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给娘家钱,我们就离婚!

2021-07-28 14:22:22 笔尖岛二

1

田星捂了好几个月的秘密终于还是没搂住。

大清早她忙完了儿子的屎尿屁,正在吃早饭,老公郑韫打电话说在楼下等她,让她带上身份证,俩人去银行办点事。

上了车,田星顺嘴问他做什么,郑韫说之前提过的想买一套学区房,要去银行拉俩人的征信报告,售楼处等着用。

田星石化,脑子里一片空白。

银行里,征信报告打出来,郑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田星知道,这回完蛋了。

当着银行工作人员的面,郑韫忍着没发作,一回到车上,他开口就是脏话:“你他妈拿这么多贷款做什么用了?”

田星有些心虚,又怕吓到儿子,便小声说:“我爸妈翻新房子,你又不肯拿钱,我……”

不等田星说完,郑韫就炸毛:“那房子不挺好的,怎么就非得修了?再说了,他们没儿子吗,怎么都轮不到你这个出嫁的女儿吧!”

郑韫越说越难听,田星也有点火了,拔高音调:“我跟你结婚三年,娘家一次都没回去过,现在我爸妈跟我张回口,你让我怎么回绝?你盯着我弟干嘛,我弟还在读书,难道我嫁给你就不用管娘家爸妈了?”

就在这时,安全座椅上的儿子醒了,看见爸爸妈妈在吵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原本正吵在兴头上的俩人一下就沉默了。

田星叫郑韫把车停在路边,下车抱上儿子就走,留给郑韫一个倔强的背影。

2

拐到街角,田星停住脚步,发现停在路边的车已经调了头,绝尘而去。

田星满心荒芜。

她抱着孩子,一边走一边哭。

她大学毕业那年认识郑韫,那时她在一家酒店的餐饮部实习。

有天郑韫请朋友吃饭,喝多了酒,躺在包间里就睡了,狐朋狗友都没管他,还是田星收拾包间的时候发现他的。

当时郑韫很痛苦,脸都憋红了,田星叫来领班,又打了急救电话。

呕吐物窒息,要不是田星警觉,郑韫的小命就要交代在那。

那之后俩人互相加了微信,郑韫告诉田星,他妈死的早,他爸没两年就娶了后妈,除了给他钱之外,几乎从不管他。

女人特有的母爱情怀在田星心里生根发芽,她从心疼郑韫开始,慢慢有了感情。

半年后,田星怀孕,郑韫高兴疯了,当即决定结婚。

将近一千公里的距离,田星没有犹豫,她坚信郑韫会一直对她好下去。

为了不亵渎这份神圣的爱情,结婚的时候她没让父母提任何过分的要求。

房子车子是郑韫家里早就准备好的,只象征性地要了四万块钱彩礼,田星就嫁了。

婚后俩人也甜蜜了一段时间,可后来日子久了,田星有了心结。

结婚三年,田星从没有回过娘家,起先是因为怀孕路程远。

后来是因为郑韫不高兴,只要提到这个话题,郑韫就各种理由搪塞。

为了少争吵,田星也就不再多说,只想着等孩子大一点再回去。

可这个问题还没解决,新的问题又出现。

多多可以上早教班了,田星想找个工作,郑韫也不同意。

他说他从小就没体会过亲妈陪在身边的日子,不能让自己儿子也过这样的生活。

田星一次又一次地妥协,拿着郑韫每个月给的家用,收拾家务带孩子,生活倒还算和谐。

3

直到半年前,父母打来电话支支吾吾问能不能借点钱。

她当时和郑韫提了一嘴,可郑韫当场拒绝,自尊心作祟,她把话憋回了肚子里。

那时田星才惊觉,郑韫给她的钱够生活,却不够她直起腰板的底气。

为解燃眉之急,田星在一个网贷平台上申请了几万块钱贷款,之后她又做微商专卖婴幼儿用品,每个月攒钱还贷款。

原本按照计划两年之内就能还清的,可没想到郑韫有个朋友说某某小区的学区房有内购名额,让他们早做准备,事情就这么露了馅。

在外面晃悠了大半天,田星的气消了大半,她决定回家和郑韫好好谈,毕竟自己偷着借钱也不对。

到家的时候,田星还没开口,郑韫就递给她一张A4纸,“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直冲脑门。

她定定地看着郑韫,问什么意思。

“我们办个假离婚,为期一年,等你把那笔贷款还清了我们再复婚。”

田星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无数虫子在里面乱飞。

她紧紧咬着嘴唇:“你就这么介意这件事吗?”

