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成堆、污水横流、电梯停运……没了物管,贵阳这个小区800多户业主苦不堪言

2021-07-24 22:01:04 二三里贵州

2021年3月以来,贵阳市花溪区的贵大安置房小区物业撤离,小区几乎处于无人管理状态,垃圾成堆,污水横流、电梯停运,7月25日还将面临停电窘境……小区生活环境堪忧,业主们苦不堪言。

现状一:物业撤离,小区无人管理

7月22日上午,记者来到贵大安置房一期小区,大门的岗亭门窗紧锁,空无一人,停车场入口处的栅栏锈迹斑斑,严重破损,看上去停用了很久。

无人管理的小区入口

停车场里满是灰尘,大部分区域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能靠车辆经过的灯光,才能看到路的方向。

虽然在部分墙顶位置挂了一盏灯,但是覆盖区域有限,包括电梯出入口等绝大多数地方,连应急灯的微弱亮光也见不到,在没有手机照明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在停车场里行走。

小区远看上和别的小区似乎没两样,但是走近一看,小区绿化带随处可见丢弃的垃圾。

大门、门岗,小区的广场上和楼栋里,没有一个保洁和保安人员,小区的墙面贴满了各种小广告。

小区贴满了野广告

小区居民告诉记者,之前管理小区的物业公司已撤离,现在小区处于无人管理状态。

现状二:小区变成“垃圾山”

在小区C1和C2栋之间,一堆无人清运的垃圾占地约30平方米,已堆成小山,垃圾上布满了苍蝇,臭气熏天。

楼栋间无人清理的一堆垃圾

“你是没看到几个月前,情况更糟糕。”小区C1栋的陈女士说,自从物业撤离后,小区的垃圾一直无人清运。居民们的生活垃圾,直接丢得遍地都是,小区变成了“垃圾山”。

业主焚烧垃圾(业主供图)

无可奈何的业主们,只得自行打扫小区卫生,焚烧、清理垃圾。

之后,约定以楼栋为单位,每户凑钱约50元,找人清运各自楼栋的垃圾。

“这样小区环境才好了一些,要不根本出不了门。”陈女士说。

在A1栋的单元楼前,几个垃圾箱旁,立着一块牌子写着“非A1栋业主,垃圾请勿倒入内,违者罚款……”

业主写的提示牌

“这是为了防止其他楼栋的业主不按规定扔垃圾。”家住A1栋的段先生指着告示牌说,各栋自行清理垃圾,还是有人不愿交费,就会把垃圾丢在其他楼栋,他们也只好立个牌子警示。

也有业主表示,好几栋楼垃圾箱旁都有这样的告示牌,但绝大多数业主还是很自觉遵守规定的。

现状三:架空层污水横流

在现场,记者看到,几乎每栋楼的一楼架空层都有厨房排水管泄漏的情况,污水横流。

排水管泄漏

尤其在中午做饭高峰期,记者站在小区相对居中的空地上,架空层哗哗的流水声不断传来,长期被污水流过的地面满是污垢,根本无法行走。

稍微靠近架空层,一阵阵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

污水横流,气味刺鼻

“物业走了,业委会管不了,我们也不知道找谁来修。”C2的张女士说,只要楼上住户用水,一楼架空层的下水管道就会漏水,她每天上下楼,只能掩着鼻子过。

小区业主陈先生说,他更惨,从今年4月份开始,他位于A1栋二楼的房子,厨房一直有污水倒灌的现象,多次反映,也没人处理。

无奈之下,他只得用水泥将厨房的地漏彻底堵死,厨房的生活污水用水桶接,然后提着桶出去倒。

每天要下楼倒10来桶,给生活造成了很多不便。“我都不敢在这里住了。”

陈先生将记者带到他的家里,记者看到,陈先生家厨房下水管已从地漏里取出,地漏已被水泥封住,地漏旁放着一个用于接污水的水桶。

陈先生用水泥将地漏封堵

为了证实自己说法,陈先生带记者来到楼下,还撬开了单元楼前的污水井盖,记者看到,单元楼下两个污水井已被污垢塞得满满的。

而单元楼另一侧的下水管已破裂,一直在淌着污水,污水就顺着单元楼一直往外流淌。

污水井被污垢塞满

“这么多年了,单元楼的污水井,从来没人清理过。我们连排污管的具体位置都看不到,更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清理,我估计现在污水应该都倒灌到6楼了。”陈先生说。

