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量只剩10%”:郑州地铁五号线被困者的最后消息

2021-07-26 23:14:13 南方都市报

洪水来的时候,这趟五号线列车正在隧道内行驶。

编号为0501的列车卡在了海滩寺和沙口路站隧道内。38岁的邹德强和33岁的沙涛是其中的被困者。在后来传播的视频里,车厢内的水位几乎到了乘客胸口,断电的车厢里,求救信息正在向外发出。

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郑州地铁五号线隧道内,经过多方持续搜救,7月26日下午,邹德强和沙涛的亲属证实,两人已不幸遇难。

7月20日,被困于地铁内的乘客。

最后的信息

7月20日的雨从下午3点开始下大。网约车司机宫师傅记得,他当天下午在距离沙口路附近的黄河路隧道附近接上乘客,“跟倒水似的,连前面的车都看不清。”

雨水快速漫过了马路和附近的隧道,然后倒灌进了站内。

在后来传播的视频里,车厢内的水位几乎到了乘客胸口。38岁的邹德强和同事在郑州待了几天,刚结束任务准备回旅馆。同一节车厢的,还有郑州人沙涛,他是一名销售,五号线是从东边回西边家里的必经之路。

被困的最初几个小时,两人都曾发视频给家人。

18时06分,沙涛给妻子拍了视频,说地铁进水了,快报警,并提到手机电量只剩下10%。4分钟后,邹德强也给家人拍了视频。

7月22日,据“郑州地铁”通报,7月20日,郑州市突降罕见特大暴雨,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积水现象,18时许,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一列车在沙口路站至海滩寺站区间内迫停,500余名乘客被困。

在地铁员工、应急救援队、公安干警、解放军指战员、义务救援队及热心乘客共同努力下,共解救乘客500余名,12名乘客经抢救无效不幸罹难,5名乘客送院观察,生命体征稳定。

和邹德强同行的同事逃了出来,邹德强被隧道的水流冲走。另一边,沙涛的家人在网传的车内视频角落,看到了身穿白衣的沙涛,这是失联前他留给外界的最后影像。

7月21日午后两点,人在辽宁农村的洪红在短视频上看到在找她儿子的寻人启事,打给儿子没接,她拨通儿媳妇电话,两个人在视频电话里哭成一团。

那时,因暴雨去郑州的不少火车已停运。老太太和妹妹、朋友三人赶到北京,在大连的侄儿抢到了火车票,三个人又从北京西站赶到郑州。另一边,邹德强的岳父母正在西安旅游,听说女婿失联,连开了6小时车赶来。

7月22日晚上,搜救再次启动。

据悉,地铁五号线沙口路站共有三台抽水泵,分别在三个出入口抽水。救援人员透露,五号线是环线,沿线部分站点隧道水位仍较高,调整搜救方案后,先用沙袋将各个站点隧道内部截断,各个站点分段抽水,以便尽快找到失联人员。

母子与父子

1958年出生的洪红,中年遭遇丈夫意外离世,她打着两份工,每月挣100多元,拉扯儿子长大。在母亲的回忆中,儿子总是非常懂事,在她下班前,提前做好了饭。

“后来孩子在市里上高中,那时候吃饭一块钱就可以,我给他一个星期带10块钱,就这10块钱,他还要积攒下来买卷子。”节俭的习惯一直伴随着邹德强,到了大学,同班同学每月生活费1000元,他通常只花400、500元。

比邹德强小5岁的郑州人沙涛,自己家和父亲沙文的住所相隔半小时,沙涛在东区上班,地铁五号线是他上下班通勤的必经路线。

失联者沙涛的亲友曾发布寻人启事。

这对父子平时常通过微信聊天,大雨倒灌地铁前一晚,儿子教64岁的父亲用电脑上传文件,后者在上网络培训班,学习消防知识。

“要上网课,人家给我发来二维码和材料包,讲题的材料没法传到电脑,他就教我,一个一个传,弄到很晚。7月19日23时06分,我说你早点休息,他给我一个:你也早点睡。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联系。”沙文回忆。

洪红三月份曾到上海看病,在儿子家住了20多天。大学毕业至今,邹德强已在上海打拼10多年,目前在一家数据公司工作。儿子很晚下班,又常常出差,年迈的母亲起夜碰到儿子刚下班,也不敢多问,担心影响儿子休息的每一分钟。

