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户的自白:儿子要抢我的救命钱!

2021-07-29 21:34:56 笔尖岛二

大学毕业后我进了银行上班,担任客户经理一职,主要工作内容就是负责客户服务与金融产品推荐。

今天下班回家后看知乎,突然看到一个热帖:重男轻女的家庭最后都怎么样了?我看着这个标题,突然想起了我以前一个客户。

时间回到2019年上半年,当时股市尚可。我给客户配置的基金收益都很不错。所以我那段时间一直在约客户进行基金检视,顺便请他们帮忙多介绍朋友来开卡买产品。

客户王大爷夫妻就是被他们邻居介绍来的。说是想了解一下邻居口中半年十万变了12万的神奇产品。两人穿着十分朴素,王大爷比较沉默,他老婆陈大妈是交流主力,但是那一口不知哪的塑料普通话让我们沟通还是挺困难的。

陈大妈首先强调保本,又说收益要跟邻居一样高!最后还看上了银行门口架子上那个新秀丽拉杆箱,要我送给她们,不送就要去隔壁银行!

我一度怀疑他们是来找茬的,但还是认认真真给他们介绍:您朋友放的是基金,基金不保证本金与收益;现在能够说保本的就是存款,国债还有保险;新秀丽的箱子是总部活动,我个小客户经理是没有权利送的!

陈大妈一下就没兴趣了,马上起身要走,这时王大爷不急不慢地开了口:那我们还是想试试咯。这里有五万块,小妹子,你先给我搞一下!

对我们客户经理来说,存款理财之类的其实跟我们业绩没啥关系,只有买基金保险黄金才会有业绩考核,所以我是很乐意给客户买基金的。

但是王大爷夫妻俩岁数都有点大,而且他们肯定对基金股票之类完全不了解。

所以我很犹豫,又不能违背客户的意愿,所以我只能反反复复强调基金的风险。

陈大妈越听越急,王大爷按住她,直接拍板说没问题让我放心操作!于是我给他们买了2万的基金,余下原本想给他们介绍存款,王大爷却拒绝了。

说担心钱还要用,放在活期上就好。于是我给他们推荐了类似于余额宝一样的活期理财,安全度又高,每天有利息,要用随时取。王大爷满意而归,临走把一直找我要箱子的陈大妈拉了出去。

从这我就看出来了,虽然陈大妈很强势的样子,但实际上在家里面做主的还是王大爷。

后来交流的多(陈大妈每天都要过来问一下基金情况)才知道他们是因为孙子没人带,才从老家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

他们家乡离我老家还挺近,所以他们讲家乡话,我反而更听得懂。

那段时间股市很给力,基金收益挺不错,两位老人很满意。跟我说还要存点钱进来买基金。我还以为又是几万块钱呢!没想到第二天,王大爷一个人带着一个大包跟做贼似的跑了过来,小心翼翼把包的一角掀开让我看。

嚯,一堆百元大钞!大爷深藏不露啊!

存钱的时候,陈大妈也过来了。我给她端了茶,听她絮叨这些钱的来历。

原来这些钱都是拆迁款。他们乡下的房子跟地被征用了,地方补偿了他们几十万,又分了两套房子。

后来儿子在这个城市结婚生子,他们买了其中一套,又额外贴了十多万,给他凑齐了一套房子首付。余下那套他们原本自己住的,却因为收到带娃的任务,只能出租给别人。

每月租金再加上儿子每个月给的生活费,勉强凑成老两口在这个城市的零花。

今天这些钱就是余下的拆迁款了。原本老两口当棺材本一直在银行存定期,也是听邻居说基金好,才心痒痒取了5万块钱试下,没想到一个月多月的利息就比两年的定期高!老两口一合计,干脆把钱取出来,全投我这!

“小妹子,我相信你!你也得好好对我啊!我觉得基金很不错,你看这么久就赚了这么多!那个时候如果我放了二十万,那有多少钱啊!所以你这次,全给我放基金吧!”

陈大妈期期艾艾的看着我。我哭笑不得,本质上基金还是拿钱去投股票,只不过是投资者从个人变成了机构罢了。

2018年股市变熊市,股票型基金也亏了20-30%,惨痛教训历历在目。

现在股市行情好,但谁又知道未来呢?这些钱对老两口来说可是他们压箱底的养老钱,这种资金最不适合的就是冒险了!

