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风尘女的自述:我自甘堕落的那几年

2021-07-26 18:27:59 笔尖岛二

01

我叫阿静,生于小山村,长于小山村,直到我十五岁那年,我才第一次踏出小山村。

父母将我生下,发现我是个女儿,和很多故事中的女儿一样,在那个年代,我的结局是从小跟着姨娘,原因都差不多,只能生一个的时代,我爸妈要拼儿子。

姨娘会养我,不是因为心疼我,而是她一只脚瘸了没法出去做事,我爸妈一个月能给她几百块钱。

说来你都不会信,长这么大,我虽隔一两年就能看一眼爸妈,但我从没喊过他们。我喊不出口,他们伸出手指在我脑门上下力戳几下,骂我没良心,带着他们的儿子我的弟弟转身又离开了。

没人疼没人爱,但没关系,至少我有饭吃有床睡有学上。

我没什么朋友,平常就躲在房间里自己跟自己玩。一不小心,长成了个肤白貌美的大姑娘。

上了初中,写情书给我的男生一茬接着一茬。

在我看来,都是些幼稚得不行的男生。除了阿志。他不一样,他不写情书给我,但他会在我路过他座位时敲敲桌子,桌子上边放着一根棒棒糖。

我终于拿了他的棒棒糖,也第一次尝到了初吻的味道。

我这种人,根本就别想读高中,所以我很自觉地提出要出去打工,当然,我是跟阿志一起出去的。

02

阿志不是第一个对我好的人,但他是唯一一个对我好我不反感的人。

我们在广东找了个电子厂,每天在车间待十二个小时,一个月白班,一个月晚班。

我爸妈见我能领工资了,提出让我跟他们一块生活,我给拒绝了。

我十六七岁了,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

我俩领了工资就出去玩,用自己的钱给自己买东西,这种感觉太爽了。

那段时间,大概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现在回忆起来,嘴角依然上扬,而且我很笃定,往后的日子里,再也不会有那种美好。

阿志满足了我对爱情的一切幻想,我也满足了他对女人的一切幻想,将自己的一切交付于他是我的选择,那种满足和幸福,无法言喻。

很快我们就发现,我们的工资根本不够两个人过潇洒的生活。

阿志从电子厂辞职,学了美容美发。他很有天分,进这一行没多久,工资就蹭蹭蹭地往上涨。他的野心,也就来了。

“阿静,等我开了店挣了大钱,我们就在广东买房子,我娶你,我们生两个孩子!”这是他对我们未来的规划。

我当然相信他。

可是他没钱,他父母根本懒得搭理他,我们也没有能借钱的朋友。

03

一次出去玩,我无意中接触到陪酒这个行业的姑娘。她长得没我好看,但她居然能靠卖酒一天挣一两千。

我心动了,回去跟阿志一说,阿志的眼里也冒光了。

他说,这样一来,我们就能早点实现梦想。

我也辞了职,正式开始卖酒。我打扮清纯,不化浓妆,也不敢穿太露骨的裙子,没想到,居然卖得特别好。

那些大老板特别喜欢看我喝了酒后被酒呛到咳嗽的样子,我一边在心里骂他们,一边又感谢他们掏钱买我的酒。

一开始阿志还是很心疼我的,每次我喝得头晕回到出租屋里,阿志都会给我准备好醒酒汤,帮我洗干净身子,让我好好睡一觉。

我很喜欢拿钱回去的感觉,阿志会郑重地接过那些钱,将我拥入怀中,他说:“阿静,你太了不起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阿志不再夸我了。

我不容易喝醉了,一身酒气回去以后,他已经睡着了。如果我把他吵醒了,他会很不耐烦地问我一句:“今天挣了多少?”

挺多的话,他会起来把钱接过去放好。没多少的话,他就很嫌弃地哼一声,继续睡觉。

我们存够十万块时,出去吃了一顿火锅。

我问他什么时候能娶我,我们都有十万块了。他不说话,目光贪婪地望着那些高楼大厦。

许久,才回过头跟我说,“等我买下一套房,我一定娶你。”

那时候我只想嫁给他,我觉得那是我人生的终极目标,也是唯一目标。

但是我们只有十万块,离这个梦想太远了。

我长得好看,那些男人都想找我做地下情人。每个月不少钱,我没搭理他们。

可当阿志吞吞吐吐问我愿不愿意接客时,我居然没生气。

阿志说这只是我们现在挣钱的方式而已,我问他我被人用过后他不嫌弃吗?

他把我抱得很紧,他说:“傻瓜,你永远是我的女孩。”

我就是被那一句话给击中的。

我接客也不是谁都接,钱少的我不会搭理。阿志总能找到那种钱多又喜欢我的男人。接客的地方不固定,有时候出租屋,有时候对方出钱去宾馆。

做了一年后,我们居然存了三十万了。

04

当我再次提出要结婚的时候,我却发现阿志出轨了。

他和那个女人已经好了有大半年了,从那女人的朋友圈来看,阿志这大半年,一直花着我的钱在养她。

那些他出去考察学习的时候,其实是陪这个女的去全国各地旅游。

我哭得撕心裂肺,闹得整栋楼人人皆知。出租屋能砸的东西,几乎都被我砸了。

“你花着我从床上挣来的钱,在我背后养别的女人,你怎么想的?你把我当什么了!”

“你给我滚!滚得远远的!这辈子都别出现在我眼前了!”

可是骂完以后,我又觉得好难过啊,我抱着他不让他走,我求他留下来,别跟那个女人来往了。

阿志却一脸冷漠,“难道你还天真地以为我们还会有未来吗?”