回老家后,母子的联系频率说不上很高,“我俩的性格都是报喜不报忧。”电话问候的话很家常,邹德强提醒母亲注意吃药调理身体、问“家里还有没有什么需要买的”。他和妻子白惠经常往老家邮寄东西,洪红贫血,小两口就买了驴胶、血压计寄回去。

“像这样都60多岁了,将来依靠孩子,我只有我儿子给我养老。”洪红想。

沙文非常自责。暴雨来的前一周,他曾经发微信提醒儿子。暴雨当天,他原本想让儿子别出门。“谁也没想到,想到了我一定千方百计阻止他上地铁。”

“如果再快一点,儿子下一站就能到家。”他眼眶发红,双手紧握强忍眼泪溢出。

“我养你小,你养我老”

7月24日,五号线沙口路站外抽水机器的轰鸣声,持续着。地铁站外,陆续有市民送来的菊花悼念。

7月24日晚,沙口路地铁站外,市民送花悼念。南都记者 黄驰波

从7月23日至7月24日,家属整夜盯着现场抽水的设备。连续作业后,一条水管爆开,邹德强的亲友跑向救援人员,担心影响隧道里的水被抽出。有等待的家属被晒伤。

等待中的家属。南都记者 黄驰波 摄

志愿者在沙口路站对面给洪红找了间旅馆住下,旅馆听说了洪红的事情,免费提供住宿,找了一间视野朝向街面的房间,能看到正在抽水作业的地铁口。

傍晚时分,二楼的房间打开了一扇窗,没有开灯。从这里望出去,货车将倒伏的树木移走,高架桥上,不时有被拖走的汽车,城市的秩序在恢复。

7月24日深夜,洪红和白惠通过工作人员用大喇叭录了一段音频,喊话邹德强:等他回家。搜救也在持续。

但奇迹没有出现。7月25日,白惠接到电话,当天凌晨隧道内发现一具遗体,家属们被通知采血。7月26日下午,邹德强的家属确认,经过DNA比对为邹德强。当晚,沙涛的亲属亦证实其已遇难。

“因为这阴雨天,我就想起小时候,我爸和我妈骑着自行车送我上学,爸妈真不容易。”

——那是在邹德强出发去出差的前一天,郑州已在下雨,应该是看到了出差地暴雨讯息,他突然在微信给母亲发了一张雨水的图片,附上了这行字。

“我跟他说,我养你小,你养我老。我儿回了个大拇指。”洪红没多想。千里之外的儿子又提醒道,“妈,你该吃药吃药,该调理调理。别放松了。”洪红回复:知道了。

没到几分钟,邹德强在微信里向母亲告别,“妈,我收拾东西去了,明天我就上郑州出差。你保重身体。”

(应受访者要求,洪红、沙文、白惠为化名。) 出品:南都即时

延伸阅读

5号线地铁事故遇难者头七 百姓自发到沙口路站送花悼念

7月20日,郑州遭遇历史极值暴雨。晚6时左右,郑州地铁5号线0501号列车由于积水,在沙口路站至海滩寺站区间内迫停,12名乘客经抢救无效罹难。7月26日是7.20地铁5号线事故遇难者“头七”,社会各界人士前往地铁5号线沙口路站送鲜花悼念。

7月26日,地铁5号线沙口路站B1口处,社会各界人士送来鲜花,悼念遇难者。

约中午12点半,地铁入口紧闭,有关部门在入口处放上了黄色的遮挡板形成一个围墙。

D口也摆上了鲜花,外面一个休闲广场。从25日开始,这个入口陆续有人摆放素雅的鲜花纪念罹难者。

沙口路站A口位于郑州市某居民小区门口,遮挡板里边也放上了祭奠的鲜花。

沙口路B1口,三位做企业服务的男士自发来到地铁口缅怀遇难者,其中一位张先生表示:“我们也经常坐地铁,心情很沉重,来缅怀在暴雨洪灾中离开的人们,表示对生命的尊重。”张先生认为,这次事故学到的教训是,遇到特殊情况的时候,第一时间要学会自救,还要有救援他人的意识。

沙口路地铁站C口,位于京广快速路与黄河路交叉口,中午12点多,入口处停满了大型机械。遇难者家属在入口处的墙头挂上了白色布条,有人在地上烧纸钱;有几位家属抱着一位女士的遗照,轻轻靠墙安放。还有很多市民送上了鲜花,摆放在地上。郑州地铁值守人员在挡板“门口”处维持秩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