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会见阿塔代表为何要点名打击“东伊运”?丨慢点·观察

2021-07-28 22:52:00 直新闻

7月28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天津会见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一行。

王毅点名打击“东伊运”

今天(28日)抵达天津的阿富汗客人颇受瞩目。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前两天在此会见了美国副国务卿舍曼,今天又会见来华访问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一行。

从会谈内容看,除了阿富汗的前途命运,中方关注的重点就是提防“恐怖风险”。

王毅强调,“东伊运”是被联合国安理会列名的国际恐怖组织,对中国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构成直接威胁。打击“东伊运”是国际社会共同责任。希望阿塔同“东伊运”等一切恐怖组织彻底划清界限,予以坚决有效打击,为地区安全稳定及发展合作扫除障碍,发挥积极作用,创造有利条件。

对此,阿富汗客人回应称,阿塔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中方在阿和平和解进程中发挥了公正和积极作用,希望中方更多参与阿和平重建进程。

为何王毅会见阿塔代表

要点名打击“东伊运”?

原来阿富汗塔利班在本月初,不费一兵一卒,居然就控制了与中国新疆接壤的瓦罕走廊地区,据说,塔利班仅派出四名代表前往中阿边境的瓦罕县,与当地代表拥抱握手,局面就搞定了。随着美军的撤离,塔利班趁势而起,不少地方都是“望风披靡”。不过,最令人担忧的是,“人多手杂”、旗下武装曾混入“东伊运”势力的阿塔,接管瓦罕走廊后,会不会直接影响中国新疆边境的安全和反恐形势?

7月4日,围攻东北的各路塔利班首领前往已故北方联盟军事首脑马苏德将军的官邸集体合影,纪念塔利班占领此地。

“恐怖走廊”?

美国入侵阿富汗后,因瓦罕走廊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曾一度盛传是“恐怖通道”。

有报道指,“东伊运”等恐怖组织仍在阿富汗瓦罕走廊一带活动,2020年7月还参与了塔利班对临近巴基斯坦边境的矿区和城镇的袭击活动。

根据美国和联合国的反恐情报,“东伊运”在叙利亚的残部一面鼓励人员从阿富汗潜入中国,一面也从2016年开始分批定居在巴达赫尚地区,瓦罕走廊就属于这个地区。

“恐怖走廊”的形成源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阿富汗在几个大国入侵后“支离破碎”,瓦罕走廊因为极其险要贫瘠、生存条件太差,所以远离阿富汗战火。但恐怖主义仍向这里不断渗透。

瓦罕走廊被高山环抱,除了哨所,大多是无人区。

阿富汗战争期间,以“基地”组织为代表的国际恐怖势力被迫向东转移,并最终滞留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交界地带。此后,国际社会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打击,也让越来越多的恐怖分子向阿巴地区聚集,形成了所谓“大呼罗珊”恐怖主义辐射区。

瓦罕走廊外围的中亚地带,也成为“三股势力”比较活跃的一个地区。特别是游走于中亚和中国新疆的“东伊运”势力,对我国西北边陲和国家安全威胁最大,他们与塔利班分支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也就是说,如果恐怖分子掌控了瓦罕走廊,“三股势力”将在地理上连成一片,对我国西北的安全威胁会进一步增大。反之,如果国际反恐力量控制了瓦罕走廊,则可以四面出击,在瓦罕走廊周边形成非常有利的反恐态势。

尽管塔利班发言人沙欣此前也曾在俄罗斯访问期间承诺,“不会允许任何人利用阿富汗的土地去攻击中国等国家”,但中国需要应对的安全风险仍不可小觑。

联手多国反恐

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最近的行程也主要围绕阿富汗局势展开。在访问中亚三个与阿富汗接壤的国家,参加上合安全峰会之后,7月24日,他又在四川成都会见了与阿富汗关系最紧密的邻国巴基斯坦的外长库雷希。

