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忌心,毁了我的婚姻

2021-07-28 14:26:25 笔尖岛二

01

这天我正为工作的事忙得焦头烂额,手机却不合时宜地疯狂震动,等我得空一看,十几个未接来电,其中有两个是我妈张桂枝的,十几个老公郑灿的。心想这是怎么了,边想着,边回拨了郑灿的号码。

电话那头郑灿余怒未消,他咬着牙跟我说,我妈因为追他被电动车撞了,腿骨骨折了。

他说我妈跟踪他来到酒店,又叫又闹,差点抓花女同事的脸,非说他出轨了。闹得他颜面不存不说,还搅黄了他的项目,“年终奖没了!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钱!”

要么她走,要么我走,你自己选!郑灿丢下一句话便挂了电话。留下嘟嘟声里脑袋嗡嗡叫的我。

我急匆匆地去了医院,见到张桂枝的时候,她脸色苍白得很,腿上上了钢板,包扎得严严实实。医生说她严重缺钙,才会骨折这么严重。

张桂枝见到我,一脸歉意,一直说耽误我工作了,“跟医生说了没什么问题,医生非要给这弄那弄的,这不浪费钱嘛”。

我心里本来就一肚子气,听到这话心情更差了,这个张桂枝,自以为是为我好,给她买钙片,她放过期了还没开封,口口声声说为了省钱,若是她平时注意,何必受这上钢板的罪呢。

自作主张地给我捉奸,奸没捉着,我的婚姻就要因为她解体了。

她见我沉着脸不说话,扯了扯我的衣服,示意我弓下身,她凑在我耳边小声说“我发现郑灿出轨了,他跟一女的进了酒店,我去抓那女的,他反而护着她,这次是真的了,绝对有奸情”。

她一脸邀功的表情,落在我心里,却升起了阵阵失望。我冲她大吼,你若是再这样冒冒失失无中生有,你要把我害离婚才满意吗?!

张桂枝一脸无措,她嘟囔着嘴反驳“孩子,想想你父亲,小三害人不浅啊,你不是也想知道郑灿有没有出轨吗?我这是在帮你,我实在不想你走了我的老路!”

她提到了我的父亲,我刚想吐出的狠话,瞬间又吞回了肚子,当年张桂枝为了维护这个家,行差踏错,而我,对于郑灿是否出轨,也是有一些好奇的,我怕极了,他会成为另一个我父亲那样的人。

她的行为,我有一半的责任,我气恼她的鲁莽,要求她停止任何行动。她如蒙大赦,重重地点了点头。

02

张桂枝是我亲妈,可在之前25年,她是讳莫如深的存在。

当年我的父亲,与一个比他小十几岁的女人好上了, 怀着我的张桂枝气势汹汹去找小三算账。

朱大伟眼睁睁看着小三抓花了张桂枝的脸,却连个屁都不放。绝望的张桂枝随手掏出水果刀,在小三脸上划了一道,小三吓了一跳,从楼梯滚落,摔死了。

其实,她本来是想揣着那把水果刀,以自杀要挟朱大伟回头。可谁知道竟阴差阳错被判了无期。

在生下我一年后,锒铛入狱。

一岁起,我就成了一个父母健在的孤儿,是外婆日日夜夜地守着我,给我关爱,奋力托起我那破碎的童年。

打我记事起,邻居看向我的目光,就充满了探寻和回避,但是,在我面前,他们都闭口不提当年的事。但我还是知道了。

若说怨恨,也是有的,我怨朱大伟的不负责任,我恨张桂枝的一时冲动,让我成了没爹没娘的孩子。

在学校里,我总是挨欺负,慢慢地,自卑和敏感在心底落了根,越懂事,越生长,最后长成了苍天大树,遮天蔽日地,让我错失了人生的很多可能。

03

后来我努力地上了大学,努力地找到工作,遇到比我大了好几岁的郑灿,他话不多,大都是用行动表达想法,在工作上总是能给我一些适当的建议,在生活中更是如此,每天给我带早餐,无论是什么聚会,只要有机会,他总是要替我挡酒。

