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决口72小时:救援队架舟桥,卡车填决口,村民开三轮运沙石

2021-07-26 03:15:12 新京报

7月22日晚,河南省鹤壁市浚县新镇镇彭村一处卫河河堤决口。当地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受灾较严重的区域均在决堤口左岸北部的村庄,如彭村、侯村、牛村。

洪水来临前,牛村18岁以上的青年全部上坝加固堤坝。牛海鹏和七八十人从农田一直站到堤坝,铲土、装袋、传递,一人一手最后将土垒上堤坝。

但他们没能抵挡住洪水进村。就像先后投入的数辆重型卡车一样,截至目前还没能封堵住决口。

7月23日凌晨4点多,卡车司机李永祥亲手把自己刚开了三个多月的新车投入了卫河。这辆他“最心爱的车”在24日中午,只剩下了河堤下隐隐约约的痕迹。

堵口合龙工作艰难而时有反复。23日上午9点,应急管理部工程救援中心(中国安能)的救援人员带着应急动力舟桥来到了决口;下午,83集团军某工程防化旅紧急抽调精干力量165人,车辆17辆奔赴浚县执行封堵决口任务。

新京报记者在堵口现场看到,往来的救援车辆有上百辆。绿色渣土车和黄色的挖掘机相互配合,把沙石回填到决堤的位置。附近屯子镇、善堂镇的村民,谁家有小三轮车、小货车都赶过来帮忙运送沙石。

7月25日下午,决口左岸不断进占,决口距离缩小,水流速度加快,右岸的加固材料不能及时运输,导致出现坍塌。经过实地测量,现场抢险人员确认,决口距离,从此前不到10米扩大至20米。

鏖战仍在进行。

7月25日,挖掘机将车窗砸碎、投入石头后的公交车推进决口。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18岁以上的年轻人都上堤坝”

“上面泄洪了,村里18岁以上的年轻人都上堤坝加固河堤。”

7月20日早上,河南浚县新镇镇牛村,天空中还下着大雨。听到村里广播的通知,村民牛海鹏穿上雨衣,拿起铁锹,随手抄起几个编织袋,赶往村里卫河边上的堤坝。

和他一样到达的还有七八十人。大家每间隔一米站一个人,从农田地一直站到堤坝。农田里的土被铲进编织袋,扎好口子,通过人墙,一人一下接力传递,最后垒上堤坝。

牛村上游约8公里外的东高宋村,暴雨下了好几天。在村民王娜的印象中,这场雨好像从开始就一直没停过。暴雨导致她家的猪圈被淹,她只能用抽水泵把圈里的水抽到院墙外的排水沟里。

今年初春,王娜家新修了一个160平方米的猪圈,家里两头母猪配种到现在已经有四五个月了。泄洪要转移的日子,刚好和母猪的临产期相近。

21日,王娜正穿着黑色裤子、粉色上衣和一双拖鞋在猪圈里干活。东高宋的村干部通知村民撤离。如果在县城里有亲戚,可以外出投奔,没有的则必须集中转移。王娜回到家里时,正碰上村干部给她婆婆打电话,催她家赶紧撤离。

王娜让公公带着三个孩子,带了换洗的衣服和几个馒头先行跟着大部队撤离。她想留守在家,因为母猪临产期将近,那个时候必须有人在场,生下的小猪胎衣需要人为扒开,地面若是潮湿也不利于母猪的生产。

但在村干部的轮番催促下,她连衣服都来不及换,穿着在猪圈干活的那套衣服,背了一个粉色的挎包就出门了。除了婆婆带的三个夏凉被以外,一家人没有其他任何行李。

7月24日,新京报记者在彭村看到,村民的楼房、农田被洪水淹没。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从20日到22日,为了保住卫河河堤,牛村的青壮年们在堤上奋战了将近三天。每天中午吃饭的一个小时,是唯一的休息时间。食物是来自于浚县血浆站捐赠的方便面、矿泉水。大家在雨中干嚼着吃方便面,“一顿只能吃一袋,越累越吃不动,看着河水上涨,我们也没心情吃。”牛海鹏说道。

可水还是漫了进来。

7月22日晚上9点,位于牛村上游的彭村附近发生决口。第二天凌晨,洪水在牛村的农田里缓慢地流淌直至包围了整个村庄。堤坝上的人们纷纷撤离,“堤坝也管不了了,再不回家就晚了,家里还有老人和小孩。”

