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之夜,她们登上那趟地铁5号线

2021-07-24 20:11:54 澎湃新闻

一场罕见的暴雨,让河南郑州的中心城区变成一片泽国。截至7月24日下午,郑州市已有56人在这场洪灾中失去生命,另有5人失踪。

在郑州最繁忙的城市“腰线”地铁五号线上,一列车组在3小时内变成了巨大的“水箱”。据郑州地铁7月20日晚间通报,暴雨造成五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积水,积水冲垮挡水墙后涌进地铁隧道,行驶在沙口路站至海滩寺站区间内的一列车组被迫停下,已致12名乘客遇难。

7月19日夜间至7月20日下午4点,郑州市气象局连续5次发布暴雨红色预警。

正值下班高峰,路面积水不断上涨,人们将回家的希望寄于还在运行中的地铁。

公开资料显示,这趟开通两年的地铁线路,年运送客流过亿,此前并无差池。暴雨来临时,提前下班的人们从各个站点涌入地铁五号线。

7月20日傍晚5点半,36岁的会计吕芬和同事许娜一起从中央商务区站上车,当时她的丈夫成强已被暴雨困在位于东四环的公司里。成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曾在电话里几度劝说吕芬别回家了,在附近找酒店借宿一晚,但一惯节俭的妻子执意认为,此刻没有什么交通方式能比地铁更安全。

在同一趟列车里,27岁的药房销售员张萌如往常一样和丈夫结伴回家,他们两岁的儿子因病已在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住院治疗了月余。为改善家庭经济状况,就在7月初,张萌把工作换到了离家更远的管城区,五号线也成了她回家的必经之路。

三小时后,她们的生命定格在5号线的地铁隧道里。

23日中午,部分遇难者家属在地铁五号线沙口路站外祭奠亲人。 除截图外,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王健 摄

“最安全的交通工具”

还有不到10天,吕芬就要等来女儿莎莎的7岁生日。“一块能打电话的智能手表,别的小朋友都有,莎莎想要很久了。”这是吕芬计划着要送给女儿的生日礼物。

心愿尚未兑现,吕芬却永远回不来了。

成强再见到妻子时,她已经躺在郑州市第九人民医院负一楼太平间的平板车上,原本的衣服已被换去,周身裹着灰色的毛呢大衣,发梢滴着水,脸上的入殓妆化了一半,双手手指蜷缩,保持着紧握地铁把手的姿势。

“如果我拦着她不坐地铁,是不是她就不会出事了?”失去妻子4天了,成强无数次问自己。20日下午4点,吕芬曾给成强打去电话,告知公司提前下班。

成强在电话里劝吕芬,在附近找个酒店住下,但一向勤俭持家的吕芬却坚持要坐地铁回家。

36岁的吕芬老家在河南信阳,面容姣好,一米七五的个子,在人群里格外出挑。吕芬的表妹刘丽告诉澎湃新闻,吕芬从小跟着母亲生活,十几岁起就外出务工维持生计,11年前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成强,今年是二人结婚的第十年。因小时家境不好,生活中吕芬一直非常节俭。

成强说,在他印象里,从没听说过地铁出事故。公开资料显示,郑州地铁五号线是郑州地铁线路网中的一条环形地铁线路,全长40.7千米,全部为地下线,共设32座地下车站,是郑州市第四条建成运营的地铁线路,于2019年5月20日开通运营 。这趟开通两年的地铁线路,一年运送超一亿客流,此前并无差池。在路面交通因大雨瘫痪的情况下,成强和妻子都以为地铁是最安全的。

然而,事与愿违。吕芬和同事许娜在中央商务区站上车后,车子开出没几站,车厢就进了水。而在20公里外,成强也被暴雨困在位于东四环的公司里,自救不能。等他掏出手机时,信号已中断,电话呼不进,信息发不出,直到7月21日中午才稍稍恢复。

打开手机后,成强看到吕芬于前一晚6点30分发来的最后一条微信,说她已经跟着大部队“往前走”了。

“能走动。”在成强看来是获救的信号,况且7月20日晚21时郑州地铁就曾通过媒体发布消息,称被困五号线车厢内的乘客已从车厢内疏散出来,正在组织从隧道中撤离,目前隧道水位已经有所下降,乘客没有生命危险 。“她可能只是手机没电了,我只能往好了想。”成强说。

凶险的一公里

事实上,五号线车厢里的真实情形要凶险的多。

幸存者田甜告诉澎湃新闻,她于7月20日5点半在省人民医院站上车,地铁开出后在黄河路停了一阵,紧接着又在海滩寺站停下。

田甜说,这时候她发现脚下的地面已经出现了积水。这一说法,也在多位遇难者生前与其家属联系的短信或电话中得到确认。

在海滩寺站发现车厢进水后,列车并未停下,而是继续向沙口站驶去。据郑州地铁官网信息,沙口路站与海滩寺站地面距离约1公里,正常车程2分钟。但田甜乘坐的这趟车没开多远,就停了下来。

