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郑州京广路隧道抽排清淤:失联者寻人,逃生者找车

2021-07-24 21:47:10 财经杂志plus

7月20日郑州暴雨,有两名14岁男孩在京广路隧道被困,一名遇难,另一名至今失联

图/张倩

文 | 《财经》记者 张倩 王丽娜 樊瑞 周缦卿

编辑 | 朱弢

7月24日下午16时,《财经》记者在现场看到,郑州市京广北路隧道抽排水作业仍在进行,抽出的水已淹没隧道口1公里范围内的路面,水流漫过绿化带,蔓延至人行道。

图/张倩

京广南路隧道出口则停有十数辆清淤车,正在清理淤泥。沿京广路隧道并行的道路行进,不到5公里的路程行驶了近一个小时,沿途车辆众多。

据悉,京广路隧道是郑州市的主干道,平时通行车辆众多。高峰期甚至隧道内会出现交通拥堵情况。

7月20日,郑州遭遇特大降雨,16时至17时的降雨量达201.9毫米,突破中国大陆小时降雨量历史极值。积水迅速将隧道灌满,当时正在隧道内行驶的车辆被困,至今还有一些人失联。

14岁的李浩鸣失联了四天,他的父亲接到《财经》记者电话时,已不太相信儿子还能活下来,他带着焦虑甚至有些愤怒的语调说到:“你们也帮忙找吗?那好,你们去医院、太平间去帮我找!”

抱着侥幸,李浩鸣的父亲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寻找儿子的下落,被告知医院因暴雨积水处于“瘫痪”状态,没有接收任何人。医院的人提醒他去郑州市第九人民医院寻找一下。

但第九人民医院的急救人员明确向《财经》记者表示,没有14岁左右的孩子遗体等待认领,同时称近两天有很多人来寻找亲人遗体,但这家医院仅参与了地铁5号线的急救,太平间有八具遗体待确认和认领。对于郑州暴雨中,其他区域的遇难者,需拨打120及110确认由哪一所医院接收了遗体。

《财经》记者致电郑州120急救热线,接线员表示,如果已经确定遇难,遗体不通过120送往医院,只有需要急救的才会被送往医院。对于遇难者遗体被运往何处,对方则表示不清楚。

这意味着李鸣浩的父亲再次无功而返。

据澎湃新闻报道,7月24日中午,京广中路隧道和京广南路隧道的排水已经接近尾声,冲洗淤泥、清理路面,确保打通任务的完成。京广北路隧道,因为是三处隧道中最长的、情况最复杂(在多条路有分流口、进隧口,隧道有拐弯),预计当晚有望完成清理。京广路有三条隧道,经排查,京广北路隧道中发现四名遇难者,200多辆车,该隧道目前仍在抽水,但经摸排未发现其他遇难者。

目前隧道内的救援仍在继续,澎湃新闻报道,遗体被找到后,公安机关会搜寻遗体身上的身份证明,如果没有身份证明,会通过DNA确定身份,待救援结束进入善后工作,公安机关会一一联系家属。此前被找到的人,已在陆续联系家人,家属也可以去周边殡仪馆了解相关情况。

消失在隧道的少年,家属仍在寻找

7月20日郑州暴雨,有两名14岁男孩在京广路隧道被困,至今失联。

7月24日16时许,《财经》记者联系上其中一名失联男孩许玉昆的姐姐许女士。许女士抽泣着告诉《财经》记者,弟弟在下午刚被找到,“有人给我爸爸打电话,通知我们弟弟找到了”,“人是在隧道里发现的”。此时距离许玉昆失踪,已经过去四天。

许女士介绍,弟弟许玉昆和另一名失联的男生李浩鸣,以及另外两名同学,在7月20日下午相约外出玩耍。这四个男生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都是初二年级的学生。这天下午,他们跟往日一样相约外出,没想到会遭遇暴雨。

许女士称,弟弟失联的地点是郑州市中原路、京广路交叉口北段的隧道。7月20日15时左右,李浩鸣骑着电动车载上许玉昆,进入隧道,他们的目的地是李浩鸣的家。另外两名同学,因为有事折返。15点30左右,看到雨势变大,许玉昆的妈妈给儿子打电话,“弟弟说自己在外面,很快挂了电话”。许女士说。

失联前的最后一次通话,是16时42分,许玉昆打电话给同学称,电动车在隧道里被冲走了,随后再打电话过去,便提示无法接通,再后来手机关机。17时左右,两个男孩的同学前往隧道口寻人,但隧道外水深已到膝盖处,无法进入。

得知弟弟失踪后,从小和弟弟感情很好的许女士在7月22日早上赶回郑州。这几天,她和家人除了在网上不断发布寻人信息,也在隧道附近寻找,还前往可能的救助站查看, “我们一直都有家人在隧道口等着”。

7月21日上午,许玉昆的家人前往附近的派出所报案。7月24日下午,许女士和家人又来到派出所询问情况时接到电话,得知孩子被找到了。许女士在跟《财经》记者通话时,一直在啜泣,“他们不是非得从隧道里走,他们怎么就从下面走了”。

