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小白兔” 江一燕的黑红往事

2021-07-30 18:00:02 万小刀


一、

1983年,邓超4岁时,江一燕在浙江绍兴出生,当时叫江一燕。江燕4岁就玩跨界,学摄影,学跳舞,还学吉他……父母则整日忙于工作,江燕仿佛留守儿童。

每逢放学,江燕总是等不到人来接,好心的舞蹈老师章燕注意到了她,不仅管起江燕的晚饭,还每天骑自行车,送她去公园找她做摄影师的妈妈。

一来二去,早熟的江燕,就和年轻的舞蹈老师结成了“忘年交”,从老师这里得到的情感慰藉,也为江燕日后总谈大龄男友、认忘年“干爹”,埋下了伏笔。

同一时期,未来将和江燕发生重要交集的“蛋糕大王”罗红,高考失利后到成都学了摄影,学完开了家“石林彩扩部”,但干了4年没赚钱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

1990年,23岁的罗红邂逅书店老板的女儿王蓉旻,两人恋爱并结婚,王家很看好罗红,大力资助,罗红重整旗鼓,使照相馆扭亏为盈,还抓住了一个改命的机会。

就在罗红还清债务、咸鱼翻身之际,远在绍兴的江燕,却等来了一个噩耗。

二、

1994年,学校组织看电影,江妈妈举着手电筒,在黑漆漆的电影院里一排排寻人,找到江燕后,沉痛地告诉她:章燕老师病危,已到弥留之际。

章燕呕心沥血,把这群绍兴小女孩教得很好,还去了北京表演,自己却在课堂上晕倒,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6岁。

章燕老师患病后曾对江燕说,等自己病好了,想去山区做一名舞蹈老师。

后来,央视以章燕为原型拍摄的电视剧《舞蹈教师》,还获得了“飞天奖”。

1997年,北京舞蹈学院附中到浙江招生,14岁的江燕,为了完成章燕老师未能实现的上学夙愿,也为了体验一把离家流浪的感觉,考入了北舞附中音乐剧专业

早熟的江燕,和同龄人格格不入,经常一个人窝在角落写日记、弹吉他、唱歌,同学们嘴上不说,私下都觉得她有点装X。

倒是低年级的小学妹,没见过什么世面,对多才多艺的学姐特别崇拜,经常成群结队跑来听她唱歌。

离家万里、内心孤独的江燕,开始向爱情求索,她恋上一位男老师,一度为了爱情要死要活。

这一年,罗红也带着他的新产业“好利来”杀到了北京。原来婚后不久,罗红就发现了蛋糕业的商机,夫妻俩卖了房联手创办“好利来”,一路顺利,很快进军北京。

度过草创的艰难后,罗红下令所有家属一律下岗,妻子王蓉旻身先士卒,带头回家相夫教子。

已婚妇女王蓉旻回家带娃时,16岁的江燕和班里的4个女同学,组了个叫“漂亮宝贝”的唱跳组合,经常在北舞和其他高校演出,渐渐打响了名气。

一家日本公司朝她抛出橄榄枝,但一周写三四首歌的要求,却让江燕头秃。她花“天价”在日本买了一瓶绍兴女儿红,结果喝光都没写出什么,干脆解约走人。

从日本回国的江燕,彻底认清了自己的创作才华,于是决定另辟一条蹊径。

三、

因为气质清新脱俗,江燕骑着自行车穿过北电校门,给主考官留下不俗印象,顺利通过专业考试。

要说江燕的文化素养,放在明星圈子里也算不错,突击一两月后,竟拿下了北舞最高分,以文化课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电,成了刘亦菲、朱亚文和罗晋的同班同学

有了“漂亮宝贝”的人气积累,江燕的星途虽然比不上“神仙姐姐”刘亦菲那样成天忙着拍戏、在学校里见不着人影,却也不愁资源。

才刚上大一,她就被顾长卫挑中饰演《孔雀》的女主角,当时同样名不见经传的福建女孩张静初还叫张静,只是一个备选。

谁知,江燕忙着恋爱,剧组训练总是迟到,比她大3岁的张静,那时已经懂得机会得来不易,每次都早到半小时。

最后,江燕被淘汰出局,已更名张静初的张静,凭借《孔雀》一炮而红。

虽然错过了《孔雀》的机会,但长相和章子怡有几分相似的江燕,颇受文艺片导演青睐,大二时,便主演了电影处女作《与你同在的夏天》

一只脚踏入娱乐圈的江燕,也迷信起改名助星途那套,和同学跑去找算命先生算了一卦,算命的说:在姓和名之间,添上六七笔,红得快,添一笔,能凡事顺利。

而后,江一燕就添了一笔,更名“江一燕”。

后来却发现,“江一燕”叫快了,那不还是“江一燕”吗?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江一燕后来闯荡演艺圈,跟头栽得还挺大。

