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病患连夜撤离,新医一附院医生:上亿医疗器材面临泡水危机

2021-07-29 12:56:01 大白新闻

“前几天一直绷着,今天来到新乡一路干巴巴的,我一个大男人都忍不住哭得稀里哗啦。”面对洪涝的肆虐,新医一附院医生朱时清(化名)有些崩溃。

“125年来,我们医院从没这么狼狈过,而卫辉现在的水位还在涨,27日又涨了近50公分。”

新医一附院全称为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始建于1896年,是一所设在县城卫辉的省级三甲医院,125年来因洪灾首次停诊。

作为卫辉一大精神地标,医院的停摆对卫辉人民来说意味深重。不少当地人发帖称:“卫辉人心里的那盏灯,随着一附院的灯,一起被洪水熄灭了。”

7月26日,受不断上涨的洪水影响,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断水断电,病人们急需转运。27日凌晨,在救援力量帮助下,院内9000余人撤离完毕。

“太阳晒得新乡的路面反光,我猛然出了一头汗,以为地面又有水了。”转运完成当天下午,朱时清向大白新闻介绍了医院撤离前后的全过程。

随着最后一批人员撤离,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大楼的灯灭了

撤离分三阶段,护士因搬运患者体力不支晕倒

大白新闻:朱医生你好,目前医院撤离到了哪个地方,医院后续的安排是怎样。

朱时清:7月27日凌晨从卫辉撤到新乡,医院还有人在值守,我和大部分医生护士都撤出了卫辉,还有一小部分在卫辉群众临时安置点做医疗服务,分别分布在卫辉五完小、柳庄二中、育才小学、后河镇等安置点,每个安置点的人数大概在一千人左右。院领导们以及各岗位的部分人员都留在了医院,中午几个院长还在住院部大厅吃方便面。

经过此次大转移,现在大家都很疲惫,也很伤心。医院的官方指示是各位职工辛苦了,准备随时重启,继续为豫北服务。但我估计这个“随时”指的是十天半个月,不可能像郑大一附院那么快。

大白新闻:患者都被转移到了哪里?

朱时清:重症病人大部分都被转移到了新乡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这也是离我们最近的一个医院,部分内科患者被转移到了新乡市中心医院。这两家医院都是兄弟医院,都属于新乡医学院的附属医院,为了迎接我们医院的病人,这两所医院昨天都全员上岗了,非常给力。

大白新闻:医院从何时开始应对淹水危险及撤离病人的。

朱时清:从城市内涝开始,我们就开始应对淹水危险。25日的水位已经和医院地坪持平,而医院本身就是一个高地,所以当时情况比较危险。门诊急诊以及院内各个地下室入口都开始堆积沙袋,地下室以及一楼的地面都开始组织人员进行排水。

撤离主要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7月23日开始,各科主任以及院领导们认为水位的上涨可能会带来不便,陆续劝离轻症病人两千余名。

第二阶段是从7月25日开始,当时社会各界捐赠了速冻食品,医院营养科也在那几天免费提供餐食,但医院诸如蔬菜类的食物开始供应不足,病人有些焦灼,开始往医院外出走。当时并没有很多的救援船来专门撤离病人,于是病人及病人家属就搭乘能开到医院门口的铲车撤离医院。

第三阶段是7月26日凌晨5时,医院突发紧急通知要求全员撤离。此时医院还剩下大概一千余名患者,当日医院开始断水断电,病人们急需转运,政府和部队开始介入,转移了包括病人、病人家属以及医护人员在内的全部人员,大概一万名左右。撤离出于两个原因,一是当时的水位一直在上涨,一晚上能上升30到50公分;二是供电不足,26日上午10时,医院全部停电,水电的供应不足导致很多治疗无法继续,尤其是许多重症病人需要电力维持生命。

尽管医院反复劝离,但当时仍有很多病人不愿撤离,因为重症病人很可能面临在路途中去世的风险。医院有两座大病房楼,分别在17层和23层,但由于停电导致电梯无法运作,病人只能人力通过楼梯抬运,后勤部也被调来帮忙,几个医护人员共同抬运一个病人。当时医院底层的一些卫生间开始返水,无法使用,医院大厅也能闻到一股飘来的粪便味。

大白新闻:医院停电的后果是什么,会影响多少呼吸机病人?

