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杀妻案凶手丈夫被判死刑!他为什么要选择把妻子碎尸?

2021-07-26 18:23:04 远荐

7月26日,备受关注的杭州许国利杀妻碎尸案宣判结果,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许国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决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人民币20万元。

宣判內容的细节如下:许国利对来某某心生怨恨,陆续购买美工刀、切割机等杀害来某某。2020年7月4日晚许国利在其家中向来某某睡前饮用的牛奶内投入安眠药,待来某某饮用后昏睡之际,采用胶带纸封口、枕头捂压口鼻的方式致来某某死亡。

之后许国利将被害人尸体搬至卫生间,使用事先准备的工具将尸体肢解,后分散抛弃。作案后,许国利编造虚假信息,谎称来某某失踪,逃避侦查。

值得注意的是,本案仅仅是一审判决。如果许国利还有求生欲望的话,他会选择上诉到浙江高院,如果二审维持原判,那才是真正的死亡宣判,也就是最高院的死刑复核程序。

在上一次的庭审现场,许国利曾表示,无论结果如何都不上诉。想必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不过在上一次的庭审现场,许国利还是表现出了强烈的求生欲望,他继续发挥自己精湛的“演技”,连续三次落泪,试图打动法庭,他称:“我爱她,我真的很爱她,但我也恨她,只有这种办法才能解决。”

许国利认为,自己不是有预谋犯罪,而是冲动杀人,主观恶性小,所以请求法院对其从轻处罚,甚至还向法庭申请对其进行精神病鉴定。

考虑到他杀妻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那神态自若的表情,明辨秋毫的法官当场驳回他的申请。

令人可气的是,许国利家属也希望不要判他死刑,理由是夫妻俩还抚养一个12岁未成年的孩子,父母都走了,小孩子怎么办?

其实这起案件最可怜的就是他小女儿,亲妈连个全尸都没落下,现在亲爹也要被枪毙了,12岁正值青春期的孩子只能过寄人篱下的生活,与同母异父的姐姐姐夫一起生活,由于亲爹所犯罪行,导致孩子长大了也不能担任公职,未来的子孙都不能参加政审。

来女士大女儿

许国利小女儿

这起案件终于尘埃落定,不过还是有人不明白,许国利杀妻有很多方法,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最容易暴露痕迹的分尸剔骨抛尸一条龙?居然还自己主动去报案,直面媒体的采访,甚至贼喊捉贼悬赏10万元寻求线索,他到底怎么想的?他的胆子怎么这么大?

实际上许国利不允许官方认定他妻子因意外死亡,他需要的是让妻子永远失踪。为了达此目的,他只能选择碎尸灭迹。

因为他妻子如果被认定死亡,即使他能脱罪也是对他没有任何好处的,这样妻子的婚前财产就会被她与前夫的亲生女儿继承一部分,他能控制的财产就少了很大一块。而妻子被认定失踪,就不会发生继承,他就可以永远“保管”失踪的妻子的财产。

“精明”的许国利策划了一起“超完美失踪案”,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案子会引起全国网友的兴趣,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探案实时进行,这才引起专案组的高度重视,下定决心要不惜代价破案,从化粪池里抽出38车污秽物进行反复冲洗、筛查,终于找到他老婆的人体组织。

通过这个案件,让我们看到了人性最险恶的一面,感谢干警的付出,还原了事情真相,让恶魔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

相关新闻:

杭州杀妻案凶手喂妻安眠药分尸:不上诉 别把我当恶魔

“我妈昨天一早不见了,怎么都找不到,能麻烦帮忙看看监控么?”2020年7月6日,浙江省杭州市四季青派出所接到一起失踪报案,报案人是走失者的女儿。失踪者名叫来惠利,是一名51岁的女性。

在对来惠利居住的社区及周边监控进行排查后,警方除了在7月4日来惠利家的电梯里看到过她和小女儿上楼的影像外,再也找不到任何踪迹。

来惠利去哪儿了?这起离奇的失踪案,让来惠利居住的小区杭州市三堡北苑小区都蒙上了一层紧张的色彩。

在来惠利失踪的第19天,警方在小区化粪池中找到了来惠利的人体组织,丈夫许国利被列为嫌疑人。到案后,许国利称因家庭生活矛盾对来惠利产生不满,所以趁其熟睡,将妻子杀害后分尸。

究竟是什么样的矛盾,让许国利对有15年感情的妻子痛下杀手?