现状四:电梯停运,爬楼一个星期

“上周电梯停了6天,真是有家难回啊。”家住C2栋19楼的熊先生说,物业撤离后,小区电梯的维保也中断,上周,质检部门说电梯存在安全隐患,将电梯停运了,直到上周日,电梯才恢复。

“有一天,我上下楼3趟,回到家腿都软了。”

“这电梯三天两头关人。”业主说,有一次,她被关在电梯里半个小时,电话没信号,电梯里的紧急电话也不通,还好有个快递小哥经过,才得救。

B2栋的业主陈先生告诉记者,小区的电梯以前一直都挺好的,一恒物业来了后,小区所有电梯都停用了一半。每栋楼,有2部电梯的只运行1部,有4部电梯的只运行2部。

“有一次维修电梯时,我看到,停运的那部电梯,里面都被拆空了。”陈先生说,他怀疑物业为了节约成本,将电梯停运,然后用停运电梯的零件来维修运行的电梯。

“早上上班,送孩子上学,等电梯就得等10多分钟。”业主张女士说,C1、C2栋有28层,每层约12户,原本有4部电梯,现在只有2部运行。早高峰时,坐电梯都得排队,她最多一次等电梯等了40分钟。

大门打开,人员随意进出

记者随机去了几个单元楼,进出单元楼的门禁已停用,门的铰链处锈迹斑斑,大门始终处于打开状态,人员可以随意进去,所有的楼栋电梯确实只有一半在运行,停运的电梯很多按键已被拆下,只剩下空空的外框。由于停运的电梯门锁着,记者并未看到电梯内部。

梯很多按键已被拆下

正在运行的电梯,也和常见的电梯有所不同,该小区的电梯里未贴任何维保和年检的信息,反而电梯里贴满了各种各样的野广告,几乎已将整个电梯轿厢写满和贴满。

除了以上这些问题,业主还向记者反映,小区还存在楼顶违建,电瓶车停放不规范,时而发生偷盗等一系列问题。

记者在单元楼一楼大厅看到,确实停放了不少电动车,存在安全隐患。

而在部分单元楼顶,还有加盖房屋的现象。

停电通知,让业主人心惶惶

“7月25日,就要停电了,再不解决,怎么办啊。”B1栋的刘先生拿出一张通知告诉记者,他们接到供电部门的通知,小区即将面临停电的窘境。

记者在业主提供的通知上看到,小区7月份共计欠费15052.72元,需要于2021年7月25日10时30分前结清全部所欠电费,不然供电局将在26日早上停止供电。

记者了解到,这不是小区第一次面临停电的危机,5月份的时候也曾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停电通知

采访中,很多业主对此感到忧心。“没有物业之后,目前的公用区域的电费都需要小区居民来缴纳,一旦停电不仅仅是电梯将无法使用,而且由于用水需要用电二次加压,连水都要跟着停了。”

小区业主你一句,我一句地商量着对策,“看下业委会那里还有钱没有,没有或者不够的话,最后也只能大家一起出。”

“这么好的环境,却成了这番模样。”C1栋的陈女士无奈地说,小区靠山而建,环境优美,空气清新。可没想到,才5年,小区到处破破烂烂,电梯坏了一半,垃圾成堆。

一恒物业:物业费收取比例不到30%,根本无法维持下去

小区物业为何选择撤离?记者联系了一恒物业。

该公司曹经理告诉记者,入驻该小区一年来,物业公司一直亏着本,履行完一年合同义务后,4月份才撤离的。

“我们连三成物业费都没收到。”曹经理说,该小区共1200套房屋,其中约300多套属于城投公司。物业公司入住时,对方承诺支付物业费,但直到公司撤离时,一分钱都没有收到。

