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半夜一句话,吓得我立马离婚

2021-07-30 06:35:02 笔尖岛二

严慧的公公要娶续弦,严慧既吃惊又难受。

因为她的婆婆去世刚两个月,俗话说尸骨还未寒呢,一向对婆婆情深义重的公公竟然就要娶另一个女人!

严慧嫁给赵禹前,在公公的公司里做文员。

她就像大部分职场菜鸟那样,每天反复在一定要出人头地的打鸡血和即使奋斗一辈子也买不起房的沮丧中反复切换。

赵禹公司里挂了个闲职,他对严慧一见钟情。公公对严慧印象不错,亲自给自己的儿子保媒,想撮合他们。

严慧觉得自己好歹是大学生,瞧不上才初中毕业的赵禹,便硬着头皮婉拒了。

有一次婆婆拎着一盅炖汤到公司来,严慧进入总经理办公室送文件时,看到已经五十多岁的公婆竟然在互相喂汤。喝过汤,婆婆还抽了一张纸巾给公公擦嘴。

严慧觉得很震惊。

她父母常年争吵,吵得厉害时甚至会大打出手。她身边看到的夫妻虽然不至于都像她的父母,但也大多是吵吵闹着过,真没见过一把年纪感情还这么好的夫妻。

婆婆离开时,公公揽着她的肩,亲自送她下楼。两人说说笑笑、旁若无人地走过办公区,惹得一众小年轻羡慕不已,说这才是真爱。

后来婆婆又来过几次,每次都是给老公儿子送点吃食。她离开时,公公不是牵着她的手,就是揽着她的肩送她下楼。

严慧就是在那一刻被打动了。

她心里冒出一个念头,赵家父母的感情这么好,赵禹对待另一半也不会差吧?

赵禹本就长得不错,再加上父母感情深厚、家境宽裕这两层滤镜,严慧看他顺眼多了。

赵禹很快就察觉到严慧的动摇,他对严慧的追求攻势更猛烈。

那天婆婆又来送汤,她亲热地拉着严慧说:“咱们女人啊,干得好不如嫁得好。找个家里条件好的男人比什么都强,不但自己少受罪,以后孩子的起点也比别人高。我们家赵禹虽然学历不高,但人没啥花花肠子。我们就只有他一个孩子,以后我们的一切不都是他的?”

正是这句话让严慧的心理防线崩塌了,想要靠着她三四千块的月薪在一线城市买房简直太难了。

赵家有公司,还有几套回迁房,每个月光是收房租都有三万块收入。

如果嫁给赵禹,她的孩子直接就能享受学区房的福利,往后她也不用再在廉价租房里流浪,不用再为了省钱,连肉都不敢痛快吃。

嫁给赵禹后,严慧才发现赵禹简直是一个生活技能为零的巨婴。

年近三十的男人,竟然连电饭煲都不会用,贴身衣物还要婆婆帮他洗。

不只是他,公公也一样。

婆婆很能干,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把老公和儿子宠成两个生活白痴。

严慧觉得这样不太好,她担心以后有了孩子,赵禹还这样懒惰。

为了不丧偶式育儿,她多次跟赵禹说婆婆年纪大了,不能老是奴役她,能自己做的事就自己做。

后来婆婆得知小两口的争执,赶紧安抚严慧:“我这辈子没啥大出息,就想着把家人照顾好,让他们腾出精力发展事业。你放心,孩子你只管生,我来带。”

婆婆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严慧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严慧有了孩子后,婆婆果然说话算数,除了喂奶时找严慧,其他时间照顾孩子她全包了。

除此之外,她还任劳任怨地承包了所有家务

刚开始严慧有些过意不去,慢慢地她也像赵禹两父子那样变得心安理得了。

孩子断奶后,严慧甚至跟未生育时没两样,每天踩着点上下班,回家有现成的饭菜吃,周末跟朋友逛街、看电影、做美容,日子过得很惬意。

严慧看着依然灰头土脸地为了买房而拼命加班、接兼职的未婚同事,看着为了租房和谁做家务而过得鸡飞狗跳的已婚同事,她庆幸自己当初做了正确的选择。

穷也一辈子,富也一辈子,为什么不让自己过得轻松一些呢?

