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岁前投行青年,继承35亿债务重担,他能拯救贵人鸟吗?

2021-07-27 12:20:50 金融八卦女

别家富二代继承的是财富,而林思萍继承的是数十亿的债务重担。林思萍上任的第一件轰动大事,就是“破产式捐赠”。不管事件走向如何,此举已经让贵人鸟成功出圈,俘获了大批网友。

文 | 金融八卦女特约作者:清都

近日河南暴雨成灾,企业纷纷慷慨解囊驰援。就连一些原本不景气的企业,勒紧裤腰带也进行了捐赠,鸿星尔克和贵人鸟作为其中的样本迎来了高光时刻。

尤其是贵人鸟,不但默默捐款,更有消息说老板亲自带队上一线赈灾。要知道,连续三年业绩亏损而被ST的贵人鸟,自身负债高达35亿元,且货币现金只有2268万元,这样随时濒临破产退市的企业,能在危难之际伸出援手,难怪引发网友致敬。

1.

/ 贵人鸟的高光时刻 /

贵人鸟到底捐了多少,因为他们自身没有公开,目前只能从媒体的报道中找到零星线索,有说3000万元,也有说线上2000万元、线下价值2000万元的物资。

根据各方的数据梳理,保守估计贵人鸟捐赠应该不低于3000万。有热心网友给贵人鸟留言说:“憨鸟,都快要倒闭了,还捐那么多……”

贵人鸟在官方账号上并没有大肆宣传,直到被网友扒出,才在微博上回应称:“爱祖国是我们的需要”。不管怎样,此举都给贵人鸟带来了高光时刻。

数据显示,截止到7月24日下午4点,京东平台上的贵人鸟品牌商品成交额同比去年增长8倍。贵人鸟童鞋销售环比昨日增长超10倍,贵人鸟潮流童鞋、透气网鞋、夏季凉鞋、儿童跑步鞋等多款商品销量增长明显。

贵人鸟几乎没有引起过如此大的关注。就连贵人鸟的“接班人”林思萍上位都未能引起媒体注意,自家官微也说,“没想到有一天贵贵也能上热搜”。

有网友认为,贵人鸟本次捐赠是新上任董事长林思萍的决定。

据天眼查APP显示,近日,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法定代表人由林天福变更为林思萍。同时,注册资本由约6.29亿人民币增至约15.7亿人民币,增幅150%。周世勇等主要人员退出,新增贝洪俊等人。

就在本月2日,林思萍刚成为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林思萍是妥妥的“富二代”。

2014年1月24日,贵人鸟在上交所正式上市,创始人林天福也因此而成为了身价百亿的富豪。凭借刘德华、张柏芝、林志玲等众多娱乐圈大腕的代言,贵人鸟还跨界赞助了当年最火的《超级女生》以及《快乐男声》等选秀节目。

在这样的营销阵势之下,贵人鸟很快就火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贵人鸟的品牌更是成为一代学生的“最潮”穿搭,风靡全国的年轻群体。2015年鼎盛时期,贵人鸟的市值高达426亿元,林天福以190亿元的身价成为泉州首富。

或许是林思萍的出生给林天福带来了好运气。

贵人鸟在1987年成立,林思萍也在同一年出生。此后的贵人鸟一路顺风顺水,发展迅猛。作为贵人鸟的同龄人,林思萍几乎含金钥匙出生,并在美国堪萨斯大学顺利拿下金融学士学位。

贵人鸟的公告显示,林思萍在毕业后于2012年入职瑞银证券投资银行部担任两年的分析员,直到2017年才回到公司,并获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当年,林思萍还在贵人鸟投资的虎扑体育出任董事。

不过《创新泉州》的一篇报道显示,2009年12月31日,刚刚结束美国留学生涯的林思萍,2010年1月1日就出现在北京的街头“走一走”。

其后,林思萍从打印材料、翻译资料做起,在瑞银证券

不仅经历了成长的蜕变,也收获了金融圈的人脉和朋友。

直到今年的7月,林思萍才真正走到台前,成为贵人鸟的实际当家人。和大部分直接接班祖业不同,林思萍面临的是贵人鸟的烂摊子,一个负债高达35.26亿的巨亏公司。因业绩不佳,贵人鸟背上了高额债务,林天福也因未履行相关义务被限制高消费,成了名副其实的“老赖”。别家富二代继承的是财富,而林思萍继承的是数十亿的债务重担。

