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冒充我,和老公儿子演一家三口

2021-07-28 13:29:21 笔尖岛二

儿子幼儿园的短信又来了,这周又是亲子周末,让家长带着孩子参加野餐活动。

我一看头都大,当初让孩子上这个双语幼儿园,就是想让他接受好一点的启蒙教育,可是这三天两头的亲子活动,折腾死家长。

李鸣转身背对我道:“这个周末我要出差,你去吧。”

前两次都是他去的,这次也该轮到我了。

我笑笑,这倒也简单,反正幼儿园的老师没见过我的样子,找个人替我去不就好了?

我在延安路上开了一家美容店,宋莹是我雇佣的一个姑娘,年纪比我小两岁,和儿子轩轩也很熟。

给了她两百块钱的辛苦费,宋莹高高兴兴地接下任务。

我不去参加幼儿园的活动,一来是因为美容院太忙,二来也是实在不太适应这种所谓的亲子活动。

周末出发前,我和儿子轩轩商量好,要配合阿姨完成幼儿园活动,他懂事地点点头。

宋莹带着孩子离开后,我松了口气,总算是把最烦的事情搞定。

李鸣也收拾好行李出发,他今天要去上海出差。

周末美容院忙得很,我基本上连停下来喝口水的时间也没有,好不容易歇一会儿给宋莹打个电话,那头倒是很热闹,我听见儿子轩轩吵着要吃肉的声音,不禁会心一笑。

小家伙倒是玩得开心。

宋莹有些为难地告诉我,一会儿她有点事情要忙,可能先走。

“姐,轩轩一会儿你去接吧。”

我忙道:“你忙你的,一会儿我去接就成。”

反正也快到下班时间,接了儿子正好回家吃饭。

又忙活两个小时,我开车出发去接儿子,幼儿园的孩子大部分都跟着家长离开了,老师领着轩轩抱怨道:“哪有这么不上心的家长,活动还没完,夫妻俩个自己去约会,连孩子也不管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老师还不知道我才是轩轩的真妈妈。

带着孩子上了车,我忽然想起老师刚才说的那句:夫妻俩自己去约会。

越想越奇怪,也没见宋莹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啊。

突然间,火石电光间我才反应过来,李鸣参加过幼儿园前两次的活动,老师认识他是轩轩的父亲,难道说今天宋莹提前离开是和李鸣走的?

脚下刹车一踩,我脑子发懵。

连忙拉着儿子问道:“今天你宋阿姨和谁走了,你看见了吗?”

他奶声奶气地回答:“不知道,没看见。”

顿时,女人的第六感越来越强烈,掉头又开回幼儿园,老师看见我去而复返,惊讶地问道:“怎么又回来了?”

我拉着她不依不饶地追问,接走宋莹的那个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老师被我紧张的样子吓一跳,支支吾吾道:“我也没看仔细,隔着一条马路呢,就看见那个男人给她开了门,长得高高大大的……”

“是轩轩的爸爸吗?”

“应该……是。”

一瞬间,我像是被抽干了浑身力气,李鸣今天要去上海出差,为什么会和宋莹在一起?

我掏出手机给李鸣打电话,问他现在在哪里,他在电话那头装傻充愣道:“上海啊,出差呢,一会儿还得开会。”

又转拨给宋莹,她比我想象中镇定,冷静地告诉我,她晚上和闺蜜聚餐。

情况摆在眼前,已经很明显了,李鸣和她都在对我撒谎。

天知道我是怎么压下一腔怒火忍住不发的,因为我知道,现在不是撕破脸的时候,至少我还没把事情确认清楚。

回忆起从前的点点滴滴,宋莹在我店里干了快两年,我体谅她是小地方来的姑娘,一个人在外地不容易,平时节假日吃饭,也不忘记带上她,没想到她竟然给我整这么一出。

这两个天天在我眼皮地底下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搞到一起。

我把轩轩送回爸妈家,然后一个人回了家。

来自女人的冷静告诉我,李鸣出/轨不是第一次,至于这次被我发现纯属是意外,这也说明,他们的保密工作做得太好。

要想拿到他的出/轨证据,太难。

不过我很清楚,如果我想要离婚,拿到儿子抚养权,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我还是不能轻举妄动。

周一美容院按时开业,宋莹也按时来上班,从她脸上我看不出任何异样。

中午,我约她出去吃饭。

看她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小心翼翼地问我:“姐,怎么了?”

我给她倒了杯酒,笑道:“你来我店里也快两年,我对你怎么样?”