公公常说,他的成就有一半是婆婆的功劳。逢年过节时,赵禹总爱感性地哽咽着发表致谢感言,说妈妈是最伟大的人。

严慧有样学样,也爱把自己福气好,才能遇上这么好的婆婆这些话挂在嘴边。

反正说好话又不要钱,动动嘴皮子就行。

婆婆的去世让一家人有条不紊的生活戛然而止,过往的和谐也荡然无存。

公公和赵禹都不愿意请保姆,说不喜欢家里有外人。

公公直接令人接管了严慧的工作,让严慧回归家庭照顾孩子和做家务,工资照发。

严慧虽然心里万般不乐意,却不敢不从,毕竟孩子才两岁,不放心交给保姆。而且公公掌握着家里的经济命脉,自然是他说了算。

真回归家庭后,严慧才发现有多崩溃,她从早到晚都得忙着做家务。

公公和赵禹被勤快的婆婆惯出了洁癖,对家里卫生要求极高,每天都各种挑剔、各种提要求。

而且他们两父子极度自私,做事只考虑自己方便,从不管会不会给别人造成困扰。

他们喝过茶后,明明可以顺手把茶渣滤干水倒进垃圾桶。他们偏不,非得连渣带茶水一起倒进洗手盆,等严慧收拾。

如果他们回来时严慧不及时给他们拿拖鞋换,他们为了自个儿舒服,把外头的鞋穿进房里,刚拖的地被踩得乱七八糟的。

这样的小事数不胜数,一桩桩一件件累积起来,激发了严慧巨大的怨气。她迅速变得憔悴而刻薄,又不敢跟公公发火,只能朝赵禹发泄。

有时她甚至会恨死去的婆婆,因为婆婆把老公儿子惯成这样懒惰又自私,累死了自己,又来祸害她。

赵禹被严慧闹得烦了,索性早出晚归,躲在外头跟猪朋狗友喝酒吹牛。

如今听说公公要娶新婆婆,严慧第一反应是终于有人能来接她的班做家务了,第二反应是公公怎么能这样?赵禹能同意吗?

晚上赵禹回来,严慧迫不及待问起公公的事。

赵禹懒心无肠地说:“天要下雨,老子要娶媳妇,管不着。他想娶就娶呗。”

严慧震惊了。

刚刚去世才两个月的是他嘴里最伟大的亲妈,是公公嘴里要白头偕老的爱妻,怎么他们都能迅速允许其他女人来替代她?

赵禹看她的反应,奇怪道:“你这是啥表情,很不爽?我爸现在单身,要娶续弦不是很正常吗?他才刚六十岁,总不能叫他后半辈子都单着。他半夜想喝杯水都没人倒,还得把我喊起来,这过的是什么日子?”

“老头子娶了新老婆,就能帮忙照顾他,还能帮着做家务带孩子,减轻你的负担。我也不用总被你逼着分担家务和带孩子,你好我好大家好,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严慧说不出话来。

听着是这个理,就是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舒坦。

婆婆毕竟是公公相伴三十多年的妻子,是对赵禹有生养之恩的母亲啊!

在他们心里,就那么容易被取代?!

不管严慧愿不愿意,新婆婆还是如期嫁进赵家。她比严慧的公公小十三岁,又会打扮,看着比真实年龄偏年轻。

她来家里那天穿一身宝蓝色改良旗袍,勒出的身材线条竟比严慧的还纤细。她说话温柔而熨帖,让人如沐春风,看着是个好相处的人。

赵禹两父子都很满意,严慧想着等熟悉一些,就将孩子交给新婆婆,自己赶紧回去工作。

可事实让她狠狠打脸了。

孩子交给新婆婆带的第一天,脑袋就磕裂了,缝了四针。

严慧心疼又愤怒,忍不住质问她到底是怎么看孩子的?

新婆婆眼中含泪,嘴唇抖动半天,除了反复说对不起,啥有用的也说不出来。

公公打圆场道:“谁的孩子谁带,你要是觉得她带不好,就自个儿带。”

严慧哑口无言。

新婆婆才做了几天家务,不是差点烧了厨房,就是报废了价值一万多的高档料理机。她拖地时还滑了一跤,直接躺在床上哎哟叫唤不停。

她可怜巴巴地对公公说,她头晕胸闷,老觉得喘不过气来。

严慧在一旁听着,有些惊疑不定,这么严重?摔了一跤而已,不至于吧!

新婆婆红着眼圈说,赵禹他妈就是积劳成疾才去得这么早,她好不容易才嫁着一个好男人,想多陪他几年。

严慧的公公脸色微变,迅速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他这个年纪再婚并不容易,想找到一个像新妻这样显年轻又温柔的更是难上加难。

他安抚道:“做不来家务就别做了,交给严慧吧,她比你熟练。”

他又扭头对严慧说:“以后家务你多费心点,你阿姨年纪大了,弄不来。”

严慧震惊又愤怒,她没想到新婆婆竟是一个心机婊,不过是撒一下娇就逃脱了做家务,当初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招呢?

有了公公的“圣旨”,新婆婆理直气壮地逃避做家务,每天只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地陪着赵父散步、聊天、睡觉、旅游,简直快活似神仙。

严慧又被迫回归家庭当主妇,先前她要伺候老中幼三个男人,如今倒好,又多了一个老女人要伺候。

她忿忿不平,都是给赵家男人当老婆,凭啥新婆婆只要伺候老头子,她却要伺候全家?

