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年内大跌5000亿背后:七部门联手规范外卖,正遭遇反垄断调查

2021-07-28 00:14:04 雷达财经

雷达财经出品 文|彭觉莹 编|深海

7月27日,美团再度大跌17.66%,目前市值1.18万亿港元。至此,美团年内市值蒸发已达6165.77亿港元,折合人民币5148.01亿元。

美团股价大跌,受一则消息影响。7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网信办、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商务部、中华全国总工会共7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 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外卖送餐员的劳动收入、劳动安全、食品安全、社会保障、从业环境、组织建设、矛盾处置等7个方面提出具体要求。

对此,美团给出回应称,“接下来,我们将坚决贯彻和落实指导意见,继续积极改进,在劳动保障、配送安全、骑手福利、骑手体验提升等多方面切实维护劳动者权益,提高劳动保障水平,提升行业就业质量。”

有分析认为,如果按照《意见》严格实施,美团外卖成本将大幅增加。

除了被《意见》规范,美团正在接受反垄断调查,业内认为,处罚金额介于11.48-45.93亿元之间。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

2020年9月,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引发外界对骑手生存状态的关注。

文章指出,在外卖系统的算法与数据驱动下,外卖骑手配送时间一再缩短,导致外卖骑手疲于奔命,为了及时配送,甚至不惜违反交规,与死神赛跑,外卖骑手遭遇交通事故的数量急剧上升,外卖骑手成了高危职业。

今年4月,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王林曾亲自体验作为美团的外卖员,工作12小时,仅获得41元人民币报酬,过程中亦因外卖订单迟了一小时送达,被倒扣收入中的60%。王林当时表示,跑了那么长时间,才赚到这点钱。外卖骑手每天承担着非常繁重的劳动,与时间赛跑忙得顾不上交通安全,在风雨中和烈日下也坚持送外卖,生怕超过送外卖的时间。然而不管骑手如何努力,平台都对他们不太“友好”。

今年5月8日,一篇发表在顶刊《社会学研究》上的博士论文火了,这是北大博士后陈龙用自己送了半年的外卖经历写的论文。这篇文章揭露了平台对外卖骑手的剥削体系导致外卖骑手被严重压榨,形成“内卷”,越努力的骑手越辛苦。

论文讲述了一个案例:每到饭点,某大学公寓楼下总会有大量骑手等候学生取餐。由于学校只允许骑手从北门入校,所以平台的限时测算依据一开始是从北门骑行进入的时间。后来,骑手们在“抢时间”的过程中发现,步行走侧门能节省几分钟,平台通过算法监测到后,就缩短了配送时间。也就是说,骑手们的努力工作、发挥主观能动性节省出来的时间,并没有给自己带来多赚钱或者休息的机会,平台在压缩时间上永不满足。

此外,外卖平台制定了“游戏规则”,将骑手分为青铜、白银、黄金、钻石、铂金等级别,最终造成骑手们“内卷”。平台的奖惩机制也严重失衡,一个好评奖励2元,一个差评要扣10元,一个投诉要扣200元甚至更多。

同时平台的模式还会转嫁了劳资冲突,陈龙总结称,“平台公司退居幕后,看似放弃了对劳动的直接管理,实则淡化了雇主责任,还把劳资冲突转嫁到平台系统与消费者身上。”

而平台的这种机制,也引起骑手们的不满,其中一位骑手甚至“深夜报复”美团,怒接253单原地点送达。雷达财经6月份曾报道过,这位姓杨的骑手通过美团众包App抢单加派单,在四个小时里抢到了253单,且所有订单到手后均在原地直接点击了取货和送达,随后在没有提现的情况下,直接注销了美团App账号。

骑手称,这一举动是为了针对美团霸王条款所做出的报复行动。他表示,“只要是差评,就认定是骑手原因,无条件罚款,客户要求带垃圾、带烟酒,无条件答应。一天3块保险费,还有着装要求,要求了这么多都没有雇佣关系”。

470万骑手全是外包,美团不为骑手缴纳社保

在体验送餐后,王林曾与美团公司代表对话。王林询问如果外卖小哥出意外,是平台负责赔偿,还是供应商负责赔偿?对此,美团代表表示,由商业保险来承担,每天3块钱,从外卖员的佣金中扣掉。

