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冠军孙一文背后,奥运前临阵换帅,赛前父亲曾病危

2021-07-25 01:53:10 三少爷的八卦

1992年,山东烟台栖霞市庄园街道王格庄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出生了,取名孙一文,非常“普通”,父母的期望很朴实,希望她能健康快乐的成长。

可是上天的安排与父母的期望背道而驰,孙一文从小身体体弱,抵抗力差,特别是冬天基本是在感冒中度过。

父亲心疼女儿,为了她一生的健康,有意识地让她开始跑步锻炼。

从小学到初中,她一直是班上乃至学校体育成绩最冒尖的,长期的锻炼还让她比同龄人都要高。

2003年,11岁的孙一文因为其优秀的体育成绩,被栖霞市体育竞技运动学校选中,正式走上了体育的道路。

2005年,台击剑队总教练许昭伟到栖霞市选拔人才,“幸运”的孙一文是全校唯一一个被选中的人。

14岁的她已经长到了172cm的身高,臂长也非常优秀和身高一样长,但是这在击剑运动算不上很好的天赋,教练挑人的时候希望臂长比身高还要长。

这时的她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击剑,还以为是建筑专业的“基建”,难不成是去学“搬砖”吗?既然全校只有我一个被选中,那也是“搬砖”中的佼佼者。

孙一文就这样“稀里糊涂”走上了击剑的艰苦道路。

孙一文回忆道:“是击剑选择了自己”。其实我想说教练的眼光非常毒辣,当时一定是看到了并非表面的数据,而后事实证明教练的选择非常正确。

刚到学校时,对她来说一切都很新奇,特别是众多的训练器材总想去体验体验,好奇的她拿到剑总想去戳一戳,试一试感觉。

她的好奇心驱使她想要去探索击剑是怎样的一项运动,慢慢的她感受到了它的魅力。但随之而来的是严格的作息时间和高强度的训练,每天早上五点半就要开始训练,让她一度萌生了退出的想法,幸好有父母和教练的鼓励,她顺利的度过了新手期。

但是年纪小,生性调皮的孙一文在训练时仍会经常“偷懒”,与其他的运动员比起来她不算是一个勤奋的人。但是她长了一副好头脑,思维活跃,反应快学东西也快,尽管练习时间比别人短,但是效率非常高。

她的另外一个重要的特点-她是左撇子,左手持剑,对手非常不习惯,让她在比赛中占据了巨大的优势。

2006年,聪明伶俐的孙一文被国家队选中,经历人生的重大转折,开启了事业的新篇章,而辉煌和传奇也就此开始序幕。

国家队的生活是枯燥的,训练强度更大,这里的高手也更多,孙一文又进入了“新手期”。

2008年,16岁的孙一文与几十个队友一起围在一台21寸老掉牙的电视前,津津有味地看着击剑比赛直播。闷热的天气,不给力的老电扇并没有对她们的热情产生丝毫影响,看着电视里的“高手”过招,只觉得相当过瘾,激动之余又觉得和奥运会遥不可及,不免憧憬能有一天站到奥运大舞台。

时光如白驹过隙,2010年孙一文代表烟台击剑队参加山东省运动会,她和队友狂揽八枚金牌,开始崭露头脚。

2010年,在山东省运动会中,孙一文代表烟台击剑队和队友一共获得八枚金牌。

2013年,年仅21岁的孙一文收获了国际剑联女子重剑世界杯大奖赛团体冠军,同年8月获得世锦赛团体亚军。

如果说团体赛不能充分代表一个选手的实力的话,那么在2015年10月的子重剑世界杯首站意大利莱尼亚诺比赛,孙一文斩获了个人冠军展现世界级的水准和实力。

然而在2016年5月,在国际剑联女子重剑世界杯比赛中孙一文发挥失常,仅仅获得了第七名。

以至于在接下来的里约奥运会前,教练对她的期望是“别第一轮掉就行”。

她作为队里的“小队员”,也非常想得开,心态很轻松,终于能够登上梦寐以求的奥运舞台,她已经非常满足了,她对自己说到:“别第一轮掉就行,争取多打两轮。”

结果队里的两位主力孙玉洁、许安琪竟意外地在首轮就被淘汰,反而是轻装上阵的孙一文一路顺风顺水,打进了四强,最终在铜牌争夺赛中以一分的优势险胜对手。

多年后,孙一文回忆起来,谦虚道:“那次个人赛能拿到第三名完全就属于当天自己状态很好,因为没有受到大家关注,所以打得更放心,更自信一些。”

获得奥运季军的孙一文也成了她们村的“英雄”,当她带着荣誉回乡下时,乡亲们为了迎接她全村早早就到了村口大树下等候,锣鼓队早已锣鼓喧天、妇女们跳了起来、男人们还专门讲鞭炮摆成五环的图形。

