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我登录老公微信,打开他的朋友圈,发现95条仅自己可见

2021-07-28 10:31:39 猪小浅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猪小浅。


跟着我,一起来看今天的故事

01

孟淑芬嫁给老穆,多少有点不情不愿。

首先,她22,他33,相差了整整11岁。

第二,他家成分不好。

虽然那时已迈进了八十年代,可在农村,自己根正苗红的贫下中农,嫁给个地主的儿子,有些不好听。

可是,孟淑芬也有她的难。

尽管二十出头,她却已经是寡妇。前夫在煤矿上工作,两年前一次下井,就再也没回来。

那个年代,寡妇想再找人家,本来就难,何况她还带着个3岁的拖油瓶。

是个儿子,虎头虎脑的,叫宝胜。

老穆家在邻村,相亲不过走个过场,条件双方父母都讲好了。

老穆会盖房子。让他给老孟家盖个新房,就让孟淑芬嫁过去。

孟淑芬见过老穆一次就说不同意。

难怪人家都叫他老穆。

长得哪里像33岁,43岁还差不多。更何况,又是个下井的矿工。

可妈妈坐在坑沿上说她,还当自己黄花大闺女呢,就你这个条件,赶紧的吧。现在还有男人愿意给我们盖新房娶你,再过两年你试试?送房子也不见得有人要了。

02

妈妈话说得难听,但孟淑芬心里知道,那也是现实。

毕竟八十年代初的农村,又闭塞,又封建。

孟淑芬到村口李铁匠家打口铁锅,回来就有人嚼舌根子,说她耐不住寂寞。

真是应了那句寡妇门前是非多。

孟淑芬没辙,只能嫁了。

那已经是一年后了,老穆说话算话,给孟家盖了新房子。

村里的老传统,寡妇再婚不办婚礼。

新房子落成那天,孟淑芬就收拾衣物,带着儿子,跟着老穆回了家。

老穆家里,四儿三女。老穆排行老五,但就属他能干,人又实在。

只是人过三十,长得老气,又没什么钱,适龄的姑娘们自然都瞧不上他。

后来,和媒人商量,二婚也可以,主要是人好就行。

于是媒人推荐了孟淑芬。

孟淑芬进家门那天,老穆买了下酒菜,婆婆下厨,炖了一大锅猪肉炖粉条。

老穆举起酒杯说,以后,你娘俩就跟着我了。

说完仰头饮尽,然后豪爽地放下杯子,发出“啪”的一声。

吓得孟淑芬和宝胜一哆嗦。

婆婆连忙在一旁解释,他是高兴,是高兴的。

孟淑芬看着身旁这个膀大腰圆,高兴和发脾气一个表情的男人,开始有点担心自己的未来了。

03

老穆父亲死得早,母亲一直跟着他。

孟淑芬刚嫁过去,还怕被婆婆欺负。没想到婆婆特别和气。

老穆常年在矿上,一个月回不了几次家。大部分时间,孟淑芬都是和婆婆过的。

两人一起下地干活,一起收菜喂猪。闲的时候,她们就坐在院子里晒咸菜。新收的豇豆,萝卜……一根根一条条地穿起来,挂满院子。

宝胜拿着竹竿,跑来跑去。

岁月虽不安静,但很美好。除了老穆回来那两天。

要怎么说呢?

名义上应该是最亲近的人,可事实上,基本上是陌生人。

老穆本来说话就又硬又冲,回家喝两杯二锅头,黑脸变成红脸,看起来更可怕。

有一次,说到矿上的事,老穆讲开吊车的打瞌睡,差点出事故。

孟淑芬想起前夫,就不想老穆在矿上干了。

可那时候,只有挖矿赚钱,十里八乡有点力气的男人都在矿上。

两个人三句话就呛起来了。

孟淑芬嘴也横,她说,钱有命重要吗?人没了挣再多钱也花不上。

下井的人忌讳多。老穆一听就火了,上去给了孟淑芬后背一老拳,骂了句,老娘们家,嘴怎么这么臭!