公司里的同事都打趣我们是一对儿,他从不辩解,只脸红红地看着头恨不得低到地缝去的我。

我何尝不知道郑灿的心意,只是我内心的恐惧,时不时要出来捣乱,朱大伟给我的影响太深远了,深远到我深夜辗转反侧。

刚刚说服自己接纳郑灿,梦里郑灿与朱大伟的脸就交错变幻,我怕了,我就像一只缩在壳里的刺猬,浑身扎满刺,与他人保持距离,才能有那么一丝的安全感。

直到有一次他将我叫出来,说有话跟我说,我们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在大街上走着,他时不时看着我欲言又止。而我内心竟不自觉地期待起来。

这时一辆外卖的电动车失控了般地开了过来,眼看着就要撞上我了,我吓得忘了避开,郑灿眼疾手快将我拉开,我安然无恙,郑灿却被车撞到了小腿。

我搀着一瘸一拐的他,看着他的侧脸,内心泛起一丝无法名状的情绪,他却突然侧过头,我的脸刷得就红了。

他原本是要跟我说他打算离职去另一个城市,说着他吞了吞口水,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去。

他的窘迫尽数落在了我的心里,那是一种叫做踏实的感觉,氤氲着,跳动着,到我口腔。我答应了,他激动得想要跳起来,一把将我揽在怀里。就这样,我们在一起了。

顺其自然地,我们结了婚,生活过得平平淡淡又热气腾腾,公婆给了点钱,加上我们的存款,我们在小城买了房,我有了新的家。

04

婚后两年,龙龙出生了。

龙龙一岁多的时候,张桂枝出狱了。

我说不上来对张桂枝是什么感情,有怨气也有期待,与其说是期待她,不如说是期待那份稀缺的母爱,毕竟她并不是十恶不赦,毕竟她的初衷是为了给我更好的家。

接到张桂枝那天,有点冷,风有点大,她从大门走出,我想象过她的样子,却从没想过她已经这么老了,白发苍苍,五十岁的人,看起来像六十多,脸上的皱纹就像晒干了的橘子皮。

她一眼看到了我,有点激动,又有几分害怕,她唯唯诺诺地走向我,只说了句“琳琳你长这么大了”。

记忆排山倒海,模模糊糊,我不知道一岁前的感知为何我还记得,仿佛有个人的影像隐隐绰绰,她抱过我、哄我睡,她满是泪痕、渐行渐远。

她说想在我这住几天,我同意了。

05

仿佛要将前面25年的缺席悉数补上,她一来就接手了照顾龙龙的活儿,她把所有人都放在自己前面,自己饿得饥肠辘辘也要先喂孩子吃饭,早上很早就起来了,用尽毕生所知,变着法子帮一家人做丰盛的早餐。

每天回到家,就有一桌子热气腾腾的饭菜等着我,看着张桂枝系着围裙一脸满足地招呼我们吃饭,我的心里暖暖的,这不就是我渴望已久的场景!

但她毕竟与现实脱节太久,有一次我给了她一沓100块的人民币,用作买菜的生活费,她看了这笔“巨款”,愣是不敢拿,毕竟她的记忆还留在1分钱也能买东西的年代,后来我陪着买过几次东西才慢慢接受,嘴里还是少不得念叨这也太贵了,我们那时候怎么样怎么样。我只无奈地笑笑,并不搭话。

