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母女和光棍的两桩奸情

2021-07-25 20:40:02 笔尖岛二

福建漳州府有一混混,名为汪泽,汪泽在结婚之前,为人老实,娶到了一位貌美的妻子谢氏,两人有一独子汪宏。本来一家人生活美满,但自从汪泽认识了一群狐朋狗友,一切就都变了。
汪泽的这帮朋友都是小偷小摸之辈,来钱快,搞到钱立马花光,非常潇洒,汪泽跟着体验一番这样的生活后,也沦陷了,不再老实耕作,四处偷盗,随后又花天酒地。妻子谢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让汪泽与那群人断了联系。
汪泽尝到了甜头,岂会收手?后来,汪泽还跑到外乡盗窃,不料被人当场发现,给活活打死了。这消息传回,谢氏无颜面对,选择了上吊自尽。谢氏不是还有一儿子吗?为何如此想不开?
原来,儿子汪宏跟老爹一个德行,整日与人厮混,夜不归家,谢氏对这世间实在没什么留恋的了,这才果断赴死。
再看这汪宏,母亲死后,他一点也不伤心,正好连家也不用回了。汪宏模样俊俏,成了一富商的男宠,在后花园陪同富商饮酒作乐,日子很是惬意。
后来,这富商见汪宏马屁拍得有一手,一高兴还给他介绍了门婚事,对方还是个漂亮姑娘,名叫玉娥。汪宏与玉娥成婚后,先后生下了两个女儿,老大叫桂馨,老二叫桂姬。
两个女儿渐渐长大,这个家却穷得叮当响。不过,汪宏的两个女儿倒是很漂亮,若是有富家子弟上门提亲,那以后的日子也不用愁了。然而,汪宏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因家世不好,两个女儿都没能嫁出去。
无奈之下,汪宏只得向邻居借了些钱,打算去外面做点小生意,不然这个家真的撑不下去了。
汪宏走后,前几个月还有书信传来,此后就像消失了一样,再无消息。玉娥带着两个女儿,生活过得非常艰难,若不是有个邻居好心资助,她们早就饿死了。
这邻居叫做黄三,是个光棍,三十几岁的人了,连姑娘的手都没碰过。他见玉娥长得貌美,就主动送些米面,平时也主动帮玉娥干些重活。
后来,黄三向玉娥表明了心思,“你丈夫这一走,几年没个消息,丢下你们孤儿寡母的,真是可怜。如果不是我好心给些米面,恐怕你们撑不到现在啊。”
话语虽然委婉,但玉娥也知道对方的意思。玉娥一脸歉意地说道:“这几年多亏有你的帮忙,等我丈夫回来后,借你的米面,我们一定会加倍还你,好好报答恩情。”
黄三接着开口:“我不要你报什么恩,我就想认你做个妹妹,以后也有个照应。”玉娥回道:“可不敢高攀”。
黄三被拒绝后,也不气馁,他相信玉娥一妇人,表面上虽然强硬,但心理肯定也很孤单,有想找人解闷的时候,于是更加卖力地对玉娥好。
转眼到了元宵佳节,家家团圆喜庆。黄三提着些酒菜来到玉娥家,几人其乐融融,边吃边聊天,仿佛他们才是一家子。饭后,两个女儿出去看花灯去了,黄三再一次表明心意,玉娥半推半就,两人就这样好上了。
从这之后,黄三每天半夜都要溜到玉娥家中,同她欢乐,次日一早又悄悄溜走。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年。
这天,玉娥摊好了煎饼,放在桌子上,又倒了一碗酒。这时,黄三从玉娥的床上爬起来了,玉娥让黄三到镇上买些布匹回来,给他做件新衣裳。
黄三几口就吃完了饼,又一口喝完了酒,肚子还是有些饿,但玉娥催得紧,他只得出了门。在半道上,黄三路过一家卖粥的店,于是进去要了一碗。黄三坐下后,刚喝到一半,只听“哐当”地一声,碗掉到地上,黄三应声而倒,口鼻冒血,气绝身亡了。
这下子闹了人命,官府的人也赶来了,仵作验尸之后,确认黄三是中毒而死。这黄三在粥店喝粥,喝到一半被毒死,这粥铺老板王球成了重大嫌疑人,被带回了官府。
大堂上,王球磕头喊冤,说他的粥没有毒,黄三的死跟他没有关系,他是冤枉的。但县太爷哪听得进去,人死在你的店里,不是你还能有谁?于是下令上大刑,王球被一番折磨,实在受不了,便认罪了。
就这样,王球因毒杀他人,被判处斩首。王家人对判决不服,到上级官府告了状,让巡抚大人为其伸冤。
巡抚吴阳山接到状纸之后,认为此案审得太简单了,疑点颇多。若是王球的粥里有毒,那剩下的半碗粥为何没有验出毒来?可若凶手不是粥铺老板王球,那又会是谁呢?
这晚,吴阳山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梦中有一只大黄狗,头上有三根长长的黄毛,这只狗嘴里叼着一只大鹅,一溜小跑跑到吴阳山跟前,把这鹅给吃了,随后黄狗口吐鲜血,倒地而亡。
巡抚吴阳山从梦中惊醒,这梦好生怪异!细细回味,这三根毛的黄狗,难道是指黄三?而他叼着一只鹅,吃完就中毒而亡,难道他是因为吃了鹅中毒而死?或是这下毒之人与鹅有关?
隔天,在调查黄三的人际关系时,玉娥的名字引起了吴阳山的注意。一番打听之后,得知玉娥暗中与黄三私通,更加确定了她的可疑!吴阳山找到玉娥,向她说了那个怪梦,并说这是黄三托梦,指认玉娥是杀人凶手!
玉娥连连喊冤,“黄三于我有恩,若是没有他的帮助,我们孤儿寡母如何能活到现在,我怎么会对他下毒手呢?大人,请明察啊!”
巡抚吴阳山说道:“有邻人跟我说,你与黄三暗地私通,这可是事实?”玉娥见瞒不住,只得羞愧地点点头,算是承认了。随后吴阳山又说道:“那日有人看到黄三一早从你屋中出来,不到正午就被中毒而死,这毒分明是你下的毒!”
这时,玉娥的大女儿桂馨突然站出来指认母亲,“你就是凶手,你曾经说要杀黄三,他真就死了!”母娘俩争吵起来。最终,玉娥说出了实话。
原来,玉娥发现黄三最近对自己越来越不上心,她暗中调查,发现黄三竟然跟自己的大女儿桂馨好上了。玉娥心中有气,黄三曾口口声声说只对她一个人好,可现在不仅背叛了自己,勾搭的还是自己的女儿!玉娥决定报复,曾当着桂馨的面说要杀死黄三。
那日,玉娥在酒里下了毒,她算好了路程,黄三走到一半时就会毒性发作。只是玉娥没想到黄三在半道进了一家粥店,那店主倒成了冤大头。
就这样,真相揭开了。巡抚吴阳山认为这黄三看似好人,其实不安好心,是出于一己之私,与他人之妻勾搭成奸,不仅如此,还勾搭对方的女儿,死有余辜;而玉娥不守妇道,暗中私通黄三,还将他毒杀,杀人偿命,判处斩首之刑;大女儿桂馨违背伦理,私通黄三,本应判处绞刑,但念在主动揭发的份上,功过相抵,痛打五十大板以示警示。
这个案子本不稀奇,稀奇的是那个怪梦!难道真的是黄三死不瞑目,托梦给巡抚吴阳山让他为自己伸冤?还是这个梦是吴阳山早已发现了线索,故意编造出来的。各位,你们认为是如何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