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地铁5号线乘客沙涛已确认遇难

2021-07-27 00:19:10 极目新闻

极目新闻记者 刘琴 河南郑州报道

7月26日,继郑州地铁5号线失联乘客邹德强确认遇难后,另一名失联乘客沙涛的家属也在微博发布沙涛遇难的消息。

沙涛妻子称,她找到沙涛了,躺在殡仪馆的冷冻柜里,写着无名氏,外形早已不再是那个英俊的小伙子。

“谁能想到,下班途中离家还有一站路,你却再也回不来了,从今天开始,我没有了老公,女儿没有了爸爸,双方父母没有了儿子……”沙涛妻子写道。

沙涛妻子感谢沙涛的同学、同事、朋友以及各位不认识的网友们的关心及提供的线索。

“认识十几年了,第一次,六天了我们之间断了联系。”这几天对沙涛妻子来说无比漫长,她表示好累。

7月25日,沙涛妻子发微博说,再过几天,沙涛就要迎来34岁生日,这是第一个有女儿陪伴的生日。

沙涛妻子在发布的消息中认为,此次事故郑州地铁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前期防汛预备工作没有做到位,部分地铁线路已进水,5号线却还在正常运营;发现地铁进水后,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没有及时疏散乘客逃生;后期发生事故没有及时上报,并做好后续搜救工作等等,她认为有一连串的重大失误。

相关新闻

“手机电量只剩10%”:郑州5号线失联者沙涛、邹德强遗体被发现 最后信息曝光

洪水来的时候,这趟五号线列车正在隧道内行驶。

编号为0501的列车卡在了海滩寺和沙口路站隧道内。38岁的邹德强和33岁的沙涛是其中的被困者。在后来传播的视频里,车厢内的水位几乎到了乘客胸口,断电的车厢里,求救信息正在向外发出。

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郑州地铁五号线隧道内,经过多方持续搜救,7月26日下午,邹德强和沙涛的亲属证实,两人已不幸遇难。

7月20日,被困于地铁内的乘客。

最后的信息

7月20日的雨从下午3点开始下大。网约车司机宫师傅记得,他当天下午在距离沙口路附近的黄河路隧道附近接上乘客,“跟倒水似的,连前面的车都看不清。”

雨水快速漫过了马路和附近的隧道,然后倒灌进了站内。

在后来传播的视频里,车厢内的水位几乎到了乘客胸口。38岁的邹德强和同事在郑州待了几天,刚结束任务准备回旅馆。同一节车厢的,还有郑州人沙涛,他是一名销售,五号线是从东边回西边家里的必经之路。

被困的最初几个小时,两人都曾发视频给家人。

18时06分,沙涛给妻子拍了视频,说地铁进水了,快报警,并提到手机电量只剩下10%。4分钟后,邹德强也给家人拍了视频。

7月22日,据“郑州地铁”通报,7月20日,郑州市突降罕见特大暴雨,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积水现象,18时许,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一列车在沙口路站至海滩寺站区间内迫停,500余名乘客被困。

在地铁员工、应急救援队、公安干警、解放军指战员、义务救援队及热心乘客共同努力下,共解救乘客500余名,12名乘客经抢救无效不幸罹难,5名乘客送院观察,生命体征稳定。

和邹德强同行的同事逃了出来,邹德强被隧道的水流冲走。另一边,沙涛的家人在网传的车内视频角落,看到了身穿白衣的沙涛,这是失联前他留给外界的最后影像。

7月21日午后两点,人在辽宁农村的洪红在短视频上看到在找她儿子的寻人启事,打给儿子没接,她拨通儿媳妇电话,两个人在视频电话里哭成一团。

那时,因暴雨去郑州的不少火车已停运。老太太和妹妹、朋友三人赶到北京,在大连的侄儿抢到了火车票,三个人又从北京西站赶到郑州。另一边,邹德强的岳父母正在西安旅游,听说女婿失联,连开了6小时车赶来。

