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国人指责的山本光学,真的能帮日本乒乓球“作弊”吗?

2021-07-28 09:47:45 海底商业奇谈

【海底商业奇谈】系网易新闻网易号与【海底青年】联合出品,内容独家发布在网易号平台,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两年前的九一八这天,日本射箭运动员古川隆春与日本百年品牌眼镜公司山本光学株式会社,成功签订了一份顾问人员合同。

从这时候起,42岁的古川隆春就成了山本光学的推销员,逢人就推销山本光学的眼镜有多厉害。

没办法,谁让人家手里有他参加比赛的秘密武器。

在日媒的报道中,古川隆春能够取得好成绩,全靠山本光学提供的这件黑科技眼镜。

这款眼镜在今年东京奥运会上,再次成为水谷隼战胜中国队的法宝。

01

19世纪中期,日本正处于德川幕府时代。这是日本历史上最强盛也是最后的武家政治组织。

掌握大权的德川幕府对外实行“锁国政策”,禁止外国传教士、商人与平民进入日本,只有荷兰与大清帝国的商人被允许在长崎活动。这些苛政,不时激起已经逐渐成长起来的商人的抵制。

当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官马休·佩里率军抵达日本,逼迫幕府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后,在大名、武士和要求进行制度改革的商人们的倒幕活动中,德川幕府彻底垮台。

回收权力的明治政府从此彻底倒向了西方资本主义,从社会、教育、经济等领域全面向西方国家学习。

明治44年,商人山本晴治成立山本光学株式会社,这家企业是建立于大阪市的眼镜生产企业。

那个年代的日本已经抛弃中国,转而陷入对西方的狂热崇拜中,眼镜这种可以改善视力的舶来品,迅速成为上流社会追捧的新事物。

到了昭和10年,连昭和天皇的鼻梁上也架上了山本光学所生产的眼镜,山本光学生产的眼镜在日本国内成为上流社会最流行的面部饰品。

昭和13年,日本国内经济高速发展,但资源匮乏加上贫富差距导致国内局势极其不稳定。这时,一个改变日本命运的人出现了。

当所有政党和百姓都在为什么路线才能挽救日本时,出身军官家庭的东条英机嗅到了机会。

东条英机是二战的甲级战犯,后来在远东国际法庭受审时说了句:“如果我有罪,那么全日本的老百姓都有罪。”

那个时候的日本民众因为国内社会阶级的撕裂,产生了对军部的极大不满,于是东条英机在“陆军管理事业主恳谈会”上发表了爆炸性的演说。

东条英机戴着山本光学生产的眼镜,想要同时发动对中俄全面战争的慷慨激昂的演说,得到了全国和军部一边倒的支持,让他成为天皇授权下国内最有权力的人。而为了保持国民支持,东条英机所领导的日本军部开始了疯狂的对外作战计划。

整个国家机器,也开始围绕战争开启运转。

山本光学也搭上了这般顺风车。昭和16年,山本光学的主要业务来自于军队的防尘眼镜以及航空眼镜订单。而这一年,山本五十六也在日本全国对战争的狂热中向美国发起了珍珠港偷袭。

战争后期,神风敢死队们头戴山本光学生产的眼镜,坐在被钉死的驾驶舱里,高喊着“效忠天皇”冲向美军战舰。

与军队的疯狂行政对比的是山本光学等军工企业,它们在这场臭名昭著的战争中成为最大的获利者,也成为日本战后迅速成长起来的财阀。

02

战后的日本被美军全面接管,盟军总司令部指令“解散财阀”。这项工作的第1阶段是成立控股公司整理委员会,指定三井、三菱等83家为控股公司,指名“十大财阀”的56人为财阀家族,勒令他们交出面值达75.7亿多日元的 1.6亿余张股票。

在这个时期,所有的财阀都隐藏起了自身的财富,日本经济进入全面崩溃的阶段,即使出现百姓无粮可吃,饿死街头的惨剧。财阀们也不肯将囤积的粮食拿到市场上出售。

1947年,美军接到情报,在一处山洞里发现了大量物资。美军一看这还了得,日本是想要反扑吗?于是紧急安排紧急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藏在山洞里的物资不是反抗者所有,都是富商们囤积的,这样的藏匿点,全国还发现很多处。

山本光学因为产品的特殊性,成为被制裁名单之外幸运的那批企业。

1953年,山本光学被日本防卫厅指定为航空眼镜制造商。继续接受来自自卫队的军工订单。在不断地发展壮大中,山本光学成为日本工业标准JIS的早期认证企业。

而符合西方审美的太阳镜,成为山本光学重回民用眼镜领域的探路石。1955年,塑料边框的太阳镜被研发成功,山本光学成功登陆东京上野的东京营业所。

但是日本的市场又能有多大呢?

