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救援在河南:自带干粮水泵橡皮艇,逆行者往洪水深处

2021-07-27 22:54:22 第一财经资讯

河南暴雨,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

截至7月27日12点,此轮强降雨造成河南全省150个县市区、1573个乡镇1331.98万人受灾,死亡71人。

尽管如此,还有一群人毫不犹豫地选择奔赴河南、支援河南、重建河南。他们分布在郑州、卫辉、安阳等地,他们是你看见的、看不见的“逆行者”。

参与救援的,除了解放军、武警部队和民兵预备役人员,还有消防指战员和各种专业抢险队伍。此外,在河南省受灾地区活跃着社会救援队伍263支、4824人,救援设备500余台套。

四支深度参与支援河南抗洪的志愿者团队,向第一财经记者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请战

王高升记不清他第几次按下手印了。这次他的身份,是山东东江救援队河南抗洪带队队长。

“我请战志愿参加河南抗洪救灾工作,听党指挥,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无私奉献,不怕牺牲,克服困难,全力投入抗洪工作。”

简短有力的“请战书”底下,是十三个鲜红的手印。7月23日傍晚,这支救援队拿着自己凑来的六万多元,陆陆续续买了十台大功率水泵、两台发电机、六台防疫消杀装备和一些生活装备,出发了。

被带上卡车的物品,每一件都经过了慎重的筛选。比如,去年夏天曾用来支援临沂洪灾使用的几台“老家伙”就被淘汰了,临时花钱买了新水泵。

他们的后备厢里,还放着五十斤煎饼。“不给灾区添麻烦”,王高升和队友总是这么说。考虑到灾区情况不容乐观,几个队友的家人主动摊了满满一大包煎饼,让队伍一起带上路。

河南安阳市的两个小区,地下车库水深高达七八米。洪峰过后,水位久久不降。小区的居民不由得担心,长时间的浸泡会威胁房屋安全。可是市区的抽水设备不足、小雨还淅淅沥沥下个不停,谁能来抢救财产呢?

24日清晨,安阳市昊澜花园小区的居民醒来,惊喜地发现小区楼下多了许多忙碌的身影。东江救援队抵达这两个小区时,是当天凌晨四点多。

王高升回忆,连续八个多小时的旅途劳顿,但大家看到被水浸泡的小区时,顾不上吃一口饭,立即开始分配任务、组装设备、投入工作。

12小时一班人手,保证设备每天24小时不间歇工作。东江救援队给自己立下了严格的时间表。为了尽量避免触电的危险,他们临时买来连体皮衣,腰上系着一根长绳,每过两三个小时水位下降,七八名队员就一起下水,把近一吨重水泵搬向积水更深处。

回到岸上,脱下厚重的皮衣,腿脚红肿、大汗淋漓。

“每次水退了返回岸上,我都会听到围观的居民一阵欢呼,手机摄像头对着我们拍。那是最高的赞美,一切都值了。”王高升语气难掩欣慰。

26日中午,经过两天一夜的艰苦奋战,他们终于把泡了多日的车库抽到见底了。紧接着,他们又转移到了新的战场——安阳市中等职业技术学校的地下室,这里同样是一片汪洋。

盘点物资时,王高升意外发现,行囊里的五十斤煎饼还剩下大半。这些天来,看到救援队以干粮果腹,受支援小区的居民每天主动端来饭菜、瓜果,塞给队员们。

救命信使

当一条条求助信息快速闪过又被其他信息淹没时,宋阳试图找到一个好的解决办法。

她是郑州人,当20日暴雨导致的河南灾情在各大卫视新闻滚动播出时,她在家坐不住了。

没有能力到一线支援,对目前自发的志愿者组织又不满意,那就自己发起一个。宋阳和去年参与新冠疫情支援的志愿者王敏一拍即合,SOS高效抗洪救援队就此成立。

通过社交媒体转发这样普通的方式,竟然迅速吸引了2000多人加入。

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了挡在面前的一个难题:信息处理效率不高。新加入的群友,看不见过去发布的消息。同一个救援信息,被反复转到不同的群里,却乏人问津。

灾情紧急,信息却跟不上了:凌乱、滞后、不互通、真假难辨。

另一位曾参与抗疫的志愿者周双玲找到了宋阳,提出了她的想法:为什么不能建立一个小程序,实时上传和跟踪求助呢?