而且我很清楚,这种大爷大妈,即使我反复强调风险,他们也不会管的,他们要的只有一个结果——赚钱!若是给他们推荐产品出现亏损,老人家先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又喊什么心脏不好之类的……这次真的出事了,到时我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即使陈大妈再三要求,我还是坚持少部分资金做新基金,一部分做老基金定投。大部分资金给他们选择了与股票指数挂钩的结构性存款产品。

虽然他们不怎么开心,但是这样我安心许多。而且第二个月,股市就出现了一个较大的回调。

王大爷的卡上的基金也跟着跌了一些,虽然不至于亏损本金这么惨,但也让陈大妈念叨了很久。即使后面涨上去了,她也没再说过什么基金好之类的话了。

也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注意,每个大小银行网点在角落里都会有一个专门给小朋友玩的游乐区。

我们支行的主要客户是家庭主妇与退休老人等带娃人士,对儿童游乐区的布置上是花了一番心思。

这原本是我们最引以为豪的地方,却成了最大噪音来源。

自从陈大妈发现这个宝藏之地后,基本上每日都带着她的姐妹团推着儿童车一群人浩浩荡荡来这个游乐区来,小朋友负责玩,大人就负责聊。

还时不时招呼大堂经理去给他们端茶倒水。有次主管忍不住过去,请让他们说话声音小一点,别打扰别的客户办业务。

谁知陈大妈一抬头:“我可是在这存了钱的,是你们客户!上帝!”

我们当时做梦都想拆了儿童区,把玩具全怼大妈脸上去。

我也时常被她所扰,因为之前那个银行,她存完定期就会给她送个小礼品,所以每次买完产品她都会追着我要礼品,但我们银行又没有相关的活动政策!于是她就跟我闹,一开始跟她不熟的时候,我差点跟她吵起来。

过两三月也习惯了,她问我要礼品我就给她算利息,问她这些钱可以买多少小礼品了?她就不吭声,只是会狠狠抓几把我们桌上的糖放到袋子里。不过这个糖本来就是客户吃的,我也随她。

相比于媳妇的活跃,王大爷倒是不急不慢的,永远不吭声,跟影子似的在陈大妈边上。只有在说起孙子的时候,话才会多一点。所以每次跟他们见面,我都会问一下他们孙子怎么样,缓一下气氛。

陈大妈说的最多的除了孙子就是儿子,一说儿子还贷累,二说儿子养家难,三说媳妇不贤惠,在她眼里儿子简直是苦命的娃!

好几次当着我面,陈大妈语气颇重地数落王大爷,说他不体贴儿子,钱放在这干什么,买基金那么操心(我:?你说清楚到底是谁操心?)不如给儿子去还银行的钱!

张大爷就不吭声,被叨烦了就会挤出一句:“有钱傍身还是好一些!”

“呸!我们有儿子傍身不就够了?”王大妈不以为然。

一动一静的组合,也给我们的支行带来了许多活力,所以当有一段时间没看到陈大妈来,我们还不习惯了。

老两口用的老年机没有微信,打电话也没人接,我问了我介绍他们来找我的那个客户后才知道,原来王大爷住院了。

“脑溢血,突然就倒了!吓了我一跳!他老婆哭的狠嘞!”客户咂舌,“现在还没回来,他儿媳妇说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听说他女儿在照顾。”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老两口还有个女儿。即使是嘴巴从来不停的陈大妈也从未提过这个女儿。

我找客户问了病房号,买了些水果决定去看一下王大爷。结果到了病房后,正好看见陈大妈跟一个女人在吵架。

女人约二十多岁,五官清秀,神情却颇为疲倦,一边在病房叠衣服一边回首道:“……好事只想着我哥,麻烦来了就找我!”

“你少说几句,你爸休息呢!”大妈扯了一下她的衣服,“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们可是你亲父母!”

“嘿,亲父母,我老公建房子的时候你一万块都不给我,这叫什么亲父母?你给王国华(王大爷儿子的名字)花了那么多钱,我现在在干啥,你儿子现在在干什么?我这个女儿啊,在你心里就是个抹布,有用就拿起来擦两下,没用就丢到一边不管,还真是亲父母做派!”