7月22日晚上,搜救再次启动。

据悉,地铁五号线沙口路站共有三台抽水泵,分别在三个出入口抽水。救援人员透露,五号线是环线,沿线部分站点隧道水位仍较高,调整搜救方案后,先用沙袋将各个站点隧道内部截断,各个站点分段抽水,以便尽快找到失联人员。

母子与父子

1958年出生的洪红,中年遭遇丈夫意外离世,她打着两份工,每月挣100多元,拉扯儿子长大。在母亲的回忆中,儿子总是非常懂事,在她下班前,提前做好了饭。

“后来孩子在市里上高中,那时候吃饭一块钱就可以,我给他一个星期带10块钱,就这10块钱,他还要积攒下来买卷子。”节俭的习惯一直伴随着邹德强,到了大学,同班同学每月生活费1000元,他通常只花400、500元。

比邹德强小5岁的郑州人沙涛,自己家和父亲沙文的住所相隔半小时,沙涛在东区上班,地铁五号线是他上下班通勤的必经路线。

失联者沙涛的亲友曾发布寻人启事。

这对父子平时常通过微信聊天,大雨倒灌地铁前一晚,儿子教64岁的父亲用电脑上传文件,后者在上网络培训班,学习消防知识。

“要上网课,人家给我发来二维码和材料包,讲题的材料没法传到电脑,他就教我,一个一个传,弄到很晚。7月19日23时06分,我说你早点休息,他给我一个:你也早点睡。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联系。”沙文回忆。

洪红三月份曾到上海看病,在儿子家住了20多天。大学毕业至今,邹德强已在上海打拼10多年,目前在一家数据公司工作。儿子很晚下班,又常常出差,年迈的母亲起夜碰到儿子刚下班,也不敢多问,担心影响儿子休息的每一分钟。

回老家后,母子的联系频率说不上很高,“我俩的性格都是报喜不报忧。”电话问候的话很家常,邹德强提醒母亲注意吃药调理身体、问“家里还有没有什么需要买的”。他和妻子白惠经常往老家邮寄东西,洪红贫血,小两口就买了驴胶、血压计寄回去。

“像这样都60多岁了,将来依靠孩子,我只有我儿子给我养老。”洪红想。

沙文非常自责。暴雨来的前一周,他曾经发微信提醒儿子。暴雨当天,他原本想让儿子别出门。“谁也没想到,想到了我一定千方百计阻止他上地铁。”

“如果再快一点,儿子下一站就能到家。”他眼眶发红,双手紧握强忍眼泪溢出。

“我养你小,你养我老”

7月24日,五号线沙口路站外抽水机器的轰鸣声,持续着。地铁站外,陆续有市民送来的菊花悼念。

7月24日晚,沙口路地铁站外,市民送花悼念。南都记者 黄驰波 摄

从7月23日至7月24日,家属整夜盯着现场抽水的设备。连续作业后,一条水管爆开,邹德强的亲友跑向救援人员,担心影响隧道里的水被抽出。有等待的家属被晒伤。

等待中的家属。南都记者 黄驰波 摄

志愿者在沙口路站对面给洪红找了间旅馆住下,旅馆听说了洪红的事情,免费提供住宿,找了一间视野朝向街面的房间,能看到正在抽水作业的地铁口。

傍晚时分,二楼的房间打开了一扇窗,没有开灯。从这里望出去,货车将倒伏的树木移走,高架桥上,不时有被拖走的汽车,城市的秩序在恢复。

7月24日深夜,洪红和白惠通过工作人员用大喇叭录了一段音频,喊话邹德强:等他回家。搜救也在持续。

但奇迹没有出现。7月25日,白惠接到电话,当天凌晨隧道内发现一具遗体,家属们被通知采血。7月26日下午,邹德强的家属确认,经过DNA比对为邹德强。当晚,沙涛的亲属亦证实其已遇难。

“因为这阴雨天,我就想起小时候,我爸和我妈骑着自行车送我上学,爸妈真不容易。”