她有些心虚道:“挺好的。”

我盯住她的眼睛,打算赌一把,这个小姑娘本性不坏,唯一的缺点就是爱钱。

和李鸣在一起,无非也是图钱罢了。

“李鸣给你多少钱?让你这么死心塌地地跟着他。”

宋莹手一抖,连声道:“姐,我没有。”

我笑了笑,安慰道:“你跟我说实话,我不怪你。”

她到底世面见得少,我一敲打,她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哭丧着脸:“姐,我对不起你。”

宋莹说,李鸣是月前才勾搭上她的,小地方出来的姑娘眼皮子浅,随便买了点小女生的首饰就收买了她,两人约会也没几次。

李鸣外面的女人不止她一个,但是瞒得都很好,听说在他经常出差的地点,都养着不少情人,有些还是有夫之妇。

这段时间,李鸣外派出差的机会少了,奈何压不住内心的寂寞,竟在我眼皮底下找女人。

男人总是喜欢追求刺激,他不差钱,有的是女人倒贴。

宋莹坦言,前段时间李鸣经常来美容院接我下班,就是那个时候俩人好上的,偷偷约会过几次。

我忍住怒气,原来事情比我想象得还要荒唐。

李鸣是医药代表,整个华东区都是他的市场,日常工作就是出差。结婚这么多年,我开美容院工作忙,他也整年都奔波在外,夫妻俩虽然没多少交流,但是好歹彼此信任,没想到他竟然背着我养这么多情人。

甚至还勾搭到我眼皮子底下来。

宋莹知道自己这件事情做得不仁义,面对我的揭穿也是羞愧难当,嘴上不断说着对不起。

“你也用不着哭,帮我一个忙,就当是还债了。”

她擦干眼泪点点头看着我。

李鸣这段时间既然和宋莹好上了,那么买通他枕边的人,还怕拿不到出/轨证据吗?

他对宋莹只是一时新鲜,不会发展成长久情人,所以只在她身上花些小钱,这些蝇头小利在我看来根本不值得一提。

这一点,宋莹也知道。

“我要和李鸣离婚,如果你能帮我收集到对我离婚有利的证据,我一次性给你七万块,事情结束后,你大可以离开这里。”

宋莹心动了,七万块,是她在美容院一年的工资。

她咬咬牙应下来,我在心底冷笑一声,说到底我还是应该感谢宋莹贪财,单凭这一点,局势就会扭转。

我给了她一支录音笔,在必要时候可以帮我录下李鸣出轨的证据。

为了钱,宋莹会帮我。

很快,我就陆陆续续收到李鸣和她私会时的聊天记录,这无疑是我提出离婚的最佳利器。

收集到足够证据后,我正式向法院提出离婚。

李鸣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受到传票,显然吃了一惊。

“你这是什么意思?”

“离婚。”我冷冷道。

事情闹到这个份上,我也无需在这段婚姻中委曲求全,在得知李鸣和宋莹幽会那一刻,我就做好了打算。

拿到证据,我压根没想过协议离婚,直接提出诉讼,而且立马通知了周边的亲戚,并且放话出来,谁劝都没用。

证据摆在眼前,公婆也没辙。

我对李鸣道:“这会儿好好离婚,咱们日后还留一线,你如果非要闹,我手里的证据迟早发到你公司,到时候看你还怎么做人。”

我没把事情最绝,是为了不想给孩子留下阴影,离婚已经是对他最大的伤害。

李鸣苦苦哀求,向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犯,但是我不为所动,男人出/轨成性就像狗改不了吃屎。

站在女人的角度,我有钱有事业还有孩子,根本没必要再这样婚姻中受尽委屈。

离婚案很快开庭受理,因为我手里拿着李鸣出/轨的证据,法院判离,把孩子也判给我。

在财产分割上,家里的房子和车子归我,剩下的为数不多存款和一些股票分割给了李鸣。

我没有在分割上多做纠缠,一心只想快点离婚。

很快离婚判决书下来后,我们领了离婚证,我带着轩轩搬了家,依旧每日经营着美容院。

宋莹拿到钱后准备离开,走之前她不停地向我道歉,说自己对不起我,但是我却摇摇头。

这些年忙于事业,我在丈夫和儿子身上花的心思太少了,甚至连李鸣出/轨这种事情也丝毫没有注意到。

如果不是那天在幼儿园发现宋莹的异样,恐怕我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好在如今,甩了渣男,我依旧可以带着儿子开始新的生活。

只不过下次,我再也不会找人替我去幼儿园参加亲子活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