除此之外,城投公司承诺停车场和广场等区域的维修,也没有履行。

而业主方面,也只收到不到一半的物业费。这样一算,物业费的收取率连3成都不到。

“我们的服务,小区的业主和业委会都是满意的。”曹经理说,当是因为物业费收不上来,物业公司一度连员工的工资都开不起了。作为一家小型物业公司,根本无法维持下去。

但公司还是尽量做好服务,亏着本,也一直服务到合同结束,并且和小区业委会做了交接。

物业清算通知

物业服务公告

曹经理表示,物业公司在时,小区保洁、安保,电梯,停车场等情况一切都正常,撤离后的情况她不太清楚。

业主:服务不到位,凭什么收费

采访中,不少业主表示如期交纳了物业费,也认可一恒物业公司的服务。

“一恒物业还是做了不少事的。”C1栋的张阿姨说,有物业在时,起码小区的环境卫生挺好的。

但也有不少业主坦言,对物业服务不满意。

“服务不到位,凭什么收费?”一位业主告诉记者,一恒物业来后,业主反映的很多问题,物业也不解决。这也是很多业主不愿交物业费的原因。

现场的业主们纷纷举例说,小区广场的楼梯塌陷,墙面裂缝,业主要求物业维修,可物业却只在旁边的小树上挂一块牌子,提醒过往业主注意而已。

墙面裂缝

物业管理小区要收多少物业费、停车费等,也没有和业主提前商量过,只是直接告知。

有业主没交停车费,物业就不让业主进出。民警来协调,说商量好再收费,民警刚离开,物业又我行我素。

下水道堵塞,物业不管;电梯出问题,物业拆东墙补西墙;最气的时,垃圾遍地时,业主花钱给之前为物业拖垃圾的公司拖运,结果物业给对方说,“你们给他们拖垃圾,就不要结算之前的费用”,导致业主又只得找到别的公司来处理。

“我的车被挂了,连个监控都调不出来。”A1栋的陈女士说,光是A1栋,就被刮了七八台车。她要求物业调监控查找肇事者,物业却说,“我们管不了,谁刮的你找谁去。”

花溪城投公司:公司已在小区投入五六百万

针对小区的情况,记者联系上了贵阳花溪城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黄总。

黄总说,安置房建成,业主陆续入住之后,也有过物业管理,但是基本都是因为物业费收不齐,又离开了。此期间,小区涉及维修,城投公司也在花钱尽量地做好。

按理说,业委会成立、物业公司入驻之后,小区就应该由他们来进行管理,与公司就没有关系了。

但是今年2月28日一恒物业公司退场之后,小区陆续发生了电梯停运、垃圾没清运,各项维修坏的情况等问题,城投公司积极和社区对接,又陆陆续续投入了二三十万,帮助居民解决电梯等问题。

对于300多套空置房欠缴物业费的情况,黄总解释道,“去年一恒物业入住小区时,我们并不知情,差不多到2020年11月他们才知晓这个事情,但是由于物业一开始没有和公司签订协议,加上我们了解到,物业很有可能即将撤离,我们担心交纳物业费“打水漂”,无法真正用在小区上,所以才没有缴纳空置房屋的物业费。

这次,是由街道办牵头的物业开始管理小区之后,他们会按时缴纳那些房屋的物业费。

另外黄总还告诉记者,2015年到2019年期间,之前他们请了一家前期物业公司入驻管理小区,虽然小区居民也交了一些,但是基本上大多数物业费都是城投公司在出,一年差不多花了100多万,总共花了五六百万,基本都是城投公司出钱为小区服务,再后来,小区成立业委会和聘请了物业公司。

