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00例感染者,传播链蔓延6省13市,南京疫情何以至此?

2021-07-29 09:21:40 八点健闻

自武汉疫情后,中国的疫情防控体系从未遇上过如此严峻的挑战。

自南京机场发端的疫情,除了在江苏造成了177例感染者,开始在全国各地开蔓延。

湖南疾控紧急发文、成都市民连夜核酸、北京回龙观的一个小区暂时封闭……

最为蹊跷的是,这些感染者甚至没有去过南京,只是,所有这些人都有一个特征,他们都曾去过张家界,并曾共同观看过一场“魅力湘西”的演出,这场演出中,有曾途径过南京机场的大连旅客,后来被发现是新冠病毒的无症状感染者。

演出谢幕,人流散去,2000多名观众分散在全国各地。

从21号至今的一周多时间里,正当人们把注意力放到了南京的3轮全员核酸检测之际,从机场攻入的病毒已经搭上航班,飞向了全国各处。

雪上加霜的是,引爆本次疫情的是德尔塔毒株,病毒载量比原始毒株高1260更高的传染力,更短的潜伏期。

研究显示,从暴露到检测到病毒的时间窗口,只有3.7天。在广东疫情期间,正是这种病毒,10天内传了5、6代。

四川绵阳、泸州、成都,辽宁沈阳、大连,广东中山、珠海,江苏宿迁、扬州,安徽马鞍山、芜湖,湖南常德……

截止发稿前,从南京禄口机场引爆的疫情,在短短十天内,已经在6省13市蔓延(含江苏),感染者近200,且传播链开始加长。

(图片来自人民视觉)

随着排查工作的推进,谁都不知道会不会再有更多病例浮现水面,更不知道会否有超级传播者出现。

越来越多的城市发布“紧急寻人”,范围也从禄口机场扩大至南京,逐渐囊括更多城市,各地疾控部门也几乎都进入了战备状态。

这一次,依旧是从机场境外输入的病毒,但被发现时已经迟了。与此前不同的是,疫情不是发生在城市的普通角落,而是在人流密集、四通八达的机场切入。最终,机场没有挡住病毒,搭着航班飞往四面八方。

凤凰网撰文称,日吞吐量接近7万的禄口机场,10多天累积下来,就是70万可能的接触者,至少一半分布在全国各地。

这不是中国内地第一次与德尔塔毒株的正面交锋,但却有可能是感染规模最大的一次。当传播力变强的毒株,遇上人流密集的交通枢纽,这场遭遇战我们还需要付出多大代价才能平息疫情?

被污染的机场

从南京机场开始,疫情正在扩散到全国各地,“外溢”成为了此轮南京疫情面对的最严峻挑战。

大型交通枢纽的重要性和防控形势的严峻再次显现。多位受访专家告诉八点健闻,如果不是发生在机场,这次疫情,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出现多省市的外溢。

而正是病毒外溢,导致此轮疫情的规模目前仍难以预测。

“那么多路过机场的旅客被感染,说明机场已经被污染了。”一名病毒学专家对八点健闻分析。

而机场一旦被感染,便意味着从这里出发的航班,都有被感染的风险。在飞机这样一个密闭空间,数小时的航程下来,如果没有任何防护的话,每个旅客都有被感染的可能。

如果说日常情境下,病毒传播是线性传播,通过航站楼和飞机,病毒可以轻松实现指数级传播,让自己传得更多,更远。更为麻烦的是,考虑到从暴露到检出之间3.7天的时间窗口,这几乎已经足够病毒搭上飞机跑遍全国了。

作为一个年吞吐量超过3000万、日均旅客近76万人次的大型机场,机场被污染,意味着,“柜台、厕所、餐厅里都有可能有病毒。”而这些病毒,有可能从机场这个大型交通枢纽出发,随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旅客,传播到全国各地,前述的病毒学家告诉八点健闻。

然而,在疫情发现之初,却仿佛没人意识到这个问题。

一位流行病学家向八点健闻提到:官方通报的信息中,始终没有公布最关键的信息:保洁人员在机场的活动轨迹,以及机场各个重点区域和场所环境样本的采样结果。在此前,这是疫情通报的规定动作。

不仅如此,这位流行病学家认为,从南京目前公布的信息来看,“流调做得也很差”。

回顾起来,这座新一线城市的国际机场,在疫情防控上,稚嫩得像是一个新手。

早期,它没有将负责境外和境内的保洁人员区分开,把国际航班与国内航班由原来的分开运营变为统一混合运营,导致机场作为境外输入的第一道防线,轻易失守,而且,截至目前,疫情的源头仍然不明。