同年,刚从中戏毕业的邓超,主演《少年天子》,与女演员郝蕾假戏真做,还一起纹了爱的纹身。

同年,主持界的顶流崔永元,因目睹社会种种阴暗面,罹患抑郁症,退出《实话实说》。

同年,随着“好利来”的江山愈发稳固,总裁罗红开始放飞自我,他上天入地、花钱无数,重新拾起年轻时的摄影梦想。

为了拍到罕见的照片,罗红把摄影当成极限运动来玩,直升机坠落,人没事就好,再调一架来;差点遭恐怖分子袭击,也不在乎,下回还敢来……

随着罗红回家的时间越来越短,王蓉旻对他痴迷摄影非常不满,一度闹到要离婚,但根本拦不住。

罗红用自家广告位,把署上大名的公益广告(也是摄影作品),贴的满地铁都是。每年还有80万好利来客户,能免费收到罗红的摄影画册作为礼物。

卖蛋糕的摄影师罗红,忍了十多年,终于昂首挺胸、自由翱翔,再也停不下那追逐自我的步伐。

而江一燕,再过两年就会在演艺圈崭露头角,距离她走进罗红的射程,也已不远。

四、

2005年,22岁的江一燕去《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剧组试镜女二号,监制兼主演陈道明一见到她,立马拍板:“这怎么能是女二号呢?这个女孩只能演女一号!”

还没毕业的江一燕,也颇有性子,她觉得女一号“周蒙”乖巧无聊,和自己太像,就想挑战女二号“杜晓彬”。

陈道明劈头盖脸一顿训:“你长得就是一副女一号的模样,为什么要演女二号?演员,尤其刚出道的新人,要从本色演起,才能打好基础,才能谈塑造人物。”

拍戏过程中,两人没少争吵。一次,江一燕反抗无效,坐在地上放声大哭,祖籍绍兴的陈道明,跑过来服软:“小老乡,给我点面子,别哭了,拍戏吧。”

在剧中饰演江一燕父亲的陈道明,与22岁的“女儿”江一燕,竟吵出了真感情。

戏拍完,江一燕喊陈道明“陈爸爸”,陈道明对江一燕也颇为欣赏,把“蒙蒙”的称呼,延伸到戏外,一直把她当女儿呵护。

同年,38岁的罗红主动退位,不再过问生意上的事,把公司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为梦想而活,全职玩起了摄影。

第二年,还在北电念书的江一燕,和她的老师祖峰,合作文艺片《宝贵的秘密》。

不料,这部没有机会公映、拉不到投资、新人导演扛着自己钱拍摄的处女作,竟一不小心,改变了江一燕的人生。

五、

片子的拍摄地在广西巴马的贫困村,进村的巴马地区公路九曲十八弯,一不小心就会翻车,农作物种在悬崖之上,学生教室和村民住所一贫如洗。

不知道是不是骨子里一点浪漫情怀作祟,江一燕不仅没被这艰苦卓绝的条件吓跑,还和村民打成了一片。

拍完电影后,江一燕放不下这里的孩子,每年都会回到这里,到离拍戏村庄不到两公里的长洞小学支教。

当地的生活条件很艰苦,教师宿舍没水、没电、没信号,窗户没有玻璃,只能拿破布捂着,一星期才能下山洗一次澡。

江一燕和老师同吃同住,没搞特殊,经常下悬崖去家访。

支教第4年,她才克服种种阻碍,用投影机让孩子们生平第一次看到电影,就是那部《宝贵的秘密》,孩子们好奇地问:“江老师,你怎么会走进那里去?”