郑韫揉着太阳穴:“为了让你长个记性,以后有事别擅自做决定。”

田星差点哭出来:“可是我之前问过你,你不愿意出钱。”

郑韫似笑非笑:“所以你就去拿贷款?现在这样,你觉得我还会同意吗?让你觉得反正有人擦屁股,下一次惹出更大的祸?”

一瞬间,田星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特别陌生,陌生到让她本能地想抗拒。

田星拿起离婚协议书仔细看,房子车子孩子存款都归郑韫所有,她所拥有的,只有这栋房子的居住权。

理由是:女方净身出户后暂无地方居住,可留下照顾孩子,等找到住所再搬离。

田星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条规定,在心里流泪。

郑韫看她不说话,凑上去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随后风轻云淡地解释:“这个是为了糊弄民政局的,你当然还是住在这里,多多离不开你。”

田星很想硬气一回,冲郑韫吼一句离就离,怕你啊!

可她没这个底气,她没积蓄没工作,养不起孩子,要她离开儿子,比死还难受。

这几年靠着郑韫生活,冷不丁要离开这个舒适圈,她很怕。

于是田星放软语气:“既然什么都没给我,那你在生活费上大方点吧,毕竟我要还债,早些还掉,我们也能早些复婚,明年多多就该上幼儿园了,我不想他在幼儿园里被人同情是单亲家庭。”

见田星的音调不那么生硬了,郑韫很是受用,扔给她一张卡:“以后我生活费都打在这张卡里,比原来多两千块钱,你省着点花。”

郑韫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田星心里的光一点一点熄灭。

4

第二天俩人就去民政局办了手续。

离婚不离家的日子带给田星另一种感受。

带孩子做家务依然是每天必备的功课,田星躲不了,但她瞒着郑韫,在多多去早教班后找了个工作,就在早教班对面的甜品店,毕业实习时酒店部门轮岗,她学了一些烘焙的手艺。

她想早些把债清掉,一年期限就像一把悬在她头顶上的利剑,剐得她心神不宁。

田星主动提出可以少拿一些工资,只需要老板同意她每天在多多下班后把他接到店里待着。

这样既解决了两人时间对不上的问题,又可以多一份收入。

瞒着郑韫,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不想吵架,她害怕这时候吵架的话,就真的会是一拍两散的结果。

田星削尖了脑袋,恨不得把一分钟抠成两半,一半用来带孩子,另一半用来琢磨怎么搞钱。

白天甜品店的工作拿的是死工资,晚上把孩子哄睡后,剩余的时间都是自己的,田星就躺在床上拓展业务。

她添加了好几个育儿群,在里面推销自己代理的尿不湿和其他产品。

新手妈妈们很有购买欲,囤货都是按箱计算的。

田星的销售额月月递增,拿到的奖励也越来越多。

她把钱都存起来,依然每个月到时间就问郑韫要钱。

生活费都是郑韫一次性打到卡里,田星可以自由支配。

从前她过不惯掌心向上的日子,哪怕生活费偶有不够,她宁愿从自己的小金库里拿钱出来,也不会向郑韫张嘴。

碰到需要买换季的衣服或者叫外卖打牙祭,也都是花自己的钱。

可现在,先不说她在负债状态,就算她有钱,她也不会像从前那么傻了。

她想,虽然自己不想离婚,但趁着现在的单身状态多存点钱总是没错的。

5

为了能从生活费里余下钱来,田星很努力地让郑韫开心。

每天郑韫出门之前,她都柔声细语地问他晚上想吃什么菜;

郑韫当天换下来的衣服,无论多晚,她都会给洗净烘干再熨平,说是怕他临时出差要带,先收拾出来。

田星的改变让郑韫觉得,他这一招假离婚的棋,走得对极了。

现在的田星,温柔恭顺,就是他理想中一个贤妻良母该有的样子。

郑韫的气顺了,给田星的好脸也多起来,连带着田星提出的要求也答应得爽快。

领完证三个月后,田星开始时不时找些理由,让郑韫在给了生活费之余还心甘情愿负责家里的开支。

有时是郑韫下班时让他带些熟菜回家,说自己带孩子太累了,不想动弹;

有时是忽悠郑韫带她们娘俩出去吃一顿,说是想要一家三口欢乐时光;

甚至有时还会把多多交给爷爷看一会儿,她和郑韫出去看个电影,重温二人世界。

她用温柔和顺从,让郑韫一点一点放下对她的戒心。

省下来的钱,田星全都存进了自己的卡里,随着卡里余额越来越多,田星突然觉得,她似乎可以挺直腰板了。

大半年后,郑韫开始旁敲侧击地问田星还剩多少债务,有一次竟然主动提出要帮她一次性还清。

田星故作惊喜,又很快镇定:“老公,你这段时间已经帮我很多了,我不能再拖累你,快了,再给我几个月就行。”