据新华社报道,高度怀疑系国际航班抵达后进行消毒及保洁过程中造成的感染,进而在保洁人员中形成聚集性传播,再通过保洁人员传播到其他机场工作人员和乘客,其最初感染时间应该为7月10日左右。

但“风暴的核心”的南京机场,却是直到10天后,7月20日,才发现了9例保洁人员阳性病例。

在发现阳性样本之后,禄口机场对相关人员的防控管理也不到位,造成疫情蔓延。

疫情蔓延之后,禄口机场同样行动缓慢。直到7月26日,在各地报告了多起机场旅客感染事件后,南京才宣布,对禄口机场及相关工作人员进行全面封闭管理。

汕头大学病毒学专家常荣山提醒,发生在南京机场的事情,在全国各地的其他机场都有可能再次发生,“如果平时做不好重点人群、环境病毒采样和监测,就像一条船,总是漏洞,你漏点水我堵住了,但不等于每次都能堵得住。”

一步慢,步步慢

“禄口国际机场—禄口街道—江宁区—南京市—其他地区”,这是病毒的本地传播路径,也是与病毒赛跑的路径。

过去一年来,国内各大城市,用的最顺手的工具,是两头堵:流调从冒头的感染者开始追,全员核酸检测从终点开始往回堵。

与病毒的赛跑,最理想的状态是追在病毒前面,比病毒快一小步,终止疫情蔓延。即,假设发现感染者时,病毒实际上只在机场里,那么就要切断传播途径,把疫情控制在机场一级,通过流调和核酸检测从中挖出全部感染者。

发现9名阳性病例后,南京同时对相关人员进行了集中隔离,这是控制传染源的最基础的一步操作。但令人不解的是,24日发现的新增确诊病例中,有两名机场(航空)工作人员20-23号还在管控视线之外自由活动。

7月21日,南京在新冠疫情防控发布会上通报,总共发现了17例阳性,排查出阳性检测人员的密切接触者157人,密接的密接56人。

“当时我一看就不对劲,17人均是机场保洁人员,密接找的太少了。”上述流行病学专家说。

一位流行病学家告诉八点健闻,“当时就很奇怪,发现17个感染者,但密接才100多人,这是在人员密集的机场,怎么可能(这么少)呢”。

流调有疏漏,但另一头,南京的管控政策和核酸检测不可谓不及时。21日,禄口机场所在的江宁区二社区一村调整为中风险区,禄口街道被封控,全区开展全员核酸检测。

但让人困惑的是,此次最先发现的疫源地——禄口机场依然在正常运行。21日下午,八点健闻曾致电机场工作人员,对方表示,机场仍正常开放。

26日,江苏省南京市委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通报:对禄口机场及相关工作人员进行全面封闭管理,对驻场单位人员进行疏散、集中隔离,加强集中隔离场所储备和规范管理。

在前述流行病学专家看来,禄口机场“26号才封航站楼,动作太慢。”他解释,根据流调信息,其实很快就可以根据保洁人员的轨迹,及时封闭相关航站楼。

如果按上述病毒学家的推测,机场环境已经被污染了且消杀并不彻底。开放的机场就意味着,这6天内,机场环境将源源不断地向外输送感染者。

病毒突破机场并不是终点,风险区内的人们还在进行核酸检测、聚餐、工作等聚集性活动,这几乎加速了病毒的传播。28日上午,南京市卫健委副主任杨大锁介绍,“近期新增病例主要集中在机场及周边地区,且报告的病例中已发现多起聚集性传播”。

27日,南京市防控工作指挥部连发两条通知,一是升级禄口街道围合区域管控措施,禁堂食、密闭性娱乐场所暂停开放,二是对全市范围内的聚集性活动进行限制,推行预约挂号,要求“全市零售药店暂停向市民销售(含网络销售)退热、止咳、抗病毒和抗生素等’四类药品’”。此时,距离最初发现病例,已经过去了一周。

从无序到有序的这一段时间,让传播力强、病毒载量高、传播速度快的德尔塔毒株有了可乘之机。

25日,钟南山院士曾表示,德尔塔毒株,更新了密切接触者的概念,“在同一个空间、同一个单位、同一座建筑、同一栋楼,发病前四天,跟这些病人相处的都是密切接触者。”

疫情发现较早、流调和管控措施跟不上却率先开始全员核酸检测的南京,仿佛守株待兔一般,就等着病毒一步步走到终点。慢一拍的防控措施和进阶的病毒,使疫情逐渐走向失控,确诊的病例中,不再只有机场工作人员,还出现了出租车司机、学生、个体工商户、公司员工......

