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为了30万,让我做非法性别鉴定

2021-07-26 18:29:53 笔尖岛二

1

2020年2月,我正在病房里为一名男性患者更换导尿管,老公孙群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说有件事要我帮忙,现在就在楼下等我。

我到了楼下,看到孙群正和一个女人说笑着,见我来了,连忙给我做了介绍。

女人名叫石艳茹,是孙群朋友的老婆,“艳茹现在怀孕4个月了,她婆婆一心想盼着早抱孙子,就想请你帮忙,能不能给胎儿做个性别……”

没等孙群说完,我有点生气,一把将他拽到了旁边:“你不知道啊?做胎儿性别鉴定是违法的,弄不好还要丢饭碗,这样的事情你也敢答应?”

“我当知道做不得,但她老公是我的一个大客户,我咋好拒绝,你就帮帮忙,做孕检的时候让你的同事暗示一下就行了,事成后他们定会重谢你的同事。”

看到我们俩嘀咕,石艳茹大概猜到了内容,凑过来说:“孙哥,要是嫂子感到不方便就算了,我再去别家医院看看。”

“不行,我……我都答应了,这事就今天在这里做了。”孙群看起来有点生气,声音也大了起来,周围的人也都投来异样的眼光。

我扭头就想走,又被孙群一把拽了回来,他低声吼道:“周洁,这个客户对我很重要,他随便给我一个订单,我们就可以多赚几十万,最少都有30万……”

“就算一年多赚一百万我也不做。”看着孙群又气又急,我冷笑,“都什么年代了还重男轻女,我觉得这样的客户也不靠谱,你还是远离这样的人。”

孙群被我一说,脸腾得变红了,气急败坏道:“你自己的毛病都顾不过来,还有脸教训我?自己不能生育,也不能见不得别人好吧?”

我一下子呆住,仿佛脑袋上挨了一记闷棍,竟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是的,我和孙群结婚3年了,到现在也没有孩子。最近一年,孙群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他的生意上,经常忙得几天不见人影,孩子的事自然也没什么戏了。

眼看着一天天过去了,我的肚子就是没有动静,面对婆婆的怨言,孙群的冷脸,我只好保持沉默,同时安慰自己:也许我和孩子的缘分还没到,只能慢慢等吧。

没想到孙群今天竟然为了别人的事和我大吼,还当着外人的面说我不孕。看样子今天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结果,孙群不会罢休。

“好了,好了,周洁,刚刚是我话说重了一点,这事就算我求你了。”孙群又换了苦苦相求的口气。

我也不想在单位里和他争吵,这件事要是传到领导耳朵里对我影响也不好,毕竟非法胎儿性别鉴定,这样的事太敏感了。

最终我还是领着石艳茹去了彩超室。

2

我叫周洁,是一名泌尿科护士,虽然我性格好,容貌俏丽,家境优渥,前来说亲的不少,但说到工作基本都退缩了,直到孙群出现。

孙群来自农村,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但凭着自身努力,考上一所南方的重点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公司任职,月薪还可以,但是因为每月要付房租水电以及各种生活开销,每月所剩无几,至今无房无车。

我和孙群是在一起交通事故中认识的,他白净斯文,瘦高个,是我喜欢的类型。他从容淡定地帮我处理了这起简单的交通事故,给了我一种温暖而可靠的感觉。

再后来我们就渐渐发展成了男女朋友,爸妈一开始坚决不同意,说孙群一无所有,跟着他会吃苦头的,只会贫贱夫妻百事哀。还说万一以后再和乡下的婆婆住在一起,生活也许更是一地鸡毛,总之就是不同意。

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说的大概就是我。我当时一句孙群的都听不进去,之前因工作的事一直被人拒绝,现在难得碰到一个我喜欢又喜欢我的人,还不介意我的工作,总之我非他不嫁。无奈之下爸妈勉强同意了。

婚后我们住在我爸妈买的房子里,没有和婆婆住在一起,只逢年过节回家看看,平时寄些钱回去。自然也没有了婆媳之间的隔阂与矛盾,小日子倒也过得甜蜜美满。

后来孙群辞职创业,钱多了,人也忙了,更重要的是脾气也见长了。有时为了一点小事,居然几天不跟我说话。我这才想起当初爸妈说的那些话,虽然很伤心,但因为是自己选择的婚姻,所以只能自己忍一忍。可毕竟孙群除了要面子,脾气大一点,其他也没什么不好。

世界上哪有多完美的婚姻,愿岁月静好,日子就这样过吧。我自我安慰。

“嫂子,你在想什么呢?”快到彩超室门口,石艳茹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是不是还为孙哥刚才的话生气呢?他也是无心的,都是因为我,你们两口子才拌嘴,真是抱歉啊!”