他觉得没用多大劲,可天天抡铁锹的胳膊,没用多大力气也够孟淑芬受的。

她一口气背过去,半天才缓过来。

孟淑芬气坏了,当天晚上,带着孩子回了娘家。

04

第二天,老穆旷了一天工去找孟淑芬。

也算低声下气地道了歉。

回来的路上,老穆说她,你咋还跑了呢?夫妻闹矛盾要自己解决。

孟淑芬说,你要敢再打我,我就和你离婚。

老穆说,我真不是故意的。什么离不离的。我这辈子保证不动手了行不?真是怕了你了。

他一手抱着宝胜,一手紧紧拉着孟淑芬,仿佛怕她真的会一转眼飞了。

那是孟淑芬第一次感受到老穆的爱,像夏天里的高粱米水饭,虽然硬渣渣的,但够实在。

晚上,孩子睡了,婆婆和孟淑芬唠嗑。

她说,其实他挺喜欢你的,就是嘴笨。你走了,他在我屋里急了半宿,问我咋办啊。妈和你说,两口子过日子,要多磨合。我儿子是第一次当老公,你是第二次当媳妇。他没经验,你就多多说他。他肯听的。

婆婆的话多少还是维护她儿子的,可孟淑芬也从中听出道理来。

谁也不是一生下来就会当老公的。

老穆天天在矿上和一帮混男人在一起,耳熏目染学不上好习惯。

她得教他。

而且,孟淑芬嘴上硬,心里也明白,自己离不起。

已经是二嫁了。在娘家住一晚上,妈妈磕打她的话没停过。

捶你一下怎么了?男人都有火气的。明着说吧,你离开了也不要回来。嫁了两次都嫁不出去,我们老孟家可丢不起这人。

要不是老穆第二天就来接自己,孟淑芬真不知道要怎么撑下去。

05

孟淑芬和老穆讲,现在他有家了,凡事都得想着两个人。媳妇也不是讨回来的摆件,要懂得疼。要不然,一辈子这么长,要怎么过下去。

老穆闷声不响,但都听到了心里去。于是生活里渐渐有了关怀与疼爱。

后来的日子,渐入佳境。

老穆只要放假回来,就带着孟淑芬去赶集。兜里没啥钱,但舍得给媳妇花。有钱买漂亮衣服,没钱吃碗料多汤厚的臊子面。

有一次路过照相馆,孟淑芬瞥了一眼橱窗,老穆就懂了,拉着她进去拍了照。

那是他们拍的第一张艺术照。两个人擦了红脸蛋,红嘴唇,两根大黑眉毛,像两条毛毛虫。

从照相馆出来,老穆洗了三遍脸。他说,完了,我这辈子脸都丢光了。

但孟淑芬可开心了,等照片出来,专门洗了张大的挂在堂屋里。

婆婆每次路过,都要多看几眼。她说,好看,就没见过我儿子这么浓眉大眼过。

老穆气得要死,孟淑芬和宝胜在一旁哈哈地笑。孟淑芬说,是你要照的啊,自己想化成大美人还不承认。

老穆被这娘俩气昏过去。

天气转凉的时候,孟淑芬给老穆做了床新棉被,足足15斤的棉花。

老穆拿去矿上盖,工友笑他,这么沉,你是把媳妇搬来盖身上了吧。

老穆轰他们走,心里却喜滋滋的。

其实,老穆高兴,不只为了这床被子,还因为孟淑芬怀上了。

06

孟淑芬怀了孩子,但不娇气。

那个年代,都不讲究,大着肚子照样下地干活。

五月的一天,她正和婆婆在地里,就听见有人说矿里出事了,流煤眼歘煤,有人困在下面了。

孟淑芬吓得锄头一扔,挺着肚子往矿上跑。跑了三里地,才遇到进矿的卡车,拉着她进了山。

到了矿场,孟淑芬一眼看见了老穆,正听技术人员说怎么救人呢。

孟淑芬说不上来,看见他的背影情绪就上来了,喊了他一嗓子,眼泪哗哗往下掉。

老穆忙跑过来,问,你咋来了呢?

