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大学毕业嫁穷小子,帮老公做到千亿身价,却因不能生娃,离婚了

2021-07-25 13:00:02 朱小鹿

论哪种合作伙伴最省心,复星郭广昌恐怕最有发言权。

前妻毕业后,偷偷拿户口本出来跟郭广昌结婚,陪着郭广昌从0做到1000亿。

两人的婚姻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得到了家里人同意,可转眼间,郭广昌就提出离婚

原因是她不能生育,他是家里唯一的儿子,需要他传宗接代,这是他的义务。

结婚六年,最终抵不过一个“义务”。

不到一年,郭广昌再次“情窦初开”,与电视台主持人王津元一见钟情,后结婚生有三子。

每天即使很忙,郭广昌都要固定与王津元视频报备,一句“老婆大人”羡煞旁人。

当记者问及许久以前的前妻时,郭广昌淡淡地说:“她是个很优秀的合作伙伴”。

与郭广昌离婚之后,她只暂时休息一段时间,又重回复星,与郭广昌继续并肩作战,仿佛两人之间从没有感情,只有合作关系。

当记者问她:“怎么看待您跟郭广昌之间的过去?”

面对镜头,她尴尬一笑,说:“都说‘过去’了,那就证明没必要再提了”。

一举一动,尽显成熟稳重。

可以前,她是那个骄傲的女孩,被家人捧在手心里,被追求者团团包围。

她没了当年的倔强,反而多了几分淡然。

当年爷爷谈家桢给她取名的意思是,希望永远锋芒外露,像剑一般勇敢无畏,所以取名为谈剑

然而,如今的她,不知是收起了她的剑气,还是早已被生活磨平了剑的棱角。

谈家的掌上明珠

1971年,在男丁满厅的情况下,谈家终于迎来了唯一的女娃—谈剑。

谈剑是爷爷谈家桢取的,他希望孙女能够开开心心地生活,像剑一样,剑走天涯,无拘无束。

(谈家桢)

谈剑的到来,可把谈家一家人乐坏了,大家争着抢着要照顾她。

好吃的一上桌,大家都先夹给谈剑,所以每次吃饭,几个小孩中,只有谈剑的碗里永远都是满满的肉。

在学习方面,父母也没苛求她,反而随她任意发展,但谈剑从小聪明,不怎么使劲,便能常年稳居成绩榜第一。

由于家族女娃少,所以从小谈剑大多与堂哥们玩,玩的游戏自然不是什么跳绳、过家家,而是各种男孩子爱玩的,爬山爬树爬墙。

谈剑7岁时,已经能独自翻过5米高的墙。当然,一群男孩愿意带她玩,也是有原因的。

因为,每次要是不小心被家长抓到,批评教育,堂哥们便会默契地说:“是妹妹指使的……”

大家疼爱谈剑,自然也不敢打骂她。有了谈剑这块“免死金牌”,堂哥们过了一个无忧无虑的快乐童年。

曾经,两个村之间只隔着一堵墙,或是一片山林,几个小孩很快瞥见隔壁村的树上长满了果子,大哥带头一吆喝,全部人集体翻墙过去,偷摘果子。

正好,果园大爷来巡查,大家吓得四散奔逃,但小弟跑得慢,毫无疑问,被村头大爷抓了个正着,大爷扯着他的衣领,到谈家讨个说法。

这时,大家也都回到家,大人们气得不行,纷纷盯着缩成一团的小弟。

大哥向小弟使眼色,把余光频频瞥向最边上的谈剑。小弟立刻领会到,假装哭丧着脸说:“是姐姐说想吃,我心疼她,我就……才……”