贵人鸟的总资产不过34.94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100%,成为名副其实的高危企业。前几年因连续亏损还一度被ST,市值最低时跌至14亿元,经过近半年的慢慢调整,才有所恢复。7月8日,其申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

林思萍上任的第一件轰动的事,就是“破产式捐赠”。不管事件走向如何,此举已经让贵人鸟成功出圈,俘获了大批网友。

在捐赠后7月25日下午,贵人鸟官方运动旗舰店的一场直播,观看人数已经超过了50万人次,当晚的直播人数一度逼近百万,此前贵人鸟的多场直播观看人数只有一两千人。

2.

/ 火箭般坠落的国货之光 /

林思萍于2017年回到贵人鸟工作,至今已有4年。但是据报道,2014年贵人鸟IPO,林思萍就参与到上市工作里,也是贵人鸟得以登陆主板的一大功臣。

贵人鸟曾经是知名的鞋王,2014年成为“A股体育品牌第一股”。门店数一度达到5026家,市值高达426亿元,而同期的安踏不过市值377.19亿元。可不到4年的时间,就出现大幅亏损,国内门店关了3000多家,从那时候起贵人鸟就一直被传言要破产。

2018年贵人鸟实现营业收入28.12亿元、归母净利润-6.859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3.52%和536.01%。2019年-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5.81亿元和11.8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0.96亿元和-3.822亿元,合计亏损21.641亿元。

可以说,他回归的4年,正是贵人鸟迅速衰落的4年。

当时贵人鸟押宝在 “全能体育”的大战略上,以2.39亿元入股虎扑体育,入局体育经纪业务,1.5亿收购湖北胜道体育45.45%的股份,投资康湃思、收购AND1等。短短几年,贵人鸟共进行了十余次收购,行业横跨互联网+体育、体育经济、赛事主办、体育保险、体育游戏、体育健身等多个领域。若不是27亿元收购威康健盛失利,贵人鸟将背负更多的债务。

贵人鸟的体育大王的美梦并未如期实现,忽略能够稳定贡献利润的运动服饰业务,贵人鸟无异于失去了立身之本。不断的盲目收购和多元化布局,使其在日渐强大的对手前节节败退。

据称,主导这一系列资本运作的,正是由林思萍和公司高管组成的团队。他们的布局逻辑是:

在结合主业的基础上,以体育产业为核心,发力全民体育健身。
三少,公众号:创新泉州“非典型金融男”林思萍:三十而立,在路上 |创新泉州

有媒体分析称,并购不是错,但

超出认知能力的并购或许才是贵人鸟衰败的真正原因。
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靠运动鞋起家,创始人跻身泉州首富,这只运动品牌第一股却要砍掉生产线了

自2015年以来,在短短两年时间里,贵人鸟就投入了46亿元进行资本运作,可非但没有取得任何成果,反而阻碍了其主营业务的开展。

在2018年,同行的安踏、李宁分别营收了241亿元和105亿元,而此时的贵人鸟收入却只有28亿元,仅为安踏的十分之一。

贵人鸟已经被体育产品第一梯队远远甩在身后,深陷业绩泥潭,门店数在2020年底已经减少了3620家,仅剩1396家,这在一线体育运动品牌中已经失去了竞争力。

尽管贵人鸟是家上市公司,依然印有浓浓的家族企业的痕迹。

从几位公司高管来看,林思萍为创始人林天福之子,林清辉为林天福之弟、林思恩为林天福之侄。一家人几乎把持了贵人鸟的决策和运营,且林清辉、林思恩均为贵人鸟非独立董事,同时近5年来还分别担任贵人鸟副总经理。

这样的家族痕迹浓重的上市公司,去家族化是异常艰难的,前车之鉴朱新礼,在汇源折腾了多年,职业经理人来来回回请了多位,但最终还是毁在了家族化手中。

34岁真正上位的林思萍,怎样管理他的叔叔和堂哥呢?

3.