见田星洗心革面的模样,郑韫笑:“看来这一次你真的成长不少,知道把自己的小家和娘家分开了。”

田星也笑,只是那笑里面没有丝毫温度。

那天,田星脑子里一直回放着郑韫得意的笑,她开始认真思考她和郑韫的关系。

她的讨好温顺,是换来了郑韫的好脸色,可一切都是建立在她卑躬屈膝的基础上。

不愿再复婚的念头一冒出来,田星就压不下去了。

她愈发卖力地工作,钻进钱眼似地攒钱。

6

月春暖花开的时候,田星说她已经还清了银行的贷款,终于可以睡个安心觉了。

郑韫也开心,带着她和多多一起去逛商场,置办了好些衣服和日用品,说第二天就要去办复婚手续。

当天晚上,田星以逛街太累为理由,把郑韫的求欢甩在门后,自己去了儿子房间,她面无表情,眼波沉静。

翌日早晨,郑韫醒来时已经天光大亮,他傻乐着洗漱吃饭换衣服,然后叫田星出门办复婚。

田星却在这时打开门,门口站着她弟弟田伟。

在她的指引下,田伟从储藏室里拖出两个大箱子和三四个旅行包,站在门口等她。

郑韫一头雾水:“你要干嘛?”

田星把多多抱在怀里:“我找到住的地方了,现在搬出去。”

郑韫有些急了:“我们说好了今天去复婚的。”

田星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谁答应你复婚了?你这么自私的人,我好不容易才跟你撇清关系,你觉得我还会想再和你睡到一起去?”

郑韫还想再说什么,却被田星抢了先:“我远嫁给你,图的就是你能对我好,可我连回趟娘家的自由都没有,我替娘家父母做点事,你各种不满意,这几年我爸妈从没有跟我提过要求,就算当年结婚,他们也没有为难过你。可你多怕吃亏啊,你怕我那贷款要你还,你怕我拖累你,还想出什么假离婚的招数,你还有个人样吗?这样的夫妻,还有白头到老的必要吗?”

郑韫飞快地从房间里拿出离婚协议,说多多的抚养权在他那。

田星冷笑道:“我现在有了稳定的工作和社保,也不怕告诉你,我弟博士毕业,已经成功落户,签了工作单位,拿了一笔安家费,除了把那几万块贷款还我之外,他还给我出了首付的钱。现在我也是有房子的人了,虽然不大,但够我和孩子住,你放心,我会向法院提出更改抚养权的,多多是我一手带大的,法院会考虑这一点。”

说完,田星跟在田伟身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7

郑韫在原地愣了很久,等他反应过来时,田星已经不见了踪影。

假离婚成了真,郑韫懵了很多天。

期间他打电话给田星,软硬兼施,好话坏话都说了,田星连面都不愿露。

郑韫去早教班门口堵田星,却被告知田星早就给孩子换了地方,他这个做爸爸的,什么事情都没上过心。

不久后,郑韫收到法院传票,田星起诉要求变更抚养权。

郑韫找了律师,双方在开庭前来了一次调解。

郑韫还是想复婚,田星很冷静:“我们回不去了,你知不知道过去一年时间里为了还债,我是怎么过来的,我最难熬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郑韫突然想起,田星一身外债最难熬的时候,他在忙着撇清自己,他在忙着利用这个机会拿捏自己的枕边人,自私到如此地步,他如何还能指望田星对他再有真心?

律师劝说郑韫放弃,不然逼急了田星,离婚两年内她有权要求重新分割财产。

房车虽然分不到,但婚后郑韫的收入,田星是有份的。

郑韫细细思虑了一番,婚后他的工资是放在明面上的,但他还攒了一笔为数不少的外快。

每次出差,公司都会有补助,包括年终奖,他也从没有全部交代给田星。

最要命的是,他在婚姻存续期间思想和身体都曾出过一个小差,田星生完孩子后的那大半年,他就和同公司的一个刚毕业的小姑娘勾搭到了一块,他在那姑娘身上花了不少钱,这些都是有转账记录的。

他很清楚,如果他坚持要和田星打这个官司,那就是触到了田星的底线。为了多多,她什么都能豁得出去。

律师的手段他能想象得到,到时候那些烂事被挖出来,重新分割财产是必然。

要是闹得人尽皆知,光想一想,就足够他心惊胆战。

除了放手,郑韫别无选择。

他终于把假离婚坐实、妻离子散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