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卫河决堤,浚县9万人转移:村民家中3米多长吧台被掀翻,脸盆粗树木投入水里断裂,老人不愿离开

2021-07-29 16:02:16 九派新闻

7月22日晚,河南鹤壁浚县新镇镇彭村一处卫河河堤决口,洪水随即涌入周边几个村庄,村民被迫转移。

实际上,在离彭村不远的村庄,撤离在卫河决口之前就已经开始,这里是蓄滞洪区,“其作用相当于水库,在上游水流过大时开启,让上游来水停滞一会,以减轻下游河道压力。”

24日13时,鹤壁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决定,启用白寺坡蓄滞洪区,至此,河南在这场洪水中共启用了7个蓄滞洪区。

随后,鹤壁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截至7月25日24时,浚县共转移群众98637人”。

但救援人员也发现,有倔强的村民宁愿死守在生活过的土地。

在牛庄,一位村民撤离时,看到救援艇激起的水花冲开了自家的大门,他说什么也得跳下船,淌过齐腰深的水,去把大门关上。

更大的洪水正悄然来袭,新华社28日报道,由于卫河分洪,大量洪水涌入位于河南滑县、浚县的卫河右侧长虹渠滞洪区。长虹渠滞洪区饱和后,洪水漫过卫河右岸堤顶,回灌卫河,漫堤演化为决口。

现场指挥封堵的一位滑县负责人介绍,如果漫决持续,重新流入卫河的洪水持续增加,将对卫河下游的滑县及浚县县城造成威胁。

决口

万丹丹住在浚县新镇镇彭村外的一个高地,紧挨卫河。

在这里,她和丈夫经营着一家“碧水湾大众浴池”。她家一共三层,平时,她和家人大多住在一楼。从这里往东望去,穿过一片农田,便能清楚地看到卫河。

她听说,这几天,不远的几个村庄已开始组织撤离,那里是分洪区,为了缓解上下游水位压力,达警戒水位后,便会在卫河开口,让水流泄入分洪区。

她家所在的彭村并不在分洪区,但她依然做了准备——用木板和沙袋加固了大门。

但洪水到达时,万丹丹所有的抵抗都是徒劳的。

22日晚,在彭村附近,洪水将卫河左岸撕开一个长约3米的口子,激流随之从狭口喷涌而出。附近2个村庄顷刻被淹,洪水波及周围数个村庄。在此后的几天里,口子越撕越大,最大时,卫河出现40米宽的决口。

这个决口距离万丹丹家不过百米。当卫河决堤时,她听到远处轰隆隆的声音。随即,洪水来袭,水位迅速暴涨,激流开始向她家冲击。

她和丈夫死死顶住门口的门板,妄图阻止激流进入。洪水像猛兽般向前冲撞,只一个回合,万丹丹知道,自己绝不是洪水的对手,于是他们放弃了抵抗。

洪水毫不费力地涌入屋内,转瞬间就没过了小腿。混乱中,万丹丹看到,激流将一个3米多长的吧台瞬间掀翻,家里的冰箱、电视、沙发被冲得满地。她和家人只得往二楼撤退。

半小时后,水已没过一楼的楼梯转角处,这意味着,一楼彻底被淹没了,此时,水位至少没过头顶。

暴雨下个不停,万丹丹在惊恐中度过整夜。第二天天亮时,她站在阳台上看到,不远处,洪水从卫河缺口向左岸汹涌而下,灌入周边的农田里。

封堵

河堤决口的几小时后,救援人员到达这里,王体猛是其中之一。他入伍6年,来自83集团军某空中突击旅。

洪水汹涌的程度让他吃了一惊,他告诉记者,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见到如此凶猛的洪水场景。

借着灯光,他看到了只有在电视上才见过的一幕,激流混杂着泥沙向缺口的另一侧倾泄而下,由于被洪水冲刷,缺口两侧不断向下垮塌,几颗树转瞬便被洪水扯进了水里。

随后,他们开始用沙土回填溃坝区域。但随着缺口变窄,水流越发湍急,几次他们刚刚向前推进了几米,洪水便咆哮地将他们筑好的区域吞没。士兵们砍下岸边脸盆粗的大树,试图在缺口两侧搭建“脚手架”,但巨木刚投入水里,便咔嚓一声断成两截。

经过几个小时的拉锯后,王体猛看到,决口反而变得更大了,人们不得不向缺口处投入更多更大的回填物。几辆载满石头的重型卡车相继被投了进去,随后又投入几辆打碎玻璃载满石头的公交车,但洪水就像黑洞般照单全收,投进去的车辆转眼便消失地没影。