但李浩鸣的家人还没有找到他们的孩子。

在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的太平间,工作人员表示许玉昆的遗体已收到,家属已前来办理死亡证明,随即火化,但李浩鸣没在名单上,工作人员说已经有三拔人来找过这个孩子了,并为难地表示:“孩子的遗体应该是仍未被打捞出来”。同时,工作人员表示,京广隧道所有遇难者的遗体均会送往该院太平间。

京广隧道敲车窗提示逃生的人

7月24日,侯文超前往京广北路隧道南出口附近的一处车辆停放地点,寻找他的汽车,目前还没找到。7月20日,侯文超途径京广路隧道时,遭遇大雨,弃车逃生。隧道里的车辆被拖出来后,分别停放在几个地方,侯文超只好一处处去找车。

“70后”侯文超是北京一家建筑公司河南分公司的负责人,平时在北京、郑州两边跑,经历过2012年的“7·21”北京特大暴雨事件。

7月20日16时左右,侯文超在京广路隧道由北向南行驶,刚穿过陇海路隧道不久,就遇到堵车,当时雨很大,但地面还没有积水。他的车当时停在一个斜坡上,很快路上开始有积水,“还有水从上面往下流”。

17时40分左右,侯文超接了一个电话,不过四五分钟的功夫,路上的积水已漫过轮胎的一半多。“下意识就赶快下车”,他告诉《财经》记者,因之前经历过特大暴雨事件,他知道水位接着上涨后,打不开车门,“车内的人很快就窒息”。

弃车之后,侯文超往前方走,前方翻过护栏就是陇海路的高架桥,那里地势较高相对安全。侯文超一边往前走,一边向沿路的车辆喊,“赶快下来,往前走”。“大部分人都是配合的,有的人不听,我就敲他们的车窗,说‘再不下车,就没命了,逃命要紧’。”

十多分钟后,侯文超走上高架桥上,“回头一看,车都找不到了。”

7月24日,侯文超回到弃车逃生的地方,附近拉起警戒线。他看到,“现场正在恢复,估计很快能抽完水,开始清淤工作”。

车辆如何理赔还不清楚

江浩(化名)这几天来晚上只能睡上一两个小时,闭上眼睛还是“车啊、水啊”。

7月20日,江浩在郑州办事,途径京广北路隧道,由北向南行驶。15时30分左右,车走不动了,“前面堵车”。到16时,路上开始由积水,水流越来越急,到17时30分左右,他和朋友下车查看情况,水已涨到膝盖处,雨势越来越大,“后面有车被冲走了”。江浩和朋友立即下车,向陇海路高架桥方向走去,那里地势稍高,在往坡上走的时候,他还看到拍打车窗的侯文超。十多分钟后,等江浩和朋友走到高架桥上时,再回头看时,他的汽车已经淹没在水中,“看不到车了”。

江浩告诉《财经》记者,7月22日早上,他来到弃车的路段,隧道正在抽水,“我的车已经露出来了。”随后,他的车子被救援车辆拖走,保险公司告诉江浩,车已经报废“没有修理价值”了。

26岁的江浩,在老家周口从事装修,四年前花11万元买了这辆车,父母帮着出了一些钱,还贷了一部分款,两年前刚还还完贷款。现在,江浩担心不知道如何向妻子交待,

当天他的妻子不同意他去郑州办事,“现在车子没了,具体怎么赔保险公司称还需要等几天确定”。这也是江浩在车里等了两个多小时的原因,“不到最后一刻,不想弃车离去。”

此前报道:

郑州初二学生:我的两个同学消失在京广隧道

“他俩想着隧道里积水的情况可能比路面要好,就骑着我的黑色电动车又出发了,穿着我带的蓝色双人雨衣,我俩留在了原地。”7月20日四点之后,初二学生劳琦(化名)在京广北路隧道口(近中原路)附近派出所与同学李浩鸣、许玉昆分开,两个同学骑着电动车进了隧道,就此失联。

郑州气象台公布,20日当天16-17时当地降雨量达201.9毫米,超过国内陆地小时降雨量极值。

暴雨后洪水迅即涌入京广隧道。

据财新报道,京广路段自北向南三个隧道中,京广北路隧道车辆被淹情况最为严重,隧道口前有百余辆车被困或被淹。隧道积水已造成两人死亡。两名死者已于7月21日排水时被打捞,分别被发现于北隧道和南路口。

京广北路隧道(近中原东路)隧道口的水已被抽干,隧道内部尚有积水。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何锴 图

“京广北路隧道是京广快速路系统的一部分, 处于快速路南段,距郑州火车站西广场约300米。京广北路隧道主线全长1835米,其中暗埋段(陇海路~中原路)长度1360米,敞开段长度475米,”郑州市市政勘测设计研究院李选栋、申国朝发表的论文《郑州市京广北路隧道设计综述》中这样介绍。

7月23日中午12时30分,澎湃新闻记者看到,京广北路隧道口(近中原路)的积水已被抽干,工作人员在清理淤泥,而隧道内部的积水抽排仍在进行,抽出的积水正在不断冲向隧道上方两边的主干道。

