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等到撤离通知的他们,“逃离”水中孤城卫辉

2021-07-28 12:22:48 大白新闻

7月28日,卫辉被洪水围困的第八天。这座河南新乡县城有“北方水城”之名,卫河、孟姜女河、共产主义渠穿城而过。河南新乡遭遇极端暴雨后,随着境内多座水库泄洪,加之卫河、共渠排水不畅,卫辉承受了难以负荷的洪流,水位持续上涨,内涝不堪一击。

如今,这座古城几乎被洪水浸吞,最深处达三米。许多卫辉人迟迟未等到正式撤离的通知,在焦虑的等待中,眼见水线以每日十几公分的速度上涨,漫进堤坝、冲入房屋。迫不得已,他们离开了从小生活的家园。以下来自于他们的讲述。

7月27日,半个卫辉城已浸泡在水里

半夜撤离,孩子吓得说不出话

家住卫辉市友谊路的张雨晨原本没打算过早撤离。7月24日晚,涌进院里的洪水即将倒灌入屋,他从亲戚那里得知湖南蓝天救援队可以到他家门口接应,但只有半个小时撤离时间,要抓紧。匆忙之间,张雨晨只顾拿上几件家人换洗衣物、身份证、尿不湿,就带着母亲、孩子和家里的小狗登上冲锋舟,准备投奔住在地势较高小区的姐姐。

被抱上船的时候,他两岁大的儿子仔仔从睡梦中惊醒。冲锋舟在夜晚涌动的“河流”中缓缓向前,比干大道主路的水深已漫过成人腰部。仔仔睁大眼睛,路上一句话都不敢说。很多生活垃圾漂浮在水里,散发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在不同的路口,张雨晨看到多辆推土车正在救援被困居民,每个铲斗里挤着十来个人。每一次对面会船,冲锋舟都被水浪冲击得强烈颠簸。途中有两三辆推土车因涉水太深抛锚了,一位枯瘦的六旬老人抱着襁褓中的婴儿从铲车往救生船转移,见到这一幕,张雨晨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由于水情复杂,三名救援队员多次跳下水,人力拖拽舟体调整航向,避开电线杆等危险区。他们操一口浓重的湘音,嘱咐张雨晨一家在冲锋舟里蹲好,还询问附近有没有需要救助的亲友。快抵达目的地时,救援人员将船尽量拖向浅水区,再安排张雨晨和家人下船。

坐在太公路桥面休息了十来分钟,直到儿子开口说了当晚第一句话“狗狗”,张雨晨才松了一口气。

张雨晨转移后发朋友圈报平安

抵达姐姐家小区附近,张雨晨走进一家还在营业的超市,发现各种商品不但没涨价,反而比平时售价更低。便宜的烟已经卖完了,一位身后印着“蓝天救援”标志的大哥盯着高档香烟的货架,咬了咬牙说“买两盒”。张雨晨连忙提出替对方结账,被连连拒绝,最后张雨晨还是抢着扫了付款码。

“能感觉到他平时经济并不宽裕,却能奋不顾身赶来相助,我的感激无以言表。”对于这些远道而来的侠义人士,张雨晨充满敬意。

张雨晨的妻子在当地公安系统工作,忙着组织民众转移,已连续十几天没回家。两人每天发信息联络,妻子告诉他,公安局的配电房被水泡了,早已断电,打电话信号不好。

眼见城区内涝严重,水线仍不断上涨,26日中午,张雨晨准备带着孩子去新乡,正好路过妻子执勤的地方,一家三口短暂相聚了几分钟,互相叮嘱要注意安全。见到满脸疲惫的妻子,张雨晨特别心疼。

到达新乡入住的宾馆门口,张雨晨看到不少救援物资。采购一些生活必需品的途中,一辆辆载满物资的大车驶过,他想着,这些物资会送往哪里。

让张雨晨牵挂的还有在某镇政府工作的哥哥,那里也是重灾区,哥哥从前期防御到参与抗洪,已经二十多天没有回过家。他的姐夫连续抢筑堤坝十几天,晚上游泳回家休息一会,第二天继续出现在大坝上。

老家的情况也令他心焦不已。数天前,距卫辉四十公里的狮豹头乡罗圈村,山洪暴发冲垮了主道路,目前断水断电,基本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其中一名老乡用汽车发动机给手机充上电,在微信群里代村民报了声平安。据张雨晨透露,罗圈村约莫有几千人,大多都是留守的老人和孩子,附近还有几个村庄通路也全断了。“那些路很难整修,等待救援可能遥遥无期。”

“卫辉的上游城市都是泄洪,而卫辉水库全都是溢洪。”天气预报显示,接下来卫辉还会有强降雨,并伴随六七级甚至局部地区十级大风,张雨晨紧绷的神经崩得更紧了。

雨停了,为何水涨那么快?

与家人从卫辉撤到郑州之后,阿七发起了低烧,头晕乎乎的,父母也有不同程度的身体不适。她刷到一条新闻:“截止7月26日17时,水位不再上涨,据专家测算,城区积水问题将很快得到解决。”这条消息让她感到格外刺目。

7月27日凌晨,她在朋友圈写道:“大水往卫辉灌了60多个小时,没预警没通知,宣传的是河水下落,实际情况是内涝不停上涨……”

她一直觉得,卫辉的水位涨得蹊跷。

阿七家的两层楼房建在老城区,地势较高,7月20日楼下胡同里出现积水,她出门采购了食物和水,盼着雨停后就会退水。23日天空放晴,但城区道路的水位却一直在匀速上涨。24日下午,不断推进的洪水从胡同冲到了家门口,当晚停电7个小时。第二天阿七发现水位涨得更猛了,隔壁六层楼的小区发生倾斜。她在朋友圈发出疑问:“不下雨还涨这么快,卫河水位下去了还涨这么快?”