随后,更多救援力量加入进来,挖掘机、振动碾、应急动力舟桥等大型工程救援装备相继投入“战斗”。

士兵们将沙袋和石块投入钢筋石笼,挖掘机或应急动力舟桥将钢筋石笼运载至决口处进行抛填,重型卡车则向决口内倾倒石块。

26日上午,记者在现场看到,经过70多小时的连续封堵后,决口已成功合龙。现场仍有工作人员在加固堤坝,数辆渣土车排队进入原先的决口处,往水中倾倒石块,一旁,挖掘机、振动碾等重型设备也在紧张工作。

据鹤壁市政府官网消息,7月26日2时27分,在解放军、武警官兵和中国安能集团全力抢修下,在累计推填土石2.8万余立方米后,最终封堵成功,无一人伤亡。

水进人退

从卫河决堤第二天开始,万丹丹就不时看到,门前排队经过的公交大巴里,挤满了附近撤离的村民。实际上,撤离早在卫河彭村段决口之前就已开始。

彭村决口的东岸,是卫辉市柳围坡、长虹渠等蓄滞洪区,而在决口的西岸,则是浚县的非蓄滞洪区。

据第一财经报道,“由于政府有泄洪打算,在蓄滞洪区,撤退和上堤(堵决口)是同时进行的;而在西岸,没有接到撤离通知,就已发生决堤。”

“蓄滞洪区的作用就是保护下游的重要城市和重要大型基础设施,一旦上游来水量过大,就启用蓄滞洪区,其作用相当于水库,让上游来水停滞一会,以减轻下游河道压力。这也是牺牲局部利益,保全大局。” 河南省豫北水利工程管理局副局长申继先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7月24日13时,鹤壁市浚县启动白寺坡蓄滞洪区,在此之前,良相坡、共渠西、长虹渠也先后被启动。截至7月24日,河南省9处蓄滞洪区已启动7处,近半数区内的村民被转移。

对孙女士而言,她并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小河镇处于“蓄滞洪区”,也不明白这个概念。20日,她接到村里通知,所有村民需要撤到安置点,如果有亲戚的可以自行安排,剩下的政府会统一安置。

她想到了离牛寨不远石羊村的亲戚,决定投奔那里。丈夫则和村里的青壮劳力一起留在大坝保卫河堤。

那几天总能看到,村里的老少爷们站到堤坝上,拿着铁锹,将一袋一袋的土装进编织袋,随后通过人墙接力,垒上堤坝。

23日,由于头天晚上的彭村决口,大水漫到了石羊村,孙女士不得不再次撤离。

这次她和丈夫汇合,在小河镇旁的卫河大桥上搭了一顶帐篷,这成了她家的临时居住地。这里处于一块高地,桥下卫河穿过,孙女士认为,洪水还不至于能将大桥冲毁。

25日,记者见到她时,她刚吃过晚饭。在她的帐篷里,摆了煤气灶、被子及一些日用品,一旁还堆满了几十袋被塑料布盖着的麦子。

孙女士告诉记者,这是她和丈夫连夜抢出的麦子,共5千斤,只占了总数的三分之一,剩下的1万斤都泡了水。“加上地里的十来亩麦子,两季的收成都没了。”

关于小麦,卫辉市顿坊店乡关屯村一位7旬老人转移前抱着两袋小麦痛哭,更是让无数网友泪目。

一旁的路上,不时可以看到村民们驾着拖拉机、三轮车不断地往返村庄,挽救没被泡水的物资。

一位村民抱着几件衣服从旁边的小路返回大桥,气喘吁吁,浑身湿了半截,站在她身后的男孩则捧着一个盒子,里面装了一只乌龟。

当洪水来时,人们抛弃村庄为洪水腾出地方,但救援人员也发现,有倔强的村民宁愿死守在生活过的土地。

在牛庄,一位村民撤离时,看到救援艇激起的水花冲开了自家的大门,他说什么也得跳下船,淌过齐腰深的水,去把大门关上。

在新镇镇,一队救援人员驶入洪水淹没后的村庄,这里的村民早已撤离。他们得知,巷子深处还有一位80岁的老人和他60岁的儿子仍待在家里不愿离开。他们呼喊半小时后,仍没有得到半点回应,救援人员无法找到老人的具体位置,只得暂时放弃。

武汉晨报特派记者 陈伟河南浚县报道

【来源:九派新闻】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wccm.sinanet.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