5月14日,许国利故意杀人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从庭审现场了解到,许国利称长期的家庭矛盾对妻子起了杀心,又始终对妻子的犯罪无法释怀,“我曾有过自杀的想法,但我现在真的很后悔。”

▲2021年5月14日,浙江杭州,杀妻分尸案被告人许国利涉嫌故意杀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在杭州中院开庭审理。图片来源/杭州中院

初恋分手,重组家庭后多因素致矛盾升级

“我爱她,但我也恨他,曾想过自杀,心里的矛盾始终无法释怀。”在法庭上,许国利哽咽了。

1988年,许国利和来惠利相识后很快确定恋爱关系,3年的初恋,两人的感情不断升温,就在谈婚论嫁时,许国利和来慧利却因各种原因无奈分手。

“分手后,我们各自成家,后来突破重重阻碍走到了一起”。2008年,时年43岁的许国利和39岁的来慧利登记结婚,婚后两人生育了一个女儿。

“前十年我们关系很好,家庭美满。之后有了矛盾,有了隔阂,但也和其他夫妻一样,只是小矛盾。”许国利说,慢慢地两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尽管夫妻不和,还要在邻居和外面人前保持和睦关系。

许国利说:“我心里的烦闷始终无法排解,那段时间我心态都不正常,2020年7月初的时候甚至有到楼顶想过自杀,但没有勇气。”

在许国利看来,他和来慧利的矛盾主要来自对他“没用”的看法越来越深,“我是外地人,她总是埋怨我没用,只要发生了矛盾,她就对我进行辱骂,拿起边上的东西砸我,有一次还砸伤了我的眉骨,女儿也在现场。在家庭经济中,她用理财平台和基金,我炒股票,钱都归她管,有时还埋怨我不给她买礼物。”许国利称,因为女儿的教育问题,两人也多次发生争吵。“来慧利从来不让我管女儿的学习,她的成绩越来越差。”

家庭经济、孩子教育、妻子埋怨让许国利对来慧利产生了越来越大的怨念。2019年,因为房子的问题,两人矛盾再次激化。“2019年底分到新房子后,妻子把房子登记在她的名下,又因装修问题,多次争吵,我心里不高兴。”许国利说,“加上妻子之前犯过错误,我心里始终无法释怀。”

▲2020年7月22日,浙江杭州,来惠利失踪18天后,小区电梯里粘贴的寻人启事。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杀妻分尸,被捂死过程中妻子曾叫许国利名字

许国利在2020年7月4日和妻子又一次发生争吵。

许国利说,7月4日上午,两人还一起到医院看病,并一起回家,下午的时候两人一起做肉圆子,许国利在厨房烧肉圆时,来慧利在卫生间淋浴室清洗切割机,由于切割机刀片锋利,来慧利的手指被划伤,埋怨许国利并用语言对他进行辱骂。

“吃饭时矛盾也没有解决,各自吃完饭后,我心里还一直很生气。当时孩子在家,我就没有发作,怕当着孩子的面打起来。”许国利说。

当天吵架后,许国利有了杀人的想法,来慧利有睡前喝牛奶的习惯,许国利把家里的安眠药放在了来慧利的牛奶杯中。

“当天晚上11点到12点期间,我用毛巾和枕头将她捂死后,又拖到淋浴房,用美工刀、切割机和绞肉机进行分尸。”许国利说,在捂住来慧利口鼻后,来慧利曾醒来过,“她叫了我名字,当时我犹豫了,最后还是将她捂死了。来慧利死后,我对着她呆了1—2小时,又把她拖到卫生间淋浴室进行分割。”许国利说,分尸后,他分两天对尸块进行转移,并多次用洗洁精清洗淋浴房。

7月5日,来慧利的大女儿接到母亲单位电话称来慧利当天没有去上班,大女儿发现母亲失踪并报案。

为何能在杀妻后还接受采访?许国利说:“我知道我错了,也知道杀人偿命,但女儿还在,必须有一个人活着,所以才隐瞒了杀妻的事情。我真的很后悔。”

▲2021年5月14日,浙江杭州,杀妻分尸案被告人许国利涉嫌故意杀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在杭州中院开庭审理。图片来源/杭州中院

认罪认罚,否认蓄谋杀人指控

据公安机关介绍,2020年7月6日晚8时许,来惠利的女儿余某等三人到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四季青派出所反映:“我妈昨天一早不见了,怎么都找不到,能麻烦帮忙看看监控么?”

警方调取了该小区及周边所有视频监控相关时段共计约6000小时。同时,对电梯、水井、楼道等进行排查,最终确认来惠利自回家后再未离家。

2020年7月22日下午3点到23日下午4点,警方对化粪池抽取的38车污秽物进行冲洗、筛查,现场提取检测后,发现有疑似人体组织,经DNA比对系失踪女士来惠利人体组织,判断来惠利可能遇害,案件调查取得重大突破,许国利具有重大犯罪嫌疑。2020年7月23日10时,经连夜审讯攻坚,突破了嫌疑人许国利的口供,据其初步交代,其因家庭生活矛盾对来惠利产生不满,2020年7月5日凌晨,在家中趁来惠利熟睡之际将其杀死,分尸后分散抛弃。

