不知道能怎么了?咱们曾经是好姐妹呢,有福同享不是应该的么?你嫁了年轻有为的陈阳,我嫁他成熟富有的爸爸有什么不好呢?”

“你到底是为了钱还是为了报复我们?”

她歪歪头,“没有第三个选项吗?”

我看着她,没说话。

“我为什么不可以是因为爱他呢?”

我轻笑了一下。

她说:“我要是为了钱你想怎样呢?给我一笔钱,然后打发我走吗?”

我没作声。

她又说:“韩月,就算你们俩家境好收入高,可是你又能拿出多少呢?大钱还是归远山管吧?那我嫁给他不是能得到更多吗?”

“姚瑶,你能不能有点底线呢?嫁一个和你父亲一样大的男人,给你前闺蜜当婆婆,给你前男友当继母,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

她笑笑,“这怎么就无耻了呢?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有什么不可以呢?”

“说吧,你到底怎样才能离开我公公。”

“我离不开他了,”她慢悠悠地抚摸着肚子,“你已经有了小叔子了,也可能是小姑子。”

我看着她的肚子,一时说不出话来。

她说:“陈阳不介意有弟弟妹妹吧?”

我感到无话可说。于是我站起身,准备离去。

然而这时姚瑶也站了起来,她一把拉住了我,“干嘛急着走呀,你难道不想和我商量,让我打掉孩子离开远山么?”

我即便有那个想法,也深知行不通。而她之所以这样说,不过是为了嘲讽我而已。

所以我也不想浪费唇舌了。

我依然向外走去,因为她还拉着我的胳膊,所以我用力甩了一下胳膊。

然而没想到,她顺势摔倒了,还撞在了椅子上。

随后她就痛苦地尖叫起来。而且还说:“月月,你竟然这样阴险,就算你不希望我嫁给你公公,也不能对我下毒手吧?你就是不想多个小叔子和你们分家产对不对?”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简直就是现实版的甄嬛传。

不过我也来不及思考太多,赶紧叫车送她去医院。

幸好并无大碍。不过我还是被赶过来的公公骂了一顿。

他说:“韩月,我一直觉得你格局宽广心地善良,所以我也把你当自己女儿看待,没想到你会为了一己之私做出这种事来!”

我无力地辩解着。

可是谁会信呢?一个人对自己痛下狠手,只为了嫁祸别人?那不是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吗?

换作是我也不相信。

但陈阳相信我。所以他为我辩护,因此也挨了一顿训。

并且公公说:“我和姚瑶必须结婚,你们俩就别枉费心机了。”

04

我实在接受不了姚瑶成为我的婆婆,但我又没有权利阻止他们结婚。所以我向陈阳提出:我们俩离婚吧。

陈阳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不是,韩小月,你这么没良心吗?”

我也看着他。

他说:“做人不带你这样式儿的哈,你不希望你的前闺蜜做你的婆婆,那我就愿意我的前追求者做我的继母了?你倒是可以和我离婚一走了之,可是我跟谁离去啊?咱们是夫妻,不应该有难同当的吗?你这是在用实际行动诠释‘夫妻好比同林鸟’的概念吗?”

我被他质问得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我才说:“那你说怎么办?咱们成为一家人了,以后要怎么面对呀?我是不是不久后还得给她伺候月子呀?”

“你想多了,你想伺候人家还不敢用你呢。人家肯定请月嫂和保姆。”陈阳白了我一眼,“咱们分开住,离得远点,尽量不见面不就行了?他们爱怎样怎样吧。”

我想了一下,确实有点道理。于是我点头,“那好吧。”

但愿未来日子里,姚瑶别再作妖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