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公秘密绝育的漂亮女犯

2021-07-30 06:35:02 笔尖岛二

1,

隔着接见室的双层玻璃,汤筱兰的眼睛喷射着怒火,还是恨不得把对面那张丑陋的脸烧化!

杨建军的鬓角添了许多白发,右脸上那道被菜刀砍过的疤痕一直延伸到额头,截断眉毛,活像一条被人碾了一脚的蜈蚣。

“你还好吗?筱筱。”他喉咙似乎很干涩,说话特别困难。

“死不了。”汤筱兰冷笑着。

“三年很快就过去了,别担心,你爸爸妈妈那边都很好,我前几天去看望了老人家。”杨建军还是跟以前一样,眼睛温顺,似乎从来没有跟妻子有过任何矛盾。呵呵,他把自己老婆送进了监狱,竟然像没事人一样!

“你别做梦了,杨建军,我就算把牢底坐穿,也不会回你那个家了!”汤筱兰恶狠狠的低吼着,如果不是狱警在旁,她会跳起来大骂这个男人。

想想他做的那恶心事,她就压不住满腔的怒火。

杨建军低下头,喃喃的说:“是我对不住你,筱筱,我当时就打了华儿一顿了……其实俩孩子,一直都说你对他们好,我们都等着你回来的。”

汤筱兰准备再抢白发泄,张了张嘴又觉得没一点意思,于是冷冷地说:“杨老板,你还有事吗?没事就走吧。”

杨建军赶忙把一个大布袋拿出来,说:“这里面有两身新衣服,内内外外都有,还带了些菜,腊肉,熏鱼啥的,那个烤鸭要先吃,容易坏掉。下个月我再来看你吧。哦,账上我给你上了一千块钱了。”

这倒还好,监狱里的伙食太差,天天馒头就咸菜头,于是破天荒对杨建军点了下头,他脸上马上漾出谄媚的笑意,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狱警检查。

2,

如果不是想做母亲,汤筱兰就不会拿刀砍老公杨建军,不会判三年徒刑。

汤筱兰最喜欢小朋友了,结婚前做了好几年的幼儿园老师,天天带着孩子们唱歌跳舞做游戏,跟这些小可爱在一起,感觉自己就是一枚纯洁的天使。24岁嫁给前夫,结果他的精子不合格,无论怎么备孕都怀不上,一直拖到了三十多岁,夫妻俩都磨得没有了耐性。于是,退而求其次,准备收养一个孩子。

前夫有个表妹,家里有三个小孩了,家境不好,于是前夫提议收养表妹家的小儿子,说毕竟是自家人,有血缘关系,带起来更贴心,亲上加亲。汤筱兰坚决不同意,她担心自己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大,到时候一个转屁股便宜了人家亲生父母。她想到福利院收养一个孤儿,前夫不肯,死犟在那里。两口子本来没有孩子联结感情,日子过得没油没盐索然无味,正好找到借口,离婚了。

看着同龄的闺蜜们孩子都上小学了,汤筱兰心里很急,她为自己悲哀,一个女人,竟然连做母亲的最基本的权利都成了奢望。有时候,她甚至萌生了想随便找个男人借精,做个单身母亲算了。但她到底不敢这么做,父母亲都是德高望重的中学语文老师,写了一辈子道德文章,家教一直甚严,她怕丢了老人家的脸面。

37岁那年,汤筱兰认识了杨建军,一个开了间小门面的个体户。杨建军那时候比她大五岁,条件并不好,长相大众化,离了婚,有一儿一女。

汤筱兰那时相中男人的第一要素就是必须能生孩子 ,必须精子正常,杨建军在这一条是合格的,具备正常生育能力。杨建军的女儿跟前妻,儿子杨华跟他。汤筱兰跟杨建军一再表明:必须让她生一个孩子,这一点绝对不能含糊!