朱时清:停电可能会导致插管式呼吸机病人的停氧问题。因为电力供应不足,氧气管道已经无法使用,所以这部分病人在停电后只能靠氧气瓶维持,在转移病人的过程中需要大量的氧气瓶,这个情况比较危急。

道路拥堵,救护车移动速度非常缓慢

大白新闻:转运时的秩序怎样,对病人的病情有何影响。

朱时清:医院大楼外有两个撤离点,其中在住院部九号楼的撤离点因为人数众多,现场非常混乱,另一个转运点在门诊大厅。当时家属的情绪都非常紧张焦虑,医务人员起到的安抚作用是比较小的。现场有院领导及后勤人员尽可能维持着秩序,医师和护士则去运送病人下楼。

当晚运送病人时,有一位护士两次从23楼往下协助搬运患者,第二趟往下搬运至5楼时,护士因呼吸过快致呼吸性碱中毒晕倒,当时进行了抢救,目前已经恢复。

7月26日,新乡医学院一附院的患者在撤离点等待转移

在一开始转移船较少的情况下,病人及其家属拥挤得比较厉害。有一些患者只能躺在转运艇上,医生便边走在水里边推着转运艇前行,这个就给转运带来了较大的困难。很多主任医生五六十岁,但也只能泡在水里无法上船,大家都是在硬挺着做这些事。

7月26日,医生泡在水中推着转运艇前行

转运时救援艇的路线不太统一,落脚点之间也有差,有时会出现找不着病人或找不着救护车等状况。7月26日,在转运大半天后,当天下午4时左右开始有部队前来协助,其中有几十余人留在医院撤离点维持秩序,这时的秩序才开始恢复正常。也是在后期部队到来之后,重症病人才在当天夜间被全部转移。

7月26日晚,救援队及部队协助医院撤离

在出卫辉后有条通往新乡的道路叫新浦路,医院准备在这个地方进行接洽,但当天从卫辉出逃的人特别多,导致新浦路特别拥堵。逃难的私家车、家属接送的车、新乡市前来接洽的救护车队都寸步难行。医院在网上各个平台呼吁大家让出救护通道,但因为道路上全是撤离的人,即使救护车鸣笛也无人让路,导致救护车转运的速度非常缓慢。车上的家属和陪同的医生都很焦急,但也毫无办法。

面对病人大家也不敢掉以轻心,所以没有出现患者病情加重的情况。但病人不被转移到救护车上就无法满足供电的需要,所以新浦路上救护车车速较慢是个比较困难的点。

家属院仍有部分老人不愿离开

大白新闻:7月25日晚间网络流传着一份求助信息帖,请求各方支援新医一附院发电机、抽水泵、冲锋舟、救生衣等排涝、救援设备,当时医院情况怎么样?

朱时清:平常我们医院有三路电,一路是社区的主线,一路是电力局专门供给的一条线,还有一路是医院热力中心自身能够发电,但因为缺油,所以医院发电只能维持一天左右。

因为医院的设备非常昂贵,如辐射性设备等大型仪器可能就高达几千万元,而这些设备全都在地下一层或者地下二层的地下室,所以对于这些仪器的保护非常重要。在水位上涨之初,医院便开始在地下室入口采用砖砌墙以及堆沙袋的方式进行防御,但由于地下室会漏水渗水,医院便一边砌墙一边往外排水,所以急需抽水泵。

因为医院和卫河直线距离仅相隔500米,所以医院自发成立了后勤组织,百十号人轮班参与抗洪救援,比如在河堤上搬运沙袋抢险。而关于救援人员物资保障方面的求助,基本上很快就解决了,因为周边村民每到饭点便会煮饺子给我们吃。