看到外面的人用手机滴一下就可以结账,她更是既好奇又害怕,新事物纷至沓来,她有些招架不住。

不过她很好学,拼命地想要融入这个时代,我给她买了智能机,下载了微信,一点一点地教她打电话、发信息。

没几天,她就学会了,还叫我帮她下几个做菜的软件,她便沉迷其中,学给孩子做辅食,学给我们做新菜式,兴高采烈地做出来,味道居然还不错。

在她的帮助下,龙龙被养得很好,而我也重回职场,我和郑灿都可以心无旁骛地投入工作,她回老家的事,谁也没有提。

06

但张桂枝对郑灿总是忧心忡忡。

郑灿在一个连锁酒店做主管,他进出酒店,那是极自然的事。

近一两年郑灿的事业发展甚好,工作更忙了,经常晚上十点之后才回家,钱包的充实,让他的大脑也膨胀起来了,他对我的态度有了些许的傲慢,在他工资水涨船高之后,他给我的家用依然是之前那个数,如今他手上有多少钱,不得而知。

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我内心隐隐地担忧,张桂枝更是怕郑灿会走朱大伟的老路。

龙龙上幼儿园之后,张桂枝的生活突然空了一块,她提议她要留意着点郑灿,如果他有啥不对劲,好敲打敲打,“不要像我当年,朱大伟都跟人家同居了我才后知后觉”。

我没有反对,算是默许了,谁知张桂枝的技法如此粗糙。

比如每天晚上一过七点,若是郑灿还没回来,她一定要对他进行电话轰炸,查岗一般,问他在哪儿、干什么、有没有女同志,郑灿对这个空降的丈母娘原有的好感,一点点地消磨殆尽了。

她却说她的直觉不会错,一男一女进酒店能有啥好事,她屡次跟踪郑灿,她的跟踪之术极为拙劣,郑灿早就发现了,为此他多次表达不满,我只能在中间做这个和事佬,对张桂枝的态度也急转直下。

可张桂枝不仅不收敛,还一副没捉到奸不罢休的架势,比之前更用力地去查郑灿。

有一次半夜我们已经熟睡,隐隐约约感觉有人在床头走动,我心中惊骇,心想怕不是进小偷了,我转过头,却发现张桂枝的脸,在手机屏幕的光下,惨白惨白的。

我惊得尖叫,张桂枝也吓了一跳,手机砰地落了地,郑灿醒了,打开灯,看到惊慌失措的张桂枝,正在捡郑灿的手机。

郑灿一脸的不满,夺过手机,冷冷地扫了我一眼,便去了次卧睡,把门关得砰砰作响。

打那以后,郑灿就长驻次卧,平日见了我也是冷冷的,只有在面 对儿子龙龙时,才有那么一丝的温柔。

张桂枝却一脸讨好,说这是为了我好,抖音上说,没有一个女人可以从老公的手机里完整地走出来。

我怒了,压低了声音,恶狠狠地说,你在做任何事之前必须跟我说,否则,你就回老家去。

也许是我这话太重了,张桂枝突然就哭了起来,她带着哭腔说,她前面25年都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义务,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弥补这25年的缺席,越说她哭得越凶。

我实在看不得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我面前低头哭泣。我长叹一声向她道歉,收回了我刚才的话。

心里的不满却渐渐滋生,可郑灿的冷漠,让我心里更加不安,越不安越想看得清楚。

07

那次在酒店搅黄郑灿的项目后,我与张桂枝进行了一次长谈,我希望她消停一段时间,她重重地点了头。

后面一段时间她每天呆在家里,做家务、接送孩子,闲暇时间就在小区里跟那群老太太围在一起八卦,再没闹出什么出格的事。

我向郑灿保证,张桂枝绝对不敢再做什么出格的事,否则一定叫她回老家去。他在酒店住了一周后,也回家了,我心里自知理亏,对他更好了,他也就顺坡下驴,不闹情绪了。家里的氛围就如湖水一般,舒服地荡漾着。

我收起那套怀疑与猜忌的理论,打算好好过日子。却不知,一个更大的雷,已经在路上了。

安稳的日子过了两个月,张桂枝突然一脸沉痛地拉我进了她的房间,我正想出了什么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沉默了半晌,她说郑灿出轨了。

一阵绝望袭来,张桂枝果然还是不听劝,她就过不得安稳日子!这话我听了多少遍了,她还拿出来说说说,她是不是巴不得我老公出轨!

