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永图:有人开始谈“去中国化”,我们要保持高度警惕

2021-07-29 18:25:13 墨珑甲

以往说到“去中国化”,可能最容易想到的是中国从古代时期的强盛到清末民国时期的衰落,西方国家兴盛之后,各国开始学习其他西方国家的知识,去中国化现象也就变得日益频繁。

像日本、韩国、越南等这些国家都是曾经深受中华文化影响的国家,而它们的“去中国化”进程大都是在西方殖民地统治之下开始的。

然而近期新的形势变化和全球动态的发展,使得“去中国化”的概念已经发生了鲜明的转变,2020年,多个财经金融方面的关注者强强联手,启动了2020年财经云峰会,主要是解析全球经济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会上中国加入世贸组织首席谈判代表,原中国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表示,特朗普以前说过“去全球化”,但当时美国作为经济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去全球化”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去美国化”。

当前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的时代背景之下,世界经济陷入停摆,然而中国以巨大的能量维持了经济的平稳运行,说明中国也成为了全球化的重要参与者和受益者。

对此龙永图认为,现在无论是有人开始谈“去中国化”,还是一些“去中国化”的说法,本质上都是在排斥中国,孤立中国,我们必须要保持高度的警惕。

一、对全球化的理解中存在的误区

1、全球化幻想:经济全球化不完全等于全球化

经济全球化最早出现的时间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已经得到了普遍认可,尽管其作为一个普遍的概念,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但目前仍旧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概念。

最早在1997年5月份发表的一份报告中指出,“经济全球化是指跨国商品、服务贸易、资本流动的规模和形式的增加,以及技术在全球范围内的广泛迅速传播,使得世界各国经济的相互依赖性增强”。

与此同时,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认为,“经济全球化可以被视为一种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经济、市场、技术与通讯形势都会越来越具有全球特征,相对应的是民族性和地方性在减少”。

从各种不同的视角对全球化进行的定义,使得目前各界对经济全球化的认知存在许多误区,这也是由于对全球化的认知不够清楚和充分而导致的过分理想化的结果,即全球化幻想。

首先,经济全球化并不是全球化,尽管是一个经济层面的发展历程,但本质上仍旧是一个政治选择,可以说它是一个过程,也可以说是一个发展态势。

然而根本上来说经济全球化主要表现为资源配置的全球化,它不是一个完全纯粹的客观过程,而是一个有着特殊政治、文化寓意的历史运动。

一直到现在,全球化的实质还是以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率先倡导,并且至今仍旧占据着主导地位、维护他们的利益和价值观的过程,所以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大都是这些资本主义国家,尤其是美国。

据此,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何特朗普之前会有所谓的“去全球化”就是在“去美国化”的论调。

经济全球化无疑是全球化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目前来看,也是全球化进程中唯一发展成效显著或令人瞩目、影响巨大的领域。

其次,在对全球化仅有的还不充分的定义中,也存在认为经济全球化是一个“去国家化”的进程,类似的观点存在合理性,却也只关注到了全球化对国家力量的冲击或削弱。

当然全球化的发展需要所有国家全方位的融入,但并不是要抛弃民族性和国家性,也严重忽视了每一个参与到全球化进程中的国家已然具有强烈的技术能力、政治意愿以及其是否选择要加入全球化的大趋势中来影响全球化进程。

最后,对于全球化仍旧存在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简单的认为经济全球化是一个可以一直持续下去的线性发展过程,不会出现重大的冲突或转折,但这一点已经从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之下严重破灭了。

2、疫情冲击并“终结”了全球化进程

许多专家在提到经济全球化时不可避免地说到新冠疫情给各国以及全球经济带来的冲击,一方面各种各样的数据使得许多人避免相互之间的接触和依赖。

新冠疫情冲击之下,全球195国家的总资产320万亿美元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跌出了140万亿美元,几乎是千年以来人类所积累的财富的一半,除了经济的暴跌之外,新冠病毒给全球人口也带来了巨大的威胁。

另一方面许多国家之间在长期的交流和合作中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尤其是世界较大的经济体,在政治、经济和军事安全等领域的合作已经不可分割。

即便双方在其他领域存在暂时无法调和的矛盾,但也不得不屈从于经济领域存在的深厚联系。

对此龙永图也表示,基于疫情对经济发展带来的冲击,势必会对全球化造成重大影响,由于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在疫情发展之下严重受挫,加上国际贸易在疫情阻挡之下的严重大幅下滑,使得人们对全球化失去了信心,认为疫情使得全球化“终结”了。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疫情虽然对经济全球化造成了巨大的迫害,但在某种程度上使得各个国家对于全球化的发展方向和目标取得更多的共识,以往长期以经济增长和发展为目标的全球化将会被一个以人的发展为中心,一个更加重视民生、重视绿色发展、重视人的幸福和健康的新的全球化所取代。

这一点上来说,疫情对全球化的冲击是暂时的,而全球化因为疫情得到的新的发展将会是更加长久的受益的。

二、逆全球化风起云涌带给中国的挑战:逆全球化就是“去中国化”

