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疾控论文:接种疫苗后感染德尔塔毒株与不接种感染有何不同

2021-07-29 12:21:52 澎湃新闻

引发南京疫情的新冠毒株为德尔塔变异毒株,据7月29日南京新冠疫情防控第九场发布会的信息,截至7月28日24时南京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71例(其中78例为轻型,86例为普通型,7例为重型)。新冠病毒德尔塔变异毒株2020年12月在印度流行,被世界卫生组织指定为关注变体(VOCs)之一。
据江苏省卫生健康委新冠肺炎防治专家组专家 、江苏省疾控中心急传所所长鲍倡俊介绍,德尔塔毒株传播能力显著增强,比以往其他毒株的传播能力提高了一倍,比在英国发现的阿尔法毒株传播能力提高超过40%。同时,伏期或者传代间隔缩短,短短10天内就传了五六代,病毒传播速度在加快。再者,病毒载量高。感染者样本PCR检测病毒结果显示,病毒载量有显著增加。患者的Ct值非常低,Ct值越低就表示体内病毒载量越高,患者核酸转阴所需要的时间也延长了。
根据国家卫健委信息,目前国内疫苗接种已超过15亿剂,那么接种疫苗后感染德尔塔毒株与不接种疫苗感染德尔塔毒株有何不同?澎湃新闻记者翻阅《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报(英文)》(China CDC Weekly)发现今年第25期有聚焦这一问题的个案研究。该研究中有来自四川成都的3个病例,其中2人接种过疫苗。研究发现,接种疫苗者从核酸检测阳性到抗体检测阳性时间更短;Ct值更高(编注:循环阈值Ct用于量化病毒载量,较高的值表示较低的病毒载量,即感染程度轻,反之亦然);出院时间更快。结论是为应对德尔塔毒株,应该加快疫苗接种。
上述研究的作者单位为中疾控、成都市疾控中心。研究基于3名四川成都新冠德尔塔(B.1617.2)毒株感染者的临床观察。
患者A为一名33岁的中国男性水手,2021年4月26日从印度经尼泊尔加德满都回国,经成都海关检测并由成都市疾控中心确认为新冠病毒阳性。
患者B为一名家庭主妇,于2021年5月2日乘坐与患者A同一航班,在检疫期间经四川省彭州市疾控中心检测,于次日被成都市疾控中心确认为新冠病毒阳性。
患者C为一名水泥公司男性员工,于2021年5月9日乘坐与患者A和B不同的航班,在隔离期间经第三方检测实验室检测为新冠病毒阳性,次日被成都市疾控中心确认为阳性。
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患者A于4月19日从印度新德里抵达尼泊尔加德满都,患者B于4月21日从印度北方邦抵达尼泊尔加德满都,患者C在回国前曾在尼泊尔加德满都工作过。他们在登机前的PCR检测和COVID-19抗体检测都呈阴性。
患者A于2021年1月25日与2月8日接种了北京生物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患者C于2020年10月19日与11月4日接种了北京科兴的新冠病毒没货疫苗,患者B没有接种疫苗。
在4月27日和5月11日,3名患者的鼻咽拭子样本经过商业试剂盒测序获得了长度为29858、29732和29877bp,深度超过3000X的全基因组序列。与武汉的参考序列(MN908947)相比,共享20个核苷酸变异位点,其中包含了T19R、L452R、T478K、D614G、P681R和D950N等被列于B.1.617.2子系中的特征性突变。B.1.617.2病毒变体自2020年12月以来一直在印度流通,被世界卫生组织(WHO)指定为关注变体(VOCs)之一。


患者A、B、C分别于2021年4月26日、5月3日、5月10日被转入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进行隔离治疗CT影像结果显示,他们在入院不久后都被出现肺部病变的增加。