——那是在邹德强出发去出差的前一天,郑州已在下雨,应该是看到了出差地暴雨讯息,他突然在微信给母亲发了一张雨水的图片,附上了这行字。

“我跟他说,我养你小,你养我老。我儿回了个大拇指。”洪红没多想。千里之外的儿子又提醒道,“妈,你该吃药吃药,该调理调理。别放松了。”洪红回复:知道了。

没到几分钟,邹德强在微信里向母亲告别,“妈,我收拾东西去了,明天我就上郑州出差。你保重身体。”

(应受访者要求,洪红、沙文、白惠为化名。)

出品:南都即时

女子赴郑州寻夫上热搜 同事:他爬线缆坠入5号线急流

上海女子赶赴郑州地铁5号线寻夫
23日一条让人揪心的新闻
挂上微博热搜前三

7月22日

记者在郑州已经封闭的地铁5号线入口

遇到从上海赶来寻夫的白女士

白女士告诉记者

7月20日下午6点多,

丈夫邹德强给她发了最后一条视频,

之后便再也联系不上了。

白女士告诉记者,丈夫从上海到河南出差,在与丈夫断开联系后,她从新闻上得知了郑州暴雨导致地铁倒灌的消息,但再次拨打丈夫电话时已无法接通,她开始联系与丈夫同行的同事,并决定从上海赶到郑州。

后来丈夫的同事告诉白女士,邹德强在自救过程中”被水冲走了“,坚强的白女士仍抱着希望,觉得丈夫仍有一线生机。

“但是我觉得还是希望可以(救出他)

因为我很想相信他,

他也没有让我失望过。”

上海女子赶赴郑州地铁5号线寻夫:邹德强,你从没让我失望过(来源:澎湃新闻)

在此之前的7月21日早上9点半,

网上就曾有人在找郑州失联的同事

公司同事郑州失联,

怎么可以联系到当地救援中心??

当时的发帖人很着急

而这条帖子里所找寻的同事

正是白女士的丈夫邹德强

同行同事回忆

“我眼睁睁看着同事

被卷入隧道激流”

据北青网报道,21日晚,从上海到河南郑州出差的王先生讲述了20日晚上他和同事邹德强在郑州地铁5号线内发生的事情。

“我眼睁睁看着我同事坠入到隧道里的急流之中,被水冲走,最近的时候,我们只有几米的距离,我却没办法救他。”

王先生介绍,他和邹德强平时在上海工作,邹德强于19日刚刚抵达郑州,“20日上午,我俩分头行动,下午在酒店会合,打算一起出门办事。”但此时,酒店外已经乌云密布,大雨如瓢泼般倾泻在他们所在的城市。

王先生回忆说,当时雨越下越大,他们已经打不着车了,便乘坐郑州地铁5号线前往办事的地方。“一共也就5、6站,去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发生了意外。”

“当时在沙口路站附近,车忽然停下来了,开始我还很奇怪发生了什么,但眼见着窗外隧道里急流顺着车厢的两侧急速流淌,水位已经有接近半个车窗高了。”

王先生回忆说,当时他和邹德强坐在列车最后一节车厢,看到地铁司机沿着车左侧的一条检修通道走了过来,进入了列车尾部的驾驶室,“我觉得当时司机可能是想要把列车往回开,但是刚刚走了10米左右,就听到如同闪电一般的一声巨响,整个列车都停住了。”

在此期间,车厢外的水开始进入车厢,不少乘客站到了座椅上,尽可能避开积水。“司机又回到列车头部,打开了左侧的一扇门,让乘客们从左侧的检修通道离开列车,这个检修通道和列车之间有些距离,乘客下车后,要蹚一段水,才能上到通道上。开始的时候,很多乘客蹚水逃生了,但随后水流越来越急,很多乘客就不敢下车淌水了。”王先生说。