杨建军满口答应,于是,相处不到半年,两人就结婚了。

杨建军是那种过日子的男人,他经营着水暖器材店,生意虽然不算火爆但养活一家人还是绰绰有余,他为人和气,宽厚勤快,家里家外的事根本不需要汤筱兰操心。汤筱兰本来想找一份文员的工作或者到幼儿园当老师,后来转念一想,算了,备孕第一!

可是有些事情越是孜孜以求越是不可得,两年时间过去了,汤筱兰没有如愿怀孕。她变得有些神经质起来,晚上做梦都经常生孩子。每个月的排卵期,她都会主动要求杨建军过夫妻生活,年近40岁的女人,再不生就没机会了。

婚后第三年,杨建军的前妻又生了一对双胞胎,再没有精力带女儿,于是,杨建军的一儿一女全部回来了。女儿一直在学习舞蹈和钢琴,花费很大,杨建军的小店生意也做得越来越艰难,经济上的压力陡然大增。杨建军对汤筱兰生孩子的事情开始迟疑起来。

老实说,虽然是继母,汤筱兰对两孩子还是很好的,虽然不如尊重母子亲密无间,但汤筱兰至少在表面了关心爱护孩子们,经常问孩子们想吃什么然后变着法子做出来。两个孩子也很尊敬她,言行间从来没有嫌弃过汤筱兰。

杨建军试图劝说妻子,先是说40岁的女人属于大龄产妇,很容易发生意外,他不敢让她冒险;然后说自己的一双儿女其实很爱她,一直说她比他们的母亲还要好。说到底,就是想要她放弃生孩子的想法了。

汤筱兰一句话截断他的话,快刀斩乱麻:“我如果不想生孩子,不会嫁给你!”

是的,生一个孩子,做母亲,是汤筱兰的执念,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她耽误不起,年龄像秋风一样逼近人生,汤筱兰开始频繁光顾医院,做检查,吃药调理。奇怪,医生都说她的身体很好,生理指数来说,生孩子没有任何问题。

夜深人静时,汤筱兰会伤心流泪,杨建军体贴地拥着她,替她抹去眼角的泪,心疼地劝她别着急,生不生孩子都影响不了他爱她。

3,

今年四月,汤筱兰在省城一家医院做全身检查时,意外得到了医生给她的诊断:她已经结扎了!

汤筱兰的第一反应是:怎么可能!

但医生反应指着片子解释,确认无误。

汤筱兰绞尽脑汁,想起来了,唯一可疑的人是她的丈夫杨建军!去年,汤筱兰得了肾结石,在市人民医院手术取结石,主刀的医生是杨建军一个远房堂哥,当时因为麻醉加上疼痛,她晕了过去。

肯定是那次了!

汤筱兰回家后,将省城医院的诊断书丢给杨建军,他马上承认了,甚至跪下来求她原谅,是他要堂兄医生做的手脚。

他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如果再要一个孩子,他担心养活不了,他的小店赚不了多少钱,而且,他已经45岁了,把孩子养大他就年近70岁了。他发誓他会教育好自己的两个孩子,保证他们会像对待亲生母亲一样孝敬她……

汤筱兰一言不发,眼神呆滞,冷冷的看着脚下这个男人,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很魔幻。杨建军的身子哈哈镜一样,一会儿粗一会儿细,一会儿扭曲着。窗外,本来是晴朗的,突然雷声隆隆,闪电一道道恐怖地撕裂着天空。

一声炸雷,一道闪电,让案板上那把菜刀散出寒光!

汤筱兰惨笑一声,毫不犹豫地拿起菜刀,一刀砍在杨建军的脸上,手上,身体上……

杨建军没有反抗,只是拿双手护着自己,直到她砍累了才停下手。儿子杨华放学回家,看到倒在地上的爸爸和手中仍然举着菜刀的继母,惊叫一声,拨打了报警电话。

汤筱兰因为故意伤害罪,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她知道,杨建军一直在法庭为她求情,说他愿意原谅她,不恨她。

可是,汤筱兰恨他,因为他,她这辈子永远不可能做一个母亲。

做母亲,是上天赋予女人的神圣权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