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洪水肆虐的鹤壁:淇县西岗防汛救灾碎片

2021-07-25 18:07:11 东方网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丁一涵

此次河南特大暴雨,波及范围多在河南中北部,截至7月25日下午,此轮强降雨共造成河南全省137个县(市、区)1373个乡镇930.58万人受灾,因灾死亡63人、失踪5人。其中鹤壁市下辖的两个县城——淇县浚县受灾严重。其中淇县受灾严重的区域,主要集中在黄洞乡、灵山街道和西岗镇三地。

(图说:几乎淹到房顶的水位。)

三天没合眼的县委书记

“马书记,我们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7月24日下午三点,淇县县委书记杨建强刚从黄洞乡看望受灾群众回到指挥部,便接到了鹤壁市委书记马富国的电话。

杨建强面前,摞着厚厚一沓防汛资料,用各色便签纸标记着。这几天,他都在指挥部,彻夜不归。“夜半三更盼天明。”这场罕见的大雨,对这个刚上任县委书记不到半年的“新人”来说,压力重大。“我觉得我的承受能力都够强了,但是我到现场一看,老百姓坐在地上哭,全部财产都没有了。我就跟老百姓说,不会让你吃不上饭,不会让你住不上房。”

杨建强介绍淇县泄洪的难处,他分析道,简单来说就是下游的水往上顶,上游的水往下泄。“新乡共产主义渠那边在泄洪,沧河在泄洪,卫河也在泄洪。水大多集中到了浚县、淇县和卫辉地区,导致这三个区域的水位下降缓慢,“所以这个区域,在当地也被形象地称为“洪水招待所”。

历史上淇县年降雨量在500毫米左右,短短两天时间下了832毫米,等于两三天时间下了两年的雨。整个太行山区都在下雨,加上台风“烟花”把太平洋的湿气像抽水机一样,源源不断的带到淇县,在沿着太行山脉的东侧,一直在这一带上空盘旋,使得新乡、安阳、鹤壁7月17日到7月23日,发生历史罕见的持续性强降雨过程。

问及接下来的打算,杨建强说一是全力救援,二是奋力抢险,三是恢复秩序,四是灾后的防疫工作。“那么多牲口死在水里,我们要想办法第一时间运走,不然留在那边腐烂的话,很容易引发霍乱等疾病爆发。”

(图说:幸存的奶牛。)

有经验的滞洪区乡镇

淇县整体地势西高东低,西岗乡在淇县最低的位置。加之西岗乡位于三线交汇地带——卫辉、淇县和浚县以及三流交汇地带——共产主义渠、淇河和卫河,所以这个地点设置了两处泄洪口,属于良相坡蓄滞洪区。

滞洪区包含在蓄滞洪区内,另外还有行洪区、分洪区、蓄洪区。 每个区的作用均不相同,而滞洪区也是分洪区起调洪性能的一种,这种区域具有“上吞下吐”的能力,其容量只能对河段分泄的洪水起到削减洪峰,或短期阻滞洪水作用。

村民张树根还清楚地记得96年的那场大水:“96年我经历过,但是也没这次这么大啊!这次的水太大了。”从未去过海边的张树根感叹,这次也算是看到大海了。”

那么地大物博的中国,为什么人一定要住在滞洪区内呢?张树根解释到,因为泄洪不是年年泄,但粮食却是可以年年种。而且大多数泄洪区都是水丰土肥的平原,况且中国的人均耕地面积并没有很多。加上村民世代居住于此,风土人情已经形成,靠天吃饭的他们不可能轻易舍弃世代耕作的田地。

沉默的豫北小城

据中央气象台官方微博7月22日8时许发布消息:河南省鹤壁市科创中心单站累计降雨量已超过1000毫米。7月17日8时至7月22日8时雨量为1072.6毫米。这些数值,远远超过受灾严重的郑州的降雨量。

“市应急救援局局长不允许救援队报道,他们想等政府官方通报,甚至捐助我们的救援物资我们也不能报道。”某救援队的队长抱怨说。

鹤壁市目前只能通过官方发布和救援信息,在媒体上的曝光度极低,与新闻科联系的媒体大多数被拒绝采访。这也导致这座豫北小城的灾情虽然严重,但是外界知晓度不高。

“我们开过一次新闻发布会,三天前的时候。”当记者拨通鹤壁市新闻办的电话时,一位科长说。当记者又拨通了新闻办另一位科长的手机时,一提到来鹤壁采访,她便“喂喂喂”假装信号不好为由,挂断了。

社交网络上只有一些志愿者和没有受灾的城市居民,在帮助发布求救信息。没有官方的报道,没有细节的描写,即使受灾严重,这个豫北小城在茫茫的互联网大海里难以激起一点点浪花,得不到更多的关注。

