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凭啥总是排第一?

2021-07-28 09:43:31 随性的风筝

01

武庙四圣十哲七十二将,凭什么姜子牙排在第一位?凭什么他是主祀呢?

武庙里供着的都是些什么怪物:

孙武,兵家始祖,一部《孙子兵法》在两千多年后的当今世界都有着超越军事层面的重要影响力,其主张的智、信、仁、勇、严,则成为现代中国军人的武德标准。

孙膑,孙武后人,熟兵法知韬略,神鬼莫测,田忌赛马和围魏救赵,展现了极强的突破固定思维的能力,桂陵之战马陵之战,一举奠定齐国霸业。

白起,绰号“杀神”“人屠”,攻韩、扫魏、灭楚、破赵...战国丧卒二百万,白起自己贡献了一半。

吴起,通晓兵、法、儒三家,不世出的军事家、改革家,强魏,扶楚,破秦,建魏之武卒,夺秦之河西,与兵圣孙子一同被并称作“孙吴”。

谋主张良,兵仙韩信,连百万之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战必胜,攻必取。

卫青霍去病,帝国双璧,收河套,袭龙城,漠北一战,匈奴远遁,封狼居胥。

管仲乐毅,廉颇赵奢,李牧王翦,曹参周勃,马援冯异,邓禹耿弇,王猛谢玄,周亚夫赵充国,李药师尉迟恭,苏定方郭子仪...

说句关公战秦琼的话,无论哪个拉出来跟姜子牙碰一碰,也不太虚吧?

凭什么就主祀姜子牙?

凭什么“太公在此,诸神退避”?

《史记》曰:故后世之言兵及周之阴权,皆宗太公为本谋。

姜子牙,兵学奠基人,兵家鼻祖,武圣,百家宗师,中国古代第一位军事家,韬略家。

1972年从山东临沂银雀山发掘出的《六韬》残简,直接驳斥了《六韬》是古人伪托吕尚所著的说法。

对姜太公,中国史学界是有定论的:

中国古代的兵论、兵法、兵书、战策、战术等一整套的军事理论学说,就其最早发端、形成体系、构成学说来说,都始自姜尚。

中国古今著名的军事家孙武、鬼谷子、黄石公等人都学习吸收了姜子牙的《六韬》。

所以说姜子牙为兵圣、兵家宗师、中国武祖,是当之无愧的。

可以说,没有太公的理论及其所建立的齐国兵家,则不会有在当今世界影响范围巨大的中国兵学理论学说。

这段话是什么概念呢?

就是说在上古时期,在那个大家都拿着青铜甚至石制的弓、箭、戈、矛、刀、斧两边对冲互砍的时代,姜太公就提出了行进、撤退、增援、歼灭、围城、后勤、运动战、组织度等理念,后世中国的诸多军事家,只不过是在这个体系下持续不断的完善与补充而已。

孙武、鬼谷子、黄石公,他们的弟子又都是什么怪物,不用我多说了。

真正的万师之师。

这就是武庙首祀,姜子牙的重量。

02

英国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说得好:

任何在我出生时已经有的,都是世界本来秩序的一部分。

任何在我15-35岁之间诞生的,都是改变世界的革命性产物。

任何在我35岁之后诞生的,都是违反自然规律要遭天谴的。

人们普遍有一种通病,就是对许多习以为常的事,都“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惯了,就会傲慢和自大,这一点,在涉及到历史时尤为明显。

譬如历史书中说:

《诗经》以四言诗为主,内容丰富,反映了当时社会的各方面,它的人文精神和现实主义传统对后世文学有重要影响。

大家听完,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知道又多了一个难背的知识点。

而只有当时的人,在那个相互征伐,人命轻贱,率兽相食,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宗教与鬼神的年代,才懂得这句“人文精神”和“现实主义传统”有多么的沉甸甸。