他们用的方言说的又快又激烈,我努力听了一下 大概就是女人控诉王大爷夫妻对她不公平待遇。别说当事人,我这边旁观者听了都有点心塞。

而陈大妈却很理直气壮,一句句怼了回去,什么“我当然给你哥买房子了,他要给我们王家传宗接代的。”

“你个嫁出去的女儿还想拿家里人的钱没门!”“我们养你这么大,照顾你爹一下就不行啦”之类的。还是如在厅堂舌战大堂经理一般的泼辣。

母女俩声音越来越大。连护士都被惊到了,跑进去让她们安静一点。我也趁机溜了进去,有点犹豫的递出手上的水果:“那个……我来看看王大爷。他还好不?”

陈大妈看见我很诧异,她还没说什么,她女儿先开口了:“哎呀,谢谢美女啦!你是我爸妈的……朋友?”

“啊……嗯啊……”我有点局促不安,也不知道怎么介绍自己。女人笑了一下,“你看看,连熟人都晓得来看你们,结果你们的宝贝孙子现在人都不出现一下啧啧啧……”她从床头拿了2个苹果,说了声:“我去洗水果,你们慢慢聊”就走了出去。

“孩子来什么医院,会沾了病气的,这种倒霉地方……” 陈大妈嘟囔道,拉我坐下,我看着躺床上的王大爷并不是很好受,而且说实话,刚刚那番争吵让我对大妈也产生了一丝反感。随便说了两句就准备回去。陈大妈一把扯住我,小声道:“那个……我们那个什么基金理财的,可以取出来一点么?”

“基金没问题,但是那个结构性存款可能还得等一下……”我也低声回答道,“要用钱么?”

“嗯呐,我儿子开始交了2万块,不够了……我也不好再打扰他……”陈大妈愁苦脸,“这医院啥都要钱,我女儿也只愿意给个万把块!我看她哎,还是记恨我那个时候没有让她读大专的事情!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什么?又贵,又没什么钱!她哥读书可费钱了……还不如早点嫁人!”

她忍不住又叨叨起来,我忍了忍,没忍得住,站起身随便找了个借口跑了出来。客户在微信上问我王大爷病情,我才注意到我压根就忘记这事儿了!

后来陈大妈还是给我打电话要我帮忙把基金赎了一部分回来,还让我告诉她如何下载使用手机银行,这样她就不用再跑网点。我跟她女儿互相加了微信,但是彼此没有任何的沟通。

不久后的一个中午,正好我中午值班。我站在引导台发呆的时候,一对年轻夫妇跑过来,让我帮忙查账。我看了一眼男人,觉得有些脸熟,也许是以前来过的客户?

我找他们要卡跟身份证,男人说没有,接着报出了陈大爷的大名:“老头子就是在这搞理财的?你帮我查一下卡上还有多少钱!”

原来是张大爷的儿子儿媳?

“不好意思,我查不了。”我摆手拒绝。

其实我可以,但是我为什么要查呢?

他有点想发火,又挤出一丝怪异的笑:“我是他儿子,他现在住院了,人不方便,我就来帮他查个账……”

他老婆连忙拉住他,指了一下外面的路人:”你声音还大一点!都是附近的邻居!我们还要不要过了!刚刚应该先查一下需要带的东西的……赶紧去找你妈,让她直接把钱给咱们,去晚了钱就真没了!”

过了几日,我接到陈大妈的电话,哭得撕心裂肺,骂儿子狼心狗肺,居然要抢走父亲的救命钱……

听的我一头雾水,赶紧微信女儿发生了啥,她半响回了个语音:“呵呵,老家伙自作自受,我可不管,免得惹了一身骚!”

原来王大爷恢复得并不好,整个人瘫在床上动不了。陈大妈听医生的意见,想要转到另一个医院去看看,被儿子拦下来,理由是居然是反正王大爷都这么老了,再久也就这样,不如把钱留着给他还房贷……

2020年新冠爆发,一个漫长的春节后,时间嗖的一下就来到了2020年五月份。

我刚刚摘下口罩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就看见陈大妈独自一人带着孙子到我们银行儿童区玩耍来了。

许久不见,原本精神抖擞的她脸色黯淡了不少,边上那个如影子般的老人也不见了。

从她女儿的朋友圈我也知道,王大爷三月份就去世了,由于疫情没有大办。只是我没想到陈大妈居然还是跑回她儿子这来继续照顾着她的大孙子。

我给她端了一杯水过去,她也没喝。我问她后续怎么办?

陈大妈看着孙子活泼的身影,不晓得是跟我说还是说服她自己:“没事,我有儿子傍身就好了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