再后来,更有能力的江一燕,每年都会回到这里,为学校修路、修缮校舍,在学校里建起厨房、广播站和爱心超市,为孩子设立奖学金,资助11个小朋友,供他们从小学读到大学。

她还在朋友的帮助下,为当地捐建起两个幼儿园,这在落后的山村鹤立鸡群,堪称是当地的豪华建筑。

22岁的江一燕不知道,一时兴起的公益之路,比当明星要艰辛百倍。

世人容忍明星做个凡人,却要求行善者是个大圣人。

尽管当地学生对江一燕满怀感激,把对她的崇拜和爱,写到信里、作文里,网上却有不少争议。

网络的犄角旮旯里,藏着一群人,他们对山区毫无贡献,却很聪明,通过攻击行善者是伪善、是作秀,不出一分钱一分力,获得自己道德上的优越感……

六、

2007年,刚从北电毕业的江一燕,与“影帝”吴镇宇联袂主演《双食记》。

在这部号称内地版《饮食男女》的影片里,一心想拓宽戏路、颠覆清纯形象的江一燕,与吴镇宇有不少大尺度戏份,被导演送上“激情小白兔”的称号。

一次,江一燕与吴镇宇在闹市区激情热吻,引得围观群众连声尖叫,还有“吴迷”当场失声痛哭,在工作人员的安抚下,才改为低声啜泣……

据说,就是在拍摄这部戏期间,23岁的江一燕与39岁的罗红结缘。

一次拍摄间隙,江一燕正躺在椅子上小憩,忽然发现一个胡子拉碴、长相酷似“犀利哥”的男人,正用长焦镜头对准自己。

一番质问后,该男子称自己是连锁蛋糕店的罗红,还说江一燕的气质,很符合他们企业形象代言人的定位……

而后,罗红回到北京,把照片寄给了江一燕。

又过了一年,已经通过“周蒙”一角崭露头角的江一燕,荣获《时尚先生》颁发的“2007年度最具潜力女艺人”奖。

在主办方的安排下,新星江一燕与评委罗红共走红毯,两人有了更进一步的交集。

几个月后,罗红邀请江一燕等几位热爱摄影的朋友,共赴非洲拍摄野生动物。

据说,当时已经离婚的罗红,正是在这趟非洲之行中,向江一燕表白,并送给她一台写有“JYY”的高档定制相机。

而后,江一燕接棒徐静蕾,成为好利来新任代言人。

直到2011年,两人的关系,才传出风声。

有知名爆料人在微博爆料,说江一燕的男友是好利来老板罗红,总资产超十亿。罗红与妻子离婚后,和江一燕走到了一起。

此爆料口说无凭,连张配图都没有,并未引起多大关注。

直到一年后,江一燕与罗红被媒体拍到亲密照片,两人的绯闻瞬间引爆网络。

罗红与前妻离婚,并未向公众官宣,因此留下无限遐想空间,江一燕小三上位的传闻风起云涌。

这段插足疑云,既没有当事人悲戚控诉,也没有女人互扯头花,甚至在多年后,大家都成了彼此的旧爱,竟还顾念旧情,发出了统一立场的声明。

但这也拦不住吃瓜群众们,脑补了一出二女夺夫的吸睛戏码。

七、

2011年,被外界称为“爱心爬行者”的江一燕,筹备出版随笔摄影集《我是爬行者小江》,陈道明不仅认真读完所有书稿,还帮她把标点和错别字都给圈出来了。

从不逢场作戏、阿谀奉承的陈道明,此前从未给人作序,倒是为江一燕破了例,他对女儿“蒙蒙”的循循善诱、谆谆教导,登上了热搜。

明星身边永远花团锦簇,但陈道明的“父爱”不太一样。虽然平时不太联络,却会默默关注“蒙蒙”,一看到哪里做得不好,就会打电话来劈头盖脸“骂”一顿。

这一年,江一燕主演话剧《七月与安生》,邓超夫妇冒雨助阵。

谁知,不久后,江一燕与邓超的绯闻竟火烧火燎起来,传邓超夜会江一燕,孙俪气到回娘家……

对此,邓超的经纪人很不屑:“放出这种消息,不就是为了5块钱一本的杂志博眼球吗?” 江一燕方也回应:“这事情特别无聊。”

孙俪的经纪人则对记者表示:“你都不相信的事情,就表来问我鸟。”

也不知道是邓超的问题,还是媒体的问题,他结婚之后不知道“被出轨”多少次了,孙俪也不知“被分居”“被回娘家”“被捉奸邓超”多少次了……

说起来,当时江一燕的正牌绯闻男友,明明是好利来的总裁罗红。

人一家大业大的富豪,还能容忍自己头上长草了?