不知咋地,我不太喜欢这个石艳茹,她这娇滴滴,小鸟依人的模样真让人受不了。我淡淡地回了句没事。

从彩超室出来,石艳茹脸上掩饰不住的高兴和激动。

3

回到家,孙群也知道了,虽我冷言冷面,居然也不计较,我看他比较兴奋,好像那100万在跟他招手。

我仿佛又看到了石艳茹脸上的喜悦,那是一种初为人母的喜悦。不知咋地,我的心里竟有点失落。要是婆婆知道我们身边一个又一个的熟人朋友都怀孕有孩子了,她又不知道要怎样催促和唠叨了。

因为一直不怀孕,婆婆也越来越急,隔三岔五就来一趟,有一次居然带来了什么药方,说她好不容易弄到手的,让我照着药方去配药,回家煎了喝,保准生男孩。

我当时没有驳她,面子上答应了。谁知一个月后,婆婆起了疑心,发现我骗了她,于是和我大吵一架,孙群也责怪我不领情就算了,还骗人。

大吵之后婆婆一直没有出现,日子总算消停一些了。

孙群大概因为得到了那笔大的订单,高兴之余将朋友妻子怀男孩的事也告诉了婆婆,而这再一次激起了婆婆对我的极大不满,居然抛出了狠话:“要是再不能怀上孩子,你也不要怪我心狠,我们家不能在孙群这辈绝了后。”

没想到婆婆说到做到。

有一天我正上着班,一个同事推推我说一个老太太一直在那盯着我看。

我顺着同事指的方向。对面的老太太是——我的婆婆。我硬着头皮走过去,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问:“妈,你怎么来了……”

婆婆没等我问完,直接打断:“我怎么不能来?”

婆婆的嗓门很大,周围的人的目光立刻被吸引过来,有的甚至停下了脚步,准备看戏,我尴尬地愣在那里,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婆婆火气不小:“你自己还是个医生,光知道给人看病,咋就不去看看自己的毛病?”这句话一出,我感觉周围的人更多了。

此刻我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脸上,张口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只感觉自己全身在颤抖。同事听闻,赶紧走过来,拨开人群挤进来:“怎么了?周洁?这位老太太是……”

“我是她婆婆。”

“您有什么事,回家好好跟周洁说,在这里对周洁影响不太好吧?”同事的话让我心里好受一点,我也渐渐平复下来。

“影响不好?有什么不好的,你们大概还不知道吧,”婆婆索性嗓门更大了“周洁她不能怀孕生孩子,结婚都快四年了,肚子一点动静没有。”

我听到周围窃窃私语,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狂跳起来,眼泪不争气地流出来,我在泪光中看到了同事略带诧异的眼神。

同事拉着婆婆的衣襟,小声劝:“老太太,您小点儿声音,这样子让周洁以后怎么……”

“我管她以后怎么样,现在我们孙家不能因为这个女人没了后啊!”婆婆的气势吸引了全场,我听到人群里有同情我的声音,也有讥笑的。

此刻的我实在忍不住了,大叫起来:“你闹够了吗?你不就是要抱孙子?你怎么不问问你的儿子?”

婆婆愣了一秒,继而冷笑道:“要不是我追问孙群,你还一直瞒着我。还好意思提我儿子!你们看看,她自己还是医生,居然连自己有病都不承认,也不去看,就这样要耽搁别人一辈子啊!我们孙家要被你断后了啊?你就这么忍心吗?”

婆婆说着说着居然嚎啕大哭起来。

后面领导出面,好说歹说劝回了婆婆,我也被训了一顿,说我没有处理好家事,还对医院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让我先回去在家反思一段时间。

4

医闹后我打算跟孙群好好谈谈,婆婆的态度我可以不在意,但我要知道他的想法。毕竟我们还有几年的夫妻情分,他总不会像他妈那样狠心对我的。可孙群一直推说忙,没空,还让我不要跟他妈计较,说他妈也是抱孙子心切。

我的心越来越冷,想不到我现在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咎由自取,我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孙群还是那个曾经对我千依百顺的老公吗?为什么越来越无情?