公诉机关指控,因感情和经济纠纷,2020年初许国利开始购买美工刀、切割机等工具。7月4日,许国利在牛奶中放入安眠药,许国利趁来惠利熟睡,用胶带封口后,用毛巾和枕头将其捂死。将尸体拖到卫生间用美工刀和切割机等工具分尸,其中一部分人体组织被冲入马桶。许国利使用背包,分两天将骨骼等尸块带到单位附近的垃圾桶丢弃,并在杀人分尸后,清洗、拆分作案工具后丢弃。

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鉴定报告、许国利的供述、作案工具图片及证人证言等相关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许国利对一起生活多年的妻子杀人分尸,并在杀人分尸后淡定接受警方讯问和媒体采访,还故意曝出妻子出轨的信息混淆视听,难以想象其残忍程度。作案手法极其残忍,情形极其严重,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且造成严重社会影响,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许国利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认罪认罚,并表示无论什么判决都决不上诉。

许国利对于公诉机关提出的2020年初购买工具蓄谋杀人的指控不予认可,“作案工具都是之前家里用的。安眠药是因为我俩有失眠的情况,之前托朋友买的,平时我们都有吃。”

上游新闻记者在庭审现场注意到,提到杀妻过程和家庭情况,许国利多次哽咽。

许国利的辩护律师认为,指控许国利的部分证据缺失,没有客观证据,只有许国利供述。部分重要人体组织未被收录在案。此外,许国利没有预谋的动机,只是家庭矛盾引发的激情杀人。另外其动机、手法以及批捕后的行为异常,可能患有精神疾病,建议法庭予以调查。许国利的供述多次反复,供述真实性存疑。

辩护律师表示,许国利杀人系不和谐家庭关系引起,主观恶性不深。且许国利家庭情况特殊,还有一名小女儿需要照顾。小女儿曾向辩护人表示,平时父母对她宠爱有加,母亲去世了,她希望得到父亲的关爱和照顾,还写下了谅解书。鉴于此特殊情况,建议法庭充分考虑,不要对其处以极刑。

2021年5月13日,浙江杭州,案发近一年,许国利家的大门仍贴着封条。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泣不成声,许国利称对不起女儿

上游新闻记者在庭审现场看到,整个庭审过程中,许国利情绪低落,不愿过多表达。在辩护人提到小女儿今后的生活和出具谅解书时,许国利泣不成声。在之后的辩论阶段都难以平复情绪。

许国利在陈述阶段说:“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爱妻的样子和生活的场景,想到的都是她好的一面。我做的事情不是‘后悔’两个字可以形容的,如果有来世,我还是希望和她在一起。同时,对关心我家庭的社会各界表示道歉,也对给我家人造成的影响道歉。”

许国利哭着说,他最对不起的就是小女儿,甚至每次听到小女儿的名字都难以控制情绪,“我只想对女儿说爸爸妈妈都是爱你的。爸爸对不起你,希望你快点长大。”

许国利故意杀人案刑事部分庭审结束后,继续开庭审理了附带民事案件。来惠利大女儿及小女儿的代理人出庭。

对于民事赔偿部分,小女儿的代理人许国利提出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抚养费共计1583153.3元;来惠利的大女儿提出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1131692元。

对于民事赔偿情况,许国利表示无异议。许国利说:“对于家破人亡的情况,后悔两个字已经无法表达,但也只能用后悔表达。对于民事赔偿诉讼全部满足,要先充分满足大女儿的诉求。”

因案情复杂,该案未当庭宣判。

杭州杀妻案庭审细节:许国利落泪讲述作案动机,自称“爱她” (来源:非微信抓取)

据极目新闻:

杭州杀妻案择期宣判,许国利:认罪决不上诉 希望大家不要把我当作恶魔

5月14日12时47分,杭州杀妻分尸案庭审结束,该案将择期宣判。极目新闻记者在庭审现场获悉,被告许国利表示认罪认罚,无论判决结果如何,决不上诉,“希望大家不要把我当做恶魔”。

据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消息,被害人来某某的近亲属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许国利赔偿各项经济损失合计271万余元。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七人合议庭审理该案,已于4月7日召开庭前会议。14日的庭审中,法庭充分保障了被告人许国利的各项诉讼权利,辩护人依法进行了辩护,并根据辩护人申请通知三名鉴定人员到庭作证,就鉴定意见作出说明。

在法庭调查、法庭辩论期间,被告人许国利对指控其杀害来某某及分尸的基本事实无异议,但辩称工具并非为了作案特别准备,对附带民事诉讼表示愿意赔偿。

辩护人提出认定许国利杀害来某某具体经过的证据链存在欠缺,不是有预谋犯罪,许国利的主观恶性小,请求法院对其从轻处罚,并申请对其进行精神病鉴定;公诉人认为当庭出示的证据足以证实对许国利的指控,无需做精神病鉴定,且许国利系有预谋犯罪,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社会影响恶劣,罪行极其严重。被告人许国利在最后陈述阶段表示认罪、悔罪。