7月23日,蓝天救援队在彭村搜救转移村民。受访者供图

转移安置:“不敢看村里被水淹了的样子”

牛村村民罗丙国从堤坝上撤下回村时,已经是23日凌晨5点了。天蒙蒙亮,村子里的水已经到了小腿位置。他扛着铁锹,蹚着水,一路小跑回家。

到家的罗丙国扔下铁锹,迈上楼梯跑到三楼,通知自己女儿撤离。罗丙国女儿从床上把六七个月大的孩子抱起,给孩子身上披了一件小外套,头上戴了一块毛巾,就赶紧下楼。罗丙国又来到二楼,告诉自己正在床上休息的儿子,“你们俩带着孩子,赶紧开车往北走,不要回头,住宾馆都行,保命要紧。”

安置完这些,罗丙国下到一楼时,大水已经到了膝盖位置。想要抢救一楼的电瓶车,可惜车子太重,根本抱不上楼。他只好扛起旁边两袋装好的麦子,到了二楼,跟自己的媳妇一起等待救援。“那时候听到周围邻居有人呼喊,还看到有人上了楼顶。”

到了23日上午9点后,村民们开始撤离。罗丙国拿了一个包,里面塞了两件衣服,装了几袋方便面,把这些东西放进一个盆里。前头推着盆在水里前进,后头拉着自己的媳妇和嫂子,三人蹚着一米多深的水来到村口。村民们在这里集合,按照村干部的指挥,上车迁往浚县县城里的科达中学安置点。

7月24日,浚县科达中学安置点内,送来的救援物资将要堆满教室。新京报记者 刘瑞明 摄

上午11点,东高宋村的王娜也来到了科达中学。此前他们和周围几个村子的1300余人被安置在新镇镇新北学校,但是由于卫河彭村段堤防左岸决口,包含彭村,以及下游的侯村、牛村、大蒋村被纳入新的迁移范围。大蒋村附近的新北学校也不得不面临再次撤离。

新北学校安置的1300多人被20多辆大巴往返数趟转移至科达中学,23日下午1点多,安置在新北学校人员全部转移完毕。

安置点内,物资每天正在被源源不断地送来。柯达中学副校长司庆民告诉新京报记者,平均每40分钟就会来一辆物资车,车开进来,十来个志愿者一起卸货,不到十分钟车就开走了。截至24日下午6点,他们收到七八百箱矿泉水、两三百箱方便面、两百箱面包。

浚县县城一家美发店老板王聪带着几个朋友,开了三辆车,将矿泉水、饼干、面包等物资送到了安置点。王聪说,原本他们是想着把物资送到新镇镇灾区,“但是那边不让进去,我们就调头把物资送到学校来了。”搬完物资,王聪说了一句“河南加油”就转身离开了。

24日下午3点多,学校的广场内,浚县人民医院呼吸科、儿科、眼科等7个科室的12名医生开展了义诊活动,校园广播里放着洪水中如何自救的宣传知识。“下午有一个老年男性高烧39度,还有3个小孩有感冒症状,都得到了妥善处理。”一名医生说。

7月24日,浚县科达中学安置点内,村民正在免费义诊点位上看病。新京报记者 刘瑞明 摄

这次洪涝灾害,牛村村民牛海鹏家里种的六十亩地共有几万斤麦子被冲毁,电动车、农机也泡在了水里,十五亩鱼塘里的鱼也死伤惨重,还有十五亩芦笋、三个多肉大棚。牛海鹏没有再往下计算自己的损失,“不敢算,算了得哭去。这几天都不敢翻手机,不敢看村里被水淹了的样子。”

对东高宋村村民王娜来说,虽然担心家里待产的两头猪,但心里还是觉得很宽慰。“一家人平平安安在一起就很好。”

重卡填河:豫FC1668没了

22日晚上10点,当彭村村民陆续撤离转移安置时,直线距离约32公里的屯子镇红岩运输抢险队,李永祥和其他司机接到队长“拉石头堵决口”的通知。

他们先开车去了离新镇镇比较近的地方拉石料,石料大小跟家里吃饭桌子差不多大。李永祥估计,装完石头后,车子的总重量大概在五六十吨。整个车子全长8米,宽2米。

23日凌晨1点左右,李永祥赶到了决堤现场。“这是我30多年来,第一次见到发这么大的水。”

