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手参加奥运会的“上海阿姨”火了!58岁的她代表卢森堡出征打得乒乓响!

2021-07-27 13:51:47 环球人物杂志

追逐快乐、享受过程、重在参与,58岁的“上海阿姨”倪夏莲,作为奥运乒乓球史上年纪最大的参赛者,为人们展现了奥林匹克精神除“更高、更快、更强、更团结”之外的另一个面向。

|作者:陈嵘伟 阿晔

|编辑:阿晔

|编审:咖喱

“可惜了,可惜了。”刚刚走下赛场的倪夏莲带着上海乡音,懊恼地连声说道。

7月25日下午,东京奥运会乒乓球比赛女单第二轮,卢森堡国宝级运动员、58岁的倪夏莲迎来了她的东奥首秀,对阵17岁的韩国小将申裕斌。

这场“祖孙战”的结果不言而喻,过程却惊心动魄。在经过7局长达66分钟的较量后,申裕斌艰难击败这位大自己41岁的“奶奶级”对手。

尽管不敌年轻对手,但倪夏莲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我从没想过这个年龄还能站上奥运赛场,也没特别想赢什么,更不会害怕失去什么。能来到东京,就是一种快乐和享受。”

这是倪夏莲第五次参加奥运会,首战失利,意味着她的东京之旅到此止步。“只要身体健康,打得开心,又何必为自己的运动生涯去设定一个期限呢?”在结束东京之战后,倪夏莲如此说道。

卢森堡奥委会“三顾茅庐”

虽然对输球早有准备,但倪夏莲仍对自己的比赛表现有些不满,“第一局赢得太轻松了,然后觉得,哦!还挺容易嘛!第二局有一点点闪失,那么多机会没打上。”

“她(申裕斌)非常优秀,(我)输了也是应该的,只是自己生气的时候就觉得,我还是在这上面不够、不够……”她突然举起食指,带着一丝狡黠,“不够老练。”在说出“老练”这个词后,她笑了起来。

谈笑间,倪夏莲还不忘夸赞对手,“她是非常棒的,非常有潜力的一个选手。”说着又举起食指,语调上扬,带着俏皮和得意:“但是我四年前赢过她哦!”“哈哈哈,那时候她很小,我还年轻一点。”她笑着补充道。

·“四年以前,我还赢过她哦!” 倪夏莲赛后采访视频截图。

为了备战东京奥运,倪夏莲很早就抵达日本进行适应性训练。她的丈夫,同时也是教练汤米·丹尼尔森陪伴着她。

作为奥运乒乓球史上年纪最大的参赛者,倪夏莲受到不少关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透露,去年得知东京奥运会将延期举行时,其他运动员开始加紧备战,可她却决定出去度假!“反正57岁和58岁也没什么两样。我难得有这样大段可以旅游的时间。”

倪夏莲的淡定从容,除了骨子里的自信,也源于目前相对稳定的生活状态。

“我的妈妈现在和我住在一起,她已经90岁了,身体健健康康。我的两个孩子目前也一切都好,儿子已经独立了,开了自己的诊所,女儿正在读高中,也不用我花太多心思。我想如果没有这样好的生活环境,我也是不可能一直打乒乓球到今天的。”

“乒乓球只是我生活中一部分。”倪夏莲没有将乒乓球看作自己世界的全部,对参加奥运会的兴致也并不高,但架不住卢森堡奥委会的“三顾茅庐”。

·倪夏莲(左)与丈夫隔着口罩深情一吻。图片来源:新民体育。

据《新民晚报》报道,从倪夏莲首次代表卢森堡参加悉尼奥运会开始,之后的每届奥运会,卢森堡奥委会都会提前上门做她的“思想工作”。

这次东京奥运也一样,当听说倪夏莲萌生退休想法时,卢森堡乒协对她直言“那怎么行,这是全世界人民都不同意的”!

在卢森堡,倪夏莲是家喻户晓的体育明星。有时,她走在马路上,都会被不认识的行人问及奥运会准备情况,并收到鼓励和祝福。在她出征东京奥运之前,卢森堡最有名的通讯社为她制作了整整6页的大专访。

倪夏莲知道,卢森堡人民已经将她视为“自己人”了。“这份信任和尊重是无价的。”“他们非常需要我,总是鼓励我、推(动)我,我实在被他们感动了,我就想‘帮帮人家吧’,对我也是举手之劳。我在国内学了那么好的技术,现在发现没丢,还丢不了!所以我就帮人家,也帮自己,也挺开心的。”

正因此,这届奥运会,她才选择继续站在赛场上。

兜兜转转的乒乓人生

“我没想出国要做‘乒乓海外军团’,也没想要攀高峰、参加奥运会,(这些)已经不在我人生计划里了。”回想起刚出国时的情景,倪夏莲说道。但世事难料,兜兜转转之间,她最终还是回到了自己的老本行——乒乓球。

1978年,15岁的倪夏莲入选中国乒乓球国家队,和蔡振华、曹燕华、郭跃华等名将成为队员。1983年,她搭档郭跃华赢得第三十七届东京世乒赛混双冠军,两年后又和曹燕华合作夺得第三十八届哥德堡世乒赛女子双打银牌。