不满足于国内市场的山本光学将目光瞄向了美国,1972年,他们登记成为全美安全协会会员。

直到五年后终于迎来了企业质变的拐点。美国滑雪联盟和山本光学正式展开合作。

通过美国滑雪协会的背书,山本光学作为滑雪用具指定供应厂家把护目镜卖到了全美的滑雪场。

日本国内的滑雪协会一看,美国都认可的品牌肯定没问题,于是也和山本光学正式展开合作。山本光学踏上了资本的快车道。

这时,日本国内涌现出一批后来的高科技企业,索尼、JVC、松下,这些从研究晶体管起家的新兴企业,通过拥抱科技为企业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资金,也逐步把后来者抛在身后。

拥有了资金实力的山本光学,也开始在新产品的研发上大把投入,通过技术建立起强大的壁垒保护。

工业护目镜、军事眼镜、太阳镜作为山本光学的核心产品,依然没有使山本光学成为日本国内的大型企业。

支撑它从2000年的七百多万人民币资产,到2007年也只增加到一千三百多万人民币。

这家接近百年的企业尽管背景深厚,却未顺应日本经济一起成长起来。寻找新的利润点则成为山本光学最为焦虑的状况。

于是,曾在滑雪护目镜上尝到甜头的山本光学把目光转向了体育行业。

这是全球市场规模超万亿,增速保持7.1%以上的巨大市场。

03

2007年,在智利圣地亚哥举行的世界青少年锦标赛上,把老虎伍兹视为偶像的15岁日本少年石川辽,获得了并列第23名的成绩。

同年5月,他又夺取了万星威公开赛KSB杯,成为了日本高尔夫球巡回赛最年轻的冠军。这个被视为天才高尔夫神童的少年,成为了日本国内的全民偶像。

山本光学的机会来了!

他们迅速将石川辽签约成为代言人,借助石川辽的名气成功打开了专业运动员的市场。

而从这时起,山本光学也开启了运动员需要什么,我们就创造什么的经营策略。

古川隆春也是在这一年对山本光学有了深刻的印象,抱着好奇的心态,他在山本光学那定制了一款射箭专用的墨镜。

2012年,在伦敦奥运会射箭赛场上,古川隆春戴着他的新墨镜得到了银牌。在赛后的媒体采访中,古川隆春对自己的墨镜赞不绝口,称无论是顺光还是逆光,他也能看得清楚。

日媒与古川隆春的调侃中透露出,这款墨镜是户外运动专用,“全天候型”可应对晴天和多云天气。对于视力不好的古川来说,高性能的太阳镜是他的处方,也是秘密武器。

山本光学专注在体育领域为运动员开发适应各种比赛条件的眼镜,与运动员之间的信赖越来越紧密。

在而奥运会作为世界最高荣誉的综合赛事,拿到奥运会奖牌成为各个项目运动员职业生涯追逐的目标。奥运会也成为各国展示软实力,私下角逐发力的竞技场。

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日本队拿到了12枚金牌、8枚银牌、21枚铜牌的成绩。

乒乓球这个亚洲国家相对擅长的项目上。水谷隼拿到了男子单打铜牌,团体银牌,而伊藤美诚则和福原爱组队拿到了女子团体铜牌,唯独与金牌无缘。

即使在和德国队对阵的女子团体赛上,日本队依然打不过来自中国的外援韩莹。德国队的索里亚以3比2的比分击败了只有15岁的伊藤美诚,石川佳纯11比8战胜德国队的韩莹。

决赛局中,福原爱和韩莹的对决就成了这场比赛的关键。两人鏖战至三比三平后,进入了第四局10比9的赛点。

输了球的福原爱,生气的认为判罚不公,拒绝和韩莹握手。

尽管有失风度,但中国球迷对福原爱表达了最大程度的理解。但这种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宽容,成为日本国民心中过不去的坎。