极目新闻记者从庭审现场了解到,许国利不认可自己买工具是为了杀老婆,“希望大家不要把我当作恶魔,我给亲人带来了不好的名声。我认罪。”许国利表示,自己认罪认罚,决不上诉。

12时47分,庭审结束,本案将择期宣判。

相关报道:

杭州杀妻分尸案小区化粪池曾发现尸块

2020年7月5日,家住杭州三堡北苑小区的来大姐深夜离奇失踪,家属出10万寻人,后经公安机关侦破,发现其丈夫许国利有重大作案嫌疑。据杭州中级人民法院的开庭公告,许国利涉嫌故意杀人一案,将于5月14日开庭。

案情回顾

家人出10万寻找来大姐

2020年7月,“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凭空消失呢?”家住杭州三堡北苑小区的来大姐的女儿向媒体求助说,自己妈妈自7月5日深夜从家里离奇失踪12天,小区遍布监控却没拍到她离开!家属愿意拿出10万找人。

而警方此前已经对小区开展全面搜索,包括地下室、楼顶等区域,都没有任何发现,还派出警犬对附近的池塘、公园进行地毯式搜索。

来大姐的大女儿说,小区的每一个窨井、每一个电梯井,甚至顶楼的蓄水箱,都查看过了。甚至他们家整栋楼的住户,民警都走访了,还查看了冰箱,甚至保险柜。

来大姐的丈夫许国利则在接受采访时说,妻子失踪前一天,情绪和行动没看出有啥异常,还说家里有一定存款,妻子应该也不会是因为经济问题离家出走。妻子睡眠质量不好,有时会失眠,但精神状态蛮好的,也从未出现过梦游现象。

丈夫涉嫌趁其熟睡时杀害被批捕

2020年7月23日,杭州市公安局针对这起失踪事件进行了通报,通报称,案件侦办取得重大突破,失踪女子已遇害,其丈夫许某某(男,55岁,杭州籍)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7月30日,杭州市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请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许国利。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在前期依法提前介入的基础上,经审查认为,犯罪嫌疑人许国利的犯罪手段残忍,性质恶劣,已涉嫌故意杀人罪,于8月6日对其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据检察机关披露,2020年7月5日凌晨,犯罪嫌疑人许国利因家庭生活矛盾,在杭州市江干区三堡北苑家中,趁妻子来某某熟睡之际将其杀害,分尸后分散抛弃,部分身体组织通过马桶冲入化粪池。

来大姐遇害现场,记者去过四次

家门口贴着大大福字,阳台上种植着7盆多肉,面对我,许国利侃侃而谈,神情比较淡定……

时间快一年了,这场历时一周的采访,这几个细节我至今记得很深。

2020年7月16日,记者第一次登门采访。

江干区三堡北苑小区是一个拆迁安置小区,毗邻一个小公园,绿化环境很好。

来大姐的大女儿,在楼下等我,她眼大而秀气,眼神空洞,“妈妈不见了”,语气怯怯无助。

她递给我一张她妈妈照片,上面的来大姐留着一头短发,染成了淡棕色,看上去蛮富态、神情也惬意。

大女儿说,“妈妈照片不多,这张是刚拍的,以前是长发,前几天剪短了。”

来大姐的家在8楼,虽然是7月了,但春节时张贴的对联还在,中间有一张大福字。

进入许家,因为是失踪案,特意观察了房间布局:小而局促,以致客厅里堆满杂物。

观察了现场,洗手间紧靠主卧房,主卧紧挨着次卧,次卧外是阳台。

很迷你,放台洗衣机就显局促紧张。

在这个“巴掌”大阳台,有这个家唯一的一点绿色:几盆多肉。

女主人充分利用空间,紧靠玻璃窗,栽培了几盆多肉,品相很好。

大女儿说,“妈妈喜欢花草和小动物。”

看了看主卧边洗手间,里面的摆设,和家家户户一样,瓷缸白净、四壁光洁。

许国利这时进门了,身材精干,看到我,脸上没表情,门钥匙放桌台上,坐下来。

我们交流了20多分钟,话题主要围绕他妻子。

他说,“我以为她串门在亲戚朋友家过夜,手机留给小女儿做作业,这很正常。”

他还说,警察已调查过他,“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语气蛮笃定。

许国利当过兵,说话时坐姿很正,不做声,有股冷静气场。

连续三天,我一直进出他家,在小区走访。

当时正值酷夏,人站立不动也出汗。

小区不大,只有六幢楼。

警方结论最终证明:来女士没有走出小区,她在家中被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康开利_NB2301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