大白新闻:网上也有人发布了医院家属院的求助信息。

朱时清:一些私人的求助基本上都来自于病人的家属。医院的家属院有部分老人不愿意撤离,他们在这里住了大半辈子,认为“死也要死在这里”,儿女跪求也没用。也有很多老教授的儿女在省外或国外,前几天网络信号很差,电话很难打进来,所以他们就在网上发布求助信息。此外还有一些行动不便的,比如长期卧床的瘫痪者,就被困在了这里。

医院也有组织搜救队去家属院里呼喊,但随着救援队人员越来越少,家属院里也没有饮用水和食物,老人们很有可能无法完全撤离。其实不仅是在医院,卫辉市区和周边乡镇有很多不愿意或不方便撤离的老人,很可能会面临因物资匮乏而缺少食物的状况。目前中央军队已经介入,还在持续转移中。

标本价值受损,科研及经济损失惨重

大白新闻:作为一名医生,你在此次转运过程做了哪些工作?

朱时清:保证病人病情不恶化、稳定情绪、劝病人出院以及保护医疗文书等。23日时很多药物耗材都已经停了,糖盐水都是限量的,抗生素也断货了,于是找了跟抗生素相近但效果略差的替代品。期间很多药品耗材都是免费捐赠提供的,男医生便自发帮后勤搬运社会各界捐赠到医院的物资,包括紧急药品、输液器等。

作为医院的重要劳动力,很多医生都是全能,这个时候什么都得干。而在整个转运过程中,许多医护人员出现足部溃烂、皮疹等症状,大家都焦头烂额,身体和心理都强撑着。除了转运病人还要考虑家人撤离的问题,因为医院周边的救援主要集中在患者身上,很多医护人员的家人都没人帮忙送出卫辉。

大白新闻:此次洪涝给医院带来了怎样的损失?

朱时清:洪水来袭不仅影响了病人,也损伤了医院辛辛苦苦攒了几十年的标本的价值。因为标本是手术科室的患者标本库,停电以后冷冻温度下降,可能会失去标本的保存价值,而这对于科研是个很大的损失。此外,医院的各种科研仪器被浸泡在洪水中,也造成了较大的经济损失。

医院价值过亿的珍贵医疗器材,全都储存于地下室,面临着被未退却的洪水、墙面地表渗水泡报废的危险。医院现在只留下少数值班医护人员,急需联系到卫辉抢险指挥部的负责人,从而寻求大型吸水车、隔离沙袋、专业设备救援人员等帮助。

24日,水位逐渐又开始上涨之际,我们医院领导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卫辉的精神地标就是我们医院,现在我们医院停摆了,对整个卫辉人民都是心理上的打击。

前几天一直绷着,今天来到新乡一路干巴巴的,我一个大男人都忍不住哭得稀里哗啦。125年来,我们医院从没这么狼狈过,而27日水位又涨了近50公分。

大白新闻:原本可以不用这么“狼狈”?

朱时清:水第二次上涨时我们还有三天时间转移,当时医院高地和北面路面还是干的,铲车都还能进来,但医院并未收到任何关于转移的通知。不管是泄洪还是决堤,我们卫辉人民都会支持政府的决策,只是应该提前告知以及预留撤离的时间,这样就更有利于医院在水电道路相对通畅时的撤离工作。

大白新闻:洪涝灾害易导致传染病盛行,医院对此有做哪些防护措施。

朱时清:预防传染病是感控中心的职责所在。暴雨以来,感控中心时常抽查我们向病人宣教预防传染病的情况,要求各科室发宣教照片,保证医护患者都学习到。医院分发了大量花露水,防止蚊虫传播疾病。我们医护人员都是半夜蹚水回家,蹚水后及时冲洗,每次洗手用消毒液、护手霜。

撰文:刘蓓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