而他的家人们更是激动得一夜未眠。几天后孙一文又夺得了团体赛银牌,虽然她们的目标是金牌,不过在家人和乡亲的心里她们早已是No 1了。

这一次加上她出众的外表和气质,在网上收获大批粉丝,收获了“击剑女神”的称号。2020年一月她还上了著名时尚杂志《时尚芭莎》。

对此,低调谦虚的孙一文回应道:“击剑是格斗中的芭蕾,既优雅又有竞技性,通过练击剑锻炼气质和自信心,有了自信个人魅力也就提升了——大家这么称呼我,在我看来,是对击剑的赞赏。”

她没有因为在网络上成名而沾沾自喜,依旧不忘初心,时刻提醒自己是一个运动员而不是“网红”。

“既然我还在训练,还是运动员,我就要把我的最大价值放在赛场上。”孙一文说道。

孙一文在家仅仅休息了6天之后就回到了队里开始训练,因为这次获取铜牌激起了她更高的追求,争夺2020东京奥运会的金牌。

里约奥运会后队里不少队友都选择了退役,或去读书深造、或嫁人。她选择了坚守,开始了一日复一日的刻苦训练,只是这一次她不再“偷懒”了,因为她渐渐成了主力,肩膀上的责任更重了,目标也更远大了。

2017年她再次夺回国际剑联女子重剑世界杯赛苏州站个人赛冠军,2019年亚运会个人亚军,团体冠军,世界军人运动会女子重剑冠军。

这一切预示着她为奥运会做好了准备,只待最后一击!

越来越近的奥运会,孙一文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的压力,面对压力她和普通人有着相同的方式解决,玩“王者荣耀”。(这也许是我与奥运冠军距离最近的一次)

今年3月6日,孙一文在微博上“吐槽”:最近训练又累,王者又上不去,你们能明白我这种焦虑么,一直在边缘徘徊,我就是一个弱小的辅助,为什么王者荣耀的辅助,为什么王者荣耀还能给我匹配到两个辅助,他们还不重开!

然而有些压力和困难可以寻求途径释放,而有些困难只有去面对,去克服它。

由于中国击剑协会没有与教练勒瓦瓦瑟续约,另一位来自法国的教练成了孙一文的新教练。

他带来了完全不一样的战术体系,让已经在勒瓦瓦瑟体系下练习多年的孙一文很难适应,很痛苦,不仅把过去的长处特点丢了,新教练的理念也没有吸收,不但没有进步,反而退步,一度让她感到很迷惑。

想象肩上的重任,自己的梦想,她找来录像没日没夜的研究,两位教练的差异,取长补短,终于凭借天资聪颖不仅把丢掉的特长捡了起来,新教练的战术精髓也融会贯通。

在2020初,新冠病毒肆意侵略全球时,击剑队正在飘在海外,遭受疫情“骚扰”,队员身心压力巨大,身体状况不断,最终在相互鼓励下走出了阴影。

这样的经历注定他们会不平凡。

另外,很多人都忘记了,中国击剑队是中国体育界唯一一支遭受过新冠病毒“骚扰”的队伍。2020年初,疫情开始全球爆发,当时击剑队飘在海外,焦虑在队伍中蔓延。队员身体状况不佳,口腔溃疡。“我们回国后,团队所有人都在互相支持,互相鼓励,就这样走了出来。”

重新等来东京奥运会,孙一文表示,是扛旗的使命感鞭策着自己。里约奥运会她还是个不完美的年轻队员,这次需要她来扛旗。

时间终于来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尽管很“日本”的开幕式让全球人民吐槽不断,恶劣的食宿环境,并没有阻止孙一文夺取冠军的步伐。

经过一系列比赛,来到1/8决赛,中国另外两位主力选手林声和朱明叶已止步16强,孙一文成了唯一的希望,仿佛16年里约奥运会的历史又要重演。

孙一文扛住压力在8强赛上凭借加时赛绝杀对手,惊险晋级。

半决赛,孙一文找回状态,充分发挥自己“左手剑法”的长处,最终以12-8的优势,稳胜对手。

然而在决赛中两人又进入了持久拉锯战,两人你来我往,比分交替领先,最后3.2秒又到了10:10的平局,又到了绝杀时刻,孙一文毫不手软,一剑封喉,成功登顶,夺得金牌。

然而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才得知她的父亲在一个月前已经病危,孙一文泪洒当场:

“就是前一个月,已经下病危通知书了,我就很难抉择。因为医生说,快的话也就十天,慢的话可能也就是这几个月,然后我就害怕,有可能回国以后就看不到我父亲了。但是我没办法,我必须得为国出征,我有我的使命。”

幸运的是她的父亲目前情况好转,孙一文表示:“目前来说这状况还不错,命是保住了,情况是我们一家人都比较乐观,父亲也是一直支持我出国比赛,参加奥运会,因为我是大家所有人的希望。”

自古忠义两难全,孙一文巾帼不让须眉,顶住如山的压力为国争光,她背后鼎力支持的父亲同样伟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