这样的日子让严慧觉得窒息,她想去上班,公公却不赞同。

她想摆脱公公的控制,就必须争取赵禹的支持。

她跟赵禹提了几次,说跟新婆婆住一块儿不自在,什么活儿都得她干,她想搬出去租房子住。

赵禹一脸莫名其妙地说:“我们住得好好地干嘛要搬出去?阿姨不好相处,那你就少跟她相处。反正又不是亲婆婆,你用不着讨好她。”

严慧只得说实话,她觉得给公公打工处处受拘束。她想搬离这个家,还想两人一起出去找工作,以后不用再受公公的摆布和控制。

赵禹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她:“你让我放弃自家公司,去别人手下打工受气?我脑子又没进水!”

无论严慧怎么劝说,赵禹都不为所动,说多了他直接发怒了:“我看你就是想挑拨我们两父子的关系,你想搬走就自己搬,别拉上我!”

严慧不吭声。

赵禹以为她放弃这个念头了,没想到仅仅过了半个月,严慧就突然说她找到工作了,要搬出去。

赵禹又惊又怒,勒令她要滚自己滚,休想带走赵家的孩子。

严慧倒也不争,她直接拿出离婚协议书,什么都不要,只要自由。

离开那天,她亲了亲孩子,拎起行李就走。

赵禹两父子被她突然的反抗弄得懵逼,一时反应不过来。当初严慧愿意嫁给他,不就是看中他家条件好?她怎么舍得放弃优渥的生活离婚?

离婚后,严慧在一家小工厂找了一份跑销售的工作,比所有同事都拼命。

当初跟她一起打拼的同事,如今大都发展得不错,唯有她从头来过,甚至比过去更艰辛。但她不敢抱怨,不敢停下,只闷头苦干。

没有男人和孩子牵绊,她的全身心投入得到了巨大的回报。

不过短短两三年时间,她已经成了金牌销售,很快就跳槽到一家集团公司工作,薪资也水涨船高。

在这期间,赵禹多次想把孩子塞过来给她添堵,甚至要求复婚

严慧斩钉截铁地拒绝复婚,当时也不愿意接手孩子。

现在她听说赵禹要另娶,便主动登门要求变更孩子的抚养权。

赵禹求之不得,赶紧答应了,反正哪个女人都能给他生儿子,他早就带娃带得不耐烦了。

严慧用积蓄加上东拼西凑来的钱按揭了一套两居室,她终于有了一个家,一个属于她自己的家。

她躺在柔软的沙发上回想过去,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做到了,靠自个儿的能力在这座城市落脚、扎根。

若不是那一夜无意间听到公公和赵禹的聊天,她还会傻傻地在那个家里被禁锢、压榨,直至腐朽。

那夜她听到赵禹跟公公发牢骚,说她不想做家务,老闹腾着想搬出去住。

公公说:“让她闹!她没钱没工作,还拖着一个孩子,闹不出什么水花来。她不上班干领工资,还想咋地?女人就是为了伺候男人而存在的,不然娶老婆干嘛?你在外头不是已经有人了?大不了就离婚!你还年轻,家庭条件也不差,再娶年轻的小姑娘很容易。”

当时她听得浑身颤抖,肝胆俱寒。

新婆婆好歹靠着一身过硬的演技,只要将老头子伺候开心就能衣食无忧。

她呢?必须靠出卖劳动力才能混口饭吃。

赵禹已经在外头有人了,等她被榨干劳动价值,这个家还有她的立足之地吗?

她后悔当初为了少吃苦,走捷径嫁给赵禹,结果钱没捞着,爱情也没图着,落得个两头空的下场。

更让她觉得毛骨悚然的是,如果她不反抗,那么等待她的有可能是跟前婆婆一样的下场,积劳成疾、一命呜呼!

她要是累死了,谁会在乎呢?

赵禹会马不停蹄另娶一个更年轻漂亮的女人,她的儿子说不定也跟后妈亲亲热热地上演母子情深。

毕竟对于赵家男人来说,只要有女人能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就行了,什么夫妻情分都是狗屁!

她真想问问死去的婆婆,用自己的一辈子给男人当垫脚石,值得吗?

她庆幸自己想通了,也鼓足勇气逃离那个攫取她人生价值的地方。为男人为家庭付出半辈子,也许最后什么都没落好。

但是为工作付出时间和精力,工作会千万倍回馈她。

她从未想过放弃儿子的抚养权,歹竹出不了好笋,儿子要是留给赵家养就毁了。

她不想让自己的儿子长成赵禹和公公那样冷漠自私的男人,再去祸害更多的女人。只不过那时她自身难保,带着儿子什么都做不了。

幸好,她的努力有了回报。当初的暂时分离,只是为了如今更好的相聚。

往后余生,她再不会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而将自己的人生寄托在任何人身上。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