春秋战国,翻看所有流传下来的文献书籍,无外乎家国霸业,字里行间不过是写着怎样杀人,怎样更快杀人,怎样杀更多的人罢了。

而《诗经》说: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譬如同样一笔带过的那句:屈原的《离骚》《天问》所体现的爱国主义精神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财富。

那个时代,商鞅是卫国人,跑到魏国又跑到秦国,吴起一生历仕鲁、魏、楚三国,楚国人伍子胥帮吴国灭了楚国,齐国人蒙恬跑到秦国灭了齐国。

只有屈原说,这是我生长的地方,我爱这片土地和人民——

“长太息以掩涕,哀民生之多艰。”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任何的习以为常,从来都不是理所当然。

03

汉语族,分成十三个语种:

官话、晋语、湘语、徽语、赣语、吴语、粤语、莆田话、客家话、闽北、闽南、闽东、闽中语。

正所谓“十里不同音”。

诸如粤语、闽南语这些,更是已经发明出了自己的音节结构。

他们之间的差异,一点都不比同属拉丁语系的英语德语法语要小。

而现在,它们只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方言”。

欧洲就少说语族了,同一语族之下的同一语支之下的同一语言,都分布的稀碎。

公元前就诞生的古罗马帝国,能把地中海圈成自己的内海,其影响之深远,至今都难以磨灭。

从英国到法国到德国甚至俄罗斯土耳其,谁没说过一句自己是罗马正统(天可怜见,罗马帝国的巅峰版图也没跟英国俄罗斯沾过一毛钱关系),甚至连美国都一度自称为“新罗马”。

约跟盛唐同一时期查理曼帝国,尽管其国土面积囊括了现在的法国、德国和半个意大利,但总面积111万平方千米,占欧洲总面积的十分之一不到。

就这样,查理曼大帝依旧被后世诸多欧洲人称作“欧洲之父”(Pater Europae)

十九世纪的拿破仑,戎马一生,几乎横扫整个欧洲,尽管最后功亏一篑,也无妨他成为英雄的代名词

欧洲真的不想统一?盎格鲁萨克逊种群里,想统一欧洲的人能从奥斯陆排到伊斯坦布尔。

04

作为中国第一个皇帝,秦始皇最大的贡献,还是吊高了中国人的胃口。

从他以后,“河山统一”这个词,就刻在了每一个中国人的骨血里。

在未能完成大统一的、被认为最窝囊的两宋,多少人眼里渗出血的说着: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三百二十个岁月,从自己,到父辈,到爷爷,到爷爷的爷爷,生前没看过九州一统的样子,死后告诉儿孙:收复失地时,要记得来坟上告诉我。

即使是保守派司马光,说的也是

“窃以为苟不能使九州合为一统,皆有天子之名而无其实者也。”

秦桧,不叫保守派,叫投降派,说“故土其实可以不收复”这样的话,是要做成雕像,唾骂千年的。

什么“魏武用兵,仿佛孙吴”,什么“投鞭断水,平燕定蜀”,都是虚的。

秦皇汉高唐宗明祖等十几个大一统君主往这一站,聚光灯和排面都在这边。

05

为什么总说第一人,通常是最伟大的。

因为他们总是在挑战那个时代想象力的上限,而能做成的,更会受到万世景仰。

春秋战国,天下纷扰数百年,许多人出生时就是几十个诸侯国,到老死也是几十个诸侯国,也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古之帝者,地不过千里,诸侯各守其封域,或朝或否,相侵暴乱,残伐不正,犹刻金石,以自为纪。

正如欧洲中世纪一千多年,大家心安理得的在自己的方寸之地做着国王、领主、骑士、农民...

别夸耀什么率军横跨阿尔卑斯山,两千年前有个叫诸葛亮的从绵延五十华里的祁山脉早就跨过,祁山脉可是比阿尔卑斯的平均海拔还要高出一千米去。

而在遥远东方的某位君主,透过函谷关,投向地平线的一瞥,就已经注定了一个民族的心气。

换句话说,这就是那个年代的星辰大海,一个最终实现了的星辰大海。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

是无上的功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