当前经济学界对于经济全球化目前的发展状态和趋势如何认识和定义仍旧存在许多分析,许多专家认为简单的认为目前的经济全球化处于“逆全球化”的过程是不充分的,我们看到了国家之间存在的“全球化分裂”,当然主要表现在大国之间,中美博弈日益升级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分类的表现。

世界第一、第二大经济体之间在关于什么是经济全球化、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损益、运行规则以及秩序的确立的重塑等等问题上都存在较大的分歧,似乎在短期内无法调和达成共识。

与此同时也有许多国家坚定的拥护经济全球化,并非因为他们承认全球化的发展潮流,而是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国家之间就经济、安全等重大领域的密切合作。

这一点从欧盟对多边主义发展的坚持中可以看出,欧洲国家无法放弃多边主义,这是们维持经济发展和世界影响力的最主要的方式。

疫情、中美关系和全球化同时出现,给中国提出了新的挑战,也让中国在关于全球化的思考上找到了新的思路。

尽管有许多专家从疫情、全球化进程和中美博弈各个独立的维度提出了中国当前面临的严峻挑战,必须要做出艰难且正确的决策。

但似乎这几种因素同时出现在一个新的时代背景之下,就注定了他们之间或者独立或者交互对于中国产生的影响都是值得注意和警惕的。

中国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在经济得到发展、国际地位和国际影响力得到提高的同时也面临着更加多元化和严峻的挑战,而美国和中国存在的分歧代表着美国会采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利用各种各样的“线索”对付中国。

所谓的“逆全球化”鲜明的表现在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政府的战略选择,自然这一点在拜登政府之后有所改善,但在针对中国方面只是愈演愈烈。

因此单从美国来说,“逆全球化”根本上就是在促进“去中国化”的进程,对这一点龙永图表示美国的全球化发展中其实一直存在“去中国化”的因素,只是近期才因为疫情的冲击被撕裂开了而已。

美国目前的所作所为并不是在简单的反全球化,而是在建造一套新的经济全球化体系和秩序,就是将中国排斥在经济全球化的体系之外,形成一个没有中国的经济全球化。

两年多的时间里,无论具体过程怎样演进,最终的结果就是美国试图使当下甚至未来的经济全球化彻底地完成“去中国化”。

具体来说,从贸易领域开始构建新的更高标准的市场准入规则,使得中国商品难以进入,企业层面也开始进行产业链的“脱钩”。

一直到科技交流、人员交往、教育沟通等诸多领域的强制性的交流中断,美国国务卿甚至公开宣扬了美国所谓的“新冷战宣言”,美国全面遏制中国的态势已经无法阻挡。

三、中国如何做出选择:冷静认识,高度警惕,正确应对

从美国近两年来的一系列的“针对”中,中国虽然仍旧坚定的维护全球化,但也冷静地认识到以中国和美国为代表的国家在对全球化的认知上存在着严重的不同。

美国针对中国的手段已经从关税、产业链脱钩、阻断科技、金融,不计后果的实行经济制裁一直到全方位的意识形态领域的对立,使得中美关系已经从最初的经济矛盾演变成为政治逻辑主导之下的大国之间的博弈。

对于美国来说,的确是未达目的可以不计手段和后果,这对于中国而言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全球化思考逻辑。

于是中国开始意识到,中国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开始,或者说从经济全球化在20世纪90年伊始,中国虽然参与到了经济全球化发展的进程当中,但很大程度上只是“身体”进入了,其他的思想、意识等都从未进入过这个体系当中。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有专家分析认为,此前中国尚未意识到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会演变成为更高层面的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的对立或者融入,并且在资本主义国家主导的全球化进程中,中国似乎从来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

而现在随着中国日益强大起来,在全球化的秩序和发展理念上可以形成自己的力量,有理由相信未来这种趋势下的矛盾和冲突还会越来越多,中美之间的博弈根本上一直都是意识形态领域的对立和冲突。

在深刻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对于美国所谓的去全球化以及旗帜鲜明的“去中国化”,中国都必须时刻保持高度警惕。

针对美国的图谋,中国正在应对,未来也会从更加长远的战略层面进行考虑,在构造经济“双循环模式”的同时,也必须了解到,全球化发展的过程中势必会对中国社会、经济甚至是政治层面的运行产生巨大的影响,是好是坏其实都在于中国会如何应对。

但即便是带来了短暂的冲击和危害,也不能就此放弃改革开放的步伐,而是应该更加坚定的推进新的,适合新的发展形势的更大力度的对外开放。

经济双循环的本质并不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国内经济免受全球化发展的影响,而是为中国未来构造更高层次,更高水平和更大力度的对外开放搭建一个坚实的基础。

按照当前的局势来说,全球化是不可阻挡的,这一现实已经足以摧毁美国逆全球化的战略和试图去中国化的意图,但全球化也并非完全有利于中国的发展,它对作为一个正在崛起中的国家提出了更加全面的严峻挑战。

无论是战略布局的多方位,还是全球治理能力,全球化的世界秩序和全球化中的政治制度的竞争,需要中国做出适时应对和调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