田甜说,当时她站在第一节车厢和第二届车厢之间,列车停在海滩寺至沙口路间的隧道后,列车司机从驾驶舱走出,从车头走向车尾,试图从另一端的驾驶舱将车开回海滩寺,但只从海滩寺方向倒回了约100米后,又停了下来。据田甜回忆,当时车窗外有电火花出现,车厢灯也开始闪烁,列车发出强烈的震动,还有金属摩擦发出的巨大的声音。

此时,车厢外的水也越来越急,地势更低的尾部车厢(近海滩寺一端)大量进水,“列车长让大家都走到车厢前部。”大约一百名乘客聚集到车厢前部后,列车长打开了前部的车门,组织大家从隧道里的人行通道出去。河南交通广播台的主持人小佩也在走下隧道紧急疏散的人群中,就在快走到站台的时候,她又听到有人喊“往回走”。

具体为何要往回走,小佩表示他们也不知道,或许是前方通道不畅,回头之后,小佩等乘客又回到了车厢里。当时田甜留在车厢内,也看到了一过程。

车门重新关上后,田甜发现车厢里的积水更深了,焦虑的情绪在车厢里弥漫,乘客们纷纷掏出手机联系家人,或者拨打110,但都因信号中断无法成功。时间接近8点,水逐渐漫到了田甜的腰部,车内氧气愈发稀薄,车里开始有人大喘气和干呕。

车厢里有人建议砸破车窗逃生,但被人劝阻,因为车厢外的水势更加凶猛。田甜说,当时车厢里有一名女警察在混乱中安慰大家,并教他们做好防护措施;还有一位冷静的老大爷劝说大家节省体力,不要惊慌。

被困地铁时,田甜用手机给好闺蜜实时播报车厢内的情况,直到水位漫至胸口后,她的绝望感达到了顶峰。她是独生子女,不敢跟父母说,只能向表哥交代了后事:如果她有不测,请他帮忙照顾老人。最后,田甜还在微信上给她的好闺蜜敲下一行字:以后一定要幸福。

终于,晚上9点,救援队来到了前部车厢外,打开了车门。当时田甜已经近乎昏迷,车门是如何打开的她已没有记忆,只记得有人拉扯着她缓慢往外走。被解救后,她久久地蹲在地上,忍不住嚎啕大哭。

车厢为何成“水箱”

然而,身处倒数第二节车厢的张萌却没有田甜这般幸运。

27岁的张萌是郑州市管城区某药店的销售员。她的儿子今年才两岁半,因病在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住院治疗,至今已有月余。张萌夫妇俩的收入都不高,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状况,她在7月初把工作换到了离家更远的管城区,五号线也因此成了她回家的必经之路。

遇难者张萌生前发送母亲的最后消息。

不放心妻子的出行安全,张萌的丈夫每天都会去接送她下班,两人一起坐地铁回家。7月20日这天,二人起初都在倒数第二节车厢,后来积水越漫越多,人群向前部车厢挪动时,两人失散了。

最终,张萌的丈夫得救,她却没能走出沙口站。

从五号线最后一节车厢死里逃生的幸存者力克告诉澎湃新闻,当时他所在的车厢,水已快漫到车顶,他站在列车椅子上,头上仰起,用鼻子紧贴着车顶,才得以活命,“同车厢的年轻人拿出包里的笔记本电脑使劲砸窗,但都没用,最后是一个乘客拿出座位底下的灭火器才撞开了车窗玻璃。”而在这之前,他和同车厢的乘客已经被困水中将近3小时。

为何后两节车厢的积水格外严重?

澎湃新闻注意到,公开信息显示,郑州地铁五号线途经中原区、金水区、管城回族区、二七区,沿黄河路、龙湖外环路等道路敷设。

2005年《城市轨道交通研究》刊发的一篇名为《论城市轨道交通线路的敷设形式》的论文显示,城市轨道交通线路的敷设形式主要有地面、地下线和高架线三种。地下线是线路在交通繁忙路段和市区内繁华地段主要采用的线路敷设形式,其线路设计的一般原则是线位尽量不侵入两侧的规划红线,尽可能沿城市道路敷设,在偏离道路或穿越街坊时,主要考虑躲避地下各种市政管线和沿线的地下的桩基础,以确保安全和减少拆迁。