患者A和C已接种疫苗,患者B未接种疫苗

在患者A、B、C隔离治疗期间,研究者发现已接种疫苗与未接种疫苗的患者之间存在三个差异。
首先,研究表明,接种疫苗的患者从被诊断感染到抗体呈阳性的时间比未接种疫苗的患者短。患者A的IgG/IgM/总抗体检测在第4天呈阳性,患者C在第1天呈高滴度阳性,而患者B甚至在第7天依旧呈阴性。其在整个住院期间IgM呈阴性,IgG和总抗体在第13天呈低滴度阳性(图3是化学发光免疫法(CLIA)的IgM和总抗体结果)。

患者A和C已经接种过疫苗,而患者B没有接种过疫苗。所有患者在第1天用ELISA法检测IgM均为阴性,此图中未显示


其次,未接种疫苗的患者样本中,Ct值(编注:Ct值越低,感染越严重)似乎低于接种疫苗的患者。先前研究也有类似发现,即在接种疫苗后的第12-37天,接种疫苗者的Ct值与未接种疫苗的对照组感染者(n=1,888)相比明显增加。
最后,研究还发现接种疫苗的患者住院时间相比于未接种疫苗的患者更短(图4的Ct值结果)。患者A和患者C分别在住院21天和25天后出院,患者B在36天后于6月7日出院。


研究表示,针对“德尔塔”毒株,疫苗仍有保护作用。根据前期研究,确诊病例中没有接种过疫苗的人群,未接种疫苗的人群转为重症或者发生重症的比例,显著高于接种过疫苗的人群。相比未接种疫苗的病例,接种疫苗的病例从确诊到产生抗体的时间短,CT值高、住院时间短。因此,专家呼吁其他低风险地区人群尽快接种疫苗。
7月29日凌晨,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也发微博对南京疫情与疫苗效力问题进行了分析。
​张文宏表示,注射疫苗后可以有人感染,像这次南京,上次广州,都有人在注射疫苗后感染。但如果不打疫苗,感染的人数可能会更多。到底疫苗作用如何,最终需要真实世界的防控数据。国际如此,国内也不例外。目前英国和以色列的疫苗接种率都接近了70%,近期放开后,出现了感染人数的明显上升,但是这种发病率的上升不再造成医疗资源的挤兑,该病的病死率也从去年最高的18%,降至最近一周的0.1%。这个水平是接近流感的病死率水平。未来通过疫苗接种,仍然不能完全控制疫情的持续和反复,但如果在全面放开后病死率降至流感的水平,那么就可以消除该病毒流行带来的严重后果,或者说将“新冠”的危害通过疫苗接种,在短期内通过人群免疫力的建立,降低至季节性流感的水平。人类如果没有疫苗,也会通过逐渐建立群体免疫,学会与这样的病毒相处,但是需要数十年的时间,同时要付出大量的代价。
张文宏说,中国疫苗有没有效果?最近在智利完成的灭活疫苗上市后的持续观察,在医学上称之为真实世界研究,数据在国际最著名的医学杂志,新英格兰杂志上发表。这是一次比较硬碰硬的测试。智利评估了今年2月2日到5月1日在全国大规模疫苗接种中国灭活疫苗人群疫苗的保护力,该队列包含列1020万智利人口,在2剂接种的人群中,中国灭活疫苗对预防新冠感染的有效性为65.9% ,预防患者的住院率保护力87.5% (95% CI,86.7-88.2),预防ICU入住率的保护力为 90.3%,对死亡的保护力为 86.3%。智利疫苗接种的结果表明中国灭活疫苗对新冠的重症化、住院和死亡的预防具有较高的有效率。如果以减缓传播和降低病死率作为目标,可以承担一定的保护,但是作为清零和根除疾病流行,可能是目前疫苗不能达到的目标。
​张文宏总结,“这些数据可以告诉我们,未来哪怕我们每个人都打了疫苗,新冠仍然会流行,不过流行的程度会降低,病死率可以降低。开放后还会有人感染,未来各国均要面对的是疫苗降低了病死率与疾病的传播,但是非常重要的还有市民的防控意识,国家的公共卫生体系(包括医院和疾控)的力量,才能最终达到与病毒的和谐共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