听到谈剑的字眼,大人们脸上紧绷的肌肉恍然间松垮了下来,原来是谈剑想吃果子,这好办,买就是了。

于是,谈家拿钱赔礼道歉,之后大人一上街买菜,必拎一袋水果回来,亲自洗完,看着谈剑吃下去。

托了小弟的福,谈剑那段时间吃果子吃到腻,看到果子就想吐。

虽然被家人捧在手心,视为珍宝,但谈剑似乎剑走偏锋,没有平日“大家闺秀”的模样,反而多了“假小子”的粗犷气息。

在学校里,与男生称兄道弟,女生被男生欺负,一定找她出面撑腰。

即使这样,活得“不像女生”,但从小学到大学,谈剑身边不仅围着兄弟们,还有追求者们。

他们送礼物送早餐,死缠烂打,什么花招都用上了,可谈剑的心就像一片大海,丢入的石头迟迟没有溅起任何水花。

也许是从小与男生玩耍,男生那些“花花肠子”谈剑早就看透了,又或许,她在等“一见钟情”的那个人。

1989年,谈剑以优异成绩考入复旦大学计算机专业,虽然自家爷爷是遗传学的科学家,但谈剑却对计算机情有独钟。

那一年,比谈剑大四岁的郭广昌正毕业,被留校任教,在校团委工作。

郭广昌如果没有留校任教的话,或许就不会认识谈剑,两人没有交集,自然不可能有后来的两情相悦。

或许能避免一段失败的婚姻,可命运弄人,还是让两个人相遇了。

老师与学生的恋爱

一次偶然的机会,谈剑认识了郭广昌,郭广昌的见识和抱负,让她觉得他是那么特别。

那时,思想品德课是复旦学子的必修公共课,郭广昌正好就是这门课的老师。

就这样,谈剑看到了成熟的郭广昌,郭广昌上课不喜欢拿着课本讲,喜欢随性而来,上课几乎毫无章法可言。

学霸听得津津有味,学渣听得一头雾水,当然,谈剑自然是“津津有味”那一派的。

郭广昌侃侃而谈的口气,渊博的学识,看呆了台下的谈剑,谈剑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老师。

谈剑身上那股敢怒敢言的气,也深深吸引了郭广昌,可当时碍于师生关系,郭广昌不敢表露心迹。

但两人的关系已经属于友情以上恋人未满,暧昧的状态了。

到了后来,改革开放的春风拂面,校团委一成不变的工作模式,让郭广昌愈发觉得无聊。

看着外面的人一个个下海经商,郭广昌心里馋得不行,可又怕失败,整天郁郁不乐。

找谈剑倾吐心事,谈剑知道他其实很想创业,既然他想做,那就支持他。

谈剑一心鼓励郭广昌去做去尝试,据说郭广昌创业的3.8万资金,有几千块来自于谈剑的资助。

在谈剑的鼓励下,1992年,25岁的郭广昌拉着同乡梁信军一起创业,成立了“上海广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刚开始广信没有什么生意,有段时间甚至连一两块的泡面都买不起,郭广昌产生了退缩的念头,想要关门大吉。

可谈剑一次次说服郭广昌,再坚持一会,市场这么大,很快就会有生意上门的。

之后,广信接到日本元祖食品的大订单,淘到第一桶金30万,郭广昌开心得不得了。

他知道,这其中还有谈剑的功劳。

当30万到账的那一天,郭广昌拿出一百块,给谈剑买了一条小挂饰,向谈剑表白,两人正式恋爱。

在创业路上,谈剑简直是郭广昌的“贤内助”。

郭广昌被客户拒绝,自尊心受不住,谈剑立马赶到公司,烘热郭广昌冰冷的心。

当郭广昌和梁信军赚到一百万时,郭广昌想要捣鼓保健品“咕咚糖”,梁信军不同意。

对于梁信军来说,有胜算的生意可以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但郭广昌刚开始创业,什么都不懂,只凭感觉来行事,他觉得这可以,便想着做。

