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重运动员有多难?原来三位夺牌选手都来自湖南“两化三州”

2021-07-26 21:53:41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严珊珊】连着三天,中国举重队以三金一银的成绩在东京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力量。谌利军25日在决赛上的一波三折和绝地反击,更是让举重比赛的魅力得以充分体现。

“举重运动员太不容易了”,是几乎所有观众看完比赛的第一感受。与其他竞技项目的“血泪史”体现在场下不同,举重比赛,是肉眼可见的残酷和伤痛,且运动员夺金后的“商业化收益”,普遍被认为不如乒乓球、羽毛球、游泳等项目高,因而观赛感更揪心。

7月26日,“从特困家庭走出的世界冠军”话题登上热搜,谌利军等金牌选手的成长故事引发关注。

鲜为人知的是,本届东京奥运会四位夺牌的举重运动员中,三位都来自湖南“两化三州”的农村家庭。所谓“两化三州”,是在湖南举重界乃至中国举重界都非常有名的安化和新化两个县,以及湘西州、永州和郴州三个市州。

走到今天,这些运动员不仅举起了突破极限的重量,也举起了家庭的希望。

7月25日,东京奥运会男子举重67公斤级决赛中,抓举落后对手6公斤的谌利军,在对手已经提前庆祝的情况下,挺举环节上演惊天逆转,全力一搏举起了187公斤的杠铃,为中国队摘下第6金。

赛后采访时,谌利军几度哽咽,感叹自己“真的不容易”,从里约因伤退赛到东京逆转夺金,“有很多辛酸,自己一直以来憋着一股气”。

因为夺金受到关注,谌利军从贫苦农村家庭走出的故事也被更多人知道了,“他值得一个‘爆’的热搜第一,更值得让更多人看到举重运动员!”网友感叹道。

7月26日,“从特困家庭走出的世界冠军”话题登上热搜,举重冠军的励志故事引发热议。

家庭条件困难,父亲生病母亲撑起全家

1993年2月8日,谌利军出生于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杨林村虎形组。据《潇湘晨报》报道,谌利军母亲谌友珍称,谌利军从小没有单独房间,一直跟着父母睡,训练回来大一点了就和奶奶睡,所以他跟奶奶的感情一直都很好。

以下是谌友珍的自述:

我爸去世得很早,我妈的肾脏和肺部都有问题,我老公的身体也很不好,不仅有糖尿病,还长了脑肿瘤,我弟弟有先天性心脏病,我自己也有一点残疾,耳朵有点听不见,我儿子当时又很小,所以整个家五口人全靠我一个人赚钱来养活。 后来儿子进省队有工资了,生活费和学费不需要我掏钱了,我肩上的担子才轻了一点儿。等到他18岁了,我也去了长沙打工,一个月一千块钱,但比起做瓦来说轻松多了。做瓦灰尘很大,长年累月我皮肤感染,直到现在都还有后遗症,一到夏天身上的皮肤就很痒。 我老公和我弟弟是在同一年去世的,那年对我们家的打击是巨大的。当时我在长沙工作,我妈妈一个人在家,每次打电话她都在哭。我在长沙工作了十年,我妈妈也就守着一个空房子守了十年。今年我回来在家里照顾我妈,奥运我们俩一起在家里看。

少年时的谌利军骨架大、肌肉有劲、暴发力强,是个练举重的好苗子。谌利军10岁那年,益阳市少年儿童体育学校举重教练蒋益龙相中了他。

谌利军小时候和母亲的合影

可谌利军母亲犹豫不决,家里条件不好,送到体院,一年得花费近万。蒋益龙多次来到谌利军家,劝说其家人消除顾虑。

8月28日,临开学只有两天了,再不报到就晚了。当天,蒋益龙在谌利军家等了六个小时,不见谌利军回来,蒋益龙坐不住了,打着火把上山找谌利军,在山坡上找到了正在挖土豆的谌利军,蒋益龙拉起谌利军的手,“走,跟我去益阳。”谌利军使劲甩开蒋益龙的手,“我不去。”在谌利军的心里,他是很想去练举重的,他喜欢搞运动,只是他不想给父母增添更多压力。

当晚,在父母的劝说和支持下,谌利军回心转意,答应和蒋益龙去益阳体院练举重。连夜,师徒二人乘坐手扶拖拉机去往益阳。

然而,在益阳体校的第二年,谌利军父亲重病,家里的顶梁柱垮了。

谌友珍屡次想劝说谌利军放弃举重这条路:

练了一年之后我再去看他,我直接就跟蒋教练说,我儿子不练了,蒋教练问我怎么了,我说他爸爸生了病,我们家没钱,教练说没有关系,让我问问我儿子的意见,我儿子还是想要坚持练下去, 我就依着他了。 他很争气,在体校练了三年就进了省队。刚进省队的时候,各种费用都要自己掏钱,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平时他没钱请同学朋友吃饭,我也从来没提着东西去拜访教练,很感谢教练这么多年对我儿子的照顾。

18岁时,谌利军正式进入湖南省举重队,每个月有了工资,他每个月寄两百元给父亲,打到卡上,交代父亲,“买点东西吃”。

2012年,谌利军父亲去世,谌利军第二年才拿到属于自己的第一个奖,谌利军妈妈觉得很遗憾,丈夫没看过儿子训练的样子,谌利军自己也很遗憾,爸爸没能看到他拿奖。

据《三湘都市报》7月26日报道,在东京奥运会上,谌利军的右上臂有一条约15厘米长的伤疤,是他在去年10月举行的全国锦标赛上留下的,当时,他在挺举第二次试举中意外受伤,送医后被诊断为手臂肌腱断裂。

奥运备战期间遇到这样的意外,谌利军咬牙挺过来了。“当时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已经吃了这么多年苦,最后只能拼了!”

虽然回答得“轻描淡写”,但短短半年左右时间,从受伤到重新回到世界顶级水平,有多难有多苦,只有谌利军自己知道。

7月25日晚,得知儿子拿下奥运金牌,谌友珍在电话里哭着说:“我这个儿子真的不容易!谢谢大家关心!”

抓举失利后,谌利军母亲低头为儿子祈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