·年轻时的倪夏莲。

在第三十八届世乒赛后,倪夏莲从国家队退役,前往上海交通大学念书。此时适逢出国热的兴起,她也选择远赴欧洲,寻找人生的新可能。

心态转折点发生在1988年。那年的汉城奥运会上,乒乓球首次被纳入奥运会比赛项目中。然而此时倪夏莲已经退役,只能看着昔日的队友逐梦赛场。虽然与奥运无缘,但能够参加一次奥运会,成为埋在她心中的愿望。

1989年,倪夏莲决定去德国的一家俱乐部打球。她在欧洲赛场上的优秀表现很快引起了卢森堡国家队的注意,于是他们邀请倪夏莲前往卢森堡打球,并为她提供了良好的生活工作环境。

落脚卢森堡后,倪夏莲自1991年开始代表卢森堡出征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1993年的世乒赛上,她和自己的师妹、中国选手陈子荷缠斗了五局,一直到最后两分才决出胜负,遗憾落败。除此之外,她还多次参加欧锦赛、欧洲十二强赛等洲际赛事,屡摘乒乓球女子单打项目金牌。

在赛场上全力拼搏的日子并未持续多久,她在卢森堡国家队结识了现任丈夫,两人结婚、生子、开旅馆,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她也逐渐淡出了乒乓球比赛。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举办前,卢森堡奥委会曾劝说倪夏莲代表卢森堡出战,但被她拒绝。“我的计划是结婚、生小孩。”她说道。

到了2000年悉尼奥运会时,“锲而不舍”的卢森堡奥委会再次登门拜访。盛情难却下,已经回归生活的倪夏莲身披卢森堡战衣,以乒乓球女子单打十六强的成绩,结束了自己的首次奥运之旅。

参加并体验了一把奥运会,倪夏莲已经心满意足,之后她拒绝了参加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邀请,“反正也都体验过了”。她准备一门心思地经营自己的生活。

但2008年夏奥会将在北京举办的消息,又在她心中激起了波澜,45岁的她决定再度复出。“祖国日新月异的发展让我自豪,在北京我天天吃烤鸭。”说这句话时,她脸上遮不住的傲娇。

·倪夏莲接受媒体采访时总是笑得很灿烂。图片来源:羊城晚报。

此后两届奥运会的赛场上,都有倪夏莲闪转腾挪的身影。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她还作为卢森堡代表团的旗手出现,在一众高大的欧洲运动员中颇为醒目,一时间成为国际明星。

不久前,当谈及她为何至今还能保持欧洲一流水准时,倪夏莲坦言,这是归功于小时候打下的良好基础,“我在上海接受的乒乓球启蒙教育、在国家队经历的高水平训练,才是关键。这让我打下非常扎实的技术基础,也从小培养出自律和良好的生活习惯。”说到这里,她爽朗地笑了起来。

“向世人展示乒乓球可以很美”

“倪大姐还会打多长时间?”有许多人曾询问过倪夏莲这个问题,她的回答也总是一句:“不要强求,能打到什么时候就打到什么时候。”

悉尼、北京、伦敦、里约,以往每当倪夏莲结束比赛离开奥运村的那一刻,她都会觉得“是时候结束”了,然而谁能想到,如今她还能以参赛选手的身份来到东京。

“这么多年来反复已经很多次了,但每次真正想要离开的那一刻,心里总会有些不舍。这种不舍一方面是来自于卢森堡体育部门诚心诚意的一次又一次邀请,另一方面来自于自己心中对乒乓球的不灭的热情。”

作为乒坛的“活化石”,倪夏莲曾和不同时代的顶尖球手对阵。幼时扎实的专业训练和成年后的国家队经历,让她即便年近六旬,也仍能和岁数近乎是自己孙辈的对手较量一番。

2015年,52岁的倪夏莲在国际乒联克罗地亚公开赛上,以4比3战胜了福原爱。在2019年的欧运会上,56岁的倪夏莲更是击败众多欧洲一流女单选手,摘得铜牌,拿到了东京奥运会的入场券。

·2019年欧运会,倪夏莲摘得乒乓球女单铜牌。

此次败给申裕斌后,有媒体向她抛出了同上述相似的问题:“下一届奥运会还有参加吗?”倪夏莲乐呵呵地回答道:“其实(参加)多久无所谓,身体好,运动总是要搞的,顺手可以参加奥运会的话,也还行吧。”

“我对自己参与奥运会的定位很清晰,我参加比赛不是为了证明什么,也不是为了奖金,而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享受过程。至少,我这个年龄还能参与奥运会,我希望给比赛带去正能量和拼搏精神,向世人展示乒乓球可以很美。”

追逐快乐、享受过程、重在参与,58岁的“上海阿姨”倪夏莲为人们展现了奥林匹克精神除“更高、更快、更强、更团结”之外的另一个面向。

期待更多优秀小将出现在赛场,但也同样期待今后的奥运赛场上能够有更多像倪夏莲这样的“奶奶级”选手,正因为有他们,奥林匹克的精神才显得如此生动鲜活。

资料来源:新民晚报、解放日报、东方网、文汇报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谭杰_NBJS1542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