我的质问还没说出口,张桂枝接下来的话让我如堕冰窟,她说她前阵子在小区里听一老太太说,现在有那种微型的窃听器,装在包的夹层里,打死都不会发现的。

她就买了一个,央求店里的人帮她安装好软件,半夜趁我们熟睡装进了郑灿的皮包夹层,他包里东西很多,不全部翻出来,是发现不了的。

就在昨天,窃听器里传来一段对话,是郑灿和一个女人,听对话,他俩已经发生过关系了,大概的时间就是郑灿拒绝回家,在酒店住的那段时间。对话里郑灿说要给女人几万块,要求那女人不要再联系他了。

一阵热气冲上心头,我愤怒极了,恨不得一个电话打过去,质问他,骂他,拿起手机却又怂了,该怎么对他说呢?说我在他的包里装了窃听器?说我要跟他离婚?

我心里泛起一阵苦涩,他去住酒店,是因为我的猜忌和张桂枝的胡闹,如今他真的出轨了,我又该当如何呢?

离婚,这个念头浮上心头时,我打了一个激灵,大热天的莫名有一丝寒冷,若是离了郑灿、离了孩子,我不敢想象,我刚刚有了家的感觉,就要重新被投掷入茫茫人海漂浮,心里对未知的恐惧终究是占了上风。

我抓着自己的手臂,抓出了猩红的指甲印,我当下决定不离,叮嘱张桂枝不许将窃听器的事捅出来,今晚所有的证据都交给我。

08

这两个月郑灿回来得早,一回来就去陪龙龙玩耍,逗得龙龙在客厅里咯咯笑,今日再看到此情景,我内心五味杂陈,看着龙龙兴奋得喊爸爸,我动摇了,曾经我受尽了无父无母的憋屈,如今让龙龙生长在单亲家庭,我如何忍心?

我换了一副笑容,摆好碗筷喊郑灿吃饭,饭桌上他提出要带我和张桂枝去逛街,说我俩都好久没有买衣服了,又说要给我10万块,说我生完孩子这几年辛苦了。说这些的时候,他对着我笑,恍若当年。

怎么可能如当年呢,如今的我们,各怀心事,他有他的愧疚,我有我的思量,凑一块,居然也凑成了全家福。

那天晚上我偷偷地将窃听器拿了出来,拿着窃听器鬼使神差地,想再听一次,生怕遗漏了一点蛛丝马迹,让自己的妥协变得可笑。

张桂枝也还没睡,我俩凑在音频前,一脸沉思,音频更新了,郑灿在跟人求助,那人大概是他的朋友。

他说,“丈母娘老是猜忌我出轨了,闹得我年终奖也没了,气死我了!那我就出一个给她们看看!可那女人黏皮糖一样,给钱还不够,你说怎么办……”

后面的话我已听不清,我耳朵嗡嗡的,不知该哭还是怒,张桂枝的错愕和愧疚交替着,最后嘤嘤地哭了起来。

我不想理她,径自走出房间,看着熟悉的家,我欲哭无泪。

错了,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我将猜忌种在婚姻里,企图拔除所有干扰的因素,却不知,这猜忌会自己生长,结出的果子,苦涩无比。

在张桂枝提出要留意郑灿的时候、在张桂枝不分青红皂白电话轰炸的时候,我就该警醒了,张桂枝所谓的未雨绸缪和及时敲打,不过是促进婚姻变质的催化剂,若是感情好,何来出轨?

我将窃听器冲进了马桶,而张桂枝手机上的音频,我将它删了。

这次,张桂枝彻底老实了。而我,吸取了教训,后悔不已。婚姻不易,切莫猜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