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危急,主席以罕见口气,要求中野“保粟军胜利”

2021-07-26 00:24:35 辣么历史

作者:苏区放牛娃

1948年7月3日,正在指挥豫东战役的粟裕眉头紧锁,他经过精心计算,判断要全歼黄百韬兵团和区寿年的整编75师残部2个团,需要5天时间。而他手中无任何多余兵力可用,无法抽出阻援部队阻击胡琏兵团的增援,只好致电主席请求支援。

接到粟裕请求支援的电报后,主席也对华野面临的严峻敌情担忧起来,当即致电指令刘、陈和邓全力阻击胡琏兵团,方法是“不失时机歼灭吴绍周,借以拖回18军,以保障粟裕部南边安全至关重要”。

【粟裕将军】

随后,主席发现从后面“拖回”达不到目的,又要求他们迎头拦截援军,从正面阻止胡琏北进。刘、陈和邓认为有把握,电告主席和粟裕说:“我全力保障粟部作战。”

【刘邓首长】

南面阻援问题似乎已解决,粟裕为求万全,要求华野主攻部队加紧进攻,争取快速拿下黄百韬。7月3日下午1点,他命令叶飞转告突击集团各部:“严令各部迅速动作,不准停留,求得于白天迅速聚歼第25师于帝丘店东西地区。”

战情紧急,军令如山。突击集团不顾连战疲劳,加快了动作,以一部兵力将区寿年兵团残部2个团全歼,主力则集中行动,迅猛出击,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向黄百韬。

经过反复交锋激战,到7月4日拂晓前,突击集团打掉了黄百韬2个团,其余被压缩在外围10多个村庄里。

【黄百韬】

一心报效蒋氏知遇之恩的黄百韬,早就知道粟裕是智勇双全的虎将,从苏中、孟良崮到南麻等战役,自己长期与之对阵,占的便宜不多,友军损兵折将甚至全军覆没者倒是见了不少。但他做梦也没想到,粟裕如今越发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一次又一次连续围攻“国军”重兵兵团:先是突然围攻开封,邱清泉和区寿年两个兵团火速赶往增援,结果不仅开封失陷,李仲辛兵败覆亡,区寿年也被粟裕围歼,邱清泉则被华野死死按住,动弹不得;自己长途跋涉赶来救援,又被粟裕团团围住,成为挨打的目标。

粟裕和他的华野,似乎是永远不知疲惫的铁人,不到20天的时间,几乎和蒋军多个精锐部队一一过招。

【蒋军所谓精锐部队】

黄百韬还是不信邪,他知道粟裕手中终究兵力有限,不过是反复使用而已,不相信其极度疲惫之下,还能挡得住自己车轮战的重击,因而于7月5日下令由坦克开道,以飞机和炮兵火力助阵,向华野突击集团实施疯狂反扑,打算突围而出,与仅隔5里路,被围铁佛寺的整编72师会合。

一旦两军会合一处,华野再想围歼便难上加难了。突击集团洞悉他的意图,奋起还击,坚决不让其得逞。经过7小时激战,最终将这条“困兽”乖乖打退回到原处。黄昏时分,趁着夜色朦胧,粟裕下令再次发起攻击,又歼灭了他一个多团。

一天工夫内便丢掉了3个多团,已超过一个整编旅,黄百韬方才醒悟到,粟裕的目标是吃掉自己。他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张狂,惊恐地龟缩一处,等待“委座”派别人来解围。

这时,在蒋氏心急如焚的不断催促下,胡琏带着他的18军正不顾一切,一路狂奔,向北急速开来。

中野司令部的刘、陈和邓阻挡不及,急忙报告主席:“全部拉回胡琏,恐已困难,当尽力争取之。”这就意味着粟裕和华野很快将受到胡琏的致命一击。

7月6日,主席以罕见的口气复电,严令他们想方设法阻止胡琏兵团北上。“为保粟军胜利”,他还给了两个作战方案:一是中原野战军全军(1、2、3、4纵)尾敌北进,直达睢杞地区;二是以4纵尾18军北进直达睢杞,以1、2、3纵歼吴绍周。主席殷殷叮嘱:“以上方案择一而行。如不取第一案,则必须取第二案,务使18军于午灰(7月10日)前不超过睢杞。”

【中原野战军】

电报结




“是


至盼

”四个字,急切之情溢于言表。

粟裕要求的是中野能阻击胡琏兵团到7月8日,主席又颇为细心体贴地将期限往后推迟了两天,一是能让粟裕围歼黄百韬后,争取歼灭72师;二是留出宽裕的时间,便于华野战后安全转移,为防万一。主席又电告粟裕:“望粟(裕)、陈(士榘)、唐(亮)以一部进至淮阳地区,协同匡斌4个团阻击18军,如无正规军可派,可派地方军。”

匡斌是豫皖苏军区第8军分区司令员,所部是未经正规大战的地方武装,而且是小团编制,战斗力与蒋氏五大主力之一的18军不可同日而语,但战况紧急之下,也无其他办法。粟裕自然已无正规主力可派,当即命令冀鲁豫独立旅打出华野主力番号,向南急进,以协助匡斌阻击18军。他还专派一个侦察营监视胡琏的动向,以策万全。

一着不慎,全盘皆输。战争极其残酷,绝不会同情因疏忽而失败者,更不是闲庭下棋,可以推倒重来。他细想之下,仍然不放心,又指令宋时轮的10纵加强南面警戒。

这些队伍发回的是最高级别的警报,很快传到了华野司令部。7月6日下午4点45分,胡琏18军的先头部队轻装简行,甩掉尾随的中野部队,突破匡斌阻援阵地,急速越过淮阳,进入太康境内,靠近了战场。

粟裕恳请中野“使其在8日以前不能到达太康地区”的要求没能实现,华野一时陷入被夹击的危险。也就在这时,其他几路蒋军援军的消息,也雪上加霜,纷至沓来:西南一直被华野阻援部队死死拦住的邱清泉,在蒋氏一道又一道的电令下,由刘汝明兵团协助,指挥主力避开阻击阵地正面,深夜从右侧迂回前进。四面还有一支陌生面孔的人马——孟良崮战役被打掉后重建的整编74师2个旅,也奉命气喘吁吁一路紧赶,进到了开封附近,粟裕的处境愈发危急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