天非常黑,下着大雨,周围全是雨声,决口处水流特别急。司机们都坐在车上等待卸车。“当时想着,要是能堵住缺口,心里也是高兴的。”

石块没有阻挡住湍急的水流,投车成了迫不得已的选择。

凌晨2点多,现场总指挥下达填车的命令,让各个车队自动报名。“没有办法了,只能让车装着石块往里填。” 红岩运输抢险队队长李俊亮说。于是他用对讲机把车队的兄弟们集合起来。

“我当时说,大家都是靠着这个车吃饭的,新买的车。县领导说不会让我们流血又流泪,政府会照价赔偿的。我心里踏实了,我相信政府。”李永祥说。

7月23日凌晨4点多,李永祥的豫FC1668卡车冲进卫河决口。受访者供图

凌晨4点多,开始投车。李永祥前面的两辆重型卡车被推土机推进去后,口子还是堵不住。对讲机里又喊“再来四台吧”。

水流太急,路也太窄,若用推土车推,只能一辆车推下去,另一辆车再开进来,时间来不及,车入决口的惯性也不够。李永祥便想着开车直接冲进去,尽量让车冲到决口的中间位置。

李永祥不会游泳,他穿上救生衣,把车门、车窗全部提前开好。从旁边抓起一个沙袋放在油门上抵住,慢慢把车提到三挡,转速达到了2000转以上。他的右脚踩在沙袋上,把油门踩到底,左脚放在进入驾驶室的台阶上,身体左倾,双手把着方向盘。

车跑得很快,离决口一米多时,李永祥从车上跳了下来。“我们副县长在那里亲自指挥叫我跳,当时把他吓了一跳,再晚点我就跟着车掉进水里了。”

跳下来后的李永祥趴在原地不敢动,下雨路滑,他害怕自己翻到车轱辘底下就没命了,最后发现自己的脚离车轮只有30厘米。

车一瞬间冲进决口,李永祥爬起来后蒙了一会儿,目送着车的后尾灯一闪一闪地,直到被洪水完全吞没。

看着豫FC1668没了,这个30多岁的汉子刷刷掉眼泪,“像天塌下来一样。”这辆车花费了近50万,他找亲戚朋友借了20多万,又分期贷款了20多万。“这是我买的第一辆完全属于自己的车,它是我最心爱的车。”

那个凌晨,决口处一共投进去了七八辆重型卡车。撤出来时,人们为他们竖起大拇指。李永祥也笑了一下,“都是装的。看到别人的车灯还亮着,我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车没了,车上的东西也没了,他只来得及拿出自己的行驶证。回去的路上,李永祥一直在想该怎么告诉媳妇这件事。到家后,媳妇已经做好了饭,问了他一句:“今天拉了几趟,怎么去这么久才回来?”李永祥没回答,大概有两分钟的时间,他嚼了几口饭,但都吃不到肚里,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媳妇问。

“咱家车开到河里了。”

李永祥和他的车。受访者供图

重卡、舟桥与小三轮车、小货车

7月24日午间,新京报记者前往新镇镇彭村卫河决口。在离决口大概一公里的地方,水已经涨得很高了。远处的庄稼地里,作物只露了头。一位村民站在路边的树荫旁,裤脚挽到大腿,直直地看向前方,他的身后是一群沾满泥浆的家猪。

决口处,河水泥泞浑浊,河面漂浮着树枝,远处还有一个被冲入的绿色垃圾桶。绿色渣土车和黄色的挖掘机相互配合,把沙石回填到决堤的位置。下面隐约可以看到23日凌晨投入河中的七八辆重型卡车的痕迹。

应急管理部工程救援中心(中国安能)现场指挥李法坤告诉新京报记者,“七八辆重型卡车在下面相当于是打地基。”他解释称,原始堤坝是沙土坝,按照后来的水流速度会被“冲刷得厉害”。

中国安能已于23日上午9点携带应急动力舟桥到达现场。当日下午,83集团军某工程防化旅在执行多方向抢险任务的情况下,紧急抽调精干力量165人,车辆17辆奔赴浚县执行封堵决口任务。

