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摔跤后坚持出差,结果引发悲剧,她哭称一辈子不能原谅自己

2021-07-24 08:25:11 乙图

都说做妈妈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能感受到生命的奇迹、生命的伟大,能时刻感受到宝宝在肚子里一点一点长大。我的儿子是早产儿,我第一次抱他,已经是出生后的第8天了。他出生时很轻,熟睡的他就像一片树叶,轻飘飘地落在我的怀里。抱着儿子除了感到幸福外,我也感受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可我怎么也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我悔不当初,甚至想宁愿没有生过这个宝宝。图为谭书静和儿子小杰。

图为谭书静说起儿子,流泪满面。

怀孕8个月摔了一跤,孩子出生后才知道酿成大祸

我叫谭书静,来自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和丈夫周金波是一对普通的80后打拼的夫妻。我做销售,丈夫打零工,两人加在一起一个月也只有5000元左右的收入。多年来我和丈夫拼命工作,片刻不敢停歇,努力创造属于我们俩的幸福。由于巨大的经济压力,直到结婚三年后我俩才决定生一个宝宝。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宝宝的出生却彻底改变了我们一家人的生活。

当时,在怀孕8个月的时候,我骑电动车外出,在经过一个斜坡时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当时我觉得肚子有一点不舒服,硬硬地疼,但是第二天要去昭通出差,我就没有去医院检查。因此这次出差是我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机会,家中又实在需要这笔收入。

第二天我抵达昭通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有出血的情况,随即去了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跟我说胎位不正需要保胎,在住院输液两天后,我感觉没有什么大碍了。因为家里经济一直不宽裕,实在不能没有这份工作的收入,我咬了咬牙还是决定出院,想着自己注意一些肯定不会出事。图为谭书静牵着儿子小杰走路。

出院几天后,也就是在腊月二十八这天,我感觉肚子有点疼,便去到妇幼保健医院进行产检。医生告诉我,由于胎儿受到巨大外力影响,保胎不及时,面临着早产。在我紧张地祈祷中,儿子周睿杰还是在新年前一天出生了。

由于早产缺氧,宝宝出生后我没看到他一眼,便被送到了新生儿科抢救。我慌了,不顾产后身体衰弱,每天守在医院诊室门外,我盼了宝宝那么久,我甚至不敢想,如果宝宝有什么事我该怎么活下去。图为谭书静带儿子小杰做康复。

我度过了这辈子最漫长的8天,宝宝终于出院了。我激动地哭了,宝宝是平安的,我暗暗发誓以后一定更加疼爱他。谁知意外突然降临,孩子出院没两天就因为黄疸又住院了。本以为这是新生儿常见的病症,住几天院就好了,没想到住院3天后,医生突然告诉我说小杰可能患有小儿脑瘫

图为经过康复后,小杰已经可以玩耍了。

为救脑瘫儿子辞职租房,2年多坚持给儿子做康复

孩子是脑瘫,这个事实让我久久无法缓过神来,看着怀里和其他新生儿没什么不同的儿子,我暗暗祈祷,没准是误诊呢,没准长大以后就好了呢。但是在小杰7个月的时候,他开始频繁地住院,眼睛开始出现斜视,经常做一些怪异的表情和姿势。宝宝2岁多时,我带她到儿童医院检查,悬在头上的剑还是落了下来,宝宝被确诊为脑瘫,只能长期做康复治疗才有可能恢复。

我一直幻想着宝宝可能是误诊,然而手中的确诊证明却击碎了我所有的幻想。可是因为我,宝宝才承受这么多苦难,我决定不论付出多大代价,也要医好儿子。

从小杰1岁起,我便开始带着孩子在昆明租房做康复。小杰每天早上八点开始上课,做语训、感统等康复项目一直到12点,中午回家吃完饭又去上课,做手工、PT、认知一直到下午5点,然后去做针灸,很多时候我们回到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图为小杰在医院做康复。

因为婆婆去世,公公身体不好,丈夫为了孩子的治疗费和家中生计,一直在外打工,所以从小杰1岁多开始做康复,就是我一个人带着孩子,风里来雨里去。每天夜深人静,我睡不着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地想,如果当时我没有摔那一跤,如果当时我一直住院保胎,是不是孩子就会平安健康地生下来,不用遭这么多罪了?每每想到这些,我内心就愧疚不已,彻夜难眠。

小杰已经康复两年多了,现在仍然不会走路,一站起来就摇摇晃晃,他也不会吃饭,大小便不会说,而且经常哭闹。喂他吃饭,他经常会把饭碗打碎。图为小杰在练习走路。

一开始做康复我抱着极大的希望,每天带他做训练项目,期待他能早点好起来,像个正常孩子一样长大。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在医生的提醒下,我意识到脑瘫的恢复过程是漫长的,我也从一开始急切希望他尽快恢复,变成了现在只要孩子有一点小进步,我就很满足了。

图为谭书静为孩子后续治疗费担忧。

治疗花费巨大,亲戚劝其放弃,妈妈发誓管儿子一辈子

这两年的康复时间里,其中的辛酸没有办法用语言说出来的。作为妈妈,看着孩子那个样子,我又难过又心焦。最难的是每次医院让缴费时,没钱的尴尬和无力。孩子几乎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在做各种康复治疗,花钱像流水一样。我没了工作专心带孩子,孩子爸爸在做临时工,一个月只有三千块钱,孩子爷爷也身体不好,一直在吃药,本就贫困的家庭,因为小杰巨额的治疗费已经苦不堪言。

小杰一个月的治疗费就要七八千,在治疗之初,我们还能向亲戚朋友借,到了后来,走投无路的我们只能选择在手机上借钱。看着透支的信用卡和账户欠债越来越多,我愁眉不展。很多亲戚劝我们不然别治了:“你刚32岁,还年轻,再要一个也行啊,把精力和钱都砸在小杰身上,谁知道他是不是一辈子就这样?”“孩子都3岁半了,还不会走、不会吃饭,你要这么管他,到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啊?”图为喝奶的小杰。

每当听到他们的这些话时,我的心里愧疚难受。我没能给孩子一个健康的身体,现在还要因为没钱放弃他吗?我不能,这是与我血脉相连的孩子,他还那么小,他的未来还有那么长,只要还有一点希望,我就不会放弃他,我要管他一辈子,可未来的路真的很难。图为医院大门外的母子俩。原创作品,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