这是个好办法,说做就做。当天,他们就找到了一家愿意免费提供小程序制作服务的公司,需求一气呵成:由专门的志愿者核实信息、发布任务,救援人员根据任务内容和地点,自由选择接单,小程序实时反映联系情况,任务结束后还能跟踪反馈,避免重复作业。

7月24日,小程序上线第一天,宋阳和队友就从这项技术中,收获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在河边住,一个大人带着两个小孩,河水已经蔓延,需要救助!”当天15时39分,这条消息被上传核实。15时56分,河流附近的一名退伍军人志愿者接下了单。

通过小程序发现需求、派任务、对接联系人到接单出发,全程用时仅十七分钟,省去了通常需要的接力过程和重复工作。

26日晚上,宋阳在救援队微信群里发布了解散公告。这个22日上午临时组成的志愿者组织,随着灾情趋于稳定、官方救援工作完善,在充满感谢和拥抱的表情包中作了告别。

“也许我们的名字不被人知,但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其意义与价值。”解散的这天晚上,宋阳五天来第一次走出家门,下楼定定心心吃了顿饭。

凌晨一点多,她进入梦乡,“这是我休息最早最踏实的一天”。

亲人来了

7月21日,河南省新乡市卫辉市遭洪水侵袭的第一天晚上,湖南省浏阳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就赶到了搜救现场。

“整个村被淹没了,我们去搜救,看有没有被困群众。”救援队支部副书记曾大学回忆,那晚救出的人员不多,说明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转移出来了。

第二天,救援队接到命令,再奔赴卫辉市的两个村庄。洪水湍急,非专业救援人员不允许进入现场。不过,这支救援队得到了批准。10名专业的救援队员,以及带来的两艘皮划艇,派上了大用场。

老人、孩子,在雨中伸长脖子张望。这天,救援队一直忙到晚上11点才开始休息。陆续营救转移了100多人。

“亲人来了!太好了!”第三天,新乡市一个被洪水淹没的小区,终于等来了第一支救援队——曾大学所在的蓝天救援队。望着三米深、湍急的水流,他和队友安慰居民,“不要急,今天一定将你们转移到安置点。”这个小区有九栋楼,队员爬上每一层楼,挨家挨户地敲门。这天,他们接送了400多人。

曾大学清晰地记得,发生在这个小区的一场对话。断水一天的群众焦急地问,“你们是政府派过来的吗?”他答,“我是应急局派来的。我们是公益救援队,做公益的。”有人又问,“你们没工资吗?”他说,“我们一分钱都没有,还自己掏钱。我们也没有饭吃。如果我们有东西吃,也一定会给你们吃的。我们的目的是将你们安全地送到安置点去。”

这样的对话,经常上演。蓝天救援队说到,也做到了。不过,曾大学还不知道的是,在社交平台上,几乎每一条这支救援队的视频都会引来成千上万个点赞。

“素不相识的人,却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太让人动容了。”一则网友留言说。

重生

“水位最高的时候,大约有2米5高。”巩义市米河卫生院院长张遂升踮了踮脚,手指墙壁上的一根发黄的水线——像是一个难以抹去的印记,清晰地回放着山洪袭来时的恐惧与压迫。

米河卫生院是米河镇当地唯一一家医院,它是否能正常运转,事关整个米河镇老百姓的安危。从医30年的张遂升深谙“医生”二字的分量。

“现在我们的CT、DR(X线)不行了,从事化验的所有设备都不行了,”张遂升说,医院要想恢复对外接诊,最关键、最紧缺的就是CT、DR及检验设备。如果没这些,手术统统无法进行。

7月24日,复星驰援河南防汛救灾先遣队艰难挺进此次河南强降雨受灾最为严重的基层村镇之一——巩义市米河镇,察看灾情。当天,在先遣队的帮助下,复星防汛救灾指挥部与张遂升进行了第一轮深度沟通,充分了解卫生院目前所处的情况,在此基础上迅速制定了“米河卫生院重建计划”。

米河卫生院属于镇级、全科室医院,是国家示范卫生院之一。在当地18家县区医院中,是4家CT、3家急诊资质医院中的其中一家,唯一一家CB大型手术资质医院,含50张病床。除本镇4万人,医诊范围可辐射周边多个镇,覆盖人数至少10万人。

完成踏勘后,先遣队将前方信息传给后方的总指挥部,复星在第一时间联系了产品线覆盖全线高端医疗影像设备的联影医疗,得到了积极的支持与响应,联影立刻表示捐赠一台卫生院急需的CT机。巧的是,后期经过了解,米河受灾前唯一一台就是联影的CT机。

此前驰援印度制氧机时的合作伙伴双盛也主动表示捐赠一批杀菌车助力米河镇重建。经过磋商,复星决定联合复星医药、南钢股份等成员企业,以及联影医疗、双盛医疗等外部合作伙伴,一同参与、支援米河卫生院“重生”。

“为了尽量减少洪灾对米河百姓们造成的影响,我们还筹措到CT、DR、杀菌车等医疗器械,口罩、隔离衣、手套、护目镜等灾后防疫物资及紧缺的药品和消杀用品等,部分物资正在准备发运。”上海复星基金会公益理事长、复星国际高级副总裁李海峰说。

(应受访者要求,王敏、宋阳系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