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岁北漂剩女回山东遭全家羞辱:不如坐牢,让孩子叫你“光棍姨”

2021-07-26 20:11:53 怪叔叔老王

眼前这位留着齐耳短发、身材壮实、皮肤黝黑、一走路就开启震动模式的女人叫邱华梅,她没想到,人生第一次出镜,居然是在一个老外拍的纪录片里,纪录片的名字就叫《中国剩女》。

没错,邱华梅就是身边人定义的剩女,她34岁了,是五姐妹中的老五。她虽然年龄最小,没结婚的事实却将她从老五变成了家中的老大难。

五姐妹中,邱华梅是最优秀的那一个,考上名牌大学,毕业后留到北京当了律师,是一位妥妥的大城市女白领,在职场上充满能量和自信。

然而,一回到远在山东农村的老家,邱华梅就感觉自己连白菜都不如,亲人对她的逼婚“围剿”,让她一次又一次怀疑自己,有些抬不起头。

随着年龄的增大,邱华梅每回一次老家,都需要鼓起十二分勇气,如果不是亲情纽带让她无法割舍故土,她绝对不想一次又一次踏上回家囧途,家对她来说已经变成了可怕的地方。

她心里明白,家人要对她说的话和上一次没有区别,只是态度上更激烈一些。

这次回家的确没有例外,作为全家当年的骄傲,邱华梅坐在沙发正中央,接受着所有亲人的批判。

母亲指责邱华梅自私,当年全家供她念大学,现在她连自己终身大事都解决不了,读书简直读傻了。

姐姐嘲笑邱华梅嫁不出去,想把她介绍给村里几个老光棍儿,还让自己孩子以后叫她“光棍姨”。

父亲更是言简意赅,只有一句话:不结婚不如去坐牢!

作为职业律师,邱华梅伶牙俐齿,能够应付任何抬杠场面,然而面对亲情的“围剿”,她一脸茫然、如坐针毡。

她所受的教育让她脱离了原生家庭的价值观,她不明白女人为什么一定要结婚生孩子,这就是一个女人的终极价值吗?但是亲情施加给她的压力,又让她不得不怀疑自己之前的坚持是否正确。

为此,回到北京第一件事,邱华梅就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去婚介所托红娘给自己介绍男人。

邱华梅很有信心,觉得自己34岁的年纪不算大,还是高学历高收入律师,找到条件匹配的相亲对象问题不大。

她对红娘说出择偶条件,一是希望男方受过良好的教育,懂得尊重女性;二是希望男方能够分担家务。

在邱华梅看来,自己没有提任何物质要求,已经把相亲条件放到尘埃里了。

万万没想到,红娘在邱华梅被家人伤的千疮百孔的心头,又拿冰丝缝了几针。

红娘咨询邱华梅过往恋爱经历,邱华梅告诉她,曾和前任有一段同居经历,分手的原因是对方不愿做家务。

红娘摇摇头,知道了问题所在,抛出两个灵魂追问给予邱华梅沉重一击:你觉得你漂亮吗?你年轻吗?

邱华梅无言以对,红娘隐喻说出问题所在,她不但不漂亮不年轻,还把自己摆在两性关系中的支配地位,这是所有“女强人”嫁不出去的通病。

邱华梅聪明绝顶,通过婚介所交谈,明白了自以为是的优秀,在婚恋中一文不值,因为女人最核心的优势是年轻貌美,要想找到男人,只能再降低标准。

剩女,在中国世俗社会中,和男性“光棍”一样,带着贬义,任你再漂亮再优秀,一旦被贴上剩女标签,就进入了打折甩卖阶段,意味着失去了受宠的机会。

邱华梅一直在用成功的个人事业对抗外界偏见,证明自己不是没人要,然而现实残酷在于,一个中规中矩的剩女甚至比成功的剩女更容易脱单,因为在男人的婚姻需求中,根本没有妻子事业成功这一项,他们只看重女性的颜值身材和生育能力。

毕竟男人结婚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传宗接代,而传宗接代首要考虑的就是母体基因。

想明白这个问题后,邱华梅再次好好打扮了一番,去北京某个相亲集市上碰碰缘分,到了这里遭遇到第三重灵魂打击。

在这个相亲角上,她亲眼见证了相亲市场的内卷,无数比她年轻漂亮的小女生都挤在一起,和无数年轻帅气的小伙子攀谈正欢。

邱华梅站在人群中,无人问津,甚至被人误看成谁的家长,和这些年轻女孩子比起来,不要说自己不年轻不漂亮,简直连女人味儿都没有。

她的自信遭受到极大打击,变成了真正的恐婚一族,她决定去法国继续攻读硕士,即想重拾自信,又想逃避国内让人窒息的“剩女诅咒”。

邱华梅面临的问题,是很多剩女都面临的问题,嫁与不嫁的矛盾,从外在到内在把她们放到时间之火上炙烤,对于大龄“剩女”之后的路,我不妨提出两点建议:

一、如果还想嫁人,稳住心态,精准调整自身定位,找条件好的不如找合适的。

邱华梅的优势在于强势,理性,事业有成,但劣势也明显,不年轻,不漂亮,缺乏女性温柔。

这注定她很难找到大众婚恋标准中的优质男人,因为她定义的优质男人,别人也一样看在眼里,一旦出手,比她更有竞争优势。

所以,在不想降低择偶标准的前提下,不如改变定位。

现在的自媒体都讲求精准定位,邱华梅也应该围绕自身特点重新设定择偶标准,而且此标准一定要走小众路线。

比如,人群中肯定有些男人,就欣赏或喜欢女汉子或女强人,邱华梅在大多数男人眼中可能一无是处,但在这类男人眼里没准儿就充满了魅力。

既然找不到自己欣赏的人,不如找到一个欣赏自己的人。

邱华梅需要从人群中精准挑出这一类男性,并且重新修订自己对男性的认知,这未必是最好的办法,但基于她的年纪,肯定行之有效。

二、传统婚姻是一种价值生态,单身生活更是全新的价值生态,如何达到与周围环境和谐相处,比和男人相处更重要。

邱华梅的核心难处,不在于想不想嫁、能不能嫁,而在于不嫁人所面临的舆论环境。

这种舆论来自原生家庭,来自父母和姐姐们,在他们眼里,邱华梅一直很优秀,是全村的骄傲,一旦嫁不出去,之前所积累的优势荡然无存,反而会沦为那些嫉妒之人的笑柄。

这样必然会让父母亲人脸面挂不住,原生家庭的原罪要一起背负。

女人到了一定年纪结婚生子,在一个重男轻女几千年的社会里,已经成为女性个体的价值和历史使命,以一己之力对抗大趋势,无异于螳臂当车,所以大多数女性牺牲自我感受,委曲求全。

邱华梅生在新时代,虽然传统观念仍对女性个人价值抉择造成影响,可是和过去年代相比,不知宽容了多少,所以邱华梅有资格选择自己需要的生活。

如果嫁人真的不是邱华梅成就自我的第一选择,索性单身,她只需要好好处理与家人的关系即可,要用自己所储备的知识,重新教育家人,让他们理解自己。

这个过程很难,但必须经历,个人观念的转变和社会发展的趋势比起来微不足道,既然中国社会方方面面都在进步,守在家乡的父母为什么不能接受新的观念?

教育的目的,除了改变命运,还能成就更高价值层面的自我。

邱华梅意识到这点后,没必要焦虑,父母无法改变自己的话,自己就去尝试改变父母,即便彼此仍无法改变,只要亲情还在,会等到让他们理解自己的一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