/ 林思萍的自救之路 /

或许林思萍已经清晰明白了公司的业务弊端,在他上位不久,就开始酝酿已久的大刀阔斧的改革——他要点三把火。

林思萍的第一把火是砍掉生产线,降低贵人鸟的人员开支成本。由自主品牌加工变身运动品牌及渠道运营商,过不了多久,消费者购买到的贵人鸟的运动鞋和衣服,将会是由代工厂生产的。

降本增效是林思萍上任第13天的第二把火。具有海归金融学背景的他,痛下狠手,拟将无实际经营业务的14家分公司全部注销。这将被注销的14家公司中,除2014年成立的贵人鸟股份泉州台商投资区分公司之外,其他13家均为2018年注册成立。因为目前贵人鸟的产品销售已由经销商完成,这14家原先负责直销业务的分公司并无实际经营业务,对于海归一族的林思萍来说,养着不干事的闲人,显然是不能接受的。

这两把火加上对河南灾区“破产式捐赠”,构成了林思萍新官上任的三把火。

目前来看这三把火都是颇具成效的,尤其是后两者,一是降本增效,二是将大大提升在消费者印象中已经淡化和模糊的贵人鸟品牌形象,为贵人鸟重塑形象开了一个好头,也收获了一大批粉丝,形成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林思萍于7月2日才被正式任命,但他的这些改革应该已经酝酿许久。

公司注册资本由约6.29亿元增至增至约15.7亿元,增幅150%。周世勇等主要人员退出,新增贝洪俊等人,这些投资人带来了7亿元资金,这些资金不仅让贵人鸟解除了退市的风险,也暂时缓解了贵人鸟流动性危机,这离不开金融学出身的林思萍的运作。

林思萍曾公开表示,“现在所有的东西重新来,重新创业”。而重新来就要推倒很多旧有的东西,不管是家庭还是公司亦或者国家,革新总会有阻力,好在34岁的林思萍正是敢打敢拼的年纪,林天福想干而不敢干的事,林思萍干了。

因囊中羞涩,为节省开支,在7月初完成重整计划后,贵人鸟已将总部从厦门观音山迁回晋江陈埭镇。重回贵人鸟的诞生之地,节省了一笔不菲的运营成本。

对于身负巨债一直亏损不断的贵人鸟来说,在哪办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开源节流。

在林思萍上任的第二天,贵人鸟发布公告,贵人鸟集团持股比例从66.20%被动稀释至26.48%,重整投资人黑龙江泰富金谷、张丽丽、殷丽丽、高瑞及邹卫忠分别持股20.36%、4.14%、4.14%、4.14%和1.58%。

这是一场有“赌博”性质的豪赌,因为重新调整投资人,林天福和林思萍的持股比例总计才26.48%,而重整投资人持股比例合计接近35%,远超控股股东。虽然引进了救命的资金,却可能会失去对贵人鸟的实际控制,无疑等于签上了一份“卖身契”。

而持有贵人鸟股份20.36%的二股东泰富金谷,主要从事粮食贸易流通产业供应链服务平台运营。

一个卖粮的入股了一个卖鞋的企业,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家公司捆绑在一起,左手卖鞋,右手卖粮,两大业务若能齐头并进,将对贵人鸟的经营发展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同时林思萍将以自有资金出资5000万元,设立全资子公司上海米程莱贸易。砍掉旧的没有业务的公司,成立新公司,林思萍的步子迈得有点大。

在林思萍实际接手的近半年时间内,贵人鸟业绩已经稳步回升,门店数也由去年年底的1396家增加到1422家,虽然增幅并不大,却释放出一个积极向上的健康讯号。

在2021年一季度,贵人鸟实现营收2.11亿元,同比增幅达23%,净亏损为5916万元,相比去年同期的净亏损2.009亿元,已经同比收窄71%,林思萍的履新开了一个好头。

加上此次捐赠的顺利出圈,贵人鸟的股价迅速被拉升,市值也上升到43.53亿元。林思萍算是好人有好报,贵人鸟的危机或许暂时性解除。

只是贵人鸟的烂摊子铺得太大,积重难返,林思萍肩上依旧任重而道远。但变总比不变强,变能看到希望。

林思萍已经迈开了坚实的第一步,未来中国五万亿级庞大体育市场中,贵人鸟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