在会见记者时,就中国和巴基斯坦将如何应对当前阿富汗安全形势恶化及其外溢影响,王毅表示,当前其中重点之一即是,携手打击恐怖势力,推动阿富汗各主要力量坚决同恐怖主义划清界线,坚决打击“东伊运”等恐怖势力,坚决阻止阿富汗再次成为恐怖主义策源地。

神秘奇特之地——瓦罕走廊

在不少人的印象中,战火连绵的阿富汗是离中国相当遥远的地方。但实际上,阿富汗是我们的邻国之一。只是中阿两国的边境线,早在1963年就被中国彻底封闭,这就是神秘又奇特的瓦罕走廊。

上世纪有一部家喻户晓的电影《冰山上的来客》,故事的背景就是新疆的边防哨所,当年就在临近瓦罕走廊边境的塔吉克族自治县拍摄。直到今天,《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怀念战友》,仍然是人们传唱的中国经典民歌,曲调曲风都很有异域风情。

瓦罕走廊两侧高山万仞,白雪皑皑,只有一条蜿蜒的河谷可以通往东方。

说它神秘,是因为瓦罕走廊称得上是世界上最偏远的地方之一,也被称为帕米尔高原上的“天路”,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两侧高山万仞,白雪皑皑,只有一条蜿蜒的河谷可以通往东方。据说,到过瓦罕走廊的人,比登上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的人还要少,可见其荒凉。

然而,在古代,瓦罕走廊却是连通中国和西域各国,繁华的丝绸之路的一部分。公元627年,“西天取经”的唐僧玄奘回国,就经过这里回到长安。据说,马可·波罗也曾循着这条走廊进入中国,抵达长安。两千年的命运变迁可谓传奇。

唐僧玄奘曾经过瓦罕走廊的至高点——坎达尔山口大石崖。

说它奇特,是因为这条走廊地形奇特、位置又极其特殊。从空中俯瞰,这条短短400公里的走廊却沟通了四个国家,东边是中国,北边是塔吉克斯坦,西边是阿富汗,南边是巴基斯坦。有人形容这里是“鸡鸣四国”,一只公鸡打鸣,四个国家都听得见。

从地图上看,阿富汗的国土形似树叶,瓦罕走廊就是这片树叶的叶柄,那么的细长。细到什么程度?其中阿富汗境内最宽处约75公里,窄处仅15公里;中国境内宽约3-5公里,最窄处不到1公里。阿富汗就是通过这条超细的走廊和东边的中国新疆接壤,两国的边境线只有92.45公里。

历史的偶然

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领土划界? 其实,这是一段历史的偶然。

瓦罕走廊一直是重要的战略要地。747年,唐朝大将高仙芝曾通过瓦罕走廊灭了小勃律国,重新打通丝绸之路。但很快,唐朝又失去了对中亚这一区域的控制权。直到一千年后,清朝才重新拥有了瓦罕走廊的一部分。

瓦罕走廊上的唐代高僧玄奘取经东归古道纪念碑

19世纪末,英俄两大帝国在中亚地区展开争斗,并最终抛开清政府划定了两国在帕米尔的势力界线,将瓦罕走廊作为 “战略缓冲区”,归属阿富汗王国。当时衰弱的清政府只能口头抗议,无力争夺。于是,就出现了地图上这条奇特的细线。

直到1963年,通过谈判,时任中国外交部长陈毅代表中国政府与阿富汗签约,确认以双方实际控制线为划界依据,才争回100公里领土权。所以,400公里的瓦罕走廊,阿富汗境内有300公里。

中国早有布局

出于安全考虑,中国在1963年中阿边界划定之后,马上就封闭了瓦罕走廊。而由于瓦罕走廊的特殊地缘和战略位置,美国曾经在入侵阿富汗后,向中国政府提出借道瓦罕走廊,补给在阿的美军和北约部队,被中国政府婉拒。

