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南宁,女子连续3天烧瓦片投浴盆,“孩子盗汗,老人教的”

2021-07-25 13:29:56 余年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中,调皮孩子揭的瓦片,没想到还有这样奇怪的用途。

如今,城里长大的孩子,亲眼见过瓦片的都少之又少了,农村地区的孩子也几乎再没有了“上房揭瓦”的乐趣。

瓦片,随着时代发展,也已经逐渐被各种新型建材所取代。

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关于瓦片的各种“民间传说”。

广西南宁一女子,发现她家里孩子盗汗严重,听了村里几位老人的建议,烧红了瓦片投到孩子的洗澡水里,一时间引发众多网友好奇。

有些当地人称,自己小时候也洗过这样的“瓦片澡”。

实践出真知

人类诞生几百万年,而使用文字的历史不过几千年,余年总在想,在这漫长的人类发展史上,老祖宗们的生存智慧到底是如何流传下来的?

靠基因记忆?还是靠口口相传?亦或是靠不断实践?

最近网络大火的“恐怖童谣”毒蘑菇之歌生动地诠释了答案。

这首歌大概这么唱的:

红伞伞白杆杆,吃完躺板板,

躺板板,睡棺棺,然后埋山山。

埋山山,哭喊喊,亲朋都来吃饭饭。

吃饭饭,有伞伞,全村一起躺板板,

可见,基因记忆指望不上,口口相传效率太低,要证实一件事,主要还得靠实践。

烧瓦片的女人

广西南宁,一位年轻妈妈最近很焦虑,她的孩子疯狂出虚汗,哪怕睡着了也湿一大片。

身在山区出行不便的她,决定试一试村子里老人们的建议,烧瓦片给孩子洗澡。

她找到一处废弃的老房子,取下瓦片之后,开始了实践。

第一天,她将一片瓦放在了燃气灶上烧了一会,夹起来放到澡盆里,随着瓦片遇冷发出的呲呲声,水温也随之升高,瓦片刚一拿出来就碎了。

用这个水给孩子洗了第一次澡,但并没什么效果。

第二天,有人告诉她,瓦片是分“阴阳瓦”的。

凹面朝下的,叫“阳瓦”,吸收日月之精华。

而凹面朝下的,叫“阴瓦”,负责下雨流水,这个不能用。

女子又跑去取了符合要求的“阳瓦”,拿回家烧了一通,给孩子洗了澡。

然而还是不大见效,她有点怀疑了,这时村里老人笑了:

“你搞错了,不能用燃气烧,只能用柴火烧”。

第三天,女人备足了劲要一次成功。

不仅选用了“阳瓦”,“柴火烧”,还往水里加了点盐。

老人们建议加柚子叶或桃树叶,一时没找到,就换成了盐。

连续三天的“烧瓦”实践,已经让女子的技术炉火纯青。

余年看法

总有人盲目喜欢尝试各种“土方”,其实也不难理解,因为很多民间口口相传的“秘钥”,都不用花钱,还“效果明显”。

“如果没起效果,那一定是你的哪个环节搞错了。”

但这件事里的妈妈,未免有些草率了。

且不说操作过程中瓦片烧裂烫伤的危险,光是瓦片扔到洗澡盆里那乌漆嘛黑的杂质,就让人心里犯嘀咕。

这到底是给孩子洗澡还是给孩子上色?

其实,余年个人认为,这个烧瓦片做洗澡水,并没有什么神奇。

第一,关于出汗问题。

中医里就有“夏天不出汗秋成风疟”的说法,现在可是数伏天,出汗本是正常现象。

而且小孩子汗腺本来就没有完全发育好,局部出汗过多也很常见,比如头部。

第二,睡眠环境原因。

孩子穿衣、睡眠环境,都可能导致孩子大汗淋漓。

第三,自身健康原因。

去儿科医院问过都知道,小孩子缺钙锌或者免疫力低都可能出现盗汗的现象,找医生针对性诊断,加强锻炼就可以。

第四,即使这个瓦片真起了作用,那也是热水洗澡的功效。

热水加快了血液循环,和汗蒸养生一个道理。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土方”就地取材,很少考虑卫生问题和个人体质差异。

而一些抱着侥幸和投机心理的人,总觉得“试试没什么”,但孩子不是草木,真出了问题就得不偿失了。

写在最后

余年写下这件趣事,只是为了记录一些民间口口相传但没有科学依据的趣闻,这些可能是一些人独特的童年回忆,也可能正在消失。

希望以后对这个问题真正感兴趣的人,能给出科学合理的解释。

这位广西妈妈,给孩子连洗了三天之后,称孩子身上出汗不再有“黏黏”的感觉了。

但她这几天的实践,也不能证明就是“土方”有效了,还请各位亲爱的读者千万不要盲目效仿。身体出现任何问题,还请第一时间去正规医院就医!