他眼里的嫌弃、厌恶让我在那一瞬间突然不认识他。他让我觉得我自己是全世界最肮脏的女人。

可是,不是这样的,事情不应该这样发展的。

当初,明明是他自己说的,我是他永远的女孩啊。

阿志就这样把我丢弃在出租屋。他把我的钱也带走了。

这些钱,从来就没在我身上过。因为信任,我把我的一切的一切都放在他手上。现在我也没办法要回来,没有人能帮我,我说出去人家只会骂我活该。

因为我的愚蠢,我的一切的一切,毁灭在他手上。

我认栽,因为我爱过。

05

可我也要继续活着。过惯了潇洒的生活,我没法回去电子厂倒夜班。

因为我长得好看,也会聊天。找我的回头客挺多的,我要钱,所以没有拒绝过任何一个男人。

大概之前我做这行是为了实现有个家的梦想,所以斗志满满,而现在的我为了生存,我突然觉得好累啊。

那种身心俱疲的感受压抑着我,很快我就受不了了,我病倒了。

一个人躺在出租屋里,发着热,盯着斑驳的天花板,那一刻我想了很多。

我的父母,生我不养我,我的姨娘,为了钱把我放身边,却从没给过我关心,我爱的人,亲手毁了我的一切。

我甚至想到去死。

当死这个念头冒出来时,我居然没有一点留恋。这辈子,大概没有人活得比我更可悲更窝囊了吧。

我知道这也怪我自己,一步一步走入深渊。

正当我以为我会这样病死在出租屋时,那个每个月都会来找我几次的男人又来了。

我想起来给他开门,结果摔倒了,他听到声音,把门给砸开了。

我晕晕乎乎,但也记得真切。他把我抱起来,抱到他车上,直接送医院去了。是他一直在医院守着我,直到我退了烧清醒过来。

等我清醒过来,看到医院里那些来来往往的重症病人,我才醒悟,我干嘛要死呢,我应该活着,活得蹦蹦跳跳的,活给阿志看,我要让他知道,没有他,我可以过得更好。

我对那个男人说谢谢,谢谢他救了我一命。我连他名字都不记得,我只知道喊人一声大哥。

他让我喊他春哥

跟了春哥后,我不再接别的客了。春哥有钱,他每个月能给我两三万。

我也搬了家,不在那个破旧的出租屋里住了。春哥有很多房,他把我安置在一个很安静的小区,里头都是一些养老的老头老太太。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觉得一辈子如果能就这样过完,也挺好的。

06

我一直都很乖,并没有闹着春哥要多余的东西,一直以来,都是他给我就拿,他不给我绝不会提半点要求。

所以当春哥老婆找上门来时,我真的吓了一大跳。

她进门以后没有直接打我,而是让跟她一块来的人把我架住不让我动,随后,她拿出手机把房子里的每一处角落都拍了下来。

包括卧室里那些情趣品,还有卫生间里春哥的衣服和东西和我狼狈的样子。

等她拍完了,她径直走到我面前,高高地扬起手,在我脸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你算个什么东西?呸!”

打完她就一屁股坐那儿了,她打通了春哥的视频电话。

春哥来了。他看着我,从前温柔的眼神消失了,又是那样的目光,淡漠……

他老婆指着我问他:“要我还是要她?”

春哥一把挽住他老婆的手,“要老婆,当然要老婆。我马上就赶她走,我错了老婆,你别生气,我这都是被猪油蒙了心。老婆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了。”

他老婆冲我直笑,她是高高在上的胜利者,她当然有资格笑。

“那我怎么处置她,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春哥小鸡啄米似地点头,“没有,绝对没有意见!”

他老婆很满意,拎着包就走了。走之前交代他:“该扔的,都扔了吧。”

我做梦也没想到,春哥居然还有脸让我再陪他来一次,说就当做分开的仪式。

我白了他一眼,提起我的东西,走了。

07

当我爸妈出现在我眼前,我才知道,春哥老婆口里说的处置我是什么意思。

她把我的照片视频发布在网络上,编辑了一些文字,说我是破坏人家家庭的小三,勾男人的狐狸精。

我妈会知道倒不是因为传播得有多快,而是因为,我妈在春哥老婆的店里上班,给别人搓脚。

他们把我绑起来打了一顿。

我妈说,要不是她拼命哀求春哥老婆删掉那些东西,现在的我已经成了人见人唾弃的臭小三了。

他们说,他们怎么生了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女儿。

从他们的咬牙切齿中,我能感受到他们恨不得让我马上人间蒸发。

我自始至终不说话,咬牙忍着痛让他们打。

等他们打得累了,骂也骂腻了,我拆了绳子,起身看着他们,一字一句地说出我心里的那些话:“你们生了我,我本该感恩,但我过了这么多年,我发现我宁愿没有出生。今天这一顿打,就当你们再没我这个所谓的女儿了。我曾经也时时刻刻都在怨恨你们,恨你们为什么不给我一个家,为什么我明明有爸爸妈妈,却活得像个孤儿。现在我不想了,就这样吧。只要还没死,我以后就会努力活着。只是,我的以后,与你们,再没有关系了。”

现在的我,用我的积蓄,在一座毫不起眼的小城里开了一家小店。

日子就这么淡淡地往前走,过去的已然过去。还有未来的,我依然在期待。

唯一不同的是,我明白了,不管我出生于何时何地何人家里,人这一生,最靠得住的,不是父母不是爱人不是老男人,是自己。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