图|紧急疏散时一旁像黄河一样的洪水

“当时的情况是,列车的左侧偏低,右侧偏高,司机见左侧下车有风险,就打开了右侧的一扇门,因为右侧的车门位置高一些,逃生时可以离水面远一些。”但是列车右侧的隧道处没有检修通道,只有一些管子和成簇的线缆,司机演示了如何用手攀着这些线缆、管子,一点点向站台方向移动,王先生说:“我觉得当时我没办法用理性去思考如何逃生,只是可能比留在车厢内更好,我和邹德强都决定跟着司机走。”

王先生回忆说,当时从列车右侧逃生的一行人中,他大约走在第7位,邹德强则在他前面,中间隔了两个人,大家跟着前面的人的动作,手抓着线缆,有时能感受到脚下有管道,把脚放在上面可以省不少力气。“我们顺着线缆攀爬,脚下就是激流,其实我们的位置距离站台只有大约100米左右,但当时感觉时间非常漫长。”

就在这时候,在王先生前面的邹德强不知为何滑落到了滚滚激流之中,“我眼睁睁看着他从我身边几米的地方,被激流卷走了,此后生死不明。”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不寒而栗,王先生回忆说,当时他先是用手抓着线缆,后来干脆用手肘紧紧夹住线缆,“即使到现在,我的手肘处还有当时夹着线缆留下的淤青。”

不久,救援人员赶到现场,救出了车厢内的被困者和“挂”在线缆上的王先生等人。抵达站台后,王先生迟迟没有离开,不断向乘客和救援人员询问邹德强的下落,“但我没有得到有价值的反馈。”在站台上,王先生看到一些乘客被人平放在地上进行抢救,但一些人仍不幸失去了生命体征。

“我在逃生前,把衣服和背包、手机等全部扔在了车厢里,获救后,我找站台工作人员借了一部手机,先给我妻子报了平安,然后联系我的工作单位,把邹德强失踪的情况汇报给领导。”直到21日凌晨3时许,王先生才离开地铁站,到相关部门提供的安置点休息,到了凌晨5时许,天色开始发亮,王先生跟着一些获救乘客离开安置点,返回到自己的酒店。

21日下午,王先生试图到郑州收治获救者的医院寻找邹德强的下落,但无奈遇到积水断路,没能赶到医院。

而邹德强的另一名朋友在医院获悉,邹德强并未被送到这所医院。“目前我们已经把情况汇报给了公安部门,但还没有关于邹德强的确切消息。”王先生说,由于曾计划蹚水离开车厢,他和邹德强逃生时都脱了上衣,邹德强落水前穿着一条黑色运动长裤,手腕上戴着一只有皮带的手表。

被水冲走的丈夫让人揪心

而坚强喊话的妻子让人感动

该帖阅读6771.6万,讨论4227

网友纷纷加入为白女士祈祷

希望能有奇迹出现

6名失联者家属进郑州地铁5号线寻人:

对着隧道呼喊却没有回应

22日22点07分,郑州地铁5号线沙口路站C口再次打开。在公安民警陪同下,6名失联者家属进入地铁站寻找亲人。

一位失联者家属告诉记者,他们在地铁站里待了40多分钟,站台上有淤泥,一侧的屏蔽门全部打开了,透过屏蔽门可以看到轨道上仍然有水。

“我们对着隧道喊,但是没有回应。”上述失联者家属说,考虑到安全,民警没有让他们进入隧道搜寻。

23日凌晨,天空又下起雨,记者在现场看到,失联者家属在地铁口坐着等待。地铁外的平台,有工程车在卸载设备,准备对隧道进行抽水作业。

因为没有公布遇难者名单,一些遭遇亲友“失联”的人陆续在网上发布求助信息,寻找郑州地铁5号线上的“失联者”。

目前,部分“失联者”已经在医院被找到,他们从“失联者”变成了遇难者。但是,仍然还有一部分家属找遍了郑州各个医院,仍然没找到自己的亲人。

还在焦急等待
失联亲人消息的人们
全网都在祈福
企盼奇迹出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谭杰_NBJS1542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