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延伸阅读:

孕妇怀胎8月摔了一跤后仍坚持出差 孩子出生成悲剧

都说做妈妈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能感受到生命的奇迹、生命的伟大,能时刻感受到宝宝在肚子里一点一点长大。我的儿子是早产儿,我第一次抱他,已经是出生后的第8天了。他出生时很轻,熟睡的他就像一片树叶,轻飘飘地落在我的怀里。抱着儿子除了感到幸福外,我也感受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可我怎么也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我悔不当初,甚至想宁愿没有生过这个宝宝。图为谭书静和儿子小杰。

图为谭书静说起儿子,流泪满面。

怀孕8个月摔了一跤,孩子出生后才知道酿成大祸

我叫谭书静,来自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和丈夫周金波是一对普通的80后打拼的夫妻。我做销售,丈夫打零工,两人加在一起一个月也只有5000元左右的收入。多年来我和丈夫拼命工作,片刻不敢停歇,努力创造属于我们俩的幸福。由于巨大的经济压力,直到结婚三年后我俩才决定生一个宝宝。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宝宝的出生却彻底改变了我们一家人的生活。

当时,在怀孕8个月的时候,我骑电动车外出,在经过一个斜坡时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当时我觉得肚子有一点不舒服,硬硬地疼,但是第二天要去昭通出差,我就没有去医院检查。因此这次出差是我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机会,家中又实在需要这笔收入。

第二天我抵达昭通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有出血的情况,随即去了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跟我说胎位不正需要保胎,在住院输液两天后,我感觉没有什么大碍了。因为家里经济一直不宽裕,实在不能没有这份工作的收入,我咬了咬牙还是决定出院,想着自己注意一些肯定不会出事。图为谭书静牵着儿子小杰走路。

出院几天后,也就是在腊月二十八这天,我感觉肚子有点疼,便去到妇幼保健医院进行产检。医生告诉我,由于胎儿受到巨大外力影响,保胎不及时,面临着早产。在我紧张地祈祷中,儿子周睿杰还是在新年前一天出生了。

由于早产缺氧,宝宝出生后我没看到他一眼,便被送到了新生儿科抢救。我慌了,不顾产后身体衰弱,每天守在医院诊室门外,我盼了宝宝那么久,我甚至不敢想,如果宝宝有什么事我该怎么活下去。图为谭书静带儿子小杰做康复。

我度过了这辈子最漫长的8天,宝宝终于出院了。我激动地哭了,宝宝是平安的,我暗暗发誓以后一定更加疼爱他。谁知意外突然降临,孩子出院没两天就因为黄疸又住院了。本以为这是新生儿常见的病症,住几天院就好了,没想到住院3天后,医生突然告诉我说小杰可能患有小儿脑瘫。

图为经过康复后,小杰已经可以玩耍了。

为救脑瘫儿子辞职租房,2年多坚持给儿子做康复

孩子是脑瘫,这个事实让我久久无法缓过神来,看着怀里和其他新生儿没什么不同的儿子,我暗暗祈祷,没准是误诊呢,没准长大以后就好了呢。但是在小杰7个月的时候,他开始频繁地住院,眼睛开始出现斜视,经常做一些怪异的表情和姿势。宝宝2岁多时,我带她到儿童医院检查,悬在头上的剑还是落了下来,宝宝被确诊为脑瘫,只能长期做康复治疗才有可能恢复。

我一直幻想着宝宝可能是误诊,然而手中的确诊证明却击碎了我所有的幻想。可是因为我,宝宝才承受这么多苦难,我决定不论付出多大代价,也要医好儿子。

从小杰1岁起,我便开始带着孩子在昆明租房做康复。小杰每天早上八点开始上课,做语训、感统等康复项目一直到12点,中午回家吃完饭又去上课,做手工、PT、认知一直到下午5点,然后去做针灸,很多时候我们回到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图为小杰在医院做康复。

因为婆婆去世,公公身体不好,丈夫为了孩子的治疗费和家中生计,一直在外打工,所以从小杰1岁多开始做康复,就是我一个人带着孩子,风里来雨里去。每天夜深人静,我睡不着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地想,如果当时我没有摔那一跤,如果当时我一直住院保胎,是不是孩子就会平安健康地生下来,不用遭这么多罪了?每每想到这些,我内心就愧疚不已,彻夜难眠。

小杰已经康复两年多了,现在仍然不会走路,一站起来就摇摇晃晃,他也不会吃饭,大小便不会说,而且经常哭闹。喂他吃饭,他经常会把饭碗打碎。图为小杰在练习走路。

一开始做康复我抱着极大的希望,每天带他做训练项目,期待他能早点好起来,像个正常孩子一样长大。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在医生的提醒下,我意识到脑瘫的恢复过程是漫长的,我也从一开始急切希望他尽快恢复,变成了现在只要孩子有一点小进步,我就很满足了。

图为谭书静为孩子后续治疗费担忧。

治疗花费巨大,亲戚劝其放弃,妈妈发誓管儿子一辈子

这两年的康复时间里,其中的辛酸没有办法用语言说出来的。作为妈妈,看着孩子那个样子,我又难过又心焦。最难的是每次医院让缴费时,没钱的尴尬和无力。孩子几乎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在做各种康复治疗,花钱像流水一样。我没了工作专心带孩子,孩子爸爸在做临时工,一个月只有三千块钱,孩子爷爷也身体不好,一直在吃药,本就贫困的家庭,因为小杰巨额的治疗费已经苦不堪言。

小杰一个月的治疗费就要七八千,在治疗之初,我们还能向亲戚朋友借,到了后来,走投无路的我们只能选择在手机上借钱。看着透支的信用卡和账户欠债越来越多,我愁眉不展。很多亲戚劝我们不然别治了:“你刚32岁,还年轻,再要一个也行啊,把精力和钱都砸在小杰身上,谁知道他是不是一辈子就这样?”“孩子都3岁半了,还不会走、不会吃饭,你要这么管他,到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啊?”图为喝奶的小杰。

每当听到他们的这些话时,我的心里愧疚难受。我没能给孩子一个健康的身体,现在还要因为没钱放弃他吗?我不能,这是与我血脉相连的孩子,他还那么小,他的未来还有那么长,只要还有一点希望,我就不会放弃他,我要管他一辈子,可未来的路真的很难。图为医院大门外的母子俩。原创作品,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康开利_NB2301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