到了25日傍晚,水已涌进屋内,电也停了,她立刻跟家人商量撤离。

能查到的救援电话打了一遍,基本都处于盲线或关机,她又在网上填写求助信息汇总表。随后阿七通过朋友圈扩散求援信息,当时胡同口的水深已接近两米。经过多位朋友的帮助,阿七联系上一支救援队,当晚8点20分与父母和弟弟坐皮划艇离开。

7月25日晚,阿七与家人获得救援,乘皮划艇离开

此时,这座北方水城笼罩在夜幕中。顺着湍急的波浪和暗淡的光线,阿七驶过已化为汪洋的熟悉街道,两旁的隔离栏和车辆没入滔滔水流。三名穿着红色制服的营救者,一人开船一人照明,还有一人在船头引导方向,其中两人戴着“河南消防”头盔。到了河堤附近,岸上的救援者将他们搀扶上岸,阿七的妈妈忍不住哭泣。一是因为感动,二是生活几十年的家园被水吞没,很心痛。

从家“出逃”时,阿七和家人每人只带了一个小包,里面装着证件、首饰、充电宝等物品,各带一身换洗衣服。虽然已在安全的地方落脚,但她对于家里的损失忧心忡忡。她最担心洪水从一楼冲入二楼,楼上有她和弟弟的电脑,还有一柜子她精心收藏的牛仔裤。“你可能不理解。我特别喜欢牛仔裤,搜集了几十条,花了七年啊……”

前方领路的那个背影

李源住在卫辉城郊代庄村,21号晚下暴雨时,他把游泳圈充满了气,把矿泉水、方便食品等放到了二楼,做好一层被淹的准备。“因为我们家北边就是孟姜女河。河堤有可能溃堤,一旦溃堤就完了。”第二天早上,村里组织党员上河堤抗洪,李源的妻子也去了。

此后卫河的水连降了三天,卫辉市区的水却连涨了三天。眼看河堤要失守,李源本想带家人去外地避险,但父亲不想离开,他妻子也说“宁愿死在卫辉”,遂先转移到地势较高的亲戚家。

但很快,亲戚家也被洪流困住了,小区停水停电,附近的大部分超市都空了,仅在南站还能买到物资。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家中老人终于同意离开。

7月26日一早,李源一家蹚水走到小区门口,一支拉着皮划艇的救援队经过,把他们也接上了。李源问救援成员,现在住宿吃饭怎么解决,有没有统一安排?对方笑着说我们自己能解决。李源急忙介绍,现在很多卫辉人都向救援队免费开放食宿,他可以帮忙联系。但建议还是被婉拒了。三名营救者透露,“他们是从新乡过来帮忙的。”

撤离的过程中,李源拍下了一张照片:一个穿橙色上衣的男子远远走在前面探路。从口音判断,那个素昧平生的救援者是四川人,他一遍遍喊话,让他们跟在自己身后,指引船艇绕开可能会漏电的电线杆。

那个探路的勇士,令李源久久难以忘怀

李源表示,从卫辉受灾到现在,主要靠的就是救援队伍、微信救灾互助群、朋友圈。直到现在,救援群每天还在发挥着作用。

在这次水灾面前,很多晒娃群、游戏群都自动变成了救助群。据李源介绍,他加入的一个群开始用于征集志愿救援人员,后来被困求助、情况核实、物资求援、物资对接等信息都会在里面发布,群友越来越多,每天数以百计的更新量。

她一辈子没离开过卫辉

在北京读博士的唐克,6月底回老家卫辉过暑假。起初艳阳高照,7月中旬开始雨水连绵。7月11日,卫辉下了一场很大的暴雨,位于城西的107国道都被淹了。唐克当天开车前往新乡访友,返程时在107国道遭遇暴雨,倾盆雨注蒙住了前方的路,水漫进国道,浸没了一半轮胎。

这次经历,使得唐克对于新乡和卫辉新一轮的强降雨预报有所警惕,跟妻子商定带着两个小娃到四川旅游。但他万分没想到,这场雨对于家乡如此致命。

7月23日,唐克的父母打电话告诉他,家里三层小楼的底层已灌进雨水,而且积水还在涨。唐克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四处联系救援组织。他的奶奶80多岁了,一辈子没离开过卫辉,母亲在本地做生意,父亲还未退休,他们都舍不得离开。唐克花了很多时间说服家人。

24日那晚唐克彻夜未眠,各种设想在脑海闪过,如果大水封住家门怎么办?次日一早他继续联系救援人员,上午9点多,来自安徽的亳爱救援队赶至他家。

7月25日,唐克家人登上救生船

唐克后来听说,队员们背着他的奶奶上救生艇,父母几件随身包裹和小行李箱船上装不下,队员就协调路过的餐车把物品放上了。“一些有纪念意义的东西,他们舍不得扔”,唐克知道,家人已做好房子全部被淹的最坏打算。

唐克家的院子曾摆满盆栽

目前,唐克的家人已安置在新乡的朋友家。朋友圈关于卫辉水患的各种视频、求助信息不断刷屏,他的心情一直在往下沉。“我从小在卫辉长大,对于那里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唐克的家是独门独院,一层院里养了很多盆绿植和鲜花,都是家中老人精心栽弄的。他不知道,等再次返回时,记忆中的家园是否已面目全非。

首席撰文:郝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谭杰_NBJS1542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