“如果早点成立业委会好好管理小区,动员业主尽量交物业费,那么小区也不会是今天这样子,不论业委会自治,还是新的物业公司入驻等,都希望小区尽快恢复正常。”黄总说

街道办:谈4家物业,有1家愿进驻

花溪区溪北街道负责人余主任告诉记者,大约在1个月前,街道办的相关人员已着手解决该小区的问题。

小区电梯停运后,街道办立即联系城投公司,劝说城投公司出资,对电梯进行了维修。尽快恢复了小区电梯的运行。

同时,街道办甄选了4家辖区内的有经验的物业公司,进行洽谈,希望他们尽快入驻小区。

“目前,4家物业公司中,有1家愿进驻小区。”余主任说,据最新的情况,本月内,新物业公司可进驻小区,先为小区居民服务,以前遗留的历史问题,由街道办牵头来解决。

并且已与城投公司初步沟通,小区一些硬件问题,由城投公司出资维修。

余主任分析,小区出现现在的状况,主要还是物业公司服务存在不到位,业主不愿支付物业费,然后形成了恶性循环。

以后,新物业入驻小区后,街道办会督促物业公司做好服务的同时,对小区业主进行宣传和引导,希望能彻底解决该小区的问题。

业委会:正与新物业公司洽谈

该小区业委会张主任表示,目前,业委会正在与一家有意入驻小区的物业公司洽谈。

他介绍说,该小区属于安置房回迁小区,2015年建成入住。共有8栋楼,1200套住房,目前,入住业主约800余户。

入住的前两年,小区由前期物业管理,没有收取费用。随后,小区成立业委会后,前期物业撤离,小区由业委会暂时管理。

2020年4月,业委会聘请了一恒物业公司,双方签约一年,物业费1.2元每平方米,停车费每月50元。但今年2月底,由于无法继续经营,物业公司在合约不满一年情况下,就撤离了,小区就一直成了无人管理状态。

一恒物业公司撤离主要还是物业费收取率太低导致的。“入不敷出嘛,经营不下去只能离开了。”

为何物业费收取率太低?

张主任觉得大概有三方面的原因:

一些业主拆迁之前的住房并不需要缴纳物业费,业主没有交纳物业费的习惯;

一些业主对物业的服务并不满意;

城投公司在小区有大概300多套房屋还未安置出去,目前是空置状态,但是城投公司一直未缴纳这些房屋的物业费。

对于城投公司黄总关于空置房屋未交物业费的解释,业委会张主任并不同意,他表示,在城投公司未向业委会正式移交之前,小区的许多费用本就该城投公司承担,这个和300多套房屋维修费不能混为一谈。

“2019年政府组织城投公司和业委会进行了一次商谈,会上明确了城投公司需要多小区的一些地方进行完善后,将小区移交给业主委员会。但是城投公司迟迟未完善,所以严格意义来说,小区至今未移交给业委会。”

正在洽谈的物业公司:建议小区自治管理,政府给予税收减免

随后,记者联系了与业委会洽谈的物业公司——贵州瑞迪安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该物业公司董事长王总告诉记者,他们确实正在和小区物业洽谈,但是他们不是直接管理该小区,而且通过派驻三四个人参与管理的方式,协助小区成立自己的物业公司后,协助业主们自己管理小区。

具体来说,小区业委会在每栋楼邀请两名热心的居民加入小区的物业公司,可以商谈一个价格不高的报酬,前面的几个月,居民以志愿者的形式将小区管理起来,一旦工作开展起来,小区的物业公司有了慢慢有了收入,就可以给派驻人员和热心的居民发工资。

在他看来,贵安安置房一期应该属于公益征收修建的安置房小区,他建议类似这种小区成立自己的物业公司,收取相对较低的物业费。这样可以让小区居民容易接受,提高物业费的收缴率。然后,政府给予这类物业公司一定的税收减免,支持他们更好地为小区服务。

由于安置对象复杂,许多安置房小区不像纯商品房小区容易管理,所以我探索出这样一种管理模式,“这几年,我们在别的一些小区推行的情况来看,还是行之有效的。”

业主:不管谁来管,赶紧找人管起来

采访当天,不少小区的业主一直站在小区业委会办公室楼前,等着业委会和有意入驻小区的物业公司协商结果。

参与开会的热心业主告诉记者,双方协商达成了一些共识,目前,初步约定的物业费为1元每平方米,停车费50元每月。

接下来,会将协商结果汇报街道,同时,挨家挨户征求业主意见,然后召开业主大会,决定管理模式。

采访中,业主们也表示,1元的物业费可以接受,如果新物业进驻后,服务到位,他们会如期缴纳物业费。

“不管是物业管,是业委会管,还是街道代管,哪种都好,只要快点有人管起来。”业主陈女士说。

下一步,贵大安置房一期小区究竟会如何管理?小区的物业公司能办起来吗?居民们遇到的种种难题,最终又如何解决?记者将持续关注。

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孟剑飞 钟俊怡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