孟淑芬哭得说不出话,就用拳头捶他胸口,硬邦邦的,岩石一样。

她想说,她怕呀。

她上一个男人就这么没了,心里怎么可能不害怕。

那天,老穆送孟淑芬回了家。孟淑芬一进门,腿都软了。

她拉着老穆的手说,我求你了,换个工作吧。咱们干点啥都行。你就不想着我,想想你没出世的孩子,还有你老娘。

老穆打断她说,说什么屁话,我想着你,我天天想着你呢。

这节骨眼上,老穆说了他人生里的第一句情话。

说得孟淑芬脸都红了,忘记了怕。

07

1987年,孟淑芬生了个女儿,取名春英。

老穆就是从那时候起,从矿上出来了。

国家各种政策越来越灵活,孟淑芬和老穆在家里,种地养殖,日子越过越滋润。

春英三岁那年,家里有了些闲钱,孟淑芬想着再生一个。

虽然计划生育查得严,但她看人家躲进山里偷生。她也想这么给老穆生个儿子。

没办法,村里的那些老观念,谁也逃不过。

可是婆婆思路独特。

她按住孟淑芬说,有毛不算秃,你们将来有宝胜和春英养老,没必要遭那个罪。

其实,孟淑芬心里是有些小算计的。

回娘家,妈妈总催她再生个儿子,要不然家里地位坐不稳。

听孟淑芬说了婆婆说的话,妈妈又起疑了,让她回去查查,老穆在外面是不是已经有儿子了,要不然怎么不想要个亲生的。

孟淑芬思前想后,不想暗察。她信老穆,干脆把心里的疙瘩说给了他。

老穆说,别听你妈瞎白话,我要是有那本事,用得着等到三十好几才娶上你。

孟淑芬听着,不知道是该安心,还是生气。她翻他白眼说,我就是收破烂的是吧?

老穆搂着她,嘿嘿地笑。他说,咱俩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老穆还是不会说话的老穆,可孟淑芬心里却感到了甜。

因为世上没有最好的另一半,只有最般配的另一半。

老穆的话没错,也许他们不是最好的,但他们最合适。

时间与生活,终是把他们磨成了一副严丝合缝的锅与盖。

08

宝胜好学,脑子聪明。1998年,考上了吉大。

老穆在家里摆了酒,欢天喜地送他去上学。可是,孩子这一走,就开启了自己的人生。

他在大学交了女朋友,毕业后留在了长春。两个人努力工作了两年,在那边买了房,扎了根。

春英从小贪玩,不爱读书,高中毕业,就和同学跑去北京打工了。

而老穆和孟淑芬始终种着地,养着猪,辛辛苦苦,也欣欣向荣。

2006年,家里盖了新房子。

二层的小楼。给儿女都留了房间,可发现除了过年,他们谁也不回来了。

婆婆就是在那一年,开始不行的。

没有什么具体的病,就是年龄到了。

婆婆走的那天,儿女全来了。

临终前,老太太睁开了眼,环视了一圈,目光落在了孟淑芬身上,久久不愿合上。

大姑子说,妈这是谢谢你呢,伺候她这么多年。

孟淑芬哭得不能自已。其实,她真心感谢婆婆。

又开明,又智慧,虽然没读过书,但教给她许多朴实的生活之道。

09

2013年,春英在北京结婚了。

虽然还没拿到北京户口,但肯定是要留在那边了。

老穆和孟淑芬去北京参加的婚礼。

宝胜带着媳妇儿子过去,一家人在北京团聚了。

回来的路上,孟淑芬哭了一鼻子。

她舍不得女儿,也舍不得大孙子。她说,你妈还说有俩孩子够养老,结果一个都不回来。

老穆说,儿女奔前程,咱们帮不上忙,也别拖后腿。

孟淑芬抹着眼泪说,我用你教育我?我就是心里难过。

老穆攥她的手说,哎呀,怕了你,什么都懂还委屈。

有那么一瞬间,孟淑芬想起当初跑回娘家。老穆也是这么一路拉着她,一脸的无奈。

时间跑得可真快啊。每天田间地头,不及细想,猛抬头,老穆真成老穆了。

那几年,孟淑芬的父母相继离世。18年,大姑子又意外走了。

丧事连着办,有点坏心情。

孟淑芬这才发现,年纪大了,最难过的,是离别多过重逢。身边那么熟悉的人,昨天还在唠家常,今天说没就没了。

那段时间,孟淑芬脾气特别不好,看什么都来气。有事没事的找老穆吵架。

老穆能忍就忍,忍不了就出门转。

有时,儿女回来,看着她这样都替老穆委屈。

一天晚上,宝胜陪老穆喝酒解闷。他说,我妈这是咋了?越来越不讲理了。

老穆反倒不太在意。

他说,网上都说了,女人到这个岁数都得闹两年。你妹不知道,你从小都看着还不知道吗?当年你妈多包容我的臭脾气,现在,该我包容她了。

真是少年夫妻老来伴,风雨相依慰白头。

宝胜一个大男人被感动到了,举杯敬老穆。

他说,爸,你是真爷们儿!