2014年,还有媒体爆料,说江一燕回京后,径直回到罗红别墅,二人进入“同居时代”。

2015年,江一燕和孙俪的娃,还其乐融融地一起出游,似在进一步破除与邓超的绯闻……

这一年,和罗红一样喜欢放飞自我的江一燕,又接拍了一部改编自真实故事的文艺片《七十七天》,讲述男青年与高位截瘫的女摄影师,用77天走出无人区的故事。

导演兼男主角赵汉唐很任性,没钱就敢拍电影,还去了无人区,并对江一燕打包票:“我保证你免费看到中国最难得一见的旷世奇景”,说服她零片酬出演……

拍摄地平均海拔在五千米之上,严寒不说,人还有“高反”,剧组又穷又苦,因为没钱,项目进行不下去,中断了3次,前后花了3年,才终于拍完。

题材小众、市场堪忧、一分片酬没有,江一燕竟然没有中途跑路,还和赵汉唐摩擦出了某种革命情谊。

八、

2016年,江一燕参加《明说奥运》,同样在搞乡村教育的主持人崔永元说:

“江一燕可能在我见过的美女里不是最美的,但是我觉得我特别喜欢她,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看到了她到广西去支教,一支教就支教了九年。”

2018年,因曝光娱乐圈阴阳合同,刚收到“死亡通知单”的崔永元,力挺已主演过《三少爷的剑》《暴雪将至》《四大名捕》系列的江一燕,称她为“我的傻闺女”。

很多人说江一燕支教是作秀,但没有人比在娱乐圈浸淫已久的崔永元,更知道什么东西是做不了假的。

无论外界多少污言秽语,在当地的扶贫干部眼里,在小学校长眼里,在孩子们眼里,她没有架子,她给这里带来了物资、欢笑和改变。

江一燕镜头下的巴马老人、孩子,是有温度的,每年回到这里,做一点事情,也许不是出于什么高尚的大爱,只因和他们有了感情,不忍心抛下而已。

2019年,罗红疑似已有新欢的报道,掀起了一小波网络狂欢。

无人在意罗红的一春又一春,倒是有一群人拍手叫好:“江一燕这是得到轮回报应了?”

罗红的前妻王蓉旻,没有微博账号,竟然借罗红微博发布了力撑江一燕的声明,说她和罗红离婚是因他太痴迷摄影,跟江一燕女士完全没有关系。

王蓉旻的声明言辞恳切,几乎找不到破绽。于是有人笃定这背后有“阴谋”:罗红和王蓉旻,莫不是私下达成了某种协定?

然而,两人已离婚多年,他们的十多亿家产,该分割的、该协定的,早结束了吧……难不成罗红还能为“过去式”江一燕,再给前妻什么巨额利益,让她甘心替“小三”证清白?

只是,“小三”的阴影还未散去,一个更大的浪头就打来了。

江一燕在微博分享自己获得建筑师大奖,引发的愤怒和群嘲,简直是排山倒海。

网友怒问,你连图纸都不会画,凭什么和建筑师一起拿奖?

当然也有获奖者为江一燕鸣不平,觉得创想的提出者,和创想的实现者,一样值得被肯定。

但,这一切也不重要了,因为这栋建筑被网友举报了,涉嫌违规改扩建……

风浪太猛,墙倒众人推。有人骂她是不要脸的“小三”,还有人不分青红皂白,诋毁她支教只是去作秀……简直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最后,江一燕不得不下场道歉,把自己骂得屁滚尿流,才平息了风波。

不知江妈妈会不会后悔,从小培养女儿的跨界意识,一不小心就栽了个大跟头……“陈爸爸”是不是已经打电话来,把她狗血喷头骂了一通?

风波之后,江一燕几乎从网络上销声匿迹,回归演员主业的同时,摄影爱好依旧没有搁下,“爬行者”支教项目也还在继续……

据传她还偷偷完成了结婚生子的大事,对象正是和她一起穿过无人区的赵汉唐,不过两人一直未对外公布,真假莫辨,有待官宣。

无论是当明星还是做演员,江一燕都太随心所欲,而放飞自我注定是有代价的。趟过“黑红之河”的江一燕,在做公众人物这条路上的修行,还任重而道远。

本文作者:万小刀,首发万小刀公众号,从八卦中见人性,从江湖中见人心,欢迎关注万小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