最后,只有谈剑愿意无条件支持郭广昌搞咕咚糖。

在谈剑的支持下,郭广昌信心满满地去捣鼓咕咚糖,结果一百万咕咚一声没了,郭广昌赔了个精光。

有一次,谈剑回家,饭后闲谈,家中长辈聊起上海某处滞销楼盘。

谈剑灵机一动,与郭广昌一商量,郭广昌当即决定盘下这楼盘,一招“空手套白狼”,1000万乖乖流入广信账户。

郭广昌称谈剑为他的福宝,给他接二连三带来财路,谈剑却愣愣摇头,这只是女朋友该做的。

之后,郭广昌进军生物医药领域,研制乙型肝炎试剂,但缺专业人员研究,谈剑毅然放弃了国外公司实习的机会,到广信帮忙。

谈剑的加入,复旦五子的团队正式成立,郭广昌提议将公司名字改为“复星”,有“复旦之星”的寓意。

而郭广昌可谓是近水楼台,一边工作一边与谈剑打情骂俏,工作恋爱两不误。

这段从校园到职场的恋爱羡煞众人,1993年谈剑毕业。

她毕业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偷偷回家,从父母的卧室里翻出户口本,与郭广昌秘密扯证结婚。

把生米煮成熟饭,是谈剑逼迫家长接受农村小子郭广昌的第一步。

可惜,在她眼里,这段甜蜜的爱情,没过多久便变质腐烂。

不被看好的爱情终落空

谈剑与郭广昌的恋爱,并没有得到女方家长的认可。

谈家一致觉得,郭广昌出身贫寒,配不上谈剑,谈家桢甚至预测:“就算日后他出人头地,有了钱,早就忘记谁是谁”。

但谈剑执意不听劝,她相信自己看上的,就是最好的,她也相信郭广昌就是那个对的人。

为了全方面支持郭广昌的事业,谈剑不再在自己身上花心思,凡事首先考虑郭广昌。

整天熬夜通宵,经常忙到凌晨四五点,才肯收拾东西回家补一会觉,到了八点又精神抖擞地回来工作。

梁信军曾评价谈剑,“她比我们大老爷们还能熬,一个小姑娘家家,真怕她把身体熬坏了”。

没想到,梁信军一语成谶。

谈剑天天熬夜,导致生理期混乱,影响到生育能力,可能很难怀上孩子。

有一次,谈剑更是在办公桌上晕倒,被送进医院,她身体的方方面面状况都在告诉她,她已经把身体透支殆尽了。

而郭广昌已经30岁,家里父母一直想要抱孙子,经常电话轰炸,催郭广昌两口子加快脚步,别老是忙工作。

不知是感情的自然变淡,还是这件插曲的影响,郭广昌对谈剑慢慢地没有了当时的热情。

他经常在外出差,很少回家,就算回家也只是待在书房忙工作,谈剑活像丧偶式婚姻里的女人。

渐渐地,两人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郭广昌提出分手,谈剑安然答应了。

没有狗血的开撕,没有争家产争得不可开交的剧情,两人体面地分开。

郭广昌把这套房子、车子都留给了谈剑,可谈剑什么都不想要。

她本来要的就不多,只想要一份单纯美好的爱情,可老天无法让她如愿。

离婚后的谈剑,暂时离开了复星,传闻说她休养了一段时间。

而郭广昌仍继续工作,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对于家里的催婚,他选择视而不见。

但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并不妨碍郭广昌迎来自己的第二春。

之后,电视台主持人王津元接到任务,采访复星集团董事长。

一见面,两人便笑得合不拢嘴,郭广昌一看,原来是好朋友的爱徒,王津元一见,原来是学校的师兄。

王津元也是复旦大学的学生,读的是新闻传播专业,她早就听闻学校有个师兄创业成功,事业如日中天。

正巧王津元刚分手,郭广昌刚离婚,两堆干柴只需要添一把烈火,便可以熊熊燃烧,烧出大火。

两人相看两不厌,互换了联系方式,认识不久,郭广昌便大胆地追求王津元,王津元答应了,两人于2001年迅速完婚。

婚后,王津元为郭广昌生了三个孩子,在事业上,郭广昌也加快资本并购的步伐,爱情事业双丰收。

而孑然一身的谈剑,休息了一段时间后又重回复星,继续工作,担任复星集团监事会主席。

她还因为身体原因,爱上了体育,投资了软件体育产业,也时常健身锻炼。

如今的谈剑,也逐渐退居二线,转至幕后工作,她的感情状态依然是个谜。

谈起对方,郭广昌说谈剑是“最优秀的合作伙伴”,谈剑则觉得“没必要再提”。

不管怎样,过去的已成过去,过去很美好,未来只求各自安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