几天后,我的一个闺蜜突然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她在我们市里另一家医院做护士,也是我的大学同学。

我在电话里一边说一边哭,擦眼泪几乎用完了整包抽纸。在闺蜜的安慰下,我渐渐恢复了平静,闺蜜让我先冷静一下,再认真思考一下这段婚姻。

于是我提出了先和孙群分居一段时间,没想到孙群这次答复出乎我的意料:“可以,如果你真的不能怀孕,我也不能看着我妈整天寻死寻活的闹腾。”

孙群说话的口气似乎他早有打算,也已经完全不在乎我的感受,从他的话中我听到了绝望,我想,我和他应该快走到尽头了。

接下来的一件事,彻底让我下定决心离婚

分居后一个星期,连续的阴雨天,我决定回家再拿几件衣服。

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婆婆的声音:“你怎么还不跟她离婚?难道还打算跟她过一辈子不成?当初我们不就是图她家的钱,不然谁愿意接受,就她那工作够受的。”

屋里安静了几秒,婆婆的声音继续响起:“是她自己肚子不争气,怨不得人!”

我忍不住推门而入:“当初我父母不同意我嫁到你家,怕我吃苦,现在想想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

“原来你不是看上了我,是看上了我家的钱,一开始,你们一直对我是虚情假意,你们一家为了钱真是无耻到了极点了!”

孙群和婆婆吃了一惊,很快,婆婆双手一拍大腿,往地上一坐,大哭起来:“我们家就这一根独苗啊,怎么到你这里就要断了,你让我以后怎么向你家的祖宗交代啊?”

“我们家这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遇到你这样的媳妇,工作丢人不说,连孩子也生不了,真是要了我的命啊!”

“妈,你这是干什么?我和周洁之间的问题我自己解决。”

“到这个时候,你还护着她?你要气死我吗?”

我像个旁观者一样在看表演。

突然,婆婆冲进厨房,接着拿出一把尖尖的菜刀,我吓一跳,婆婆这又是要上演什么?

孙群也看见了,急忙过来夺刀。

“妈——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做傻事。”

婆婆紧逼:“你今天不离这婚,我就死在你面前。”

孙群见状,用无奈的眼神看着我。

我面无表情地说:“孙群,今天你就是不想和我离婚,我还不答应了!”

“你……你说的是真的?”

“我像开玩笑吗?一定随你的心愿。”我讥笑。

5

几天后,我们约在一起协商离婚。

我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孙群,“我一直想找个合适的机会给你看一看,就今天吧。”

“看在几年夫妻的份上,我已经替你背黑锅太久了,现在没必要再背了。”

“什么意思?”孙群一脸惊讶,接过检查报告。

“什么?你……没有不孕不育?那为什么你一直怀不上孩子?”孙群此刻的表情难以形容。

我一声不响,直直地看着他,“还有一份呢,看完再说。”

孙群看完另一份,脸色顿时变得蜡黄,他猛然站起身,怒吼道“你够狠,周洁!”

我狠吗?比起这对母子,我就是太善良了。我当初温柔懂事,家境优渥,可偏偏喜欢上你,还不是因为你的努力上进,更重要的是对我上心。

可后来呢?你自私自大,三天两头对我冷暴力,不顾我的感受。可我没有离开你,我还惦记着那一点好,那一丝情分,以为我的包容会换回你的心,可你连心都丢了。

往事拂过片刻,我冷笑:“你说我狠?我哪里敢跟你们比?你们合伙欺骗我,你出轨了,居然还让我去帮小三的孩子做鉴别性别,这才叫狠!要不是你陪着她在我闺蜜的医院做产检,我恐怕会被你一直欺骗到现在!”

我又甩出几张照片,那是闺蜜前两天刚刚传到我手机上的,本来还算平静的我,说着说着情绪又波动了起来。

我暗中调查过,原来石艳茹根本不是什么朋友的老婆,就是个小三。她利用酒店服务员的身份,进入了孙群的房间……得知小三怀孕,孙群当然如获至宝。他何曾想到他的情人连自己肚里孩子的亲爹是谁都算不准。

可老天爷跟他们开了个玩笑,孙群陪着小三产检的医院居然就是闺蜜上班的医院,世界真小。

此时孙群的脸色非常难看,本来那双眼睛要喷出火来,可看到照片后,瞬间又熄灭了,他低下了头,我看不清他什么表情。

“既然要离婚了,不妨再告诉你,石艳茹肚子里的孩子我不能保证就是男孩。”孙群听到这话略微动了一下。

“医生说孩子可以留下并不代表是男孩的意思,我当初只是为了让医生保住那个无辜的孩子,更何况医院里规定不能进行性别鉴定。还要麻烦你转告你朋友的老婆。”我讽刺道。

“最后,离婚的事抓紧办了,财产分配我会让律师和你谈,顺便提醒你,婚内出轨对财产不要抱多大希望。”

孙群抬头想和我说什么,看到我冷冷的笑,又硬硬地憋了回去。

经历了这一次失败的婚姻,让我知道婚姻里一味的妥协和忍让并不能换来幸福,只有自己强大而独立,才有能力迎接更好的未来,我相信未来可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