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许国利 从养鸭专业户到杀妻恶魔

2021-07-27 01:39:27 叨唠

文 | 王珍一

编辑 | 嘈坊

如果2008年没有再遇到初恋许国利,来惠利应该可以过上儿孙绕膝的生活。

然而人生没有如果,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次相遇成了她人生毁灭的开端。

她怎能想到枕边人竟然是恶魔

01

让来惠利丧命的许国利1965年出生于浙江省诸暨市安华镇球山村,他上面有一位抱养的哥哥,下面有一位弟弟。

许国利的童年很不幸,在他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他和哥哥弟弟由父亲和外婆抚养长大。

彼时在球山村的村民眼中,许国利一家很本分,他们一家在村里没有和人发生过矛盾。

许国利也像很多农村的孩子一样,平平淡淡地长大。19岁时他离开球山村前往福建服役,做了一名工程兵。

当了3年兵后,退役的许国利先到安华镇的一家玻璃厂上班,后来又自学期货,日子过得时好时坏。

然而在1988年遇到浙江杭州章家坝村的来惠利,让许国利的生活有了一丝光亮,他们谈恋爱了,并且一谈就是3年。

可就在他们要谈婚论嫁时,来惠利的父母不认可许国利。

他们分手了。

来惠利与许国利分手后,她的母亲就操持她的婚嫁,托人给来惠利介绍了三堡村的余惠林。在家人的安排下,来惠利嫁给了余惠林,婚后两人育有一女,来惠利还将户口迁到了三堡村。

与来惠利分手后,身上积蓄不多的许国利1996年跑到上海做成本较低的鱼粉生意,在上海他遇到了官女士,并与官女士结婚,两人育有一子。

通过鱼粉生意攒了一些钱后,2000年,许国利开始养鸭。

又由于三堡村附近的鸭产业在当地很发达,2008年许国利就在三堡村租了一个房子,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租的出租房竟然是来惠利家的。

许国利和来惠利再次相遇了。

02

再次相遇之后,都有家室的许国利和来惠利旧情复燃了。

许国利决定和来惠利在一起,他和官女士闹起了离婚。

朋友得知许国利要和官女士离婚后都劝他不要离婚,毕竟儿子都这么大了。

面对朋友的“不解”,许国利说出了“实情”。他说他因为养鸭养得不好,欠了几十万外债,在经济上走投无路,而来惠利帮助他解决了很多问题。他说他不和来惠利在一起,就算卖了鸭棚,也还不清来惠利的钱。

并且许国利还向朋友透露他与官女士离婚后,来惠利会拿出10万元给官女士,每个月还会给官女士800元生活费。

对于许国利而言,和来惠利在一起后,不仅能还完外债,还能把鸭子养好。

最终,许国利成功和官女士离婚。

来惠利那边则也和余惠林成功离婚。至于离婚的原因,来惠利对许国利的朋友解释是因为余惠林在外面做工程,经常不回家,还养了小三。

实际上余惠林只是一个踏实顾家的钣金工,每天就在家附近干点活,从没有在外面跑过工程。

然而人生就是这么说不清,各自离婚后,许国利和来惠利在2008年结婚了,婚后他们育有一女,并且许国利将户口迁到了杭州。

在2018年之前,许国利和来惠利生活得还算和谐,他们一起生活在三堡村第一批拆迁安置的小区三堡北苑小区,小区的邻居觉得他们两口子感情不错,因为经常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在晚饭后外出散步。

2018年之后,许国利和来惠利则积累了很多矛盾。他们的女儿学习成绩下滑,夫妻两人教育理念不同,为此没少争吵。在投资理财上,来惠利喜欢在网络投资平台上投资,许国利喜欢投资股票,两人又是争吵。

并且在许国利看来,来惠利收入比自己高,但家庭开支却由他来负责,他因此心中颇有怨言,两人还当着小女儿的面吵了起来。

但这些不足以让许国利起杀心,真正让他起杀心的是2020年年初的一套房子。

03

2020年年初,三堡村的第二批安置房落实,因为来惠利和余惠林离婚早,户口又在三堡村,再加上有政策依托,来惠利分到了一套房。

来惠利新分的房在钱江二苑,有140平方米左右,地理位置优越。据该小区周边房产中介评估,该小区房价在每平方米7万元左右。

这也意味着加上三堡北苑的房子,来惠利和许国利一家的家庭资产在千万元以上。

可这房子就没让许国利痛快过。

在房子分下来后,关于房子的产权,来惠利只签了自己的名字,没让许国利签名,这使许国利心里很不痛快。

但还有比这更不痛快的事情。

因为大儿子要结婚,许国利就和来惠利商量将钱江二苑的房子给大儿子做婚房,来惠利不同意。

来惠利这一不同意,又加上之前的积怨,许国利内心的恶魔被释放了。

他决定将来惠利的财产全变成自己的,而如何能将来惠利的财产变成自己的呢?

