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记者在郑州被群众拦堵,环时锐评:不能客观上帮他们

2021-07-25 19:04:58 环球时报评论

网传一名“德国之声”记者在郑州被群众拦堵。因为愤怒于BBC等外媒对河南水灾等的不客观报道,有人在网上呼吁警惕他们在郑州的采访,甚至主张在郑州找到他们,上述摩擦不知是否与那些呼吁有关。

▲现场视频截图

环时认为,中国公众对西方媒体的报道产生愤怒情绪完全事出有因。西方媒体长期扮演了抹黑中国的角色,对西方社会形成偏执的对华看法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西方媒体在编造一个针对中国的超级谎言,他们的一些在华记者在这当中扮演了活跃角色,有些人的报道严重违反新闻从业人员基本道德,西方媒体显然需要围绕中国报道开展集体反思,真正回归新闻报道的客观原则。

与此同时,我们强烈不建议各地民众对西方记者个体进行现场围堵。在那些记者没有破坏性卷入并干预事态本身,而是作为采访者进行记录的时候,不宜以强制方式阻止他们的拍摄等。我们做此主张是因为:

第一,这无助于阻止那些西方媒体对中国发生的事情开展负面报道,扭转不了他们的视角和态度,反而可能会给他们宣传自己在中国的报道受到“冲击”和“打压”提供现场素材,使他们在西方的语境下进一步抹黑中国更加振振有词。

第二,这样的摩擦会高抬那些西方媒体,他们可以借此炫耀自己在中国多么“受到重视”。事实上,那些西方“主流媒体”的影响力都在下降,有些下降得还非常厉害,描述自己在中国“被重视”“受打压”已经成为他们在西方自抬身价的常用套路之一。

中国社会对那些西方“主流媒体”影响力的很多印象还停留在互联网时代之前。那些媒体当然仍有影响,但已远不如前,他们急迫想围绕中国搞事,彰显自己维护西方利益的“不可取代”作用,在中国碰瓷对他们自我炒作有着特殊意义,我们不能遂了他们的愿。

总之环时主张,要以更加恰当的方式与西方舆论机构博弈,中国公众对他们的强烈不满要更加有效地表达出来,包括被采访的中国人完全可以毫不客气地对那些西方媒体提出批评。在他们的报道发出后,如果有严重不实之处,中国被采访者应高声抗议,让那些西方记者和他们所属的媒体付出声誉代价等等。

与此同时我们主张,不与出现在事发地现场的西方记者直接冲突,不给他们攻击中国社会提供篡改、利用现场素材的额外机会。

延伸阅读

外媒记者报道郑州暴雨质疑中国 遭郑州民众围观抗议

(观察者网 讯)“你报道要真实,对我们中国有一个好的看法,不要攻击我们。”

7月24日,微博用户@vanessa言午发布两段视频,一名外媒记者与陪同人员一起,试图在刚刚遭遇极端特大暴雨后的郑州采访,遭到郑州民众的抗议和阻拦。

观察者网查证后得知,这名外媒记者是“德国之声”(DW)驻北京记者马蒂亚斯·比灵格(Mathias Bölinger)。他在德国之声24日发布的新闻短片中,神色局促,停顿颇多,但依旧不忘借河南灾情抹黑中国。

微博@vanessa言午

@vanessa言午介绍说,两段视频分别是在郑州钱塘衣城和郑州火车站门口拍摄,德媒记者比灵格的身边,有位身着灰色衣服的陪同人员,帮助他与民众交流。

灰衣女子翻译后,比灵格笑着回复说:“看到大家我感到很开心。”

随后,绿衣人员试图解释:“他们(围观群众)为什么很生气,是因为有位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报道断章取义,并没有把真实的灾情......”

“这是诬陷、污蔑、造谣、攻击。”此时,比灵格身后的一名男子插话说。

还有另一名男子,用娴熟的英语,向比灵格解释BBC记者“制造假新闻”(fake news)。

此时,镜头正前方的一名男子说:“你报道可以,要真实。对我们中国有一个好的看法,不要攻击我们!

比灵格听到后,对男子说:“我可以采访你吗?”