老穆给了他一拳,说,臭小子,怎么和你爹说话呢。

10

2020年,疫情乍起。春节孩子们都没敢回来。

老两口在家里包了饺子,放了炮。

儿女们开了视频欢乐拜年,收线就剩下一片空空寂寞。

孟淑芬心里特别难过。想哭。

她说,咱俩没你妈有福气,走的那天也不知道谁会在床前?

老穆看着没播完的春晚,随口说,我嘛不好说,但是你啊,一定有我在床头陪着你。放心吧。

孟淑芬看着老穆,电视的光,闪闪烁烁映着皱纹。

她烦躁已久的心,慢慢定了。

其实有最爱的人陪着走完一辈子,才是人间至幸吧。

她相信,老穆做得到。

后来就是七月了,孟淑芬腋下长了个不大不小的疙瘩。

老穆带她去市里的医院。看起来还可以,应该是良性,准备割掉腋下淋巴。

手术定在了8月初,孟淑芬刚住进医院,春英就打来了电话。

大概真有心灵感应。

老穆没准备告诉儿女,疫情当下,回来一趟也不容易。可女儿都问了,他还是说了。

第二天,春英就赶回来了。

手术做得蛮成功的,只是半个月后,病理分析报告出来,春英吓了一跳。

巨大淋巴结增殖症。

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病,自八十年代被美国发现以后,全中国的发病不到一千人!

如果单灶,就还好。最可怕的,还是引起并发症,紫癜,贫血,肾脏功能衰退,神经功能受损……

春英想带妈妈去北京看病,但费用肯定高得可怕。

老穆回了一趟家,回来之后,塞给春英一张存折。

原来在家那几天,他把牛卖了,定期存款也都取了出来。他说,全都在这了,别省,该花的花,把你妈给我救回来。

春英握着那张存折,泪如雨下。

11

2020年,疫情影响,根本没法住院,只能把切片送去做病理检查。

还好,没有任何并发症。

老穆带着孟淑芬高高兴兴回了家。一进家门,老穆就让孟淑芬上床躺着。

自己下厨弄了两盘菜,再叫她起来吃饭。

他喜滋滋地开瓶酒,可想了想,又放回去了。

孟淑芬问,咋了?这么高兴,还不喝两盅?

老穆摇了摇头说,戒了。以后烟酒全戒。

孟淑芬说,怎么突然不抽不喝了?

老穆说,以后我得活得健康点。将来宁肯剩我一个人,不能剩你一个人。

孟淑芬的眼泪忽然就冲上来了。

这个男人啊,总是冷不丁地说一句又蠢又暖心的话。

从那天起,老穆再没碰过烟酒。而且他做的还远远不止这些。

是有次孟淑芬的手机坏了,她用老穆的微信和女儿视频。聊完天,她无意中点开了他的朋友圈。

然后惊呆了。他的朋友圈里转发的全是养生,以及怎么照顾病人的文章。以前老穆从来不看这些。

看时间,是从孟淑芬生病后,他开始研究的。

孟淑芬之所以从来没发现,是因为那些内容仅对自己可见。她数了下,整整95条。

她问老穆为什么仅对自己可见。老穆说,还不是怕你看到了瞎想。

那一刻的老穆,真是温柔得不像话。

而其实,大老粗的老穆真的越来越温柔了。

每天早晨,他都会给孟淑芬做好早饭,然后陪着她遛弯,打麻将……

每个月,他还会带着她去医院做一次体检。

期待着医生对他说,一切正常。

医生护士无不羡慕孟淑芬,都说老穆可真爱她。

孟淑芬脸就红了,不好意思地说,爱什么爱啊,他这辈子都没和我说过那个字。

是啊。

他们一辈子,从没有说过一个爱字。但爱,终是成就了他们幸福的一辈子。

爱有时是语言,有时是行动。有时是磅礴奔涌,有时是细水长流。

老穆什么都不说,但孟淑芬知道,他爱她。

PS:今天的故事是他们的女儿来讲的,好喜欢在岁月里沉淀下来的爱情,祝福他们白头到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