实际上,中国在中阿边境一线,早就有着清晰的政治和军事布局,并具备长期可操作性。

中阿边境值守的解放军战士

出于国防战略考虑,我国早在“9·11”事件之前,就修通了瓦罕走廊通往中阿边界的公路。正是这条公路,让边防部队在“9·11”之后,曾在边境加强力量,以防止难民或阿富汗武装力量进入我国境内。不过,原先担心的局面并没有出现。

因为在阿富汗境内的瓦罕走廊纵深的300公里内,除了个别游牧的帐篷外,大多是无人区,很难生存。一般10月份就会大雪封山,直到第二年的五六月份才能通行,一年只有三个月可以走动。而瓦罕走廊阿富汗一侧与中国新疆的塔什库尔干之间,基本不存在交通联系与人员往来,属于名副其实的“隔离带”。

恐怖分子要想通过这条“高冷”的走廊进入我国境内,并非易事。而且,瓦罕走廊一直由阿富汗的北方联盟控制,远离战火,本地人口极少,因此也不存在难民问题。

瓦罕走廊当地的居民

与此同时,在中阿边界线上,虽然常年守卫的中国军队规模并不大,但当地的塔吉克族牧民是一支不在编制、永不撤离的守边部队。当地不论男女老少,只要发现陌生人进入,都会及时向附近的驻军或边防派出所、地方政府报告。所以无论是民族分裂分子还是境外敌对分子,企图从这条通道潜入潜出,都是很难得逞的。

为了“御敌于国门之外”,中国还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加强对瓦罕走廊的安全预备。2018年已和塔吉克斯坦在邻近新疆和瓦罕走廊地带的山地——巴达赫尚自治州,设置了“联合反恐中心”,与周边国家加强合作,成效也相当显著。

“中巴走廊”已取代瓦罕走廊

显然,今天的瓦罕走廊作为国际联合反恐通道的作用日趋突出,但它作为经济、文化通道的作用已经弱化,完全“没落”了。

目前,紧靠瓦罕走廊的红其拉甫口岸和卡拉苏口岸,分别可通过巴基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并连接到阿富汗,早就取代了瓦罕走廊的角色。

特别是2015年4月20日启动的“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更是“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起点在喀什,终点在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全长3000公里,将从陆路开辟通向中东的门户。中国和“巴铁”以此为枢纽,可把中国与波斯湾和阿拉伯海连接起来,开辟一条绕过马六甲海峡的内陆能源通道。

尽管通过瓦罕走廊,可以很快进入阿富汗,并南下印度次大陆。但瓦罕走廊凶险的地理条件和地缘环境,注定了它不是中国战略上的最优选择,也不是中国21世纪“丝绸之路”的必选项。

法国旅行者曾骑越野单车去瓦罕走廊探险,经常需要当地人帮忙扛行李。

曾经有一些探险的旅行者,专门去到神秘的瓦罕走廊,感慨这里的美景和衰落,是被世界遗忘的“幽闭天堂”。或许只有未来,阿富汗局势真正稳定下来,这条走廊的价值才会体现出来。

风险迫近

随着美军这两个月将全部撤离阿富汗,塔利班趁势而起,号称已经占领85%的国土。尽管内斗形势还不十分明朗,但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7月21日也承认,塔利班目前已控制阿全国419个地区中约一半的地区。

显然,阿富汗局势处于重要关头。对中国来说,别的区域安全问题都还只是隐忧,而西南边的阿富汗,已经是不折不扣的“火药桶”。中国如何布局,近期成为重中之重。

调兵遣将

21日外交部记者会宣布,岳晓勇将接替刘健,任中国外交部阿富汗事务特使。出生于1959年的岳晓勇,是资深外交官,曾担任外交部美大司美国事务处长、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政务参赞,并先后出任驻卡达、驻约旦和驻爱尔兰大使。中国此时调兵遣将,由外交经历如此丰富的人担当阿富汗事务特使,可见中国的重视程度。

作者:万霞,深圳卫视直新闻《慢点·观察》高级主笔。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