男子听到后,一开始说自己“可以接受采访”,但随后又说不接受采访,“我讨厌你”。第一段视频戛然而止。

第二段视频开始,绿衣人员对灰衣女子说:“他(比灵格)代表国际发声,我更希望他能够真正帮到我们。”

画面推向远处,一群人围住比灵格,一名男子还问他:“你拍了什么?”

此时,绿衣女子高举双手:“大家都听我说,不要着急......大家听我说!”灰衣女子也一同劝大家不要激动。

绿衣女子仍说:“不要着急,他是来帮我们的。”但另一名男子插话说:“有什么证据他是来帮我们的?

面对大家的质疑,绿衣女子大喊一声:“停!”视频到此也戛然而止。

微博账号@大漠叔叔称,绿衣女子可能真是在帮忙,一开始质问比灵格是否有采访权,后来还想带比灵格了解真实情况。

观察者网查证后得知,比灵格是“德国之声”驻北京记者,7月22日启程前往河南。纵观他的推特,多有转发、撰写抹黑中国新疆和香港事务的推文。

比灵格22日在河南

7月24日,德国之声在YouTube平台上发布了比灵格在河南的采访视频,他在视频报道中神色局促,眼神不时往左下方瞟,报道时也多有停顿。

比灵格报道中神色局促

比灵格在报道中宣称:“政府这边,关于灾害具体死亡人数的透明度不够......那天,中国国家气象局已经发布红色预警,但政府没有把孩子们送学校送回家,也没有及时让民众从办公室回家。所以,很多民众从办公室回家的时候,遭遇灾情。”

然后话锋一转,又回到中国政府“压迫人民”的套路上。

他宣称:“(民众间)确实有怒火针对政府,但是你知道,民众抗议中国政府的时候,政府会反过来‘压迫’他们,所以没有在公共领域表达愤怒,中国的社交媒体也被‘紧紧控制’。所以确实有泄露出来的怒火,也有很多为什么这件事会发生的疑问。”

不过,YouTube平台下方,就有很多评论批评这段采访“不公正”,比灵格的表现“很紧张”。

“现在说政府还没有公布死亡人数是不公平的,因为灾情还没有结束,每个人都在尽最大努力营救人民。这就是为什么重点是救援,要投入尽可能多的资源去帮助别人,而不是站在街上,看着别人挣扎,质问别人。”

“遭受洪水灾害的民众,比记者还要冷静。你在紧张什么?”

有人讽刺说:“你们在报道德国和中国洪水的时候,口径非常不同,这是正常的。(若有)确切的损失,在德国就是‘姗姗来迟’,但在中国,就是‘政府肯定隐瞒了什么’。”

实际上,本次河南灾情中,报道有失偏颇的并不只有“德国之声”一家。

21日,BBC中文网在推特上发布关于郑州暴雨的新闻,却特意点出“郑州曾投入逾500亿元人民币建设海绵城市”,并“阴阳怪气”地说:“一场暴雨似乎打破了这个神话。”

面对类似疑问,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委员胡刚21日在接受央广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观点有失偏颇。“如今城市大面积由硬化路和高层建筑构成,雨水没办法渗透,建设海绵城市的确很有必要,意义重大,但并不能应对这种百年以上的特大暴雨。”他解释道。

浙江工业大学海绵城市研究中心主任陈前虎也对媒体表示,此次河南遭遇的大雨灾害非常罕见,不是海绵城市建设所能解决的。

陈前虎称,从技术层面分析,海绵城市解决的是中小雨的径流蓄滞问题,以促进城市地表径流的就地下渗和雨水可持续循环。此次河南大雨属于突发特大暴雨,已经超出了海绵城市所能应对的能力。“郑州这次大雨是非常少见的,造成的灾害跟是否建设海绵城市没有关系。”

根据郑州气象局的梳理,郑州20日16时至17时,一个小时的降雨量达到了201.9mm。

19日20时到20日20时,单日降雨量552.5mm。17日20时到20日20时,三天的过程降雨量617.1mm。其中小时降水,单日降水均已突破自1951年郑州建站以来60年的历史记录。

郑州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为640.8mm,相当于这三天下了以往一年的量。从气候学的角度来看,小时降水、日降水的概率,重现期通过分布曲线拟合来看,都是超千年一遇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强_NN602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