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来惠利消失。

他开始了他的“除妻计划”。

04

2020年7月4日上午,许国利陪同来惠利去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配齐了高血压药物。

下午5点10分,来惠利和小女儿拿着蛋糕和书籍在电梯里有说有笑地回了家。

当天晚上,许国利和来惠利一起做肉丸子,许国利要用绞肉机碎肉,来惠利则将绞肉机拿到卫生间清洗。在清洗的过程中因为刀片太锋利,来惠利被割伤了手。

因为这件事情,许国利和来惠利又吵了起来,最后顾及到小女儿在家,两人才没有吵。

虽然他们不再吵了,但这顿晚饭他们吃得不痛快,他们各自吃各自的。

当夜色渐深,到了入睡的时候,许国利开始动手除妻了。

他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安眠药倒入来惠利要喝的牛奶中。当来惠利入睡后,许国利用被子将来惠利裹了起来,用胶带封住了来惠利的口鼻,再用枕头捂住来惠利的头部十多分钟,直至来惠利窒息死亡。

来惠利死后,许国利在床边坐了一个小时。随后他将来惠利的S体搬到卫生间的淋浴室进行分S。又用两三天的时间进行抛S。

许国利制造了来惠利凭空消失的假象,对于来惠利的消失,也没有什么人在意,但是对于自己的母亲无缘无故的消失,来惠利的大女儿总觉得不对劲。

她张贴告示寻找母亲,在网络上求助,还报了警。

面对警察的询问,许国利说他7月5日0时30分起身上厕所的时候来惠利还在身边,当他5点醒来时,来惠利就不见了。

接受媒体的采访时,来惠利则说:“她出去肯定不是一个人,一个人她出不去的,按她的智商,老实说,我这么多年跟她在一起……无缘无故就消失掉了,连监控上面都没有。”

为了不让人怀疑来惠利的消失和自己有关,许国利做戏做全套,他让家人悬赏10万找来惠利,并且多次前往来惠利的娘家亲戚处打听来惠利的情况,和来惠利的姐姐到派出所询问寻人情况。

在许国利看来,他实现了一场天衣无缝的计划,只要风头一过去,他将拿到来惠利的所有财产。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经过警方18天的调查,对该小区38车粪水进行冲洗、筛查、检测,发现了疑似人体的组织,最后经过DNA比对,证实是来惠利的。

7月23日,警方刑拘了许国利。

7月25日,警方通报称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故意杀人案。

许国利以残忍手段杀害妻子,震惊了国人,他酿造了2020年最为耸人听闻的社会凶案之一。

05

许国利被抓之后,多次想脱身。

在法庭上他提出做精神鉴定,不过法院予以驳回,法院给出的理由是许国利杀人过程心思缜密,在事后进行了撒谎伪装,并且他的家族也没有精神病史。

眼看伪装成精神病不行,许国利又说作案工具是家中常用的东西,自己并没有刻意准备。他还说警方掌握的证据源于他主动揭发,属于主动表现,希望能申请减轻处罚。

对于此,检方认为案发半年前,许国利就托朋友准备了安眠药。并且切割机、美工刀等不是常用工具,但出现在了案发现场,并且许国利在作案成功后,将这些工具扔掉了。

检方认为许国利属于预谋故意杀人,情节极其严重。

最终脱身无望,面对种种证据,许国利认罪了。

2021年5月14日,许国利的案件进行了公开审理。

在法庭上,谈到来惠利,他哭着说:“我爱她,可是我也恨她,没有办法。”

在最后的陈述阶段,谈到女儿,许国利哽咽着说:“一提到女儿,我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女儿你是爸爸妈妈的宝贝,希望你快快长大,爸爸妈妈都爱你。”

可这在外界看来,许国利这是鳄鱼的眼泪,如果他真的爱妻子,爱女儿,又怎会舍得对妻子下杀手,又怎会让女儿有一辈子的痛。

更有意思的是许国利在法庭上说:“希望大家不要把我当做恶魔”。

这一天,法院没有当天宣布对许国利的审判结果。对于此,来惠利的姐姐对媒体说:“希望他被判死刑,最好是立即执行。”

来惠利姐姐的愿望在7月26日实现了一半。这一天许国利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0万元。

许国利被判死刑的消息被媒体报道后,网友直呼大快人心,还说要是立即执行死刑就更好了。毕竟在大家看来,许国利的行为极其恶劣,产生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不得不说,许国利罪有应得。

写到这里,笔者也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读者,要擦亮眼睛,看清人,不管是交朋友,还是结婚,都要将对方的人品放在第一位。也希望大家好好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王诗盼_NBJS159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