美团代表称,外卖小哥固定工作场所,劳动工具也不是美团提供的,在工作中产生的行为,美团没有办法完全的直接负责。

据财报披露,2020年美团收取的外卖佣金收入为585.9亿元,占外卖收入的88%,2019年则是496亿元。585.9亿的佣金收入,其中用于支付美团骑手的配送费高达486.9亿,而2020年在美团平台上获得收入的骑手为470万。据此计算,每位骑手去年平均在美团上只挣了一万多元。

据调查70.08%的外卖骑手认为,最为主要的风险就是交通安全问题。为了维持薪水、不被罚款,每个外卖骑手只能跑快一点、再跑快一点,最终可能陷入危险的境地。以杭州交警发布的数据为例,当地一月份骑手违法达到5万次,引发事故千余件,平均每天就有51起事故发生。

有专家认为,目前美团外卖骑手最需要获得的是工伤保险。 如果给美团平台470万注册外卖员均缴纳工伤保险,一年工伤保险费将约为33.84亿。

作为对比,2021年3月,美团发布的2020年业绩显示,美团全年净利润47.1亿元,美团外卖全年交易额为4889亿元,全年交易笔数同比增加16.3%至101亿笔。

2021年一季报,美团餐饮外卖业务收入相较2020年四季度缩水4.47%,但外卖业务的利润却环比提升26.47%。知名投行分析师认为,这体现了美团实际上在第一季度提升了对外卖商家的佣金比例。

除了外卖骑手,正在发力打车业务的美团也不为司机交五险一金。据经济观察网的采访,一名从山东来到北京工作的网约车司机孙师傅表示,“平台不给缴纳五险一金,我自己也舍不得,现在已经不交社保了。”他的一位同事前段时间遇到了一起事故,乘客在开车门时与他人发生了交通事故,进而引发损害赔偿,他自己承担了全额赔偿金。

七部门联合规范外卖,美团股价持续下跌

对于外卖骑手权益得不到保护的现象,近日七部门联合下发指导意见。

在收入方面,《意见》要求确保外卖送餐员正常劳动所得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不得将“最严算法”作为考核要求,通过“算法取中”等方式,合理确定订单数量、准时率、在线率等考核要素,适当放宽配送时限等。

在社会保障方面,要求确保外卖送餐员劳动所得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建立与工作任务、劳动强度相匹配的收入分配机制。

《意见》要求平台需完善平台订单分派机制,合理确定订单饱和度、适当放宽配送时限,以降低外卖送餐员的劳动强度。

在外卖送餐员的安全保障方面,平台需加强对外卖送餐员的交通安全教育培训、督促平台及第三方合作单位为建立劳动关系的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以及推广铺设智能取餐柜,鼓励研发智能头盔等穿戴设备。

有分析指出,《意见》对骑手权益进行了保护,美团等平台为了合规,将不得不考虑骑手利益,减少“压榨”,最终将影响利润。

受《意见》影响,7月26日美团大跌13.76%,7月27日再度大跌17.66%。

年内频遭行政处罚,正接受反垄断调查

除了骑手和网约车司机待遇等问题突出以外,美团今年已屡次被监管。

2021年3月3日,市场监管总局对美团优选社区团购企业不正当价格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市场监管总局表示,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已经有部分社区团购企业利用资金优势,大量开展价格补贴,扰乱市场价格秩序,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2020年12月中下旬,市场监管总局直接对美团优选等5家社区团购企业立案调查。

4月份美团又开始面临反垄断调查。4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表示根据举报,近日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其实早在2月份美团就因为“二选一”不正当竞争行为被判赔偿饿了么100多万。而美团这里的二选一,是指跟美团签了独家经营合作,佣金就可以便宜一点,但如果不签,佣金就得贵很多。要是签了独家经营合约还跟其它平台合作,美团就会限制店铺流量,甚至是屏蔽店铺,这已经远远超过商家忍受的临界点。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明确提出,强迫实施“二选一”行为限制市场竞争,遏制创新发展,损害平台内经营者和消费者利益,危害极大,必须坚决根治。

美团才被立案调查没多久,5月10日下午上海市消保委又约谈了美团,指出了美团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上海市消保委表示,美团的主要问题有以下三点:一是取消订单引发的退款问题;二是订送餐、生鲜蔬菜配送不履约问题;三是页面误导消费者的问题。上海市消保委要求美团在平台经营过程中要摒弃唯流量思维,要从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角度,真正落实平台主体责任。

对于美团的后续发展,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