能够打败中国队,成了日本国民的执念。

五年后,44岁的古川隆春与他的墨镜又出现在东京奥运会射箭赛场上,较往年相比,古川隆春作为山本光学顾问,与自己的墨镜更熟悉了,战绩却低了一名,只拿了一个铜牌。

然而,他并没有很沮丧,因为另外一个赛场上延续了山本光学的神话。

04

北京时间7月26日晚上9点,日本乒乓球运动员水谷隼和伊藤美诚在东京都体育馆赢了中国队的许昕和刘诗雯,拿到了日本第一块奥运乒乓球金牌。

一时间舆论哗然,毕竟大家对国球的期待值从未降低。

但很快就有人注意到水谷隼和伊藤美诚违规吹球、擦桌子,毕竟这可是日本奥运组委会自己定下的规矩,裁判却装作看不见。

很快有中国网友通过比赛的两个细节,觉得日本队赢得并不光彩。

第一天抵达奥运比赛场馆进行适应场地训练的时候,中国乒乓球队主教练刘国梁发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比赛的场地严重缩水,而这一点也被正在热身的运动员发现,一周围挡的距离很小,运动员跑动起来可能会比较别扭,有些时候在回合中跑动救球的过程中,很可能会跑不开。

刘国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原来世界大赛一般情况下是7×14挡板,然后决赛是8×16,刚才我量了一下,应该是6×11,再加上两个裁判桌占据的面积有点大,有点担心运动员的跑动,跑动起来的安全。”

于是刘国梁向东京奥组委表达了调整场地的诉求,但奥组委的反应仅仅是将裁判桌向后挪了几厘米。

其他国家运动员,在这种缩水的场地上由于担心奔跑时撞到四周,势必会影响赛场上的发挥。而日本选手则通过长期在这种小场地的训练,早已熟悉了对应的打法。

如果说,场地缩水还只是双方选手在相同条件下的公平竞争。那么,水谷隼戴的那副眼镜,则被认为是这次日本队获胜的物理外挂。

根据日本媒体报道,水谷隼脸上戴的那副眼镜的生产商就是山本光学株式会社。

用在乒乓球比赛上的这幅眼镜,不仅采用倒置镜片的方式来降低重心,让选手在跑动和叫喊的时候也不会晃动,能稳定的贴合面部。

更关键的是,它采用了“波长调整技术”。

这种技术可以让运动眼镜清晰捕捉到想看物体的光照,屏蔽和抑制过于耀眼的光源。

当被设定为白色的乒乓球,在空中与灯光直射的角度重合时,就会在处于同一条直线的运动员眼中,短暂地消失。

但波长调整技术则可以过滤掉多余的直射灯光,让运动员随时都能看见乒乓球的运动轨迹,这样的优势,在处于同一水平区间的运动员之间,就会造成巨大的反应差异。

就连日本媒体也在炫耀:我们的运动员能够战胜中国队,靠的就是这款能看见特定颜色的特殊武器。

在日本选手中,还有很多人戴着山本光学生产的特殊眼镜。比如刚刚拿到银牌的日本射箭选手古川隆春。

刘国梁为乒乓球队设定的“保三争四”目标,在这种情况下就变得更加困难了。

随着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多,有些网友开始怀疑水谷隼的眼镜能反光,给对手干扰。

可没想到,日媒对骂组委会没反应,对山本光学眼镜还挺上心,当即发布了一篇文章来辟谣:水谷隼所戴的太阳镜只能抑制LED照明的眩光,并没有其他作用!

不知道是为这块来之不易的金牌澄清,还是为山本光学眼镜澄清。

紧接着,山本光学官网趁热直接来了一波详细广告。而为什么更改场地大小,日媒们则闭口不言。

主场优势,是各种类型比赛客观存在的因素,尽管有网民开始指责日本队利用对场地的熟悉程度差异,来制造优势。甚至攻击日本队是靠“黑科技”眼镜作弊。但依然有很多中国球迷显得很冷静,

他们觉得:输了就是输了,被对方的盘外局打败,是只能从自身实力还不够强来找原因,怪不得日本队。毕竟,什么类型的金牌咱们没见过呢?

前两个月,山本光学的前总裁山本为信因新冠去世,新总裁是他的儿子山本直之。

在这个新旧权力交替的阶段,山本光学需要在东京奥运会为自己树立更高的声誉。

而中国球迷也在这场比赛中看到了我们自身的缺陷,不仅是球队实力,还包括体育周边用品的科技研发能力。

体育竞技是国家综合实力的缩影,赢得比赛只是一方面,而通过比赛找到各方面的不足,去努力缩小差距甚至迎头赶超,才是我们的目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