7月23日,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京广北路隧道抽排水不断冲至隧道上方两旁主干道。

该隧道口附近的小卖部老板称,7月22日下午泡水的车辆陆续被运出。

目前整个京广线排水救援由中国安能集团负责。在现场指挥的安能集团第一工程局南宁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赵玉鄂称,京广北路隧道内积水最深处达13米左右,从7月22日中午12点开始抽水,截至当天下午三点左右已经抽出了8米。

7月23日中午,隧道的淤泥仍在清理中。

以下为劳琦的口述:

我和李浩鸣初中同班,我们四个(包括劳琦、李浩鸣、许玉昆、许凯(化名))小学和初中都是一个学校的,玩得比较好。我们正在上初二。

那天(7月20日)我下午一点多和许凯分别骑电动车出来,我俩挨着住,都在和平路上,去李浩鸣家还问他借的充电器。当时已经下雨了,不过雨不大。

下午两点左右,我们到了李浩鸣家。这时许玉坤从家打电话说想一起玩,我们三个就骑车去他家接他,在碧云路上。李浩鸣骑我的车,我坐在许凯的车上。我们沿着京广路由南向北骑,骑到陇海快速路时,外面雨很大,而为了少淋一会雨,我们从京广北路隧道通过而没有走上面的路,隧道里面基本没水。我们之前很少骑车走隧道,只有坐汽车时会经过,因为隧道很深很长。当时隧道里的排水系统工作正常,窨井盖迅速下排流进来的水,地面几乎是干的,与外面没脚的积水形成反差。

我们接到许玉坤时差不多三点半,然后准备回李浩鸣家玩。当时雨突然变大,之前的雨时大时小,尚属于正常的大雨或暴雨范围,变大后的雨我长这么大基本没见过。

我们沿着京广路原路返回,走到离京广北路隧道入口还有1.5公里左右时,水已经快没过膝盖和车轮,而且雨势相当可怕,很难再前进了。我们四个到旁边的蜜蜂张派出所旁的小平台上停车避一避雨。当时我们浑身淋透了,伞基本没有用了,很难受,也有点冷。过了一会,看到六七个人骑着电动车往隧道方向走,李浩鸣和许玉坤他俩也想跟着。我说等一会雨不下了再走,实在不行让他们换条路走,别再走这条路了。这条路已经被淹了,当时路上的汽车大部分都抛锚了,车主都跑了,只有几辆电动车还在走。但是当时无论如何没想到后面的情况。他俩想着隧道里积水的情况可能比路面要好,就骑着我的黑色电动车又出发了,穿着我带的蓝色双人雨衣,我俩就留在了原地。

4点42分,没带手机的我去派出所门口的一个台子上用许凯的电话给他俩打过去,当时就说他们在隧道里,雨下大了里面水很多,让我们过去等他们退出来,通话了一分钟左右,这是我最后一次联系上他俩。

我俩想进派出所寻求帮助,发现派出所里已经被淹了,值班民警都出警了,派出所值班室的人让我们看能不能打救援电话或调度中心的电话。我们决定先(京广北路)隧道口看一下情况,不行就赶紧打电话。

这一公里多的路我们走了半个小时,很艰难,前半段走马路牙子,水没过了膝盖,后半段没有马路牙子,只能上路中间走了,最深的地方水快到腰了,因为南北都是隧道,所有水在往隧道里流,我俩就搀着慢慢走。我们过马路的时候,朋友踩到绿化带整个人都摔到水里了。我把他拉起来继续走。

走到隧道口的时候我们一开始尝试进去,往里走了一点,当时水流得很快没过膝盖,站不稳,车道边半米高的台子也淹没了。里面五十米左右的窨井盖的位置在猛烈往外冒水,就在一个多小时前,这些井盖还在正常下水。

我们看到很多车都在里面排着,听到里面有人喊让外面车赶紧掉头,从另一条由南向北的道出来。

当时我看到由北向南车道的水开始往由南向北那条车道灌,发现很多车在里面往外走,还有很多在里面熄火了。有的汽车和电动车上来了,有的只有车主出来了,出来的车主浑身都湿了。我赶紧掉头退出来了,继续在洞口等了快二十分钟,这期间经过我的车大概有几辆,也有电动车,但是没有看到我的两个同学。因为隧道的出口和入口之间有一堵墙,里面也有很多出口,我也不知道他俩从哪条出来。

后来,我俩实在站不稳了,两股对冲的水流产生了浪,担心再等下去可能被水冲走,就上来了,到附近的朝阳宾馆里避一避。朋友的手机也只剩10%的电了,拼命给他俩拨电话,先是无法接通,然后再拨就关机了。我们接着打110和网上查的救援电话,救援电话说先拨110或试试其他救援电话,110则一直忙线。

天马上就黑了,我们待到了晚上七点多,就跟着路过的几个大人走一条安全的路回去了,我到家已经是八点半。我手机充上电就一直给他们打电话, 还是没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