24日午间,太阳正烈,记者站在动力舟桥甲板上能明显感到脚底发烫,甲板上的温度至少有40摄氏度。而为了保持平衡,战士们在动力舟桥上工作时不能站立,必须蹲着。来回一趟舟桥转运,至少需要待在甲板上半个小时。

应急动力舟桥正在决口附近运送大型挖掘机。中国安能集团保障处现场指挥员姜亭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搭建的应急动力舟桥由三个河中舟和一个岸边舟组成,能承载60吨到80吨的重量。

目前,搭建动力舟桥的主要作用是抢占“裹头”(堤坝的断层面),加快回填速度。安能集团现场指挥李法坤称,受水流速度影响,对岸堤坝的断层面被冲刷得较为严重,“我们需要去对岸稳固住堤头的位置,防止水流造成二次伤害。”

7月24日上午,应急动力舟正向河堤对岸运送挖掘机等大型设备。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应急动力舟桥上摆放有成堆的沙袋和铁笼。每个铁笼大概是一立方米的架子,重约100多斤,战士们四人一组抬向决口位置。

在决口旁边,专门有几个人等着搬来的铁笼。他们负责将石头或者沙袋放进去,然后再进行捆绑,这样才能保证铁笼进到水里之后不会散开。28岁的战士王鹏程就是其中一员,这个商丘小伙子随部队到鹤壁还是瞒着爸妈的。

钢筋比较硬,拧起来很容易将手划破。王鹏程手上被钢筋勒出一道道的痕迹和伤口,他看了看,说了句“没事儿,都是皮外伤”。

2001年出生的李秦(化名),是一个地道北京小伙儿,24日,他担任冲锋舟副手,帮助冲锋舟主手指引方位,运送战士前往前方抢险。从上午11点开始的四五个小时内,李秦指引着冲锋舟来回奔袭了十几次,“每次至少运送8人,加上中途取东西或者更换装备的情况,加起来应该有二三十次了。”

在决口抢修现场,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不少战士坐在地上吃起了榨菜。一名战士解释道,这是为了防止出汗脱水补充盐分,“榨菜加矿泉水,不会中暑。”

用来加固河堤的钢筋笼,内部放着水泥沙袋,单个加起来重约1.5吨。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河堤之上,除了抢险官兵,还有不少村民专门绕远路向决口送来了沙石。浚县指挥部丰姓工作人员介绍,由于路窄,大车无法通过,附近屯子镇、善堂镇的村民,谁家有小三轮车、小货车都赶过来帮忙运送沙石。原本只需要20分钟的路程,因为河堤被冲毁,村民们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运到。

堵口进行时

决口与决心正反复拉锯。

23日下午,彭村的决口已经扩大至约30米宽,16米深。

李法坤介绍,决口处的堤坝在水流冲击下持续受损,需要不断用沙土回填溃坝区域。经过一天一夜抢险,24日中午,回填工作已从堤头进行至溃口中间段,只剩下约12米左右的决口。

24日深夜12点,抢险仍在进行。黄色的河面上泛起白色的泡沫,天很黑,但抢险现场灯火通明,数十盏强光灯把河岸照得如同白昼。

25日凌晨5点,第83集团军某工程防化旅的部分士兵们用纺织袋铺在土路上,躺着休息。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部分士兵们用纺织袋铺在土路上,躺着休息;部分继续用铁丝将钢铁笼绑在一起,并放入重石或沙袋。岸边堆着沙袋和装了大石块的铁笼,一名救援人员指挥着挖掘机把土石挖起。对岸的推土机将卸在岸边的石头推下河,卸石头的卡车旁站满了人。新京报记者看到,25日凌晨,决口只有不到10米宽了。

决口在一点点变小,水流的速度也随之增大,堵口的难度越来越大。

25日上午,经过三天两夜的施工,决口仍未合龙。上午7点多,现场陆续投入3辆载满石头的重型卡车,随后又投入1辆打碎玻璃载满石头的公交车。

填车封堵决口现场视频。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摄 孙霖婧 剪辑

到了下午,决口左岸不断进占,决口距离缩小,水流速度加快,右岸的加固材料不能及时运输,导致出现坍塌。经过实地测量,现场抢险人员确认,决口距离从此前不到10米扩大至20米。

截至发稿,决口仍未被堵住。

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刘瑞明 郭懿萌 慕宏举 赵敏 实习生 吴静涵 吴梦真 何宇 兰涵

编辑 刘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