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告诉他我以前有男朋友,已经发生过关系了,他说他不能接受…

2021-07-24 21:35:30 畅思园

连岳

今天终于轮到我写一些东西了。其实一个月前我就想写一些东西给你了,但迟迟下不了笔,不是因为没有东西写,而是想写的东西太多了。那时刚刚跟一个相亲一个月的男朋友分手了,现在想想都有些可笑,我居然去相亲了,只因为他是公务员,家庭也还不错。分手是因为我的诚实:我告诉他我以前有男朋友,已经发生过关系了,后来他说他不能接受。或许吧,人有些时候犯的错误是不可原谅的。今天下午跟一个朋友喝茶,看见他了,居然这么快就有女朋友了。他比我大 5 岁,或许我应该原谅他以前对我说过的一切吧,一个快 30 的男人现在已经急不可待了,放开一段感情就如同撕碎一张纸一样。

连岳,2005 年是我最郁闷的一年。2005 年的 1 月份,我跟相处三年的男朋友分手了。三年啊!我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啊,什么都给了他。其实每个女孩都想跟自己的第一个男人白头到老,但最终我是忍受不了他的小气。之后我就开始想放纵自己,你相信吗?我跟我最好的一个男同学发生了一次一夜情,后来觉得跟自己不爱的人在一个床上的感觉真的很恶心。我现在跟这个朋友也失去了联系。后来,我又开始了另一段关系——是我认识的一个大哥,但已经结婚了。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女孩了,但是,他给我的一切是别的男人都不能给我的。我们当时的感觉真的很好,只是有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

7 月份,我终于放弃漂泊,听父母的话,回来考上了老师。11 月份,大哥结束了在我们家这边的工程,去了别的地方。我知道有些爱情我是无能为力的,但是我想要的是过程,有回忆才重要。他走后,我就开始相亲,就是开始说的那个——这次我是真的想好好谈恋爱,然后把自己嫁了。那男的经常来我们家,有天他有这个举动,所以我就对他说我已经有过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自己突然说出来。他就说他不能接受。唉,真的很可笑。同事们都说我傻,有些事情就连自己老公都不能说的,但我说,这就是我做人的原则,我不喜欢骗人,哪个人没有犯错误的时候呢,我只要保证我现在不犯错误不就可以了?但现实却打击了我。跟别人说我又分手了,他们就说,你的眼光不要太高啊。真的不好说什么,这次却是我被别人甩了。

连岳,我终于对你说出来了。或许有些人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觉得我是一个坏女孩子,但其实我只是缺少安全感,真的。打扰你了,连岳,谢谢你看,说出来心情真的好了一些。前几天一直在看韩剧《对不起,我爱你》,看得哭得稀里哗啦的,或许那样的爱情也只有在电视剧中才有吧。

不安

不安:

先让我讲一个老笑话。有一人天性吝啬,一日落水行将溺毙,救生员大喊:「快把手给我!」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一味挣扎。有熟知他习性的人说:「你喊『我把手给你』他才愿意的。」

我看到你说「三年啊,我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啊,什么都给了他」,忽然想到这个笑话可以送给许多心有不甘的分手女生——纵使如你所说,分手是你理智的选择,即「最终我是忍受不了他的小气」。

其实从物理形态来说,男生才是在「给」。你大可不必在分手以后以一副债权人的姿态出现,一是这样根本讨不到债;二是你只会情绪失控,发生更多不愉快的事情。这点你可能很清楚了。

恋爱是处在施与受的气场当中,可以说双方都在给,双方都在得。施比受有福还是受比施有惠,两人是无法做一个会计报表的。我建议你在以后的感情中引入这个「互不相欠」概念。如果有男生列出一条长长的「欠条」,说他「什么都给了你」,你不要理他。

还有,你说你做人的原则是「不骗人」,我觉得这很好,不过,不骗人不等于说话没有艺术,不骗人不等于事无巨细都要汇报,不骗人更不等于没有隐私。我们的思维不必这么粗线条,白云白羊傻傻分不清楚,老王老公傻傻分不清楚。

真话也可以说得很圆融的。有个佛教徒家里有不少老鼠、蟑螂之类的害虫,因为不能杀生,他陷入了两难,所以他向一个法师求助。按照「不骗人」原则,法师说不能杀,显得不近人情;说杀,自然违背佛祖的戒律。

法师说:家里还是要卫生一点对人比较好。

你看,就是一句大白话,该说的意思有了,又不触怒神或人。从「不骗人」到掌握说真话的艺术,其中有很长的路要走。

其实,你还把「不骗人」与「主动坦白」划上了等号。当现任男友吻自己时,先跟他说某前任好法式热吻,某男又中意羞涩的浅尝辄止……你们要「那个举动」时,你忽然开始历数原来的「何时、何地、何人、何事、何种方法」,这真是让人想接受都难。也许他并不是处女情结患者,也并非观念守旧之人,只是害怕恋爱听起来像是集体活动。

你不说,他或许根本不会问——如果他知道一些爱情常识的话——现代社会,从初恋到结婚到白头一生再到来世投胎做夫妻,这样一条龙的传统浪漫故事再也没有了。很多人都是经过多次的恋爱才选到自己最合适的那个人,这更符合人性——也就是说,现代人都有一堆情史可以说。

两个相爱的人处理情史原则是:「你不问,我不说」为最优选择;其次是「你若问,我说不」;再次是「你又问,我又说不」。

有些温柔的女生觉得上述方法太过严苛。但至少也不要那么爱说吧,落下坦白从严的下场。自古就有「民不告,官不理」的偷懒方法,现代社会也有「善意疏忽」的宽容法则,这些都和「不骗人」的做人原则兼容。总之,留一点秘密给自己,何必全说给他听。

连岳

【本文节选自《我爱问连岳 3》,连岳,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