五号线三站及停车场方位图,红圈处为月季公园站

澎湃新闻查阅地图发现,从海滩寺到沙口路再到月季公园站之间的地铁线路呈东北西南走向,大部分地铁线路与黄河路重合。在沙口路站向北到海滩寺间,黄河路从南北向的京广铁路下方穿过,形成的涵洞及两侧坡道长约500米。而在沙口路南侧通往月季公园站的方向,黄河路在此下穿铁路场站,由此形成的涵洞及坡道长达850米。

1为月季公园站,2为沙口路站,3为海滩寺站。三站在间的地铁沿黄河路地下敷设。黄河路下穿铁路线,形成两个涵洞。

7月20日郑州暴雨发生时,两处涵洞涌进大量洪水,7月23日中午,澎湃新闻实地探访时,涵洞排水工作仍在进行。但目前尚不知地铁线路与涵洞的位置关系,涵洞积水有无对地铁造成影响也不得而知。但毋庸置疑的是,站点周边的大量积水,延滞了救援力量的到来。

20日晚间,郑州地铁官方曾发布信息解释称,当日郑州市突降罕见特大暴雨,造成郑州地铁五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积水现象,18时许,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郑州地铁五号线一列车在沙口路站—海滩寺站区间内迫停。

五龙口停车场卫星图,其南侧为一污水处理厂,东侧为污水河。

卫星地图显示,五龙口停车场南侧为一污水处理厂,东侧有一条污水河北流而去汇入贾鲁河。五龙口停车场为半露天状,通过卫星地图便可看到停放在此的地铁车组。从五龙口停车场到1号站月季公园站的地面距离为3公里左右,到沙口站4公里多。但目前尚不清楚此处地铁线路的具体走向。一位从事地铁维修工作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通常停车场站或乘客出入口是防洪防汛重要点位,每年汛期,防洪都是地铁的重要工作之一,并会组织演练,地铁站点也会储备防汛物资。

熟悉地铁五号线的郑州市民告诉澎湃新闻,月季公园站和沙口路站均在地下二层,而因海滩寺站为五号线和三号线的换乘站,五号线轨道在地下三层。这意味着,地表高度相近的情况下,海滩寺站内地势要低于沙口路站与月季公园站。

黄河路下穿铁路涵洞里的积水(沙口路站与月季公园站之间)

5次暴雨红色预警

郑州地铁官方7月20日晚间通报还透露,地铁五号线已有12名乘客遇难,但身份信息未知。

成强是在21日白天手机恢复信号后看到的消息,因迟迟等不来吕芬的信息,他着急地奔向五号线沙口站附近的医院。在郑州九院急诊室,医护人员递给他一份十几人的伤员名单。不见妻子的名字,他几乎用崩溃的声音问:“那死者中有没有吕芬?”对方答复,确认死者身份需找公安部门。

不仅是成强,这也是多位五号线遇难者家属的寻人过程。张萌的母亲语言表达能力有限,她焦急地跑上街,拦停下每一辆往来的车辆,近乎疯狂地拍击车门,要看自己的女儿是不是在里面。

后来,在朋友的帮助下,成强从侧面打听到妻子可能就在郑州九院,传话的人喊他直接去负一楼看看。走到太平间门口,成强不敢凑近了,拜托亲友替他辨认。成强的叔叔走进去后,望了几眼,转过身对他点了点头。

遗体更早被亲人发现的是24岁的杨洋。她的弟弟整晚都在五号线沙口站等待,直到凌晨得知死伤者可能被运往郑州九院,他立马赶去,正好看到姐姐的遗体被人从担架上挪下来。那晚,他独自在太平间守着姐姐的遗体直到天明。

澎湃新闻注意到,7月19日夜间至7月20日下午4点,郑州市气象局连续5次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但在当时并没有多少普通人意识到危险即将来临。7月20日晚上7点41分,中央气象台消息显示,郑州此次极端强降雨的最大小时降雨量为201.9毫米。这一数据超过河南郑州常年7月整整一个月的降水量,接近北京年平均降水量的一半。

据《南方周末》报道,在特大暴雨来临的前夜,7月19日晚,河南省防指召开了防汛会商调度会,在会上汇报新一轮强降雨“迎战情况”的是洛阳、焦作和安阳市,并没有郑州。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会委员程晓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次在预报大雨时,一开始气象部门预测降雨中心会在焦作,但最后实际是在郑州,稍有一些偏离。

7月23日中午,郑州市政府、市卫健委、地铁公司等相关部门领导在郑州市第九人民医院,与其中9名遇难者家属进行了一次座谈。郑州市相关领导在座谈现场表示,此事发生后,大家的心情都非常沉重,郑州市主要领导批示要求抓紧时间进行调查和善后处理。

该领导还表示,调查结果会向社会公布。

(文中幸存者、遇难者及家属姓名均为化名;澎湃新闻记者朱雷、冯茵伦对本文亦有贡献 )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