上述流行病学家告诉八点健闻,“开始南京是懵的,规定动作都没有”。措手不及的疫情,让决策者无暇顾及保障环节,黄码乌龙、发菜不发外地人、大学生生活保障不到位、基层工作者相互矛盾的政策执行、无序的核酸检测,很难相信这些事件居然发生在一座新一线城市中。

过去两天,南京接连发布多个文件,补足漏洞,保障管控区内居民就医和生活需求。规定动作逐渐到位后,疫情防控步入了正轨。上述流行病学家推断,“市内应该不会超过广州,市外就不知道了,很难预测。”

自顾不暇的南京,也并未公开对机场流向各地的风险航班进行预警和通报,被感染的机场工作人员接触过哪些航班、哪些旅客可能是高风险人员,这些都无从得知。多处关联疫情的发现是感染者自行上报的,且已引发新一轮聚集感染。

交通枢纽失守后,全国各地都付出了代价

截至7月28日,南京疫情已经波及6省13市。传播链上的确诊加无症状感染者已经近200人。

根据新华社的推测,感染最早发生在7月10号,而全国各地开始检出新冠阳性感染者,大多是23号以后。

这也意味着,传播力极强的德尔塔毒株,已经悄无声息地传播了两周以上。

这让传播链上的每个省市,都绷紧了神经,且大有不惜一切代价遏制疫情蔓延之势头。

7月23日,在发现一例无症状感染者后,广东省中山市就开展了全员核酸检测。

第二天,安徽芜湖发现1名与南京禄口机场新冠肺炎疫情关联的无症状感染者。随后启动全员核酸检测。其间,包括宴席、聚餐、大型会议、线下培训等全部被叫停。

7月26日,广东珠海发现1例无症状感染者,除了对重点区域实行封闭管理,还划出封控区域,当天凌晨6点起,只进不出。

7月27日晚,扬州市发现一名新冠阳性人员,是从南京来的之后,直接要求主城区所有娱乐场所、室内文化体育场所、培训机构、托育机构、室内宗教场所、洗浴中心等一律暂停开放。同时禁止该区域内所有堂食。同时共6个区启动全员检测。

7月29日零时起,通过扬州市铁路、公路、机场等交通站场离开的旅客,须凭健康码绿码,并持有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任何出租车、网约车禁止跨主城区运营。

7月27日,四川成都发现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网传病例所在小区和一商城连夜核酸检测。封闭区、封控区及周边区域,将开展多轮核酸检测,其中封闭区14天内至少会做4次核酸检测,其他区域也会酌情开展全员核酸检测。

距离成都100多公里的绵阳市——7月23日发现1例来自南京的确诊病例,就“动员全市之力”开展了大规模核酸检测。

据八点健闻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仅检测样本上述城市已经采集了至少810万人。

在这个过程中,调动医务人员数以千计;关停商铺、景区等带来的损失更是不计其数。

7月28日,张家界官方又发布公告,辽宁大连4名确诊病例,7月22晚都曾到过魅力湘西剧场,观看演出。随后湖南疾控中心紧急提醒,成都的3名确诊病例曾到张家界游玩。

根据相关报道这场名为“魅力湘西”的演出有2000多人在场观看。张家界市按照应检尽检的要求完成了对26422份人员样本、152份环境样本的检测,对相关景区进行了全面消杀。

而围绕这2000多人及其密接、次密接还将有更大规模的流调、检测和消杀。

在各地抗疫指挥中心严阵以待的紧张气氛中,整个抗疫陷入焦灼状态。

这样的状态还会持续多久?

知名病毒学专家、香港大学医学院生物医学学院金冬雁教授向八点健闻表示,目前疫情发展趋势还看不清楚。不过他对此持审慎客观态度,认为只要外溢的病例,不发生再次的超级传播,疫情还是可控的。

上文提到的流行病学家则担心已经分散到各地的病例,很难预测规模会有多大。

据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洁介绍,德尔塔变异毒株的传播能力更强、传播速度快。另据广州疾控中心的研究数据,感染该毒株的人病毒载量,比感染原始毒株的人高1260倍。

加上更短的潜伏期,中国的抗疫战役正迎来武汉以后的最严峻考验。

朱雪琦、陈广晶、于焕焕、陈鑫丨撰稿

李珊珊|责编

徐卓君丨责编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八点健闻”(ID:HealthInsight)

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昭欣_NS350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