不过得不到关注,也并不妨碍源源不断的救援队前来增援。其中,鹤壁市山城区一家应急救援队当天晚上领到了淇县人民政府分配的任务,前往西岗乡支援。

不断的求助电话

因为无法使用手机导航到达西岗乡人民政府,在跟着导航被水情阻挡了两次后,救援队一边询问过路的村民,一边慢慢寻觅能到达西岗乡人民政府的路。今晚他们要先到西岗镇人民政府,等待分配救援任务。“我们不能随意救援,哪里需要我们才能去哪里,不然就是给政府添乱。”鹤壁市山城区无疆公益协会的领队钱宏滔解释道。

在数次尝试未果后,钱宏滔求助了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他发来了指引路线图。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跨过一个县一个区,绕行十几公里,救援队成功抵达了西岗镇人民政府。原本这个距离几公里的路只需要十几分钟。

昨天,在水屯村,钱宏滔救了一个7岁的小女孩。小女孩说她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钱宏滔便递给她一个小面包,小女孩三口吃完。钱宏滔说他从没看到过小女孩吃东西这么快。

(图说:领队钱宏滔边救援边时不时联络沟通。)

路上,钱宏滔的电话被不断打通,其中有一个女生打来的求助电话,她说在一个村里有十几个老人被困。钱宏滔安慰求助人,“我们正在前往西岗救援的路上,你说的这个地方就在西岗,我们不会抛弃任何一个群众。”小女生依然想祈求他现在就去救援,“我不可能放下目前的救援工作,跳跃式救援,希望你能理解。”小女生连说两次谢谢后挂断了电话。

“我一天能接到几百通这样的电话,全是假消息,我救援第一天接到了一个电话说加油站有几个人,水已经淹到脖子了,结果第二天早上我又接到了另一个人打来的电话,也说在同样的加油站,水也淹到脖子了。”他说能理解这些网络志愿者的心情,但无疑这些电话也给他的救援工作增压。

泄洪前不肯撤离的村民

7月24日上午7时,鹤壁市山城区无疆无益救援协会一行27人抵达约定救援地点。因为前来救援的队伍多,而合适的进村道路只有一条,所以大家要错开时间,依次进村转移群众。

救援队三艘橡皮艇,从水位低的村口,依次拖进村内,在水位齐膝的地方,大家拉动马达,开始驾驶橡皮艇进村搜索。

西岗镇的村庄畜牧业以饲养生猪为主,粮食作物以小麦、玉米为主。一路上,大量的死猪漂浮在田间,部分幸存的猪躲在能露出水面的地方。一些牛也被淹死,鸡鸭在笼中窒息死亡,村民损失严重。部分区域的水位仍然较高,甚至可以没过一些一层平房的屋顶。

(图说:在村口水位低的地方,一个村民将洪水中存活的猪绑在树上。)

在经过十几分钟的行驶后,救援队在西岗镇原庄村遇到了一批被困群众,他们站在村内未被淹没的土堆上。当救援人员企图将其接走时,遭到了一些村民的拒绝,村民认为洪水淹不到自己,想留守看家。

“不走不走,你们走吧。”岸上有两个村民向救援队员摆摆手。

“我们都是义务来接你们走的,你们不要耽误我们救别人啊!”救援队员苦苦哀求。

但两个裸露上身的村民还是头也不回,向村子的方向扬长而去。

据了解,部分不愿撤离的村民,都是长年居住在洪区,要么就是护村护堤坝的年轻人,水性都很好。他们会自己撑船,家里的房子高于淇河堤坝,所以心里知道房屋不会彻底被淹没,所以才不撤离。极个别因为家庭财产原因不想走的村民,在救援队员的苦苦哀求下,才同意离开。

坐上皮划艇后,张秀平说:“家里还有三千块钱现金呢,刚取没来得及拿,好多衣服都没拿。”一边说,一边向家的方向张望。一旁的李富贵拿着个沾满黄土的游泳圈说:“我们家刚投了几十万的猪,这下全完了。我也不想走,我想去救猪。”

”都什么时候了,你不想想自己的安全,还在想着救猪?”一旁的救援队王浩说。

“猪没了,我死了就死了吧。”李富贵边说边露出洁白的牙齿。

而与此同时,7月24日上午,淇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文件称:根据当前形势分析,鹤壁市盘石头水库和淇县共产主义渠上游水库即将大量泄洪。淇河和共产主义渠即将高水位运行,对淇县西岗镇、北阳镇部分村庄构成严重威胁。于7月24日18时前,将西岗镇闫村、枣园等15个村和北阳镇东裴屯、良相等2个村所有群众安全撤离,争取实现“清零”。

(除杨建强,钱宏滔外,其余文中名字均为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